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我在倫敦地鐵遇上了一個認識的人湯姆·戴維斯(Tom Davies) (題圖)。我最早是在2001年遇到他的。那時我寫了有關他新創建的同名公司的文章。這家公司生產高檔眼鏡架。它太小眾了,簡直不為人知,後來發展壯大了,在中國有了自己的工廠,在倫敦有了門店,在全球1000家眼鏡店銷售。

這家公司甚至把我發展成了其定製服務的客戶(我的頭有點兒大,耳朵不太對稱),還有一些名人客戶,包括赫斯頓·布魯門塔爾(Heston Blumenthal)和艾德·希蘭(Ed Sheeran)。

所以,當2014年我倆在區域線(District Line)拉住吊環站立時,我問他生意怎麼樣?「很好」,他說,「我在考慮把生產線從中國搬到英國。那邊不像以前那麼成本低了,再說『英格蘭製造』(Made in England)將成為一個極好的賣點。」

目前他正在做這件事。上周,我去拜訪了戴維斯,建築工人們正忙著改裝倫敦西部一處廢棄工廠。戴維斯和30名員工不久后將搬進去,未來還要進駐20人。他打算到2017年底讓英國產量佔到30%,在3年內提高至70%。

幾個中國員工團隊將過來培訓英國工人,成為最近幾十年工業歷史的弔詭一幕。對他們來說,這也許看上去像是一個自殺式任務,但戴維斯無意關閉深圳工廠,只是在業務增長時不再擴大該廠。

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國,讓製造業回到發達國家(或稱「迴流」)的呼聲很響亮。戴維斯是否代表了英國的一種新趨勢?

我向倫敦的英中貿易協會(China-Britain Business Council)詢問了有關其他英國公司從中國遷回生產線的情況。值得注意的是,該協會沒有這種動向的記錄。「這是企業在談論的事情,但似乎從未發生,」一名官員表示,「你認識的人也許是一個先驅。」

戴維斯這麼做的最令人吃驚的原因是經濟上的。也許存在回過頭來為自己的決定找理由的因素,但他相信,他可以通過在英國生產來降低價格。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已升高。我與之交談過的許多中國企業不僅在考慮把生產線搬到越南和孟加拉國等成熟的更廉價基地,而是把目光投向其他地區。

「2007年深圳平均(年工資)是2500英鎊,」戴維斯說,「現在是8000英鎊。我的關鍵員工每年賺5.5萬英鎊。現在,我們的停車場上停滿了工人的車。」

經營場所成本的差距也不再令人震驚。在他的深圳工廠,每平方英尺的成本是2英鎊,但如果他續簽租約,成本將升到4英鎊以上。在他的倫敦廠房,每平方英尺的成本是8英鎊,儘管廠房翻新還需要60萬英鎊。

在倫敦生產眼鏡的物流成本將會更低。但是,對成本節省貢獻最大的因素在於行業的技術進步。他介紹說,數控機床曾賣到25萬英鎊,而現在的價格僅為原來的5%——諷刺的是這些機床來自中國廠商。軟體也更便宜,更容易使用。這一切意味著,他需要的員工(無論中國員工還是英國員工)比以往更少。

戴維斯認為,「英格蘭製造」的威望將有助於一家涉足時尚領域的企業。「美國人將喜歡這個標籤,在遠東,這可能也會對我們有利。在中國,顧客喜歡不在國內製造的東西。」

最後,戴維斯告訴我,作為老闆和首席設計師,他已厭倦了旅行。「今年我42歲了,沒完沒了地在倒時差,有點受夠了。」他期望深圳工廠成為一家自主經營的衛星企業。

在國際經濟全景圖中,此舉只是一個像素。然而我納悶的是,如果這成為一種趨勢,那它對中國是好還是壞呢?

我猜,這對中國將是好事。中國的年輕人開始厭倦充當世界工廠。而從我見到的中國消費科技的質量和設計來衡量,他們已準備好成為像日本和韓國那樣的發起人,而非承包商。

升級至中國2.0版(一個自信的發達國家,生產自主產權的、全球追逐的產品)將有新的問題,但最終而言,那將是一個進步的、有利於穩定的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