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為什麼我們如此看重網貸與社會責任?

0 1

原標題:為什麼我們如此看重網貸與社會責任?

為什麼我們如此看重網貸與社會責任?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金沙江創投(ID:GSR-Ventures),36氪經授權發布。

有關校園貸、現金貸及各種「江湖手段」的貸後催收新聞屢見不鮮。網貸的出現,最初是本著服務社會中小企業主、中低收入人群及弱勢群體,讓這些原本並不被銀行所覆蓋的客群,通過網際網路的方式能夠更容易更便利地獲取所需資金,用以業務周轉、生活急需或提升生活品質。

然而,美好的願景在現實中伴隨著巨大的利益誘惑,也會滋生出各種負面與畸形。暴利的驅動、貪婪、社會信用體系不完善、制度監管滯後使一些網貸已逐步演變成變相的高利貸,配之以花式「江湖」催收方法,讓原本只是需要一些臨時用錢的人反而陷入更深的債務泥淖。儘管這些網貸公司賺的盆滿缽滿,遲早會遇上監管紅線。校園貸、P2P監管都是如此。那麼,創業公司究竟提供什麼樣的網貸服務才能持久?

我們的答案是Responsible Lending。

網貸,應該以社會責任為出發點,而非「唯利是圖」。我們喜歡的創業者是「我們的產品解決了多少人的問題改變了多少人的生活」,而不是「我們的產品利潤收入有多可觀」。我們欣賞的做法是「通過我們的技術和努力,讓多少使用者可以更方便快捷地借到更便宜的錢」,而不是「雖然我們的資金成本略高,但我們年化在300%以上,躺著賺錢。」

Responsible Lending說起來容易,其實對創業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戰。它要求創業公司在提供服務時需要考慮社會責任,要從使用者角度出發,為真正需要金融服務的中低端群體提供應急的或滿足其生活需求的、能夠有償付能力、有可持續性發展的貸款業務。因此,企業提供的產品與服務必須要有足夠的吸引力,才能不斷擴大使用者基數,讓老客戶的復貸率高,新客戶的資產質量好。

對於網貸公司而言,目前的競爭態勢已經過了原始的瘋狂放貸擴張期,而開始拼精耕細作的能力。這要求創業公司首先要修鍊好內功,在技術、數據、模型、貸前風控、反欺詐、信審等方面都要做到足夠好,才能在服務終端足夠高效。對於同樣場景的類似業務,當別人的公司可以3分鐘出批貸結果,如果你的產品是1小時,沒有人會有耐心等下去。對於同樣都是差不多的公開數據源,如果別人的風控模型能把違約率降到遠低於行業平均水平,那你就需要思考你的技術是否應該有更高的提升以應對競爭。

除了自身技術外,獲客渠道運營也很重要,高效的運營管理能力能夠降低企業的獲客成本。比如當所有競品線上或線下的獲客成本是300元/人,你能做到50元就很了不起。好的產品與服務自己會說話,使用者會傳播,合作方與渠道商也會幫忙發力。那些重度依賴地推、活動促銷與利息補貼的產品,即便短期內會有不錯的衝量表現,但在較長期的競爭中也還是會因為使用者流失而中氣不足。

當然,做網貸業務也不得不考慮資金成本。除了一些創業公司在出生時就擁有天然的資金成本優勢外,大多數在成立之初都會受限於此。但這並不是不可攻堅的壁壘。只要創業公司的產品與服務夠好,資產質量夠好夠穩定,社會上就會有願意合作的資金方,提供更便宜的資金支持。

為什麼我們如此看重Responsible Lending,因為它是以上所有這些的核心。

它對創業公司在業務層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具備這樣特質的初創公司,會在產品與服務設計時就考慮使用者需求,為使用者提供優質服務的同時盡一切努力擴大使用者規模優化收入成本結構,這樣的公司或許在短期盈利表現上並不亮眼,但卻具備長期發展競爭的動力,它也會逐步受到使用者的認可,以及監管與政策的支持,最終成為市場的領導者。

而那些依靠簡單粗暴方式(高利息、強地推、強催收、重衝量)的公司,短期內雖然會有爆發性業務增長和盈利能力,但也只是擁有有限的時間窗口。除了監管風險外,還會面臨使用者群體的「劣幣驅逐良幣」效應,到後來願意來平台借錢的人,很可能是被別的平台拒絕的,或者多頭借貸、借新還舊,甚至是欺詐。平台會有較高的違約風險。而較差的資產質量,並不會幫助其找到更便宜的資金,所以最後在資金成本這塊也不太會有優勢。

我們在選擇創業公司時的一項核心指標是是否具有「Significant Social Impact」(重大的社會影響力)。我們堅信只有堅持這樣理念的公司才能走的長久,才有可能成為一家偉大的公司,才能在實現社會價值的同時也會實現企業自身的不菲的盈利表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