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李開復:我的愛情故事

編者按:本文來自李開復個人微信公眾號「李開復」(ID:kaifu)

李開復:我的愛情故事

我的婚姻始於初戀,初戀始於相親。

相識那年,我大三。

次年,初戀女友成為太太。

那年,我21歲。

34年相伴,我依然感到慶幸。

慶幸遵從家人安排,參加了相親,慶幸遇到你。

謹以此文獻給我的太太,也給期待愛情的年輕人。文末我分享了我的婚姻相處三原則。 

我的愛情故事

我11歲跟隨哥哥到美國讀書。臨走之前,媽媽警告我:不能和美國女孩交往。

從高中開始,身邊的死黨們開始毫不忌諱地對我大談特談女朋友了,但我特別害羞,一談到這個話題,我就會滿臉通紅。到了大學以後,我不是沉迷在橋牌里,就是忙於暑假打工賺足學費,因此感情生活一直是一片空白。

1982年6月,我回到台灣度大三暑假。我並不知道,這個時候家裡所有的人都在張羅我的「終身大事」。

後來姐姐們告訴我,媽媽在那個暑假之前,就開始部署一切相親事宜了。媽媽決定無論如何,都要為我安排一位台灣的「交往對象」。媽媽一聲令下,姐姐們紛紛開始行動起來。

在我回台灣之前,她們已經列好了一份名單,準備讓我進行轟炸式的相親。那個時候,我還從未跟一個女孩約會過,這樣的安排讓我既期待又有些畏懼。

李開復:我的愛情故事

「沒看太清楚,是不是也太文靜了?」

記得當時第一次相親時,那個女孩無可奈何地告訴我:「其實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來相親是被爸爸媽媽逼的,因為他們不喜歡我的男朋友。」我回到家后,心裡想:「相親真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

但是,僅隔一周的第二次相親,我就奇迹般地遇到了一生中的真愛。她就是我現在的太太。說起那次相親也是頗有意思。我父親李天民和她父親本來就是同事,兩個爸爸在工作方面很熟絡,但是誰也沒有想到讓自己的兒女在一起這回事。     

有一天,他們的一位共同的朋友馮伯伯無意間對我父親提起。我父親一聽,立刻動心了,趁著我在台灣,爸爸組織了兩家人的聚會,當然,我們兩個年輕人也被明確告之了這次聚會的目的。

那次聚會,超大的桌子旁邊坐了兩家的十幾口人,大人們沒事人似的熱熱鬧鬧用四川話談論政治,談論誰誰誰又退休了,誰誰誰又提升了,好像沒有相親這回事。在忐忑中,我看到了坐在我正對面的「相親對象」。

這是一個梳著長頭髮、長著甜美娃娃臉的女孩子。她坐在那裡,真是相當的安靜,舉手投足也很淑女。這就是她留給我的第一印象。不過,因為我們隔得太遠,又都比較害羞,當天竟然一句話也沒有說。

回到家裡,父親問我:「你覺得她們家女兒怎麼樣?」我一頭霧水地說:「沒看太清楚,是不是也太文靜了?」

後來我太太回想起25年前的往事說,「當時我爸也問了我的感覺,我對我爸脫口而出,印象實在不怎麼樣啊,他一言不發,表情又好嚴肅,幾乎不怎麼正眼看我,簡直是在耍大牌呢,覺得自己是美國名校的就了不起!」

我委屈啊。我不說話,是因為那麼多長輩,我一直沒有機會說話。我不看她,是因為不敢正眼看她。

「再也不要安排相親了,我遇到了真愛」

然而,對方這些不痛不癢的話語,經過馮伯伯的傳播卻完全變了風向。

我聽到的回饋是,「她女兒覺得你挺不錯的。」而傳到她那裡的信息則是,「他兒子特別喜歡你!」我們兩個人當時聽到對方這樣的表態,都覺得,再接著見見面也無妨。

我還記得我和她的第一次約會。這個安靜的女孩,真的開始吸引我,她的一顰一笑非常溫柔,表情也十分可愛,而且說起話來輕言輕語的,有一種單純又溫婉的氣質。 

和我一樣,她也沒有什麼與異性交往的經驗,但是我們一開始就很投緣,彼此開著玩笑。記得第一次約會,我就開玩笑逗她。她問我,今天去看什麼電影?我打開手邊的報紙,裝作仔細研究的樣子,然後認真地說:「今天有一部《裝修內部》看起來不錯啊!」她興高采烈地說:「是嗎,那就看《裝修內部》吧!」我就當真帶她到了那個電影院。到了那兒,她才發現被我耍了。電影院在進行「內部裝修」呢!

玩了一整天回家,我累得躺到床上,但是一整晚都無法入眠,回味著那天的每一分鐘。第二天起來,我對姐姐們鄭重宣布:「誰也不要再給我安排相親了,我現在已經找到想要的人啦!」

李天民的兒子又來找謝小姐啦!

自從那一天開始,我的心裡開始有了一個人的存在,我開始用整個暑假來約會。在一次又一次的約會中,我們的感情逐漸增進。每天晚上回到家裡,我都回味著我們去過的每一個地方,看過的每一部電影。

後來,我每次去她家找她的時候,都要在路上買一束玫瑰花送給她。結果,她的鄰居一看到拿著玫瑰花的人來了,就都知道:「李天民的兒子又來找謝小姐啦!」

從此之後,我開始全力以赴地對待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感情。得知她們家住在台北郊區內湖,對繁華的台北市區里的館子不熟悉,我讓姐姐們給我列了一張長長的餐館名單,包括我們家平時嘗試過的所有好餐館,我決心帶她一家家去吃。而姐姐們特別支持我多多付諸行動,她們甚至每人給我捐了一筆「戀愛經費」,讓我有實力去對女朋友好。那個時候,我對她誇下海口:「要帶你吃遍台北!」 

除了席捲台北的餐館,流連在士林夜市,我們還昏天黑地地泡在台灣的甜品店裡,記得我們經常要雪王和刨冰吃。有一家店號稱自己有60多種口味的冰淇淋,而我們去的次數太多了,已經把每一種都吃了個遍。 

交往過程中,我發現她除了可愛、純潔,還是一位罕見的傳統中國女性。為了家,她心甘情願地付出一切。每天一大早起來,她搶先把家務做了,掃地、買菜,生怕她年邁的外婆和身體不好的母親勞累。父親生病時,是她整整一個月睡在醫院照顧。家境拮据的時候,她退掉學校的餐費,自己做簡單的菜吃。為人處世,她總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這一切都深深地感動了我。 

到了暑假後期,我們的感情越來越深。到了回美國的那一天,我和她約定,盡量多給對方寫信。

開複式「肉麻情書」

回到美國后,我們開始了鴻雁傳書的一年,我一兩天就給她寫一封「熱情洋溢」的信,向她訴說美國的大學生活,還有身邊的各種趣事。

寫信對我來說,是一天中最幸福的事情,我可以毫無保留地和她訴說任何事情,也表達對她的想念。而她的來信也是一兩天就會飛到我的手裡,不過就比較含蓄,雖然也談論很多事情,但是沒有那麼炙熱的語言在裡面。其實,那是她一貫的風格。 

有一次,我突發奇想,把她給我的來信先複印一份,然後把複印件上的字一個個地用剪刀剪下來,再用膠水貼到另一張信紙上,組合成了一封新的「肉麻情書」,在信上,我告訴她,你以後寫信的風格應該是這樣的: 

(第一段)開復:自從你回美國后,我三天三夜僅是看著月亮想著你。我好不習慣,很傷心,很難過,真痛苦!我為你斷腸,一蹶不振,甚至多次想不開。我常常cry,現在已經欲哭無淚。你是那麼的聰明,可愛,溫柔,體貼,完美! 

據說,她接到這封信以後哭笑不得。

你願意嫁給我嗎?

1983年,還不到21歲的我正準備開始讀博士。而同時,另外一個想法也慢慢地湧上了我的心頭:

我想在走入這人生的下一個階段的時候多一個伴侶,讓她陪著我選擇,陪著我走人生路。我不一定將來能夠成功,但是,我希望能夠讓她快樂,給予她幸福。 

在信件里,我表達了結婚的想法。但是,這件事情對於她來說,真的是太突然了。她後來對我說,她不但從來沒有想過結婚的事情,更覺得結婚對於她來說簡直是十萬八千里遠的事情,被我一問,有點蒙了。因為她還想在台灣多待一陣,還想照顧外婆。 

等待她多日考慮后,我給她的家裡撥了越洋電話。我清了清嗓音,對著電話說:「我知道,這樣的求婚對你來說有點突然,我們的年齡也比較小。但是我已經認定你了,我相信你也認定我了。所以,」我頓了頓說,

「你願意嫁給我,讓我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男人嗎?」

電話那一頭幾乎是沉默了半分鐘,我才聽到了一聲「願意」。後來,她告訴我,她感動得哭了。 

在1983年8月6日,我們在台北舉行了婚禮。

我的婚姻相處3原則

現在有些年輕人得知我一輩子只有一份感情,或者說第一次戀愛就結婚了,感到十分不可思議。尤其是我在21歲就組成了家庭,感到有點震驚。

其實,對於我來說,正是因為有了穩定的感情依靠,使得我在美國讀博士期間,不再感覺到孤獨,也讓我有了心無旁鶩、全力以赴做科技研發的動力。 

妻子這34年來任勞任怨,相夫教子,對家庭付出極多。對她的家人,她總是充滿著愛心,永無止境地奉獻,無論是每天六點起來為全家榨新鮮果汁,還是親手縫衣服和被子,或者是把衣服燙得筆挺,我們生活里的每一處都能看到她的關懷。

在我繁忙的時候,她照顧著我。在我專註工作的時候,她從不抱怨。在我職業生涯進入低谷的時候,她安慰著我。我遇到過很多次職場的挑戰以及生活地點的轉換,都是在她的陪伴支持下度過的。

在這34年的婚姻里,我們相伴走來,擁有了太多太多濃得化不開的親情與感動。

也有年輕的朋友問我,婚姻相處之道。我有三條原則奉上:

李開復:我的愛情故事

最後,祝有情人終成眷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