原標題:投資新方式or法外之地的智商稅務所?ICO的前世今生(下)

投資新方式or法外之地的智商稅務所?ICO的前世今生(下)

現在讓我們回想一下上一篇文章中對於ICO的定義:募集數字資產、籌立項目、給予代幣作為交換、代幣可以在市場上流通/變現……這樣聽起來是不是很像IPO?又或者是股權眾籌?

實際上,IPO和ICO之間還是有很多不同點的。

首先,IPO或股權眾籌的融資主體是企業,而ICO的眾籌主體是項目。前者會讓你得到分紅、決策權;後者通常只能拿到代幣。

其次,IPO項目和股權眾籌大多隻在一定的地域、圈子中流傳,融資總額度和參投額度都有一定限制。ICO則是誰都能參投,想投多少投多少,想投哪個國家的項目都可以。

最後,IPO項目和股權眾籌需要一定的披露,最起碼需要在BP講清自己的盈利模式是什麼。而ICO通常只是一紙白皮書,告訴你我用了區塊鏈技術解決了XX問題就行了。

這種模式的優點很顯著,省去了複雜的流程,減少了創業者在融資這件事上花費的時間。也大大的降低了參與投資的門檻,讓每個人都可以參與。

但論其缺點,可比優點多的多。第一就是在法律層面,先不說監管何時出現,這種類似「眾籌給個人」的行為,連個法人都找不到,等到撕X的時候都不知道去告誰。第二,由於資金都直接經由普通投資者到達團隊賬戶中,沒有投資機構從中對項目的進展進行監督,更不知道資金流向。這樣一來,其中的風險就極大的增加了,而且這裡的風險指的並不是市場競爭、經營不善帶來的風險,而是和P2P一樣,直接跑路的風險。

凡事都不是一概而論的,我們可以先看一看成功的ICO案例,比如以太坊。以太坊是一款建立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產品,主要功能是利用技術製造去第三方的合約。要運行這個合約,就要應用以太坊推出的貨幣——以太幣。

投資新方式or法外之地的智商稅務所?ICO的前世今生(下)

在2014年,以太坊進行了ICO(當時還叫IPO),募集了3萬餘個比特幣,為ICO創下紀錄,如今的漲勢也不錯。

還記得上一篇文章中那個關於遊戲幣的比喻嗎?ICO項目和任何一個項目都一樣,使用者量越大、代幣的流通率越大,代幣才會越值錢。那麼以太坊是如何獲得如此之多的使用者量呢?答案竟然還是ICO。

沒錯,如今大量的ICO項目,都是建立於以太坊技術之上,募集的也是ETH(以太幣)。想給ICO投錢,先要把人民幣換成以太幣。以太幣的數量上限是固定的,來參與的人多,不漲才怪。

於是現在我們明白了,投資ICO項目,要承擔兩部分風險。第一部分是項目的本身的,監管、無披露、跑路可能性等等。另一部是代幣價值的,先有比特幣、再有建立於比特幣之上的以太幣,然後才是建立在以太幣之上的項目代幣。這三層關係,就代表了代幣價值的三層風險。

這裡可以簡單解釋一下,即使項目運行較為成功,你拿到了代幣,但如果項目進行代幣增發(這一行為將完全由項目負責人決定),你手中的代幣就有可能發生貶值。

即使項目沒有增發貨幣,但以太幣由於技術、品類競爭等等原因發生了價格波動,就意味著項目團隊很可能沒有錢花了——募集來的是以太幣,但總要換成法定貨幣來發工資、上保險、租房子。同理,比特幣區塊鏈要是產生了什麼變動(雖然可能性極小),以太幣、建立於以太幣之上的代幣都會受到影響。

即使是風險如此之大的ICO,人們依然趨之若鶩,而且融資金額之大,令人咋舌。

在國家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台發布《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中顯示,2017年上半年,國內已完成的ICO項目共65個,融資規模摺合人民幣達26.16億元,參與人次達10.5萬。而下半年的情況,只會比上半年更誇張。比如光是李笑來要搞的那個去中心化出版,就目標募集2億美金。

在正常的市場中,能獲得2億美金投資的企業是什麼樣?舉個例子,最近VIPKID獲得了2億美金的D輪投資,而VIPKID已經有了20萬付費使用者,還預計在今年營收達到50億。

那麼ICO項目都是什麼樣的呢?可以簡單看兩個案例。

投資新方式or法外之地的智商稅務所?ICO的前世今生(下)

比如ICO在即全球區塊鏈健康互助社區HMS,健康互助的概念大家都知道,提交少許金額作為保費,一人生病,社區共同承擔。而HMS是如何用區塊鏈技術加持健康互助的呢?

在新聞稿中寫到,「HMS允許任何個人和組織使用HMC(項目代幣)加入社區並成為社區成員或延續成員資格。當使用者罹患重疾時,賠付申請將由去中心化選舉產生的全球範圍內的公證機構進行審核。」

翻譯成大白話就是,區塊鏈技術應用於:社區中共同選出幾個疾病鑒定機構,沒有投票系統,保證你的選票不會被篡改。

所以,這有什麼卵用???這一點好處如何抵消ICO項目如此巨大的風險?去中心化投票機制就近是怎樣的?是以個人使用者為記票單位還是眾籌份額為記票單位?

這一切都無法得到答案。

另一個案例是據稱是「區塊鏈版臉書」的AltisChain,AltisChain對自己的描述是「在AltisChain的社區上,用區塊鏈打破流量經濟的桎梏重新定義內容價值。使用者可以實現對外展示自己的真實才能,同時獲得他人的認可,兩者皆會獲得代幣的獎勵。」

對於這個項目的初步理解是,用區塊鏈技術保證原創內容不被盜用,但內容發布者和點贊的觀眾都會獲得代幣獎勵這一點就讓人無法理解了,未來的商業模式似乎是廣告變現。但靠「區塊鏈保證原創→吸引優秀內容出產者→吸引流量→吸引廣告投放」這條邏輯真的成立嗎?

相似的案例太多太多,這裡就不再多說了。目前絕大多數ICO項目都有以下幾個共同點:

一、只應用了最底層的去中心化和智能合約技術,缺乏真正技術創新,沒有技術壁壘,很容易被替代。

二、商業化前景渺茫,代幣流通性難以確定。網際網路經歷了多少年的免費模式?很多項目只是把網際網路項目搬到了區塊鏈上,如何保證使用者能夠產生商業行為?

三、 沒能用區塊鏈技術真正的解決問題痛點,如何與其他數字資產、移動網際網路甚至實體行業競爭?很多ICO項目就是單純的發行加密數字資產,打著全球支付等等比特幣本身就有功能去和發展了七年的比特幣競爭。

關於加密數字資產、關於區塊鏈、關於ICO,其實還有很多技術、金融方面的相關知識沒有介紹給大家。但是對於一個對ICO熱潮產生好奇的普通人來說,看到這裡應該以及足夠了。

你一定想問,這樣漏洞百出、風險極大的項目,為什麼還能受到追捧,讓人人趕著來上智商稅?

無非是三種情況,一種是認得清現實的投機客,滿心貪婪認為自己不會是最後一個接盤的。另一種是真正的騙子,拿著幣圈大佬的身份站台四處製造泡沫。

最後一種恐怕就是真的以為這是新型投資產品的中國大媽們,受了前面兩種人的蠱惑,財迷心竅的投入到這場神話之中。

至於ICO的泡沫為什麼湧起的如此之快,很可能是因為這場遊戲中的大多數人都知道監管隨時可能來臨,只有加快進程,才能儘快獲取利益安全離場。只要這裡還是一塊法外之地,就一定會充滿了騙子。

有人將ICO比作龐氏騙局和傳銷,一些ICO支持者還再試圖從盈利模式上洗白ICO。恕我直言,ICO騙局比龐氏和傳銷還要惡毒和無腦,傳銷最起碼還要抓幾個人塞到縣城裡洗腦,吃喝租房還能拉動一下當地的GDP。ICO騙局呢?拿出一張PDF就要當白皮書騙錢,堪稱是騙子里最沒誠意的一類。

資本炒作之後的傷痕,其實隨處可見。在山東即墨的郊區,能看到大量曾經身價百萬的藏獒正灰頭土臉的縮在籠子里;北京京郊的山上,也有農民對著滿山的核桃樹發愁。藏獒們的血統依然純正,核桃也還是能被搓的油光發亮。只是在人民幣堆砌起來的光環消散後,我們把它們遺忘了。

區塊鏈是一項有價值的技術,別讓它走向藏獒與核桃一樣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