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獵雲網(微信號:ilieyun)】8月31日報道 (文/俞聖傑)

8月29日,知乎大V「惡魔奶爸」在微信發了一條朋友圈。幾經轉發後,今日頭條挖知乎牆腳的消息鬧得路人皆知,各公眾號都紛紛跑出來蹭了一波流量,知乎、今日頭條旗下的悟空問答也不得已給出了官方回應。

在這次風波中,拖到今天才出稿蹭熱點的我可能是個另類。事實上,我知道這件事後就立馬守著知乎上的相關問題。剛開始只有零星幾個回答,調侃居多,對我沒有任何參考幫助。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知乎的深度使用者都明白知乎答題的一個套路:第一波答案大多基於情緒化輸出,浮於表面而沒有深層次思考;第二波答案開始按照知乎慣例「實名反對」來給出不同觀點;第三波答案則較為完美,會結合各方觀點給出一系列深層次的探討。(這也是某種寫作謀求高贊的套路之一)

正是基於這種判斷,當今天我發現知乎的相關問題下,答案傾向一變再變,現在已有了不同觀點的高贊答案時,我才與各位討論這件事情。只有經過一整天的沉澱,我們才能得到知乎使用者對此事件,相對較為真實的想法。畢竟咱不能只瞅著知乎的官方聲明場面話。

「挖角」能打擊知乎嗎?能幫助悟空問答嗎?

「挖人」對於各行業來說都是屢見不鮮的一件事。開個飯館都知道挖別人廚師,更何況爭奪流量的各內容平台?先行者打造了一個良好的平台,積累了一批優質使用者。後來者若想居上,一定會撬走你辛苦培養的資源使用者,即所謂的大V。在一邊打造自己平台的同時,一邊招徠對手的資源使用者,既蹭了對方流量,又能幫助自身打造社區氛圍,一箭雙鵰,何樂而不為?

事實上,這並不是知乎第一次遇到競爭對手的挑戰,在近日的這場「挖角」風波中,知乎的回應底氣十足,儼然忘記了去年應對分答的緊張模樣。

去年分答紅火一時,直接請來知乎大V,開設了「這些年你關注的知乎大V們」專題,直接點名道姓蹭起了知乎的流量,知乎見狀立馬跟進推出值乎,打造live,唯恐自家大V被人用錢勾了去。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儘管這次知乎似乎波瀾不驚,端坐釣魚台,但人們還是心有疑慮:今日頭條的小動作對知乎有影響嗎?

內容生產者與內容平台的關係

有些知乎使用者認為:這些「出走」的知乎大V之所以能被今日頭條看中,很大程度是因為其知乎大V的身份。換句話說,除了部分在自己行業有所建樹,在各平台都玩得順風順水的大V外,其他所謂大V脫離了知乎這個平台,比如來到悟空問答後,自己在知乎積攢的人氣將很快消失殆盡。

從這個角度來看,知乎似乎有恃無恐。更何況知乎大V成堆,在社區內部風波中還主動封禁了一大批大V,對於社區來說,除了少了幾個眼熟的ID外,知乎使用者該爆照爆照,該抖機靈抖機靈,知乎生活一切如舊。

知乎:走了張屠夫,就不吃豬肉了?這不行。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這種觀點有道理嗎?有道理。

眾人都說知乎靠內容起家,靠知乎使用者們用心輸出的各種高質量答案在中文社區雄霸一方。但是我們往往忽視了知乎里「問題」本身的作用。知乎的問題相當於一個個送到你嘴邊的細分市場

只要一個問題有人源源不斷關注,你寫的答案就源源不斷有人點贊,進而持續為你帶來流量與曝光度。換句話說,作為內容生產者,你能直接面對匯聚而來的文章受眾進行內容創作,你不需要考慮文字曝光度,也不用擔心曝光度與關注者的轉化率。這對於企圖以內容創作為生,對自媒體心動不已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分分鐘寫出爆款文章,成就大V的法寶。

由此看來,若出走的都是這種只有依託知乎問題的聚光燈效應才能贏得關注的「大V」,知乎自然不用擔心,因為這群人沒有單純依靠自身創作內容站在聚光燈下的能力。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但問題是,大V競相出走,知乎真的有底氣「捧」出新一批同等水平的大V來嗎?知乎大V對知乎是有大貢獻的,貢獻有多大?最起碼值今日頭條「挖人」的價碼。當然,知乎沒有付出一分錢。

知乎大V在某些程度上,的確起到了意見領袖的作用。他們是掌控資訊的人,但是他們卻願意免費給其他使用者提供資訊,然後知乎再靠這些寶貴的資訊去吸引更多的使用者。知乎有個說法,說自13年開放社區後,知乎整體使用者質量隨著使用者數量的增加而下降。這不難理解,一個社區的關注者越多,其使用者平均質量就越接近國人平均水平。咱不能昧著良心說國人素質已經大幅提升,我們畢竟是發展中國家,網民的主力軍只有初中以下文憑。

那麼在社區使用者質量不斷下降的情況下,知乎官方仍在聲明中表示:「無論從站內氛圍還是後台數據來看,該事件並沒有對我們產生影響,優質內容生產者依舊在持續生產和分享優質內容。」是誰給你們的勇氣說這話呢?

我今天就小小地得罪知乎官方一下。

流量型平台與乾貨型平台的關係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雖然本質上今日頭條和知乎都是內容平台,但我還是認為兩者在品牌光譜上有著極大的不同。我更願意稱今日頭條為流量型平台,稱知乎為乾貨型平台。

今日頭條的核心競爭力從來都不是區區幾個高質量內容生產者,頭條做的一直都是流量生意。既然做流量生意,胃口就不可能小。所以今日頭條就勢必會立足於普羅大眾,內容優不優質無所謂,我先拿海量的資訊淹沒你。為什麼大家不待見今日頭條,覺得丫的就一野蠻人?這就是原因。今日頭條大眾化,所以俗氣;知乎小眾化,所以逼格高。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我叫李偉,28歲,是一個被女友及老闆用「今日頭條」控制的屌絲》,調侃過今日頭條的演算法。雖然我恐懼用演算法偽造資訊環境的可能性,但不得不承認基於演算法的內容平台將徹底打爛內容社區的傳統玩法,而今日頭條就是門口的野蠻人。

而知乎呢?恐怕依舊會是一個特色鮮明的獨立內容平台,滾滾長江浪淘沙,留下一大堆優質的資源使用者。而後知乎仍以使用者輸出的內容為依託,我自巋然不動。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知乎能有效挽留並培養優質使用者,保持一貫的良好社區氛圍。雖然就目前看來,知乎變「逼乎」,「與世界分享你的知識、經驗與見解」變成「與世界分享你剛編的故事」,無不表明知乎運營出現了紕漏。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今日頭條招納知乎大V不難理解,君不見快手也在努力洗脫身上低俗的標籤。而頭條,或稱其為內容平台的「快手」,自然也需要優質的原創內容。但悟空問答恐怕走的還是流量生意的路子。

大家商業模式不同,所選擇的遊戲方式自然也不同。因此有些人認為,若知乎繼續作死,知乎使用者集體出走的話,在旁邊虛位以待的某個平台可能會撿個大便宜。但這個平台會是今日頭條嗎?不見得。生態不同怎麼相愛,有生殖隔離的。

悶聲發大財的吃瓜群眾

你方唱罷我登場,知乎有值乎有live,最近還有個「想法」;微博老大哥堅持「渣浪」一百年不動搖;今日頭條有錢任性隨意挖人……看來看去還是微信最雞賊。

知乎有私信吧,聊嗨了咱加個微信?

微博也有私信吧,互關了咱加個微信?

陌陌還有小窗吧,褲子都脫了咱加個微信?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知識經濟與未來資訊獲取渠道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此次「挖角」風波帶給我們的真正思索,恐怕在於知乎本身的變現能力以及關於知識付費的思索。

知乎從一起家就帶著知識分子的傲氣,但是在商言商,一個商業化的社區再怎麼有情懷,也必須得考慮變現的事,畢竟情懷不能當飯吃,咱也不是海峽對面的台灣小清新,能用愛發電。

所以在聲明中,知乎也不得不表示:

知乎一直努力為知識生產者提供渠道,讓大家獲得知識分享帶來的收益。我們的努力也已經取得明顯效果:知乎的知識付費產品知乎Live 講者超過2000 人,講者平均時薪過萬。

但你我皆知,若知乎真的在變現一事上處理得妥當,知乎使用者也不會對知乎頗有微詞。畢竟在知乎,使用者靠文字掙錢,本無可厚非,卻被人追著罵是營銷號;直接寫軟文,官方甚至還會封你號(當然,封號後,知乎還要繼續吃你文章的流量);文章結尾貼二維碼導流公眾號,知乎更是扭扭捏捏不予顯示,生怕流量被偷走。

現在還不是共產主義的時候,在很長的階段內,知識將永遠不會免費。關於知識付費的爭論將永遠持續下去——直到我們找到一套成熟的知識變現模式。但對於知乎來說,恐怕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慢慢保護使用者內容的權益了。又想有逼格,又想賺錢,無非就是怎麼站著掙錢的問題。

我其實對知乎,對頭條的紛爭並不感興趣,真正讓我唏噓的是我們恐怕會失去獲取資訊的渠道。

生殖隔離的今日頭條與知乎:生態不同,怎能相愛?

我們曾相信記者筆力千鈞,鐵肩擔道義,結果記者成了「妓者」。

而我們現在正期望新媒體從業者有原則有底線還不媚俗,但我們能如願嗎?

就怕資本喜歡的永遠都是咪蒙之流會作妖的新媒體。作,不一定會死。但不作,一定沒錢。

拿主席的一句話結尾:我勸同志們多讀點書,免得受知識分子的騙。

本文來自獵雲網,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357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