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0 0

原標題: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昨天,Uber 放出一枚重磅消息,董事會決定把新的 CEO 之位,給一個誰都沒想到的人--不是之前傳的通用電氣的前 CEO Jeff Immelt,也不是惠普的CEO Meg Whitman,而是美國在線旅遊公司「Expedia」的CEO Dara Khosrowshahi (絕對的年度黑馬啊!)。

消息一出,震驚四方。Dara Khosrowshahi 究竟是誰?為什麼選他?他會為風雨中的 Uber 帶來什麼?跑得比香港記者還快的小探趕緊一一為你解答。

先簡單了解一下 Dara Khosrowshahi (簡稱 「DK」, 和 Travis Kalanick 的縮寫 「TK」很像 )的背景:1969年 DK 出生於伊朗。1978年,伊朗革命后,他作為難民跟隨父母移民來到美國,在紐約州長大。他畢業於布朗大學,擁有電氣工程學學士學位。

為什麼Uber董事會選擇了他?

1、曾擔任過CFO和CEO,經驗豐富

今年48歲的 DK,是從紐約的投資銀行 Allen & Co.開始他的職業生涯的。這家投資銀行小而低調,員工不到200人,卻服務過包括法拉利、Facebook、Twitter、Paypal、谷歌以及 LinkedIn等大公司在內的 IPO 業務。Allen & Co. 也是京東當年進行 IPO 的聯合承銷商之一。

從 Allen & Co. 離開后,DK 就一直為其前任客戶 Barry Diller 工作。Barry Diller 是一位媒體起家的億萬富翁。DK 曾為 Diller 旗下的公司 IAC 擔任首席財務官。2001年,IAC Travel 收購了 Expedia,2005年8月,DK 被提拔為Expedia的首席執行官。

雖然他不像庫克、劈柴大叔等這些矽谷知名 CEO 般出沒在媒體燈光下,但 DK 在擔任Expedia CEO 的 12 年中取得了驕人的業績:

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首先,從總營收來看,從2005年到現在,Expedia 已成長為一個價值約 230 億美元、全球規模最大的在線旅行社(OTA)。在 DK 的領導下,Expedia 自2012年以來的年度收入翻了一番,達到2016年的近88億美元,該公司2016年的凈收入為2.818億美元。

其次,決策交易也是Expedia成長中的重要部分,DK 帶領下的 Expedia ,通過了 20 多項收購和投資。過去兩年的收購包括 HomeAway(39億美元),Travelocity(2.8億美元)和Orbitz(16億美元),從在線訂票業務,拓寬到度假租賃、汽車租賃等垂直新的業務領域和市場。

就在2015年,DK 與 Expedia 簽訂了長期的就業協議讓他賺到了9,460萬美元,其中近 9100萬美元來自於股票期權,這也使得 DK 成為美國當年最高薪水的CEO。

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除了擔任 Expedia 的CEO 之外,DK 還擔任了《紐約時報》公司和運動特許商品經營公司 Fanatics 的董事會成員。

不得不提一句的是,美國四大體育職業聯盟都與Fanatics合作,而且據知情人士透露,軟銀將對 Fanatics 投資10億美元,後者估值達45億美元。如果軟銀希望低價購入 Uber 的股票,那 DK 是否可能會從中起到幫助?

2、對技術「感冒」的職業經理人

儘管 DK 作為一家旅遊公司的 CEO,但他對「技術會領導世界」這一理念深信不疑。比如上個月,他就告訴《金融時報》,他最近開始痴迷於各種語音搜索,在家使用了好幾款聲音助理,希望用語音預訂整個旅行行程。

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更重要的是,DK 對運輸領域並不陌生,也對自動駕駛技術有興趣。他是美國一個聲稱要做「卡車界的Uber 」的初創企業 Convoy 的投資者。貨主在 APP 發出訂單,卡車司機選擇合適的接單,無疑,Convoy 與 Uber 旗下Uber Freight 基本上是對抗的。(Uber Freight 是 Uber 進入卡車行業的產品)

如果 DK 真的答應擔任Uber 的CEO,那 Uber Freight 會跟 Convoy 成為競爭關係嗎?要知道,Convoy 的知名投資人當中,除了 DK,全球首富比爾蓋茨就在剛過去的今年7月,其旗下的投資公司Cascade Investment 和其他幾位投資者,共向Convoy注入了6200萬美元的資金。而亞馬遜CEO貝索斯也曾向這家公司有過投資。

3、員工評價高、敢說敢做

根據 Glassdoor(美國一家做企業點評與職位搜索的職場社區)的評級,DK 擁有良好的領導者的美譽,有高達94%的員工認可。

DK 也非常敢說敢做,各種叫板川普總統。比如他發表言論,認為川普的移民政策給旅遊業帶來不確定性(這跟他的伊朗難民身份有關);比如最近在美國夏洛特維爾爆發的「白人至上」的暴力活動后,川普並沒有譴責這樣的暴力行為,他就發了一條 Twitter 諷刺川普:我一直在等待我們的總統和他的辦公室能達到人們的期望,然而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敗。

如果DK順利成為下一任 Uber CEO 的話,他會給Uber 帶去什麼?

1. 扮演和平主義者角色

有媒體評論認為,選擇 DK 被認為是董事會的「休戰」選擇。由於被推翻的前 CEO 卡拉尼克和其主要投資者之一 Benchmark 之間的醜陋內戰,Benchmark 又在新任CEO 選擇上支持惠特曼,而卡拉尼克卻支持伊梅爾特,選擇 DK 就被自然而然認為是董事會之間的一個平衡「休戰」的戰略。

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所以彭博社指出,DK 進入Uber 后,或許最重要的新角色就是扮演一個和平主義者。The Information 也認為,DK 的一個大問題是他將如何與卡拉尼克進行互動,以及他是否會幫助解決前CEO與Benchmark 的惡性關係。

事實上,DK 還真是個有經驗的「過來人」。因為他已經習慣了 Expedia 董事會裡的緊張局勢,Expedia 的兩名董事 --Barry Diller 和 John Malone,就曾有過激烈的關係。Malone 控制的一家公司曾起訴了 Diller 。

另一種可能,也是我們認為最大的可能,那就是董事會找來DK,肯定是要解決Uber 當下嚴重的問題的,不然哪個董事會希望高薪養著個 CEO ?

2,解決連續虧損,帶領Uber成長和上市。

要知道,Uber 當下的核心問題是:要麼持續擴張獲得更多的用戶增長,但這意味著也會虧損狀態會持續下去。要麼專註於在已有的市場中來實現盈利。

前CEO 卡拉尼克顯然是處於第一陣營的,而急著讓 Uber 上市的投資人顯然是第二陣營的。

從Uber的營收狀況來看,儘管該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的凈收入為17.5億美元,但Uber上半年依舊虧損13.5億美元,不包括股票報酬費用,與2016年上半年相同。

DK 在五月份曾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我專註於成長。「想必這是Uber 的創始人TK 選擇他的重要原因。

除了專註於成長,我們也要看到Expedia在他的帶領下股價翻了 6 倍,贏利水平也大幅增強。或許增長和盈利並不是一個不能平衡的事情。

姿勢點

Take Away

盈利和增長的平衡一直是創業公司最頭疼的問題。Uber前CEO TK和董事會最大的矛盾也在於此。能夠在競爭越發激烈的情況下保持增長,同時又能控制好運營成本的候選人,才是Uber 最需要的CEO人選。

當然,DK 和前 CEO 卡拉尼克良好的友誼也很重要,畢竟卡拉尼克依然手握大半的投票權。此外,DK 和 TK 還有很多共同話題,比如Uber 和 Expeida 都與谷歌戰鬥過。

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眾所周知,Uber和谷歌正因自動駕駛車技術一事鬧得沸沸揚揚要打官司,案件將在10月開庭。而Expedia長期以來也與谷歌有些糾葛。

今年6月,歐盟委員會對谷歌判了27億美元的高額罰款,成為微軟之後,歐盟規模最大的反壟斷案。而Expedia就是對歐盟委員會投訴谷歌的公司之一。

對 Expedia來說,谷歌的存在一直是個威脅。因為谷歌的演演算法,Expedia失去了大量的搜索可見性和流量,而谷歌自己的旅遊業務,已經增長到了Expedia的兩倍!

而DK曾擔任上市公司CEO的經歷和CFO的經驗則是Uber董事會其他成員看好的。DK過去的經歷,對於Uber未來上市是個巨大的利好。

當然,DK 如果接受了CEO 的任命,他在Uber的第一項任務將是填補一大堆高級管理崗位的空缺,包括首席財務官、首席運營官和總顧問了。

那麼第一個問題來了,DK究竟會不會接手這個「燙手山芋」,帶領Uber 繼續走下去?畢竟,內幕人士指出,Uber 董事會在宣布新任CEO消息的15分鐘之前,DK還沒有被告知他將會獲得這份工作。

3. 彌補卡拉尼克的不足

卡拉尼克領導下的 Uber 出現了各種醜聞,比如今年1月,紐約計程車司機聯合會呼籲包括 Uber 在內的司機停止接送往來肯尼迪機場的工作,以抗議「川普禁令」時,Uber 卻關閉了該機場附近的「動態價格」,被認為是和計程車司機對著干、藉機推廣自己的服務,導致人們發起了「DeleteUber」(刪除Uber)的行動。

猴子請來的救兵,Uber新CEO大起底!

隨後2月,Uber 被前女員工跳出來指控遭到上司性騷擾,從而爆發。一共涉及性騷擾投訴案高達215宗。至於後來的HR 不作為、性別歧視文化問題等等,讓Uber一時間成為科技報道的熱門常客。

從個人風格層面來說,出生於伊朗的 DK ,經常在Twitter上扮演「社會活動家」的角色,雖然他對總統政策直言不諱,但他是一個友善的領導者,即使在競爭激烈的在線旅遊預訂市場,他的領導力和個人形象一直為人稱讚,也算是大大彌補TK這方面的一個不足。

路透社評價DK,因為 Expedia 位於華盛頓州貝爾維尤,所以他算是一名矽谷的外部人士,這與卡拉尼克在 Uber 內部建立起來的「男性文化」(tech bro culture)形成鮮明對比。

另一方面,過去 Expedia 一直是網際網路廣告的大買家,和矽谷網際網路公司巨頭有廣泛的合作關係。這樣能幫助他領導下的 Uber 與其他公司開展廣泛合作。

再者,DK領導的 Expedia 和 Uber 其實有所類似,本質上都是將消費者連接到客戶端的聚合的平台。如果 DK 真的入主Uber,他能否不辜負TK讓Uber持續增長,又不辜負投資人的期待,把Uber順利帶上市?

小探只想默默說一句。。這個CEO到底Uber董事會得出多少錢才讓人願意當啊。。唔。。真的太痛苦了。。所以,你看好Uber新任的CEO嗎?

本文編輯:NiN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