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環保部回應舍弗勒斷供危機汽車供應鏈污染敲響警鐘

0 1

環保部回應舍弗勒斷供危機汽車供應鏈污染敲響警鐘

  原標題:環保部回應舍弗勒斷供危機汽車供應鏈污染敲響警鐘

  文/高飛昌 劉曉林

  「環保不是請客吃飯,總要付出代價,面對企業『求救』也不可輕易讓步,這正是『鐵腕治污』的應有之義。」9月19日,國家環境保護部宣傳教育司官方微博「環保部發佈」轉發了一篇關於「舍弗勒求助函」事件的評論時,在轉發語中,「環保部發佈」寫上了這句話。

  9月18日,一封署名為「舍弗勒集團大中華區CEO張藝林」的「緊急求助函」驚動了整個汽車界。這份函件用「十萬火急」的求助——該公司目前唯一的滾針原材料供應商「上海界龍金屬拉絲廠」由於環保方面的原因,被當地有關部自2017年9月10日起實施「斷電停產、拆除相關設備」,從而使其總成產品面臨斷貨風險。

  舍弗勒稱,由於自身供貨存在獨家性和不可替代性,若停產可能會造成中國300多萬輛汽車的減產,將造成約3000億人民幣的產值損失。經濟觀察報記者在多方了解之後,發現事情真相併非如此。作為被該函件重點強調會受到影響的車企,上汽通用方面第一時間回應經濟觀察報稱:「此事屬實,但上汽通用汽車凱迪拉克及別克車型所需的配件都有充分的生產準備計劃,不會受到此事影響。」長安汽車公關部的相關人士也向記者表示:「有預案,不會受影響。」

  而針對舍弗勒提出的,因為更換滾針供應商切換需要一定的產品測試期,所以希望相關部門能寬裕出3個月的切換時間。上海市浦東新區環保局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回應,界龍公司因無環評審批手續,在去年12月份中央環保督查期間,被列為環保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淘汰關閉類」。「在長達九個月內,界龍金屬拉絲有限公司完全有充分的時間與舍弗勒進行協調溝通和生產調整。」浦東新區環保局稱。

  而經濟觀察報記者通過查閱相關資料得知,界龍金屬拉絲有限公司在環保方面屢受懲罰。從2009年開始,這家公司就不斷受到當地環保部門處罰。而且,舍弗勒停產的影響,也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嚴重。上汽相關變速器工廠的負責人認為:「滾針是標準件,界龍的產品並不擁有不可替代的技術先進性。」但該人士也表示:「關鍵問題在於每個零部件都需要按照上汽的質量標準體系,經過耐久試驗等相關程序,所以替代者並不是很快就能夠找到。」

  該人士透露,整車廠一般能夠保持1.5-2個月的整車庫存,目前是沒有受到影響的。「任何一家大型車企的關鍵零部件供應商都不可能鎖死一家,不可能沒有備用配套商。」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國內車企內部人士表示。事實上,在9月18日,經媒體大量報導該事件之後,當天夜裡,舍弗勒就緊急發佈一道聲明稱,「已調動全球資源妥善處理供應鏈事宜,目前對主機廠整車生產影響可控」。

  那為何舍弗勒要發出這樣一個求助函呢?在一家整車企業管理人士看來,舍弗勒的本意可能是希望藉此對上海浦東新區環保部門施壓。「舍弗勒低估了此次環保整治的決心,在長時間內沒有更換合格的供應商,突然斷貨則面臨著向車企賠付損失,他可能是想要逃避這個。」一位業內觀察人士指出。

  而浦東區環保局在上述回應中也犀利地指出,舍弗勒作為德資企業在選擇供應商時,應考慮其合法性,是否遵守中國的環保法規。而由舍弗勒斷供危機,也讓外界關注汽車供應鏈上的污染。汽車生產過程複雜,其中的汽車用鋼、汽車玻璃、輪胎橡膠、蓄電池生產等多個環節都會產生大量污染物,造成水污染、固廢污染,尤其是大氣污染。

  以豐田汽車為例,儘管其在強調產品的的環保性能,但也無法避免供應商的污染之舉。江蘇民間環保機構在2016年曾針對豐田汽車在華供應鏈展開污染調研,發現隸屬於豐田集團的多家零部件生產商存在環境違規,而輪轂供應商未按要求處理和存儲固廢和危廢。其中,六豐機械因廢氣排放被當地環保局處罰。

  除了本地企業,一些外資企業在中國也經常觸犯環保紅線。近年來,這些案例並不少見,比如日資企業四維爾丸井(廣州)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因水污染物超標曾被處罰。而舍弗勒是總部在德國的全球知名的汽車行業一級供應商,如此一家大型國際企業卻長期啟用在環保方面具有污點的供應商,且沒有開發備選供應商,這無疑觸犯了行業大忌。

  當環保風暴刮進汽車業,舍弗勒的「斷貨危機」成為其中一個縮影,而此次事件無疑對於中國整個汽車產業都再一次敲響了警鐘。而隨著中國電動車行業消費規模的擴大,汽車製造產業鏈上的環保壓力將更加重。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