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智能汽車推動變革 釋放多產業格局顛覆信號

全球智能汽車市場似乎即將進入一場「狂歡」,中國也不例外。但這場「狂歡」的贏家將不再只有傳統車廠和新興科技造車公司,通信、保險等其他領域的企業也開始加入打造新的業務體系。有人暗中焦慮,有人賽道搶跑,這些都釋放出多產業格局或將巨變的信號。

所謂智能汽車,在網秦創始人史文勇看來就是,它需要具備智能驅動、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和實時在線等特徵。

智能驅動讓加油站和硬體消失?

目前的智能汽車普遍是電驅。建約車評創始人余建約曾舉例說,對於個人而言,中小型車百公里電耗費用是5~8元,換成油耗則需60~70元。對於公司,假設充電樁充足、電費維持在目前的市場價格,神州和滴滴的車若都換成電動,一年的時間中前者能省40億元,後者省400億元。未來自動駕駛節省1/3的司機成本,電驅節省油費成本,將成為一個理想的發展趨勢。

電動車對電池和充電樁的要求極高。雖然鋰電池的容量暫時無法提高很多,但充電樁已有了可參考的案例,即特斯拉的做法。它在北美、歐洲、中國等地共建有6000多個充電站,40分鐘就能充滿80%的電量。比較而言,國內充電樁發展要跨過能量密度和充電速度兩個門檻,如果能將低密高速充電替換為高密高速,中國電動車市場份額還會提升,該提升又會促使更多充電樁出現。

德國、英國已經宣布分別將在2030年、2040年停售燃油車,余建約預測中國停售的時間點是2030年,屆時加油站也將隨著燃油車的消失而被充電樁取代。

原來汽車的一些重要硬體也會消失。傳統的汽車生產是主機廠製造發動機,供應商提供變速箱、感測器、執行器、供油系統等配件,然後連同車身、輪子一起整裝。汽車變為電驅後,變速箱、供油系統隨之消失,整裝就只剩下車身和輪子。未來,凌動等製造車載電腦、系統平台、軟硬體集成、底層中控等軟硬體的公司,將從整體上替換掉發動機、變速箱、供油系統等配件的供應商,加速車廠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智能驅動。

這樣一來,汽車行業也從製造業變成了智能製造業。移動網際網路公司網秦早在2015年便開始布局轉型智能汽車產業,網秦CEO許澤民認為,隨著智能電動車生產日趨標準化,未來類似富士康那樣的專業汽車代工廠或許會出現,進行個性化定製車輛的生產。

科技公司領跑傳統供應商

目前寶馬、奧迪都自稱已經實現了自動駕駛L3,特斯拉宣布將憑藉Autopilot 2.0在兩年後達到L5。自動駕駛的快速進階,對於主機供應鏈也產生了影響。

一方面,自動駕駛逼迫主機廠和供應商不得不做出調整。以機器視覺為例,目前普遍使用的單目加激光雷達,最大問題是只能識別資料庫中已有的圖像模型,對於資料庫中沒有的內容,如白色車身或穿連衣裙的人,就會因為不能判斷而導致事故。雙目最接近人眼,它優於激光感測器、毫米波雷達還有單目攝像頭組合,而國內一家科技型公司中科慧眼的雙目就已經做到了對障礙物的判定不再需要學習過程。

另一方面,自動駕駛推進了主機供應鏈的變革,讓英偉達、百度等科技型企業進入了供應商的名單。高通收購了NXP,凌動則與Irdeto 在Motion T及車載電腦軟體系統企業合作,新的零部件正一步步進入智能汽車之中。同時進入智能汽車領域的還有憑人工智慧和人機交互搶佔市場的谷歌、蘋果,靠感知識別提供輔助駕駛方案的Mobileye,以及網秦投資的做軟硬體系統集成平台的凌動。而這些科技公司,嗅覺更靈,動作更快。

以凌動為例,在國外早已有了蘭博基尼這樣的客戶,其核心競爭力在於可以為車廠提供一個系統和平台,而非單一的功能或產品,並且已經能夠量產。這無疑可有效助推主機廠進入智能汽車領域。

出行服務帶動兩大變化

智能汽車時代,駕駛不是剛需,出行是剛需。這決定了整個汽車的配件、功能、服務等都要圍繞乘客,而不再是主機廠。這將帶來下面兩個變化。

首先是供應商會主動引導主機廠。這裡說的供應商偏重科技類型的公司,它們大多數有網際網路公司的基因,直接接觸使用者,利用大數據在第一時間得知使用者所需。另外,負責車內體驗的App供應商也會很快出現。和手機App不同的是,使用者對車內App的安全、交互和實用性的要求比手機的要高,這一類供應商要更懂得如何運營。供應商按照使用者的需求提供產品和服務,前裝進入主機廠,這樣使用者拿到的智能汽車就已經自帶了其需要的體驗。這是典型的使用者驅動供應商、供應商驅動主機廠的模式。

網秦CEO許澤民認為,過去是大宗消費品時代,使用者購車會考慮發動機、油耗及電子設備,未來是智能出行工具時代,使用者購車會考慮軟體資產、數字資產及擴展能力,車內廣告、娛樂、電商、辦公等領域都蘊含著新的商機。

其次是一些傳統服務的對象從車變為人,最典型的就是保險。按傳統模式,一級供應商只對接主機廠,主機廠對接兩個主體,一個是出行公司,一個是經銷商。出行公司服務沒車的使用者,他們不會買保險。而經銷商服務買車的使用者,他們會買保險,保險的服務對象是車。但是在智能移動服務的產業結構下,智能技術平台提供商直接對接汽車代工製造商,再由後者對接三個主體:出行和物流公司、車內服務商、一體化服務商。後面這三個主體又直接面向最終使用者,最終使用者會為人車安全、而非僅僅針對所購汽車選擇保險。

相關行業及供應鏈都將巨變

智能汽車對實時在線有高度的需求,實時在線除了意味著持續的通信能力,更意味著不間斷的安全保障。大數據是智能需要的燃料,而傳輸這些海量數據還得依靠5G等高速寬頻的通信技術。據悉,國內三大基礎通信運營商都已在智能汽車領域開始布局。

除了實時在線,近場通信也是智能汽車需要跨越的另一個門檻。網秦旗下的凌動公司市場總監郭安祺分析認為,目前的近場局限性仍然很大,通信還保持著原來的手段,未來是否有變革屬於未知。《2016年Q3 羅蘭貝格全球智能汽車發展指數》 報告顯示,美國在研究基於無線區域網的專用短程通信技術,歐洲專家認為新的近場網路要在2020年5G應用後才能實現,歐洲車廠在測試特製3D地圖,認為無需與基礎設施進行通信也可以實現L4。

智能汽車變革推動產業格局顛覆。網秦創始人兼董事長史文勇曾表示過,未來十年內,智能汽車就會像智能手機一樣快速普及,達到汽車總量的90%,成為新一代的智能化的基礎設施。

許澤民認為,未來該產業結構將有幾個變化:市場將偏重移動出行服務提供商和車內服務提供商,部分一級供應商轉變為自動駕駛、計算、感測器等技術平台提供商,有能力提供整車生產、出行服務和車內服務的一體化服務商將出現,自購車將和出行服務并行成為人們出行剛需的兩個方面。他認為結合前面所說的智能驅動、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實時在線等四個智能汽車必備特質來看,和汽車有關的能源、硬體、車後服務、通信等行業及供應鏈方面都將發生巨大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