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講述22位慰安婦倖存者的紀錄片《二十二》在今年8月上映,贏得良好口碑的同時取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邦哥同樣也走進影院觀看了這部平靜溫和的電影,了解了22位老人的生活以及那一段不該被忘卻的歷史。

近日,網上出現一組以截取電影《二十二》中的「慰安婦」老人頭像為基礎製作的動圖表情,引發社會公眾憤慨(出於尊重,邦哥不便貼出這些動圖表情)。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邦哥了解到,「慰安婦表情包」是由 上海似顏繪科技有限公司 旗下的表情分發產品「表情雲」在QQ空間提供了上述表情包。

8月27日,製作「表情包」的上海似顏繪科技有限公司被處以警告、罰款人民幣一萬五千元,並處停止聯網、停機整頓兩個月的行政處罰。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此事發生之後,表情雲官方連續發布了三篇道歉信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第一次道歉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第二次道歉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第三次道歉

邦哥了解到,表情雲團隊整體在30人左右,負責運營編輯的是一個10人左右的團隊,成員會分成幾個組,分別去針對不同的應用場景。這次出問題的是負責對接QQ空間的小組。而 此次該小組內「慰安婦」表情包的製作者也通過我們發布了他的道歉信: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請原諒我做了這樣的錯事。

第一句對不起,我想對被我製作成動圖的《二十二》中的四位老人說。我向你們致以我最最深的歉意,對不起,我真的無心傷害你們,是我的愚昧和無知導致了這次事件的發生。因為我工作中的嚴重失誤,導致對老人們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和不可挽回的傷害。過去,戰爭將你們傷害,現在卻因為愚蠢的我,對你們造成二次傷害。我沒有顏面去直面你們,希望你們能聽到我的歉意和悔恨。

第二句對不起,我想對我的父母和老師說。你們養育了我,教育了我,而我卻做出了這樣的事,對不起,是我讓你們蒙羞。

第三句對不起,我想對所有中國人民說,歷史不容褻瀆,我的行為已經嚴重傷害了同胞們的民族情感,我是中華民族的罪人。

針對《二十二》電影,我一共製作了5張動圖。分別是「歷史痕迹,越來越淡」、「無語凝噎」、「真的委屈」、「不知所措」、「不說了」,畫面都是截自電影的預告片。其中「歷史痕迹,越來越淡」、「不說了」兩張為電影預告片截圖,沒有後期加字,「無語凝噎」、「真的委屈」、「不知所措」是在後期加了文字的圖。

在電影上映前,《二十二》在網上就有了很大的熱度,出於宣傳電影的目的,我就根據這個熱點在網上搜集電影的預告片,截取了五張電影預告片的片段,並根據以往的工作經驗,根據人物的面部情緒給圖片加上了字做成了動圖。卻不知,在圖片發布之後的幾天卻引起了輿論的軒然大波。

在事情爆發後,看著網友媒體的批評和指責,我很害怕,幾乎沒有一刻合眼,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像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心上。公司組織了我們全員去看《二十二》,看完之後我的心情非常沉重,看到老人們落淚,我深知那段歷史帶給她們多大的傷害,而我的行為又對她們造成了多大的二次傷害。我沒有立場、理由去反駁任何一個字,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將老人們的真實情感予以曲解,我沒有資格去改變任何一個電影中的真實畫面。我接受輿論的所有批評,接受道德的所有譴責,接受公安機關對我的所有訓誡。對於我這樣的人,哪怕再難聽的話,都不過分。

對不起。

希望四位老人能原諒做錯事的我,希望大家能原諒做錯事的我。我將用餘生彌補我的過錯。

最後,對四位老人以及「慰安婦」這個特殊群體,再次說一句:對不起!

8月28日,上海似顏繪科技有限公司就製作「慰安婦」表情包公開現場道歉。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公司創始人及CEO丁焱在28日的致歉及情況說明會上表示:「我們網站已經關停,堅決承認錯誤,並堅決配合,努力整改。」

提到製作動圖的原因,丁焱說公司其實對製作表情包本身沒有不好的動機:「我們錯誤地把《二十二》紀錄片做成了認為自己可以去主動推動的公益影片,希望大家能知道這部影片」。

邦哥了解到,在討論「慰安婦」表情包製作的過程中,團隊中並沒有人反對,也沒有人認識到會產生這樣的後果,這才導致了事件的發生。 丁焱也說 這暴露了團隊對於內容審核不夠嚴謹,所以才造成了這樣的問題。

拿「慰安婦」做表情包,被上海警方通報,公司停網整頓,表情云:我們錯了

邦哥登陸表情雲官網,發現該網站已關停整改

丁焱還表示:「我們不辯解,也不辯解對於無心之錯的理由。我們做的事遠遠不夠,希望我們能做更多。現在網站已經關停,並在內部進行兩個月的整改,之後對於`慰安婦`群體會在後續公開我們的舉措。」

邦哥覺得,表情和動圖作為一項新型的傳播方式,最近幾年才越來越多的出現在大家的溝通和對話裡面。 除了像表情雲這樣提供動圖服務的平台方之外,還有使用產品的平台,在過去的工作中雖然雙方都設有審核機制,但現在看來顯然審核機制不是特別成熟。這是目前表情行業面臨的一個問題,作為最早給各種APP提供動圖服務的公司之一,這個問題暴露在表情雲身上也有一定的必然性。

此次的「慰安婦表情包事件」,再次給從事內容文化生產的創業者們敲響了警鐘——注意文化產品的精神文化屬性。文化企業提供的特殊產品,具有商品和精神文化產品的「雙重屬性」,需要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重衡量」。

表情雲這次做錯了,無論是小編的疏忽、內部流程存在問題,亦或是其他原因,對於一家初創公司來說,這樣的失誤都是致命的。創業之路處處是坑,即使曾經的成績多麼優秀,但只要一步踏錯,可能意味著過去的努力全部白費。

希望創業者們以此為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