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海泉:跨界十年,我投身創投界的三點心得

0 1

原標題:海泉:跨界十年,我投身創投界的三點心得

海泉:跨界十年,我投身創投界的三點心得

編者按:本來來自微信公眾號矽谷密探(ID:guigudiyixian),36氪經授權發布。

到底海泉是怎麼進入創投界的?明星投資又有什麼新玩法?在京東眾創學院的演講上,海泉深入講述了他作為跨界投資人和創業者崛起的路程,分享了作為創業者和投資人的三大法寶。讓我們看下去!

欣賞我的過去,提防我的過去

海泉說,他自己從 2009 年開始做個人天使,三年前才跟兩位合伙人成立了基金管理公司,也就是我們目前看到統稱的「海泉基金」。其實,這旗下包括了多支基金,海泉自己就參與管理了 6 支基金,這三年來主要投資的行業領域是 TMT、消費升級、醫療器械和智能家居。

那到底海泉是什麼機緣巧合闖入創投界的呢?

海泉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已說過,他最早涉獵投資是從 2006 年開始,但那時候投的都是音樂製作、版權相關和實體產業,主要還是做音樂和文創相關的事。因為機緣巧合,海泉認識了很多跨行業的朋友,發現有些創業項目和點子讓他很興奮的時候,就有意願參與和投資。

成為職業投資人後的海泉,坦言自己並不是「玩票」,而是每天都在更新自己的能力,這件事情已然成為一個進化的本能。

用海泉的話說,自己是激進鼓吹「改變、創新」的人,因為從業時間越長、包袱越多,越危險,自己所處的文創行業也是這樣。「也許你十幾年累積的經驗、知識體系和人脈是成為阻礙自己干這行的最大包袱。但真正能阻礙你的就是自己對自己的認知。」 

海泉又是怎麼突破自己的認知力的呢?他提到其中兩個方法:一,碎片化學習+學習力,二,系統化學習。但無論是碎片化學習和系統化學習,都要對過去形成的慣性要有自己的提防。

碎片化學習?估計我們的碎片化學習都來自於票圈了。沒錯,海泉自己也說,會每天瀏覽朋友圈,發現哪些是值得碎片化學習的內容(海泉說朋友圈好友沒到加滿那麼多,但小探估計,幾千個是少不了的。。當然,海泉朋友圈最多的還是做創業和投資這兩個領域的)。

海泉認為,碎片化學習還要求有學習力,碎片化時間是有限的,比如在路上、車上、馬桶上,5分鐘、10分鐘、20分鐘不等,要快速吸取這些碎片化的內容,而且還能經過自己的梳理,這是不容易的事情,每個人都要有自己一套學習方法論。

除了碎片化學習之外,海泉還強調「系統化學習」,那就是自己尋找機會,以及主動空出來時間干這件事。幾年前,海泉在讀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EMBA,儘管補考、掛科不少,工作原因還缺席了不少課。但是他仍然在堅持上課,笑自己已經成為了學校「最熟悉的面孔」。

海泉前年入學長江商學院,攻讀文創班EMBA。正是希望自己有一整塊的時間坐下來,不管課的內容是否全是精彩和乾貨,有一個大塊的時間,聽一個老師在那裡講課是「飽和吸納」的狀態,這跟碎片化不一樣。他說,自己經常會有兩天或者四天的時間跟同學們在一起分享學習,而且坐在身邊的人往往是都自己的老師。他非常相信,結交新的朋友都是自己的老師。

「投資是一個靠專業、專註和業績說話的行業。不是我在這個行業有明星認知度就可以做的事,當你跨過這個門進入另一個叫投資的行業時,在專業上是從一切歸零開始的。我時刻告誡自己,沒有準備好就不要出發,一旦出發了就不要停下來。」——海泉

寧可錯過,不可過錯

海泉和管理的基金們,都投了哪些項目呢?

最出名的莫過於海泉在天使輪就投的、羽泉演唱會上也用到了的平衡車 Ninebot了 (納恩博平衡車,已獲海泉基金、小米、紅衫等投資)。海泉說,他們應該算是 Ninebot 的第一個天使投資人,投的時候還沒量產,那時的估值是一個億出頭,現在是估值15 億美金,從賬面上看已是 90 倍的回報了。

在平衡車的案例上,海泉分享了好的產品是如何做營銷的。因為好產品還要懂得給自己做市場定位,異軍突起,讓市場看到你。而一個企業的品牌價值,是跟創業者、創業領袖緊密相關的。

當時,羽泉給在娛樂圈、傳媒圈、投資圈的,也包括一些體育圈的朋友,送了100台新車試用,但海泉並不是要求說幫發幾條微博,這在他看來,是很low的做法,而是屬於好朋友之間的分享,真正好用的時候人家自然會感謝,使用這款好的產品,自然會去做自媒體的推廣。

因為這些人都在自己的生態領域和社會上有巨大影響力,就在傳播的同時,這也完成了產品所處的平衡車行業的市場教育,讓更多的消費者通過一個事件聚焦看到了有這樣一款產品,是明星在使用的產品,在沒做所謂傳統市場推廣的情況下,完成消費者教育。

海泉基金在不到 3 年的時間內,約 83%的投資項目已獲得下一輪融資,並有兩家掛牌新三板,一家正處於 IPO 審核階段。

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成功率呢?海泉分享了自己的投資風格,那就是:寧願錯過,不能過錯。

他認為,海泉基金是相對保守,爭取達到零失誤率的精品VC,不求量,求成功率。但是並不代表成為一個真正的保守主義者。如果做早期投資用PE的思路去干,那肯定干不下去,所以他鼓勵投資團隊要多看,遇到真正達到基金認知理念標準的時候,下手要快,所以並不是真的「保守」。

此外,海泉基金在投后管理工作方面比較有特色,基金同事都有這樣的理念:讓我們的資源幫到被投企業和我們共同成長。

比如,當時投 Ninebot,在行業裡面並不是一個龍頭企業,但是在基金的輔助推動下,在中國產業發展促進會成立了智能平衡車產業聯盟,讓被投企業去引導產業的發展,變成一個有號召力、發言權甚至是制定遊戲規則的人,同時也會通過這樣的聯盟去和政府部門溝通,獲得國家政策在這個領域更多的產業支持。

商業槓桿力+品牌力+認知力

多棲的海泉根據自己過去多年的理解,把投資人和創業者崛起的有力支點總結成了三個法寶,那就是:1.商業的槓桿力;2.品牌力;3.認知力。

商業槓桿力就是比拼資源的能力。海泉打比方說,羽泉或者胡海泉有什麼資源?演出資源、影響力的資源,但是,在受眾群體里這個認知能否轉化成跨界的影響力?又比如說,我對傳媒有影響力,或者累積的行業影響力是否能夠跨界使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商業槓桿力,還是要看分析后如何精準使用。

品牌力也很重要,涉及用戶定位和營銷。就是剛剛說的,「有了好產品,還要讓市場看到你」。

比如說有一個誤區就是:創業企業在發展的時候,可能會簡單想請一個代言人。但海泉認為,自媒體時代的精準營銷,沒有把請的明星好好用好,就沒有辦法導流成為自己的消費者,這是沒有用的。尤其還想做投放,如果投放到打開率越來越低的電視台或者傳統網際網路平台,轉化率太低。

海泉坦言,自己也遇到過這種事情。看到融資成功的電商企業投資上億資金冠名一檔綜藝節目,融這麼多錢花在這種打廣告的方式上,它的轉化率有多少呢,全浪費錢。

認知力就是除了前面說的「碎片化學習」+「系統化學習」之外,還有突破自己認知的「創新力」,以及最後一點:相信直覺。海泉認為,要根據過去自己的領域裡獲取的認知和知識,包括每天更新的內容,加以自己獨立的思考方式,結合自己天生的性格、基因,在所處具體行業上去建立自己獨立的所謂知識庫。

海泉說,跨界很忙,但是廢寢忘食也不覺得辛苦,因為音樂和投資都是替作品尋覓知音。投資,尤其是早期投資人最重要的就是投資后的管理和扶持,就類似替音樂作品去尋覓知音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