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4日,暴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陸深交所,股票簡稱 「暴風科技」。在敲鐘上市的那天,CEO馮鑫問聯合創始人,時任副總裁、總編輯的王剛: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王剛沉思片刻,然後說:我想做一家公司,真正關注未來、關心人性的公司,不以盈利為唯一目的的公司。

這就是奇幻科技董事長王剛成立這家科技企業的初心。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奇幻科技在做什麼

王剛把奇幻科技定位為技術為核心的公司。在VR行業很火的時候,他很清楚VR行業當前的痛點,VR產品、技術和內容沒有很好的結合。技術和內容的發展緩慢,是VR生態體系還沒完善的主要原因。

奇幻科技通過VR交互技術跟內容結合,通過語音和眼球追蹤技術進行交互,甚至通過腦電波來融入VR場景。所有的技術為內容服務。

2017年7月,奇幻科技在寧波建造的超感VR主題樂園開始營業。在主題樂園裡,提供VR教室,為中小學生服務。樂園中不僅有太空探索、恐龍館、VR化學實驗等好玩有趣的項目,也有讓小朋友遵守交通規則的交通館,有教小朋友在遇到不同自然災害時正確應對的安全教育館,也有VR遊戲「飛奪瀘定橋」這樣的革命教育館。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這類VR主題樂園在成都、青島、廈門都有籌建中。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如果做VR項目是為了讓科幻科技盈利和生存,那麼把人工智慧與VR和AR等技術結合起來、做智能虛擬人,則是奇幻科技的「理想」。

究竟是什麼虛擬人

2017年7月9日,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奇幻CEO王剛發布Amazing Me虛擬人系統。

「虛擬人」最早是由美國知名生物製藥公司聯合治療公司創始人兼CEO,瑪蒂娜·羅斯布拉特爭議之作《虛擬人》所提出。瑪蒂娜還頂著眾多令人耀眼的頭銜: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哲學博士、MBA、法學博士,美國知名傑出企業家、律師、醫學倫理學家以及人權法律運動倡議者。美國天狼星XM衛星廣播公司創始人,全美最大衛星廣播系統創建者。

瑪蒂娜《虛擬人》中提出了「思維克隆人、網路人等虛擬人將如何顛覆人類對『我』的定義」。瑪蒂娜關於「思維克隆」的觀點,啟發了王剛:如何通過人工智慧技術實現「DNA的克隆」,把人的形象、記憶和個性進行數字化。

奇幻科技通過人工智慧演演算法打造智能虛擬人,是讓每個人可以建立自己的虛擬人,長相、表情、動作、記憶,從這些細節中打造有自己個性特點的形象。而且虛擬人還能自我學習,在外形和思維方面不斷與真人保持一致,而且越來越相似。

王剛解釋到,未來每個人都會有一個自己的虛擬人,可以融入到很多實際的應用中去。

第一種,虛擬人的VR電影。創造一種新的生活場景,讓每一個人進入電影里去,每個人都成為影片的主角,能夠驅動電影的發展。那些明星的虛擬人也可以代替他們真人,在電影中去表演和發揮。

第二種,研究虛擬老師的系統。這個類似斯坦福大學虛擬人機界面實驗室(VHIL)的虛擬角色,創建一個老師的虛擬鏡像,電腦會根據每個學生的動作創造出一個與學生的相貌及行為舉止更為類似,更具親和力的老師,讓學生覺得老師的相貌和言談舉止更親近,更有好感,從而能更認真地聽講。而實驗顯示,如果一個學生喜歡的老師(外形、個性、表達方式)來教授,會大大提高學習效率。

第三種是情感陪伴。類似市場中的兒童陪護人工智慧機器人。這類陪護機器人與虛擬人的差別在於,機器人完全是第三者。而虛擬人對應的是你真正的親人,是代替家庭重要角色來進行交流(比如留守兒童的父母);其次,自我學習,越來越了解服務對象,根據對象做更多的工作。當然你還可以讓你的虛擬人陪伴你自己,記錄你的成長,例如可以在不同年齡段建檔,或許有一天,你可以跟18歲的你進行對話。

王剛跟我們講了一個朋友的老年痴獃的母親故事,他去看望這位孤單老人的時候,看到老人老年痴獃的生活深受感觸。他說,如果這位老人有他過世的老伴的虛擬人能夠陪在她的身邊,她的狀況肯定會好很多。

第四種,還原過去的人物。通過歷史故事和數據信息,還原過去的人物,比如歷史上的偉人,名人,明星偶像。這些虛擬人可以在舞台上,在虛擬人像館,在名人故居里,跟遊客實現交互,進行活靈活現的對話。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不以盈利為目標的商業模式

作為標準的六零后,王剛和劉韌、方興東是同一代人,是中國最早的一批IT媒體人。暴風科技的上市這兩年也讓王剛實現財富自由。

暴風上市后,王剛說他的生活其實沒有任何變化。

在他看來,中國和美國創業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中國是商業模式導向的創業公司,而在美國是以技術創新為導向的創業公司成為主流。在中國過去30年,利用網際網路的紅利,一批又一批的中國公司用各種商業模式,去滿足人們「更多、更快、更便宜」的各種慾望,用新技術摧毀傳統企業。

這是索取利益和造福人類的差別,不同之處在於後者有著更清晰的底線,有使命感。

王剛認為,比如國內某某手機品牌,營銷模式很新穎(比如飢餓營銷,比如低價策略),但它今天消失了,明天馬上就會有其他品牌取代它,世界並沒有什麼影響。但蘋果如果今天消失了,那麼明天可能會有很多人懷念它。沒有蘋果,世界會不同。王剛希望做一家這樣的技術導向的創新型的公司。

在暴風科技,王剛更多的是職業經理人的責任。而在奇幻科技,一方面他必須承擔最大的壓力;另一方面,同樣可以主動的做出選擇,想要成為什麼樣的公司,商業成功還是價值觀的實現,為公司的企業願景負責。作為董事長,他始終需要面對:公司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是什麼?這是堅持下去的原因。

通過虛擬人創造未來對人們更有價值的事情,以此為前提下,對王剛來說,商業的成功不是最重要的。

儘管在王剛心中,奇幻科技的未來很清晰:把人工智慧和VR、AR、全息投影等技術結合起來,打造虛擬人的技術體系,並以此建立線上線下的各種應用。目前奇幻科技在全力以赴研發智能虛擬人的核心技術,同時也在推出虛擬人的具體應用和產品,比如線下的VR主題樂園,未來虛擬人將成為主題樂園的核心;比如兒童和老年人陪護的虛擬人產品,比如教育行業(虛擬人老師)、健康領域(虛擬人檔案)等等。

但王剛並不想強調這個模式的盈利。

過去兩年,VR突然成為一個熱門的行業,對於王剛來說是喜憂參半,一方面他是關注未來前沿科技的,為VR的快速發展感到欣喜;另一方面,當VR成為風口后,各種公司都進來,裡面參雜了許多投機者,他們的產品由於用戶體驗不好,扭曲了消費者對VR行業的認同。後來,這些公司逐漸消失。

在王剛看來,這是新摩爾定理,它的周期是從狂熱愛好者將(VR)關注度推到一個高點,然後進入中斷期,第一輪退潮后,投機者開始退出,從而進入保齡球道期。所以,現在真正做研發和內容的企業,才顯得彌足珍貴,才能贏得未來旋風期的蛋糕。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或許正因為專註技術的基因,今年2月,奇幻科技贏得了美國高通公司、暴風魔鏡以及創業邦投資。在投資前,美國高通的全球副總裁問王剛:你想不想成為一家偉大的公司?

答案不言而喻。

勿忘初心與九字箴言

王剛還有另一個身份,是天津衛視大型求職節目《非你莫屬》的BOSS團成員,而且一做就是七年。儘管這個節目在網上備受爭議,但王剛卻在節目中表現的非常睿智,成為許多網友的粉絲。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關於這個身份,王剛跟我們講了兩個小故事。

2011年12月,24歲河北小伙王宇,來到《非你莫屬》節目,獲得眾多老闆的青睞,在節目中王剛成功將其招致麾下。王宇從小酷愛足球,受傷成疾,16歲患得「不死的癌症」強直性脊柱炎,19歲病情加重卧床不起。21歲時進行人工髖關節置換手術后重新站立,疼痛伴隨著他以後生活的每一天。但王宇比任何時候都明白生命的意義,他考上了大學,組建了自己的樂隊,甚至還成立公益組織去幫助更多的人。王宇在暴風科技的幾年裡,從實習生做起,一直做到暴風影音內容總監,目前是奇幻科技的COO(首席運營官)。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2016年10月,梁歡,22歲,來自內蒙古。這位外表美麗、成績優異的姑娘來頭不小,在校期間曾被評為山東理工大學校花、最美學生會副主席,曾在大學期間就獲得國家實用新型專利3項。節目中,梁歡表現令人信服,11個老闆為她亮燈。通過與王剛和奇幻科技進一步的了解,對未來充滿好奇和憧憬的梁歡,果斷選擇加入奇幻科技,開始她的「奇幻之旅」。短短几個月時間,梁歡已成長為公司的重要骨幹。

暴風之後,王剛的虛擬人夢想

創業永遠不可能一帆風順。儘管奇幻科技的核心團隊很強,不乏能獨當一面者,但跟每一個創業者一樣,他們同樣經歷了陣痛。探索未來、關懷人性的價值觀,意味著堅持,有時也意味著放棄。個別核心成員同行一段時間后,還是選擇了離開。對此,王剛說:團隊比什麼都重要。很多時候跟什麼樣的人在一起比選擇做什麼更重要,奇幻科技是需要對未來充滿探索精神的人,在這過程中有人會產生懷疑,遇到挫折,也會有人離開。

王剛說:看人,首先看人品;其次看他對夢想有沒有執著的態度,他為未來做如何的規劃,他是否知道生存的意義是什麼。

所以,有人離開奇幻科技不久,經歷外面的世界后,又重新選擇回歸。這或許是「勿忘初心」的力量。

王剛聊起很多年前,他採訪柳傳志的時候曾問:對於一個CEO,最重要的是什麼。柳傳志提出了:搭班子、帶隊伍、定戰略。

每一個企業的CEO都離不開這九字箴言。

奇幻科技的團隊來自幾個方面,一方面是暴風VR技術團隊,他們注重於動作、表情捕捉、光學定位;一方面,人工智慧團隊,目前有來自美國、國內、國內學校方面領軍人物;第三是運營團隊。目前奇幻科技已經擁有有20多項人工智慧、VR技術國家專利。團隊保持在100人左右,以北京為總部,成都、寧波和天津有分公司。

結束語

人工智慧的高速發展給了人類更多的「危」與「機」。預言家雷·庫茲韋爾在暢銷書《奇點臨近》中表示:2045 年AI技術奇點來臨,人工智慧超越人的智慧,人類可能不復存在。

王剛則認為,奇點來臨時刻,人類已經不需要創新,AI超越人類提供創新思維,但同時人類也有可能會獲得永生,而「虛擬人」無疑是理想的存在方式。

王剛講到自己的一個理想:做一個屬於自己的「虛擬人」,讓「他」可以與在外地的媽媽交流,或許這是他給媽媽最好的禮物。

這個理想還要多久?我們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