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溯寧的緊迫感:物聯網和AI的「萬物+」時代能再出現BAT級企業?

從技術歷史的演進脈落,從技術與商業模式的辯證關係來看今天這個科技變革時代,必然會有全然不同的視角,這也正是網際網路老兵田溯寧給行業帶來的新啟發。

給奶牛的乳頭周圍裝上智能感測器,在奶牛產奶之前,就知道這次產的奶是高質量的還是低質量的。有了這個數據,工人在處理時就不會把它們混在一起。給每雙鞋安裝感測器,後台收集了這些數據,鞋的製造商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如一鞋一生產、一鞋一定價,一人一服務,製造商就可能變成了類似現在的網際網路運營商。

8月30日,有著「中國Internet建築師」之稱的寬頻資本董事長田溯寧,在一場小範圍關於IT和網際網路產業未來發展的媒體分享會上,向與會人士描繪的新變革應用場景。

田溯寧首次用「萬物+」這個概念來整體描述未來:「萬物+」是以萬物有晶元、萬物有感測器、萬物有數據、萬物有智慧、萬物皆在線為基礎,人、數據和設備之間自由溝通,產品、流程、服務各環節緊密相連的全球化網路。

「無物不連接、無處不計算」正成為新的常態,田溯寧不僅定義了「萬物+」,他更對未來有著更多的思考和責任感。

今天很多企業已經將人工智慧做為未來發展重點,這當然是好事,但僅重視人工智慧並不夠,整個產業界對於物聯網的重視程度並沒有達到應有的高度。田溯寧認為,物聯網是神經系統,人工智慧要逐漸形成大腦,這兩者共同構成了未來的「萬物+」時代,應該得到同樣的重視。

更重要的是,與遠一點的AI相比,離應用更近的物聯網卻是更能給中國產業界帶來變革和發展的新機遇。

「一個行業的變化,非常重要的是能不能發展一個新的商業模式出來。比如IT網際網路公司的商業模式變成了包月式、流量式,把150年來最牛的運營商的商業模式都改變了。」透過技術歷史的眼光來看整個產業,田溯寧的感覺與所有人都不同。

是的,把握了計算機技術的時間點,出現了英特爾、微軟,把握網際網路的發展腳步,美國出現了谷歌、亞馬遜,這些美國企業在引領全球技術發展,而今天的物聯網時代,這是一個重要的「中國時刻」。

在未來的「萬物+」時代,中國企業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整個科技產業鏈在中國,所有半導體、組裝、套裝都在深圳、東莞,不久之後中國也會成為全球最大的NB-IoT網路,110萬的基站,軟體升級也能做到,」如田溯寧所說,中國有這麼多的產能,製造業又都在中國,中國企業的創新氛圍也很好,資本投入也越來越多,這是「萬物+」時代的重要時刻。

未來「萬物+」時代,會有更多的技術原創出自中國,這其實已經無須多言,但隨著物聯網新技術的發展以及中國產業環境的優勢,這讓中國有可能在新一輪技術變革中創造出全新的商業模式。

今天來看,中國產業環境更偏重相對遙遠的人工智慧,AI已經成為某種標籤,相反,對於物聯網的重視度卻不夠,這才是田溯寧此刻發聲的根本原因。

已經很久沒有進入公眾視野的田溯寧,此刻以一個網際網路老兵的視角,從技術演進脈落透視產業,並提出了未來的「萬物+」這一有創意的定位,這一切的背後其實都源於他的責任感和緊迫感。

「萬物+」時代能不能出現BAT級企業?田溯寧沒有給出明確答案,他更希望的是,中國產業界能夠在重視人工智慧的同時,同樣在物聯網領域多做投入。如果重視不夠,也將會錯失物聯網這一產業變革機會,也將會錯失中國出現微軟、亞馬遜的可能。

田溯寧對未來「萬物+」的思考,對中國產業機遇的提醒,這更值得全行業思考

田溯寧認為,與「網際網路+」相比,「萬物+」在互聯、賦能、協同、創新上有著質的飛躍。

「萬物+」時代,廣域網和短距離通信等技術的大規模應用,推動更多的感測器設備接入網路,這推進了萬物互聯。根據思科公司數據,在全球1.5萬億個事物中,目前僅有1%的事物聯網,在不久的將來,一切事物都將成為萬物互聯的一部分,預計2020年,全球將有超過500億的物互聯。

在「萬物+」環境下,無處不在的感知、通信和嵌入式系統,使物體成為活物,促成萬物賦能。不僅賦予了物體以感覺,還賦予其採集、計算、思考、協作和自組織、自優化、自決策能力,產品、機器、資源、人有機聯繫,進而形成高度靈活、人性化、數字化的生產與服務模式。

「萬物+」打破垂直行業的「信息孤島」,將生產者、消費者、經銷者、管理者和調度者以及各種設備和服務都連接起來,帶動萬物協同。促進大規模開環應用的發展,形成新的業態,實現服務的增值化。同時利用平台對數據的匯聚,挖掘萬事萬物的數據價值,衍生出新的應用類型和應用模式。

在物理技術、數字技術和生物技術融合的新環境下,我們今天看到的新材料、納米技術、生物技術、可植入技術、數字化身份、物聯網、3D列印、無人駕駛、AR/VR、人工智慧、機器人、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都將集成到新的物質載體,並以此為基礎建立廣泛意義上的智能、聯接和協作,讓萬物創新成為可能。

「在移動網際網路來之前,大家沒有想到有這麼多的創新,今天的共享經濟、滴滴打車,沒有移動網際網路是很難的。」 田溯寧說,「萬物互聯會帶來更大的想象力,如果物都能聯了,萬物要協同,萬物要創新,想一想都很有意思。」

以下是田溯寧關於「萬物+」的系統思考和詮釋,感興趣的讀者可以繼續深入閱讀。

==========================================

田溯寧的緊迫感:物聯網和AI的「萬物+」時代能再出現BAT級企業?

■ 進入萬物互聯的「萬物+」時代

  當前,以物為載體的各種智能化設備聯網及應用正在迅速興起,藉助物理聯網打通產品用戶、流程及供應鏈大數據,推動智能生產變革,藉助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提升人類自身能力的邊界,成為創新的主戰場,「無物不連接、無處不計算」正成為新的常態,我們稱之為——「萬物+」。

  

  「萬物+」是以智能互聯的萬物為基礎,人、數據和設備之間自由溝通,產品、流程、服務各環節緊密相連的全球化網路。「萬物+」基於物理世界向數字世界延伸與融合,是立足實體的內生性變革。它以物為載體,以數字技術為手段,重新定義「物」的內涵和價值,重構物的生產服務模式,實現新的實體經濟的回歸和再造。「萬物+」不局限於物聯網,而是集物理、計算、通信、智能等技術之大成基礎上,人、機、物的深度融合,模式和流程的深度變革。

■ 「萬物+」時代的新特徵

  一是萬物互聯。「萬物+」時代,廣域網和短距離通信等技術的大規模應用,推動更多的感測器設備接入網路,世界範圍內的物理連接能力將實現空前增長。根據思科公司數據,在全球1.5萬億個事物中,目前僅有1%的事物聯網,在不久的將來,一切事物都將成為萬物互聯的一部分。2000年全球聯網事物僅有2億個,2013年為100億個,預計2020年將增長到500億個。萬物互聯有三種類型:機器與機器通信、人與機器通信、人與人通信。

  

  二是萬物賦能。傳統架構下的物體是沒有感覺、沒有靈魂的死物,而在「萬物+」環境下,無處不在的感知、通信和嵌入式系統,使物體成為活物,不僅賦予了物體以感覺,還賦予其採集、計算、思考、協作和自組織、自優化、自決策能力,產品、機器、資源、人有機聯繫,進而形成高度靈活、人性化、數字化的生產與服務模式。

  

  三是萬物協同。「萬物+」打破垂直行業的「信息孤島」,將生產者、消費者、經銷者、管理者和調度者以及各種設備和服務都連接起來,促進大規模開環應用的發展,形成新的業態,實現服務的增值化。同時利用平台對數據的匯聚,挖掘萬事萬物的數據價值,衍生出新的應用類型和應用模式。

  

  四是萬物創新。在物理技術、數字技術和生物技術融合的新環境下,我們今天看到的新材料、納米技術、生物技術、可植入技術、數字化身份、物聯網、3D列印、無人駕駛、AR/VR、人工智慧、機器人、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都將集成到新的物質載體,並以此為基礎建立廣泛意義上的智能、聯接和協作。

  

■ 邁向「萬物+」的技術驅動力

  強大的技術創新力使「萬物+」成為可能。一是NB-IoT等通訊技術的發展,全球範圍內低功率廣域網(LPWAN)、工業乙太網、短距離通信等相關技術的快速發展,尤其是2016年NB-IoT(窄帶蜂窩物聯網)標準的確立和商用化,具有低成本、低功耗、廣覆蓋等特點,聯接障礙持續降低,為「萬物+」興起提供了重要條件。二是感測器等成本下降,相比10年前,感測器價格下降54%,聯網處理器價格下降98%,帶寬價格下降97%,成本降低為大規模部署提供了基礎。三是雲和大數據能力的提升,雲計算、大數據整體技術體系的形成,信息提取、知識表現、機器學習等人工智慧研究方法和應用技術發展迅速,高效實現軟硬體結合的能力提高。四是物理技術的進步,如今塵埃大小的感測器能夠檢測並傳送溫度、壓力和移動信息,鹽粒大小的計算機就包含了太陽能電池、薄膜蓄電池、存儲器、壓力感測器、無線射頻和天

  

■ 「萬物+」的價值

   「萬物+」的核心是實現物質系統與信息系統真正融合,數字世界與實體世界合二為一,以全新的價值創造能力,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與挑戰。進入信息時代以來,在技術進步極大提升傳統生產力的同時,人類社會也面臨空前的資源、環境、生態危機,中國還面臨諸如產能過剩、耗能過大、成本上漲等挑戰,現代經濟的發展對信息系統提出了更高的需求,要求整合割裂的物理設施和信息設施,將計算技術拓展到整個人類生存和活動的空間,幫助解決當環境、健康、安全、交通、就業等實體世界的諸多難題。

另一方面,因網際網路帶來的供應端與消費端劇變,產業競爭力從提供產品和服務轉移到客戶價值創造,這意味著必須生產更為先進和複雜的產品和系統,對企業能力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在「萬物+」環境下,物理世界與數字世界合二為一,使企業具備了管理複雜價值鏈並參與全球合作的可能,也為人與實體世界的和諧共融、共存發展打下了新的基礎。

■ 「萬物+」的生態構成

  基礎層,包括感知及傳輸兩部分。感知層解決數據獲取問題,通過感測器等設備,採集外部物理世界的數據,然後通過RFID、條碼、工業現場匯流排、藍牙、紅外等短距離傳輸技術傳遞數據。傳輸層負責傳遞處理感知層獲取的信息,實現方式包括NB-IoT、WIFI、藍牙、ZigBee、WLAN、4G/5G、LPWAN、LTE-M等。

  

  支撐層,包括運營及智慧兩部分支撐。運營支撐包括運營管理平台,底層雲計算、信息安全保障等。智慧支撐包括應用業務分析、數據處理、業務軟體、人工智慧等軟硬智慧系統,為產品、設備、流程、服務等環節提供條件。

  

  業務層,提供豐富的「萬物+」應用。通過物理技術、通訊、軟體等與行業需求相結合,實現廣泛智能化應用的解決方案,如智能製造、智慧醫療、智慧交通、智慧農業、智能家居等。

  

■ 「萬物+」對經濟社會的重構與影響

  「萬物+」將重構各行各業,對工業、農業、服務業等社會經濟各個領域產生深遠影響,推動人類社會進入「信息物質文明」新階段。

  

  變革生產方式。「萬物+」推動生產方式、企業組織、產品模式等發生巨大變化。「萬物+」構建了萬物互聯的物理-CYBER空間,推動產品數字雙胞胎、設備數字雙胞胎、工藝流程數字雙胞台等普及應用,以快速迭代、持續優化、數據驅動重建製造效率和質量管控新體系,構建起人類認識和改造世界的新方法。 「萬物+」重構「產品」的價值,更多企業藉助植入產品的智能硬體和軟體系統滿足消費者的真正需求。「萬物+」重構生產模式,傳統大批量、標準化生產向服務型製造、個性化定製、分享經濟等新模式新業態轉變。

  

  變革工作方式。「萬物+」將實現員工再造。智能機器、自然界面和可穿戴設備的進步,為企業發揮技術力量、善用員工資源帶來了新的機遇,也帶來了新挑戰,企業需要管理好員工和智能機器,確保兩者順暢合作。「萬物+」還可能帶來「平台+個人」新型彈性工作革命,提供勞動的人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員工,而是從事特定工作的獨立個人,他們屬於萬物互聯的一部分。

  

  變革生活消費。「萬物+」將構建「為我互聯」的新型生活消費方式。隨著日常用品接入網路,形成了眾多深入個體生活方方面面的數字渠道,包括可穿戴設備、網際網路電視、網際網路汽車及各種各樣的智能產品等。有遠見的企業正在構建新應用軟體、產品和服務方式,打造高度個性化的體驗吸引和取悅客戶。

  

  變革社會治理。「萬物+」所引發的變革極為迅猛,這讓監管者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核心公共職能、社會交流和個人信息都彙集在智能化、聯網化的平台上。政府需要通過與企業和社會開展合作,共同制定規則,平衡各方利益。

  

  重構文化。人類社會從工業革命以來的大生產時代,到網際網路虛擬世界,再到現在人們關心的環境、健康、能源等實體世界,進入了螺旋式發展的回歸,追求人與社會的和諧、共存、發展,而這正是「萬物+」的使命。

  

  新的安全格局。「萬物+」的基礎是各種電子及通信設施,數字設備滲透到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感測器、晶元和微處理器等,潛在風險和威脅不容忽視,安全和隱私是兩大重要問題,如何確保數字化產品和服務安全成為新的課題。

■ 中國有可能打造世界上最大的「萬物+」社會

  當前全球經濟進入了新技術變革推動傳統行業升級和規模化市場消費的新一輪發展階段,各國積極應對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挑戰,如德國打出了工業4.0概念,美國拉開了工業網際網路大旗,中國提出了「製造2025」計劃。作為前三次工業革命的後來者和追趕者,站在「萬物+」的新起跑線上,中國具備自己的優勢。一方面,中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ICT生產國,製造業等傳統產業的智能化升級,為加速推動「萬物+」奠定了基礎。另一方面,國內規模化消費和應用市場的興起,包括智慧城市、智能家居、車聯網、機器人、智能硬體等逐漸推動我們進入萬物互聯、萬物智能的新時代。但同時,對於中國而言,推進「萬物+」還任重而道遠,這不僅需要新的網路和信息基礎設施,也需要不斷重塑包括產品設計、工藝流程、機械設備、供應鏈管理、晶元和軟體等在內的所有能力領域,與此同時人才的知識體系和觀念也需要徹底重塑,面臨的挑戰數不勝數。

  

  在「萬物+」時代,我們將處於一個沒有邊界的世界,傳統製造業、服務業、建築業、醫療、農業乃至各行各業,都將被「萬物+」重構。「萬物+」生態系統的大門已經開啟,一個新的時代正在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