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在淘寶開始測試無人機送貨之後,京東也被曝出在北京的無人機送貨計劃。雖然京東很快就出面否認,但江蘇宿遷、陝西西安的無人機配送案例早已表明其看中無人機配送的潛力。網購的業界大佬們雖然平日矛盾不斷,在快遞配送業務上,尋求機會幹掉人工快點的想法卻出奇一致。那麼無人機想成為快遞員的夢想,真的不遠了?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最後一英里的甜點

從亞馬遜到沃爾瑪,再到國內京東、淘寶,高昂不下的物流成本成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根據德銀統計,一個鞋盒大小的包裹,如果交給UPS或者聯邦快遞,成本可以高達6美元,即使只有一英里,郵政快遞是成本也需要2美元。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如果機器人、無人機能夠替代現有物流,每英里的成本可以壓縮到0.05美元。特別是運送小型包裹,人工運送往往讓其變得成本高昂。沒有人會為一包泡麵或者一支牙膏而通過網路下單,通常是夾雜在一大堆購物清單中,理由也相當簡單,單品購買的運費不能值回票價。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解決最後一英里物流話題隨著萬惡的資本運作不斷升溫發酵。各路高手的做派堪比天馬行空。比如沃爾瑪申請了一套浮遊倉庫專利,希望能在海拔300米的上空設置一架物流「航空母艦」,與無人機配合下,消費者只管下單,無人機會在數分鐘內啟動,並以最短時間送至家門口。速度讓當日達服務望塵莫及。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而亞馬遜的想法則更為靠譜一些,他們通過無人機與運輸船、貨車搭配,構建一套無人機支撐的物流系統。運送快遞貨車司機不必停車,而是在指定地點派出無人機,將物件送達。

就連什麼事都喜歡摻一腳的谷歌,也曾經通過名為Project Wing項目與墨西哥快餐公司合作,通過看似酷炫的固定翼飛機為買家送去披薩,要知道那是在2014年。時至今日,坦尚尼亞將通過與Zipline合作,配送無人機已經達到100多架,每天飛行2000次以上,用於配送血液和疫苗物資。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隨著無人機造價的日漸低廉,以及尋路演算法不斷升級和案例越來越多,從技術上實現短距離的無人配送似乎近在咫尺。

想當快遞員,先問買家願不願意

不能否認技術設想環境過於理想,買家對無人機的好奇和恐懼無異於無人駕駛。消除人們對新技術的隔閡是工程師們頭疼的問題,無論亞馬遜、沃爾瑪還是初創公司Zipline的量產無人機配送,無人機的工作環境幾乎都在平地上進行。是的,沒有高樓和狹小空間,無人機面臨的障礙只有樹木或者結構簡單的建築。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現實的城市環境中,無人機更需要關心如何避免低空電線,精準的找到集體公寓中買家所處樓層避免投遞錯誤。螺旋槳在飛行過程中產生的虹吸效應在貼牆飛行過程中難以避免,再或者與其他正在投放的無人機相遇,沒有一套有效的避讓規則。也就是說,無論再如何小心,無人機總有機會謎一般的撞牆、炸機,最後變成一對零件。更需要擔心的則是散落的零件該如何回收,又該如何避免砸到過往行人。

正因為如此,谷歌、亞馬遜乃至順豐的無人機配送都設定在人煙稀少且快遞員抵達成本較高的地區。買家很可能需要有個院子,院子周圍沒有障礙物,並提供一個顯眼的停機坪。是的,這是現在你想獲得無人機配送服務的代價,任性程度與梁朝偉去巴黎喂鴿子相當。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航空管制則是無人機配送最大障礙。禁飛區的不斷擴大,無人機配送也必將嚴格遵循複雜的航線,最終配送效率下降也是不爭的事實。

更何況,國內還有中國大媽。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美好的念想

對於最後一英里的無人機配送,電池續航、障礙物識別、貨物投放技術已經趨於成熟。但無人機引發出安全、成本、法規以及接受程度討論,仍將持續很長時間。比起早日投放市場,業界大佬們可能會更關心如何安撫快遞員的心情,以及蹭上事件熱點。畢竟當初忙著墨西哥卷餅和達美樂披薩的谷歌早已沒了後續消息,亞馬遜無人配送的點子和專利絡繹不絕,國內的物流大佬們則零星的做著無人機的測試。大規模無人機配送在近期看來難以實現。大多數時候,更像一場做秀之後的美好夢想罷了。

無人機成為快遞員的夢想還有多遠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