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0 1

原標題: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李根 假裝發自 深圳

大疆創新DJI入局無人車這件事,已經越來越掩藏不住了。

2015年,大疆成功挖角特斯拉自動駕駛負責人,亦有業內人士透露大疆已經開始測試車載設備。從那時起,關於大疆進入加入自動駕駛領域、正在開發無人車的消息就不斷的出現。

然而大疆始終對此事秘而不宣。關於大疆無人車究竟進展如何?採取什麼樣的方案?一直始終是個迷。

然而,量子位還是獲知了更多新進展。我們的一位小夥伴(也是一位資深業內人士),近日在深圳蛇口發現了大疆的一處「秘密基地」:大疆無人車正在這裡進行測試。

放圖。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這輛正在測試中的大疆無人車,主體是一輛福特銳界SUV。這與之前傳聞的接近一致:大疆在利用前些年機器視覺方面的積累,將於OEM廠商展開合作,入局自動駕駛。

大疆和福特此前也有過合作。

整個測試似乎還處於較為早期的階段,僅從外部觀察,這輛大疆無人車只有攝像頭,並沒有看到激光雷達的身影,另外也沒有明顯的看到雷達等其他感測器。看起來像是一個類似AIMotive的自動駕駛方案。

AIMotive是一家英偉達投資的無人車公司,致力於研發僅僅依靠攝像頭的低成本自動駕駛技術,目前已經獲得加州路測許可。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AIMotive的測試車

更多無人車玩家,可以參考量子位之前的報道(傳送門12)。

不過,大疆創新在自動駕駛賽道上的夢想可能還要更大。不止於合作的車廠方面,無論是這次被拍到的福特,還是更早之前傳聞中的廣汽,這都不是大疆自動駕駛的全部。

量子位最新獲知的消息是:大疆創新在自動駕駛方面的野心,絕不止於「視覺方案提供商」或「方案提供商」,大疆創新的雄心壯志是「All In」,整條賽道,從方案到產品,為達目的不惜自己造車。

也就是說,大疆創新希望在車領域複製無人機領域的路線。而且也有一家車領域的公司在大疆內部被頻繁提起,中國人民也非常熟悉——特斯拉。

特斯拉大牛得而復失

關於大疆和特斯拉,更早之前就有「瓜葛」。

2015年8月,大疆把特斯拉Autopilot以及高級輔助駕駛工程總監戴倫·里卡多(Darren liccardo),挖角至自己的矽谷研發中心,並擔任大疆創新全球工程副總裁。

很多人將此舉看做大疆在自動駕駛方面會有重要進展的標誌性事件,但少為人知的是,這位戴倫·里卡多在加盟不到一年,便選擇了離開——雖然LinkedIn依然顯示供職大疆,但據大疆內部人士透露,雙方磨合不到一年,便選擇了分手。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戴倫·里卡多離開的原因,據稱不是池水太淺,而是感覺大疆夢想太大,而且現在為夢想買單的能力看起來也不匹配。

從現在可以獲知的人才構成情況來看,大疆確實在夢想和現實之間還有距離,之前在完整人才團隊構建起之前,特斯拉式的路徑聽起來太過浮誇。

當前在大疆內部領導無人車業務的負責人叫趙叢,同時也是大疆在機器視覺方面的負責人,於是無人車業務人員構成以機器視覺方面為主。

趙叢並不是一個大眾熟知的名字,但在機器視覺領域屬於「師出名門」,與商湯系一樣,趙叢在港中文師從湯曉鷗,畢業後到了大疆,目前負責機器視覺、模式識別、深度學習,自主導航方面的技術業務,領導整個機器視覺相關的團隊。

有人告訴量子位,這個團隊目前算不上規模宏大,因為人員招募上一直進展有限,特別是汽車工程相關的人才,原因竟是大疆給出的薪水夠不上競爭力。

一方面是現在自動駕駛產業鏈上的人才水漲船高,確實高過之前的正常線;另一方面也與大疆的風格有關,一直以來大疆都是一家很「節省」的公司,無人機全球壟斷地位的風光之下,大疆認為給出市場正常水平的薪資就能吸引人才加入,但當前市場行情下,汽車工程方面的工程師,顯然不會這樣認為。

這也是大疆目前無人車方面最核心的矛盾,野心不小,人才缺乏。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大疆創新創始人汪滔,圖片來自《中國企業家》核心競爭力

但大疆的人才薪資號召力策略,顯然也有自己的原因。

首先是大疆在機器視覺方面的能力。雖然無人機和無人車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及,但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卻非常相似,而且大疆在機器視覺、感測器融合演算法等方面,已經通過消費級無人機展現出了實力。

另外,大疆也有機器人方面的號召力。Robomaster已經在大疆支持和主辦下舉辦了三屆,效果和影響力也日益增強。雖然傳播層面最核心的定位是「社會價值」,但通過Robomaster,大疆也網羅或瞄準了不少國內頂級機器人方面的人才。

最後,大疆進軍無人駕駛,涉足造車,也是政策支持的。大疆目前是深圳乃至廣東最「有頭有臉」的高科技項目,沒有比一個從0到1並完成全球第一的創新項目,更能展現地區創新能力、政策環境和發展前途了。

而且廣東省內以廣汽為核心的車廠,也處在「轉型升級」的十字路口,大批珠三角製造商也希望藉助人工智慧完成產業升級。大疆要造車,並非完全要從無到有。

之前,量子位也報道過,現在造車新勢力正在進入GDP加持階段。與大疆相距不遠的造車項目——小鵬汽車,就取得了廣東省省委的支持,當時小鵬落地肇慶,直接批複人是省委書記胡春華,肇慶當地還宣布投資100億元。

錢!錢!錢!

錢是大疆現在搞無人車的挑戰,也是大疆無人車進展有限的原因。

除了上述講到大疆在人才買單方面的「困境」,自主造車也與無人機不在一個量級,而且遠非大疆現今資金規模所能承擔。

眾所周知的是,大疆在全球消費級無人機市場佔據絕對壟斷,並依此構建起一家百億美元的公司,但營收曲線並不能一直完美下去,有兩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毛利,雖然消費級無人機全球第一,但據大疆內部人士透露,毛利並未超過10%,研發投入卻高得嚇人;

另一方面是銷量天花板顯而易見。無人機算得上新物種,但並不是手機一樣的剛需,也夠不上高頻,加上越來越嚴苛的監管政策和環境,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天花板問題越來越凸顯。

企業級無人機方面,雖然毛利比消費級更高一些,但銷量提升卻無法相提並論,不少規模不大的影像創作團隊,還越來越多傾向於「租」。

其實在大疆內部,「售」還是「租」的討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但現在慣性所致,仍舊在一代代新品中採取「售」優先於「租」的思路。

不要以為「售」和「租」只是銷售相關的問題,如果從「租」出發,產品研發、質量、功能和售價模式,可能都需要從根本上做出改變,這是大疆內部該問題懸而未決的重要因素。

雖然不得而知的是,大疆是否因為無人機面臨的非產品挑戰而進軍自動駕駛?但可以肯定的是,無人車絕對比無人機擁有更廣闊的前景和錢景。

之前不少報告說,無人車將是一個萬億級的市場,而且也不會是一個零和局面,所以大疆能分羹一杯的概率,算不上小。

從曝光的路測車資訊來看,除去「造車」,大疆未來在自動駕駛方面的方案,很可能不採用激光雷達。

當然,相機、感測器融合等為核心的機器視覺方向的路子,也算得上是大疆的優勢。更早之前,大疆還「高調」贊助了CVPR,當時未發論文也不去刷榜,大疆的目的很明確:挖人!挖人!還是挖人!

獨家 | 大疆無人車首次曝光,以及從特斯拉挖來的高管離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