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獨家 | 何小鵬親赴北美招聘 投入7成團隊搞技術研發

0 1
獨家 | 何小鵬親赴北美求職 投入7成團隊搞技術研發

  同樣是2014年成立的新造車團隊,蔚來汽車團隊在北美已經有近400人,但小鵬汽車現在整體才不到400人。所以何小鵬正式加入後,第一件事就是招人,招更多的「牛人」。

  8月29日,何小鵬出任公司董事長,9月他旋即親自帶隊在北美密集開展一系列的求職活動。斯坦福是小鵬汽車北美求職的第一站,9月6日晚雷鋒網·新智駕也在現場親歷了這場求職。後續他們還會前往底特律、密歇根等傳統車廠扎堆的大本營奪食。再過不久,公司的矽谷辦公室也會成立。

  何小鵬稱,未來會將矽谷作為前沿技術的基地,期待它能領導中國的團隊,同時驅動中國團隊在製造和科技中的創新,矽谷團隊「不只是中國公司在美國的研發中心」。

  小鵬汽車總裁夏珩甚至將何小鵬的加入比作公司的一次「新生」。很顯然,這種變化不僅會體現在氣勢上,更影響公司能調用的資源和對人才的吸引力。

  9月5日,雷鋒網·新智駕曾報道小鵬汽車正在進行 A+輪融資,投後估值約 50 億元,而且還將在 2018 年年初啟動 B 輪融資。何小鵬也在矽谷求職會上表示,今年和明年公司會獲得接近20億美元的資金,而且未來會有專門負責融資的同事入伙,爭取做到30-40億美元的融資規模。

  很顯然,隨著何小鵬歸隊,以及量產壓力迫近,屬於小鵬汽車自己的下半場已經開始了。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做好。

獨家 | 何小鵬親赴北美求職 投入7成團隊搞技術研發

  何小鵬在斯坦福的求職演講中說,他們想做的不是單純的電動車,「只做電動車是沒有未來的」。這是因為新興造車公司很難有足夠的能力,與已經形成規模體系的汽車公司競爭。電動汽車只是降低了製造的門檻,讓一些廠商回到了同樣的起跑線。

  公司的規劃是先從製造進入,未來會做好服務,在更遠的未來則要「把時間、空間和數據的壁壘做起來」,最終由製造廠商變成出行運營服務提供商。

  自動駕駛也是小鵬汽車發力的重點。前文提到的矽谷辦公室就會主要就是管控負責自動駕駛的開發,也會有北京、廣州的團隊配合。據雷鋒網·新智駕所知的消息,小鵬汽車已經在進行自動駕駛測試,已經能實現高速、低速自動巡航,自動泊車等輔助駕駛功能。

  在矽谷的求職介紹中,何小鵬的面試重點是自動駕駛與智能網聯。何小鵬告訴雷鋒網·新智駕,公司也在邀請這個領域的大佬加入,沒有合適的人則會自己負責。

  在實現路徑上,國內外有諸多科技巨頭與創業公司在開發自動駕駛解決方案,且多數直奔L4級別的高級自動駕駛。不過何小鵬表示,小鵬汽車在乘用車領域會走L3路線,通過迭代逐步實現自動駕駛,但未來也會在有限場景實現L4級別的自動駕駛。

  談到其它造車同行,何小鵬認為是「用不同的方式切入到同樣宏大的戰略中」,而且未來的汽車製造廠商會出現像手機廠商一樣的變革。

  以下是由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整理,何小鵬、夏珩等在矽谷斯坦福求職當天的演講以及問答部分內容(雷鋒網作了不影響原意的刪減):

  2004年我創立了UCWeb,做了13年。2009年到2014年是第一個大階段,從十幾人做到3000人。iPhone出來的時候,我去問諾基亞的股東,沒人想到會有這種衝擊。這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也是為什麼我想重新來做新的出行,新的汽車。

  選汽車有兩方面原因:一是讀大學時,經常會覺得老傢伙把機會都佔了,但越往後越,機會越多,科技在前進,中國有巨大的變化,新的機會。還有中美在融合,美國加中國的技術,中國的資本、市場加運營能力,這裡有很多機會。感性上,中國需要有公司挑戰困難的事。還有哪些行業會有很大影響力?我覺得製造加出行一定有。中國在汽車上,到底有沒有能力做出高品質的車?

  小鵬未來要做成什麼樣?小鵬汽車的未來一定要從製造進入,要把服務做好,把自己的時間、空間和數據的壁壘做起來。現在如果做純電動車,它比汽油車更貴。電動車有里程焦慮,使用不方便。只做電動車是沒有未來的。

  我們要抓住新的變化,電動車只是降低了製造的門檻,讓一些公司回到同樣的起跑線。智能駕駛能力在哪裡?網際網路優勢如何結合?中國的本地運營如何做好?未來如何在中國滿足使用者的需求,提供新的出行服務,打造不同的出行工具?今天的製造廠商,未來10多年會出現像手機製造廠商一樣的變革。

  小鵬汽車,未來不是造電動SUV,而是造年輕的符合中國一二線城市心態的網際網路電動車。會把L3的自動駕駛放進去,會設計不同的交通工具,把汽車從私有資產變到公有資產,然後具備L4的自動駕駛能力,在有限場景下能夠使用。

  Q&A

  問:相比其他造車公司,小鵬汽車的競爭力在哪裡?

  夏珩:(第一款車)今年下半年小批量上市,明年會更大規模地量產。

  一是續航一定最有競爭力;二是智能化,包括自動駕駛,會一步步從單一場景、從低車速、到高車速,不斷不迭代;三是網聯功能,比如語音、導航、音樂, 以及與大數據的結合;四是外觀。做年輕人用得起的車,性價比關鍵。

  我們會大規模建超充,普充也會有合作方案。

  問:小鵬在自動駕駛上的計劃?

  何小鵬:我們的計劃是明年底整個團隊可能會到1500人。自動駕駛一塊,沒有合適的人我會負責,但這個領域有很多大佬,我們也在邀請。

  自動駕駛是戰役上巨大的投入,小鵬在技術上的投入應該是七成。自動駕駛開發主要會設在矽谷,北京廣州配合,由矽谷管控和負責。中美技術結合,落地到中國市場,再全球化。

  特斯拉過早進行了全球化,讓它不得不處理各地的安全法規、政策問題、個性化問題。

  問:和蔚來汽車如何比較?

  何小鵬: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切入到同樣宏大的戰略中,道類似術不同,蔚來(的車型定位)更貴。中國的網際網路經濟需要規模化。我們更網際網路化,團隊中有更多網際網路人,網際網路的思維與服務會有很大不同。

  問:如何看待換電的解決方案?

  何小鵬:換電有類似的案例出現,但都沒去大規模應用,這與技術相關,也與模式相關。一個例子是,換電需要的機械臂非常強力,把1噸的底盤抽走然後換上,每天重複上百上千次,今天的機械臂非常困難。換電站的安全考驗也很大。我們會繼續觀察,只是個人不太認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