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揭秘酷派新CEO蔣超:2年前與周鴻禕隔空互罵一戰成名

揭秘酷派新CEO蔣超:2年前與周鴻禕隔空互罵一戰成名

作者:龔進輝

8月的最後一天,執掌酷派剛滿1年的劉江峰宣布離職,CEO一職由酷派副董事長蔣超接任。如果你對2年前「3酷大戰」還有些許印象的話,應該對蔣超其人不會陌生,當年他憑藉「3酷大戰」持續叫板周鴻禕一戰成名,只不過沒落下個好名聲。

2年前,蔣超代表酷派與周鴻禕領導下的360大打口水戰,雙方交鋒多個回合,在態度強硬的「紅衣大炮」周鴻禕面前,蔣超並沒有佔到多少便宜。不妨來回顧下當年充滿戲劇性的撕逼過程:

第一回合:2015年6月28日,樂視以18%的股份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間接成為酷派與360合資公司奇酷的股東,這意味著奇酷商業機密完全暴露給樂視,直接引發周鴻禕強烈反彈,隨即在朋友圈抗議,「誰在我背後捅刀子試圖Screw我,我的原則是一定Fuck回去」,配圖為一堆子彈。

當晚,蔣超第一時間在微博上予以還擊,稱「他媽的,傻逼加傻帽,操」,配圖便是周鴻禕的朋友圈截圖。隨後,他可能意識到言語不妥,很快將該微博刪除。第二天,蔣超對昨天的表態感到後悔,並進行道歉,但道歉對象並不包括周鴻禕,可見其對周鴻禕仍充滿怨氣。

揭秘酷派新CEO蔣超:2年前與周鴻禕隔空互罵一戰成名

「本人昨天晚上發的微博,因帶有不符合本人學識和一貫道德品德所應有的粗話,昨天晚上又喝酒過多情緒化反應,清醒后及時刪掉,但此後國內媒體大量轉發,本人僅對受影響的未成年人表示萬分的道歉,且本人作為父親和皈依佛教徒萬分後悔,將以後不會再發生,並在 9 月底在寺廟閉關懺悔3 天。」蔣超表示。

第二回合:2015年9月7日,彼時「3酷大戰」已全面爆發,周鴻禕、蔣超心裡都憋著一肚子火,前者率先在朋友圈放出狠話,「寧可玉碎,同歸於盡,所以我說了,誰攔我做手機我就乾死誰,這不是威脅,更不是恐嚇,我說了就會做到,至於有人揚言要弄死我,我一直等著呢。」

第二天(9月8日),360祭出反制酷派的殺招,以酷派違反競業禁止協議為由,向其發起認沽期權行權,360在合資公司持有的49.5%股權總價約14.85億美元,而當時酷派市值不到10億美元,根本無力支付14.85億美金的巨額賠償。

面對周鴻禕的步步緊逼,蔣超也不甘示弱,9月8日早上先在微博上諷刺周鴻禕是「充滿仇恨的畜生」,並號召6000多名員工「不要畏懼邪惡的力量」,還自作多情地拉上1億多消費者企圖對抗360。

當晚,他繼續向360發起猛烈攻勢,髮長文披露酷派與360恩怨經過,痛批周鴻禕在未得到董事長和他本人在內的董事授權情況下,拿酷派原有的大神打巨額折扣銷售,造成合資公司和酷派巨額虧損。同時,蔣超透露樂視入股酷派全程爭得周和360的同意,7月20日交割時通知了周和360,未曾料到周在9月2日突然向酷派發難,實在不可理喻。

揭秘酷派新CEO蔣超:2年前與周鴻禕隔空互罵一戰成名

「上述所述若有假話,我不得好死,若周否認,也同樣不得好死。」蔣超在文末表示。撕逼連「不得好死」都用上了,蔣超瘋狂死磕360也是蠻拼的。不過,蔣超所謂的信誓旦旦,在周鴻禕眼中不過是指天畫地詛咒發誓的滿口謊話,並對其不惜貶低奇酷(360手機前身)的員工和產品不以為然,直言沒有比蔣超更low的傻逼。

令蔣超意想不到的是,其號召酷派員工和消費者聯手反擊360,場面一度非常尷尬,不僅遭到自家員工打臉,而且網友似乎一邊倒站隊周鴻禕,不少人支持老周幹掉酷派,並指責酷派同時引入360和樂視違反契約精神,不地道!

後來事態發展人盡皆知,9月14日,蔣超在微博上曬出兩張到訪360總部的照片,並配文:「縱然風雨連綿,但也總會有晴天的。」疑似雙方決定拋棄前嫌,握手言和,不久后「3酷大戰」以360持有奇酷股份增至75%落幕,蔣超與周鴻禕再也沒有上演隔空互罵,此後酷派與360漸行漸遠。

從蔣超與周鴻禕大打口水戰不難看出,他骨子裡帶有真性情,說話直來直去,激動時難免夾雜個人情緒,而情緒化表達背後是不成熟、老練的體現,尤其是面對周鴻禕這等久經考驗的撕逼高手,非常容易吃虧。

不夠沉穩的他遇事做不到處變不驚,加上財務出身,對產品和技術知之甚少,實在不夠格擔任CEO這一重任,間接說明其前任劉江峰對酷派高管團隊大換血后已到了無人可用的尷尬地步。如今,蔣超被安置在酷派CEO這一位置上,給人一種「趕鴨子上架」的感覺,非常勉強,個中無奈再明顯不過。

在我看來,對於業績巨虧、士氣低落的酷派而言,欽點蔣超掌舵並非幸事。未來,酷派在蔣超的領導下只能自求多福,且行且珍惜。如果今後酷派市場表現更加惡化,我一點也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