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風靡的洗衣O2O都敗在哪了

洗衣O2O

來源:界面新聞誾睿悅

洗衣O2O真的不好做了。

八月初,多家媒體證實e袋洗CEO陸文勇從已從該公司離職,正籌備新零售和消費升級方向的創業項目。

e袋洗是一個洗護垂直平台,業務範圍覆蓋洗衣、洗鞋、奢侈品養護等。像其他O2O服務一樣,e袋洗主打移動終端下單,全天候上門服務。在創立一年後,它就曾獲得騰訊2000萬元的天使輪投資,之後又陸續獲得經緯創投、SIG、潤都集團等機構的投資,在去年11月已完成B+輪融資,融資總金額達數億元人民幣。

而現在,已經算是洗衣O2O領域佼佼者的e袋洗髮生高層變動,反映出這個行業的發展困局。

兩三年前的洗衣O2O行業還是資本的寵兒,入局者眾多。據統計,當時中國有多家洗衣O2O平台,如搭建中央廚房的上海乾洗客、24小時在線洗衣的上海泰笛洗衣,還有很多企業,如96大洗啦、懶到家、洗刷吧、Mr.shoes大象洗鞋館、環城洗、愛洗網、e洗網、愛衣微洗衣、懶貓洗衣、泡泡洗衣等。

資本也樂於在此行業砸錢,泰笛洗衣獲得紅杉資本千萬美元投資,乾洗客獲得千萬美金Pre-A輪融資等。在熱度和財力上,洗衣O2O都表現出對資本的吸引力。

但隨著資本收縮和投資理性回歸,火熱的洗衣O2O迅速冷卻。目前除了e袋洗,其他洗衣O2O日子也不好過。

如定位在滿足上班白領和家庭主婦生活洗衣服務的洗衣O2O應用“我要洗衣”,曾在2015年分別獲得由薛蠻子和北京聯創等機構領銜的兩輪融資,金額接近2000萬,用於業務擴張、增加入駐洗衣店數量和海外市場推廣等。但經界面記者驗證,目前“我要洗衣”的app版本更新依舊停在2016年的v1.1.8版,公眾號的消息則停留在2016年6月,而線上預約服務和app官網連接已不可打開。

另一家O2O洗衣店“多洗“則在近期陷入拖欠工資、工廠搬遷、公司租用的註冊地人去樓空等消息。界面記者驗證發現400電話已經無法接通,應用商店搜索不到app,而據中國經營報報道,多洗線下體驗店也已經關閉,多洗合伙人郭增光表示公司賬戶已經被銀行凍結。

洗衣O2O之所以日漸式微,與其弊端緊密相關。首先是不夠完善的模式,當時洗衣O2O主要分為有自建洗滌工廠和物流體系的重資產模式和沒有實體門店,砍掉宅配和人工流動點的輕資產模式,這兩種模式各有弊端,重資產受人員、資金及地域的限制,發展速度受限;輕資產則服務質量不可控。

同時,洗衣O2O的成本非常高。洗衣O2O的服務流程一般是預約、取件、清洗、送回、評價。客單價在50~80元左右,而每一單的平均成本將近40元,企業基本都是洗一袋虧一袋。而且相較傳統洗衣店,O2O洗衣還要有額外的物流、運營、服務人員成本,這導致看似毛利空間高的線上洗衣業務實際凈利空間很低。

為了培育市場,洗衣O2O往往還要貼錢吸引用戶,快速擴張。“首單0元”、低價熱潮、“一袋一價”不限衣物數量等促銷手法曾風靡一時,這背後往往需要一家企業數千萬的補貼投入。在資本還算火熱時,燒錢舉動還有人買單,一旦資本撤出,還未實現盈利的洗衣O2O便迅速消亡。

除了模式問題,洗衣O2O自身的疏於管理也造成了行業的衰退。在“我要洗衣”剛獲得融資時,公司負責人包俊傑曾對媒體表示公司主要以迅速擴張業務、提高訂單量為主,至於服務質量不是不重視,是受模式及速度影響可能會被稍微忽略。而多洗則多次發生用戶衣物丟失,賬戶餘額不給退的情況。

今年五月,北京市工商局朝陽分局收到的網際網路洗衣類的投訴數據顯示,近來網購洗衣的消費投訴有所增加。投訴的內容包括商家提供的服務與承諾不符、衣物送錯、衣物清洗不幹凈、衣物被洗壞后商家拒絕賠償、商家停止經營或逃逸導致消費者預付服務費難歸還等。

如今,經歷資本撤出,燒錢擴張等階段的洗衣O2O開始轉型綜合式服務,發展線下,e袋洗表示正在布局線下智能洗護工廠和高端洗護服務供應資源,並在開展一家集合修鞋、修手機、修表、洗衣、配鑰匙、相片印製等服務的新型線下生活服務連鎖。新入局的小丫便民則以社區及社區居民為服務對象,推出整合綜合便民、兒教、洗衣、旅遊、健康、養老、家政等多方面資源的社區資源共享平台。向綜合服務轉型,恐怕是洗衣O2O的唯一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