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暴風因樂視風波四起,然焉知非福?

在中國的網際網路圈,曾經「生態化反」轟動整個中國網際網路的樂視,危機就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並逐漸蔓延到了整個樂視產業鏈,樂視網、樂視體育、樂視金融……

而今天,樂視危機甚至開始向整個網際網路行業蔓延。因為與樂視有著相似發展路徑的暴風集團,同為山西網際網路大佬的馮鑫近期也紛紛被媒體貼上了「下一個賈躍亭」的標籤,一場有關暴風集團將成為下一個樂視的風波似乎也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暴風真的會成為下一個樂視嗎?

暴風與樂視的異軌殊途

細細研究之後我們會發現,外界傳言的暴風與樂視在股權質押、資本市場發展軌跡、業務布局等有著相似發展路徑,實則還是有著很多本質上的不同。

一、一個控制布局邊際穩中求進,一個層層壘高岌岌可危

對比當時樂視在建設全生態圈戰略下的瘋狂擴張,彼時的暴風頂多算得上是在試水、摸索新道路,畢竟建設一個龐大全產業覆蓋的生態帝國是每一個企業家的夢想。將樂視壓垮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汽車,也是因為造汽車導致樂視資金斷鏈,從而出現危機。

要說暴風也在向未來電視看齊這話並不假,但要說暴風完全copy樂視則未免有些站不住腳,暴風從未染指樂視瘋狂擴張時期的手機、易到用車、汽車等業務領域。相比樂視在全生態圈的瘋狂擴張,暴風更像是在垂直領域深耕布局,暴風所有的布局,不論是暴風TV,還是暴風VR魔鏡,幾乎都是圍繞在影片產業鏈上。與此同時,暴風各個子業務都是獨立運營,也不會像樂視一般出現連鎖的資金危機。

二、一個融資規模保守低調,一個資金流動「財大氣粗」

樂視整個生態的規模超過1000億,其瘋狂擴張導致他們在多個業務領域資不抵債。相比之下,暴風的融資規模卻非常小,暴風上市之後並未從股市圈錢,即便是原始IPO的資金也只有不到2億,其他業務累計的股權融資也只有10億左右,暴風集團的負債率非常低。最為重要的是,暴風集團的核心業務暴風影音一直處於持續盈利狀態。與此同時,為了支持暴風的新業務發展,馮鑫質押了部分股票,但是在股市中一股沒賣,馮鑫的股票質押也非常安全。

由此看來,暴風集團的負債和資金始終保持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在融資規模上,暴風不及樂視飢不擇食的「拿來主義」;在業務布局的資金分配上,暴風也在樂視無邊際肆意拆補的映襯下多了幾分穩重。樂視財大氣粗,在紙醉金迷中喪失了最後的理性,只想去采崖壁高處的鮮花構築樂視龐大帝國的空殼;暴風則更加保守,聚焦於自身更具優勢的暴風TV和魔鏡平台,又謹慎地獨立出各個業務板塊的營收,保障各板塊資金的互不影響,暴風與樂視看待「錢」的態度全然相同。

三、一個是技術為本的腳踏實地,一個是內容至上的空中樓閣

同一個時代,不同的DNA。暴風和樂視不僅在表面的戰略實施進度上有差異,二者的本質也不一樣,並且基因不同的事實正在暴風的成長中被不斷放大。暴風從一開始就走的是技術路線,通過高效運營走過了11年起起伏伏的創業之路;而樂視走的是內容路線,通過概念拉動資本,泡沫堆積成功。通俗點說,樂視缺乏落地,暴風倒是缺乏「做白日夢」的態度,二者在盈虧波動上的相似性也就不可同日而語。

四、同樣的高增長,不同的深邏輯

說暴風將成為下一個樂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暴風曾擁有和樂視相似的高增長速率,但深入分析就會發現,同樣的高增長率下隱藏著完全不同的深邏輯。樂視TV是樂視全生態的一個小小的補充,樂視並沒有傾注更多的心血在電視身上,而暴風TV卻從兩年前就開始了電視領域的深度布局。樂視在提出顛覆電視行業的雄心之後再無後續,暴風TV從2015年末全球首款主機分體的暴風電視發布,到2016年的屢屢拿下網際網路電視銷量冠軍、融資2億刷新估值增長記錄,及至2017年頻頻獲獎與收穫零差評成果,樂視電視和暴風TV的成長方向完全不同。

除此之外,二者的增長原因也不盡相同。樂視的增長來自虛構版圖下重複的融資增長,暴風TV的增長則應該歸因於遠低過業內平均水平的獲客成本和ARPU數據。暴風TV的獲客成本基本上一直保持在業內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比如在公司成立首年,行業獲客平均成本是1000元,而暴風TV是500元,今天暴風TV的獲客成本已經降低到了200元,極低的獲客成本讓暴風TV在成長效率上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暴風因樂視風波四起,然焉知非福?

另外暴風TV的會員付費收入上已達6000萬,每個使用者平均收入ARPU值為61元,活躍使用者總數達總體使用者的95%,使用者平均日開機使用市場為5.17小時,這與暴風TV的VIP影視會員能夠享受到2-3倍於友商的新內容有莫大關係。可以說,在使用者價值上,樂視的關注點大量放在了生態規模的擴大,暴風TV將更多的關注度放在了使用者身上。

不管從哪個角度出發,暴風與樂視都只是曾經在電視版圖交匯的兩條直線。二者在戰略、融資、業務布局上的異軌殊途註定了他們會越離越遠。但暴風被捲入樂視危機,如今看來卻未必是一件壞事。

暴風TV實則「因禍得福」,壓力之下機遇四伏

儘管當前暴風正籠罩在樂視危機的陰影之下,不過從業務本質上看,暴風有一套自己的戰略實施進度和產業打造邏輯,昨日的樂視之危,換眼看恰是今日的暴風之幸。眾所周知,樂視與暴風有一個相同的業務板塊——電視,從輕資產的網際網路企業走向重資產的電視產業,暴風似乎一直有自己明確的打算和安排。

最初的2015年中旬,暴風科技和日日順、奧飛娛樂、三諾數碼影音成立合資公司:暴風TV,其後推出首款可分體升級的暴風電視,當時,暴風TV身後站著的「三劍客」是業內最有影響力也最具實力的從業者。次年暴風電視大獲成功,共計售出約80萬台,線下實體店多達6000家。而同時由暴風TV拉動的暴風集團營收從15年的6.52億翻倍增至16年的16.72億,漲幅高達156.44%,暴風TV生來就集寵無數。

而在如今樂視「餘毒未盡」的轟炸下,暴風TV顯然成了大眾視線中下一個智能電視的領軍人物,在被冠以「下一個樂視」稱號的同時,暴風TV儼然是以「接班人」的姿態出現的。隨著樂視電視危機的出現,只怕暴風TV會跑得更遠。

其次,暴風TV雖然從屬於暴風集團,但其各板塊的業務內容獨立,財務風格一貫謹慎。暴風TV的CEO劉耀平在採訪中曾提到,暴風作為一家網際網路轉型公司,並沒有按照硬體燒錢補貼的戰略定價,反之是不斷加大研發和基礎建設的投入,將產品品質放在了首位,這種不去盲目跟從定價的耐心值得引起網際網路時代企業的思考。不過受到樂視的影響,短期內暴風TV的日子可能並不好過,但長遠來看,暴風TV確實正在給我們帶來驚喜。

再次,除了產品先行,暴風TV的上游成本控制能力也比較強。其一是產品的差異化設計和研發,增強了產品的核心競爭力,以此取得定價優勢;其二是供應鏈的源頭控制力,掌控技術、質量和成本體系以獲得集成採購、生產和供應的主動權,將集成效率和成本控制力最大化;其三是保障供應鏈的安全穩定,營銷效率和能力提升再次為成本控制加碼。了解了暴風TV的經營理念,樂視急功近利的心態短板更加凸顯,現在樂視TV走低波及暴風TV,也許是給了後者一個大顯身手的機會。

最後,比起樂視,暴風TV可以說是因「穩」而得生存,現在沒有了樂視這個競爭對手,暴風TV從長期的「樂視光環」壓制下解脫了出來,並收穫了更多的市場資源,羽翼漸豐。再加上暴風TV從產品創造的價格優勢,到品質內容分發的首屈一指;從自行設計研發電視,到充分發揮能力邊界;從去中間商的渠道優勢,到依託京東、天貓等第三方巨頭電商渠道保障營收和服務。樂視的倒下反倒成就了暴風,可謂落花入泥哺育了友商。

樂視的暗影很難再覆蓋暴風TV的光芒,挑戰變機遇,暴風TV也因禍得福,有望重出舊時樂視獨大的TV江湖。

暴風TV接棒樂視,人工智慧主導的電視產業第三次革命全面到來

7月15日,在第四屆網易未來科技峰會上,暴風TV的CEO劉耀平先生提出人工智慧即將開啟電視產業第三次革命的概念,一度要被看衰的傳統電視行業彷彿因為這一句話而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從電視的產業角度看,電視一直作為一項重要的家庭生活產品而存在,在現階段,電視行業正面臨著零售量和銷售額的下滑。在經歷了第一次平板電視革命,以及第二次網際網路電視革命之後,電視主要是靠剛需在維持,消費動力存在不足,人工智慧電視的出現將全面帶動和刺激電視的消費需求,給整個電視產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從行業大環境看,網際網路的下半場變革聲此起彼伏,人工智慧的引擎聲已經轟隆作響,未來生活的每一個場景都將可能有人工智慧的參與。電視恰好在此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轉型危機,從最原始的電視與人通過遙控器的手動操作交互至今,電視與人之間始終隔著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而AI正是改變這一現狀最好的止痛劑,人工智慧正在掀起電視產業的第三次革命。

暴風因樂視風波四起,然焉知非福?

暴風人工智慧電視X5 ECHO

從提出第三次電視革命的暴風視角去解讀,深耕電視領域的暴風TV正在厚積薄發。8月中旬,暴風發布了預備為其控股子公司——深圳暴風統帥科技有限公司引進戰略投資者的公告,擬採取的增資及股權轉讓方式尚未確定。暴風TV作為暴風集團中估值和銷量雙線高增長的戰略級業務,2017年的電視發展業內有目共睹。三個月前,暴風TV剛剛發布全球首款遠講語音人工智慧電視暴風TV X5 ECHO系列,各大獎項全攬,人工智慧電視研發已經提上了暴風TV的發展日程。

彼時,樂視已經徹底錯過了這個風口,暴風TV則正在強勢進軍。樂視的退出給了暴風TV一個更廣闊的舞台,從劉耀平提出革命的來勢洶洶中感覺得到,電視產業的第三次變革下將產生新的行業巨頭。

在一方面,如果從歷史的視角去看,樂視走過的前路,反而讓暴風吸取了更多的經驗教訓。在劉耀平接受鈦媒體的專訪中,他流露出了對樂視電視的惋惜。的確,樂視TV曾傲視群雄,異軍突起。在產品研發上,樂視超級電視帶領網際網路電視產業邁出了極具意義的一步,是暴風TV的引路人;在企業發展上,暴風TV從樂視的隕落中吸取經驗教訓,暴風TV的電視變革之路將會更好走。

暴風因樂視風波四起,然焉知非福?

暴風TV CEO 劉耀平

在另一方面,從未來的視角去看,樂視沒有完成的事,暴風搶過了接力棒。樂視急於求成,暴風相比之下更為穩重,在樂視未完成電視的顛覆性改變時,暴風TV毅然接過了這個擔子。暴風TV提出的電視智能化、服務個性化與場景多樣化正在重新構建電視產業,人機交互將成為暴風TV的下一個目標任務。

現階段的暴風TV在人機語言交互上誕生了「三部曲」:聽得見、聽得懂、能幹活。隨著暴風TV在人工智慧電視領域的不斷深耕,一場由暴風TV引領的人工智慧電視產業革命也正在全面到來。

可以看出,樂視的危機沒有把誰拖下水,反而帶給行業一份重要的借鑒意義,同時也給整個網際網路企業敲響了警鐘。而吸取了樂視前車之鑒的暴風TV,正在成為第三次電視產業革命的新領導者。

劉曠,以禪道參悟網際網路、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