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持續風波的樂視網今日正式發布2017年上半年財報報告。報告顯示,樂視網2017年上半年營業總收入為55.78億元,較上年同期的100.6億元下降了44.56%。

樂視網上半年虧6.5億 賈躍亭姐弟抽走最後4.3億借款

樂視網上半年財報(雷帝網配圖)

樂視網2017年上半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6.36億,上年同期為2.84億元,樂視網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虧損為6.53億元,上年同期為2.66億元。

樂視網稱,公司業績變動說明如下:

1、報告期內,由於公司所處行業特點,當期的版權攤銷、CDN以及人力成本等營業成本並未下降,但由於受到樂視體系關聯方資金狀況的影響,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衝擊,隨之客戶粘性出現波動,公司的廣告收入、終端收入以及會員收入均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

2、為了堅持精品內容的獨播策略,公司在二季度基本未對外進行版權分銷業務,導致版權分銷收入同期也大幅下滑。

3、報告期內,公司資產減值損失計提規模較大,約為2.4億元(已經第三屆董事會第四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其中無形資產版權減值準備1.56億元、存貨跌價準備201.9萬元、應收賬款壞賬準備8030.7萬元,貸款損失準備42.5萬元。

賈躍亭姐弟從樂視網抽走全部借款

樂視網上半年一個大的變動是樂視控股創始人賈躍亭辭去樂視網CEO、董事長職務,取而代之的是,融創中國董事局主席孫宏斌任樂視網董事長,樂視致新CEO梁軍任樂視網CEO。

就在今年上半年,樂視生態的危機並未得到緩解,甚至樂視非上市體系一度發不出工資。

與此同時,賈躍亭遠走美國造車,同時,在樂視資金鏈危機非常嚴重的情況下,賈躍亭及其姐姐賈躍芳在2017年從樂視網抽走了總額達4.35億元的對樂視網的借款。

樂視網上半年虧6.5億 賈躍亭姐弟抽走最後4.3億借款

2017年上半年財報顯示賈躍亭姐弟從樂視網提現(雷帝網配圖)

同期,華夏人壽從樂視網抽走4億,寧波杭州灣新區樂然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從樂視網抽走14.3億元的資金。

樂視網上半年虧6.5億 賈躍亭姐弟抽走最後4.3億借款

樂視網2016年年報顯示賈躍亭姐弟從樂視網提現(雷帝網配圖)

如果再對比樂視網2016年的年報,會發現賈躍亭姐弟在2016年從樂視網已提現了30億。隨著2017年上半年這次提取,賈躍亭姐弟的資金已經安全從樂視網撤退。

同期,華夏人壽、寧波杭州灣新區樂然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只能說是平安退出。

蕪湖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引導基金投資公司則成為冤大頭,尤其是,蕪湖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仍有高達27.48億的資金未撤退。

樂視網面臨實際控制人變更風險

當前,樂視網與樂視生態其他業務有大量管理交易,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賈躍亭對上述應收賬款提供了擔保。2017年1-6月,關聯方應收賬款還款28.26億元。

截止2017年6月30日,公司控股股東賈躍亭持有的公司512,133,322股已被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等凍結,占公司總股本25.67%,凍結時間為自凍結之日起三年;

其所持有的公司283,312,015股被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輪候凍結,占公司總股本的14.20%,輪候凍結期限為36個月。

本次賈躍亭股份被司法凍結,系因賈躍亭為樂視手機業務融資承擔個人連帶擔保引發的財產保全所致。隨著樂視非上市業務,尤其是手機業務的停滯,已造成了樂視系大量員工的離職。

樂視網稱,賈躍亭持有公司股票100%被全部凍結,並且所持有公司股票質押率近100%。

若賈躍亭無法償還前述凍結和質押所涉及的債務本金和利息,則前述凍結股權存在部分被強制執行的風險,從而帶來實際控制人變更的風險。

樂視網上半年虧6.5億 賈躍亭姐弟抽走最後4.3億借款

賈躍亭姐弟安全從樂視網撤退(雷帝網配圖)

值得注意的是,賈躍亭及其姐姐賈躍芳過去一年時間從樂視上市公司拿回了近35億的資金,這些錢既沒有還給討債的供應商,也沒有支付給員工工資,那麼,賈躍亭這筆錢到底去哪裡了?

在另一方面,孫宏斌入主樂視網后,儘管區分了新樂視和舊樂視,但樂視網的危機並未解除,甚至更加嚴重。

尤其是打破了樂視之前精心策劃的一個架構后,如何扭轉虧損局面,也可能是孫宏斌要面臨的難題。新樂視要走出困境依然任重道遠。

————————————————

雷帝觸網由資深媒體人雷建平創辦,若轉載請寫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