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百億獨角獸貝貝網的投資人創業了 拿了騰訊1億融資 要從京東阿里虎口奪食

0 1

原標題:百億獨角獸貝貝網的投資人創業了 拿了騰訊1億融資 要從京東阿里虎口奪食

百億獨角獸貝貝網的投資人創業了 拿了騰訊1億融資 要從京東阿里虎口奪食

◆ 陳瑞貴為人低調,笑起來很有親和力,是杭州天使邦六羅漢里年齡最小的一個。朋友覺得他更適合做天使投資,「你投資的項目比你創業的項目更有名」。

文| 鉛筆道 記者 王琳

導語

一件黑色Polo衫,一條深藍色牛仔褲,一雙棕色運動鞋,深色系的搭配讓陳瑞貴顯得成熟。可他一笑起來就會破功,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條縫,配上一雙小粗眉,讓人倍覺親切。

他不太注意形象,卻是10多個電商類項目的天使投資人,如貝貝網、海蜜、格格家等,其中貝貝網去年年底估值約100億元。因為熟悉,故創業時,他一股腦扎入該領域。

成立元寶鋪當初,陳瑞貴打算連接小微企業和銀行,以小微企業的經營數據等為徵信依據,協助銀行的授信工作。

而後,銀行倒逼他研發出小微數據化信貸解決方案:數據引擎FIDE系統。它包括金融產品定製、系統定製、數據定製、風控定製、營銷定製五部分。據此,銀行可按照現有40條規則搭建金融產品,節約50萬~100萬成本。

如今,他已為50000餘家小微企業提供超50億元的徵信服務。

注:陳瑞貴承諾文中數據無誤,為其真實性負責,鉛筆道已備份錄音速記,為內容客觀性背書。

受制於錢的電商生意

陳瑞貴喘著粗氣,汗水從額頭滑到嘴角,順勢弄濕了T恤。

一個月來,他隔三差五地到小區里跑一跑。這成為他繁忙工作中為數不多的鍛煉方式。「劇烈運動,快速流汗,減輕壓力。」

他不經意看了看夜空。沒有霧霾籠罩的杭州,月亮藏在了雲朵後面。那是2014年年初的時候,他的創業項目元寶鋪出師不利。陳瑞貴跑遍了杭州大大小小20家銀行,又輾轉北京、上海,均被拒之門外。

他要切入一個朝陽行業——電商。上世紀末,伴隨著中國黃頁的誕生,杭州逐漸成為全中國電商最發達的地區,也成為無數懷揣夢想的少年的起點。

陳瑞貴正是這支大軍中的一員。他一路摸爬滾打,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投過10來個電商類項目,如貝貝網、海蜜、米折網、格格家等,攢下過億資產。

因為熟悉,故想要創業的時候,陳瑞貴還是一眼相中電商。這是一個蒸蒸日上的行業,在杭州,有這片土地盤踞著上萬家電商,在全國,有近百萬人在這個行當里討生活。人們紛紛湧入,但行業背後遠非表面那麼光鮮。

錢成了攔路虎。各大平台設定的規則是:買家下單付款後,錢先不打給電商。等到客戶確認收貨後,或者15天後自動確認收貨,商家才能收到貨款。

15天的賬期讓不少商家為難。銷售好的可能會有幾萬元的應收賬款,期間他們也需要付錢給下游進貨商。這成為業務擴大的致命點。

陳瑞貴從中切入,「給電商和銀行牽線」。具體而言,元寶鋪以電商的經營數據做一個信用評估,合格的電商遞交給銀行,銀行再次評估,給予不同額度的授信。

這解決了電商的最核心問題。但京東和阿里早在2010年就已經布局,電商在平台上,他們掌握電商的經營數據,具備先天優勢。

巨頭在前,泰山當道。陳瑞貴壓力不小,他得拿到比阿里、京東利率更低的資金。這其中,選擇銀行成了必然。

可最高50萬元的小額信貸業務對銀行來說猶如雞肋。即便數據徵信已出現苗頭,但銀行依然持觀望態度。「沒有抵押物,不敢輕易嘗試。」

其中不乏膽大者。

拿到便宜的資金端

陳瑞貴整了整衣領,故作鎮定邁入了會議室。100多平方米的會議室里陸陸續續進來了20個人,他們一個個西裝革履,正襟危坐,「就是常見的搞金融的人的打扮」。

簡單的牛仔褲,簡單的T恤。陳瑞貴和同行的5個人顯得格格不入。但他們卻沒有忽視這次談判的重要性,「成敗在此一舉」。

原來,杭州銀行早就有打破傳統禁錮的想法。為此,他們成立創新事業部。但出於謹慎,總行和各層負責人還是要考核。

陳瑞貴清了清嗓子,說起元寶鋪的商業邏輯。以電商的經營數據作為徵信依據,幫銀行過濾掉一部分客戶,篩選合格的使用者給銀行,銀行二次審核後,給予不同額度授信。

20多個人唇槍舌戰大半天,陳瑞貴總算攻下了資金端。杭州銀行願意拿出1億元的額度試驗。

陳瑞貴出一口長氣,迅速搭建起隊伍。他找來三撥人,一撥做電商,一撥在銀行做信貸系統,一撥在銀行做IT建設。三股力量形成合力,既了解電商也了解銀行。

數據源上,經過電商授信,團隊採集其經營數據,如銷售數據、庫存周轉率等,並結合網貸黑名單、電商運營數據、還款意願綜合評估其信用值。這涵蓋了80%的徵信工作。據此,電商的通過率約50%~70%。

銀行負責剩餘20%的工作。主要是審核電商的央行徵信數據,而最終的通過率占最初申請的50%~60%。授信額度一般在10萬~20萬元,「最高不超過50萬元,有抵押物可以增加」。

眼看有先行者(杭州銀行),其他銀行也按捺不住了。元寶鋪先後攻下了平安銀行、浦發銀行等多家銀行。而在平安銀行杭州分行的幫助下,元寶鋪的業務從杭州擴展到全國。

資金端的豐腴也讓業務數字飛速增長。2014年年底,平台累計授信2億元;2015年年底,授信20億元,利率8%~15%,「比電商平台的低」。而根據統計,服務電商的收入提高40%。

這時候,資本蠢蠢欲動了。

騰訊領投1億元

去年1月,一個不速之客踏入了東方電子商務園。這裡是電商的聚集之地,也是元寶鋪的根據地。對方表明身份:騰訊產業共贏基金投資經理。

這已經不是第一個找上門來的投資機構。過去半年,陸陸續續有機構上門,陳瑞貴均委婉拒絕。

雖然騰訊能帶來資金,還起到背書的作用,但投資人的身份讓陳瑞貴對資方多了一份謹慎。他來不及高興,一副小粗眉緊促。他有些擔心:銀行和阿里的關係不言而喻,但對於騰訊呢?

多次溝通後,陳瑞貴確認銀行並不排斥騰訊,「對他們態度很溫和」。因此,去年3月,元寶鋪獲得由騰訊產業共贏基金領投的1億元B輪融資,其中A輪投資方高榕資本跟投。

伴隨著資金的到來,陳瑞貴也有了新動作。如果說電商算是老本行,那麼切入其他零售行業(物流、無人便利店、旅遊)等行業則是他早就盤好的一步棋。

這是一個網際網路無孔不入的時代。不同於以前,不少商家用SaaS或ERP管理自己的業務,因此獲取經營數據並不難。但不同的行業又有哪些差異呢?

在陳瑞貴看來,雖然行業不同,但底層邏輯基本一致。信貸的成本主要是獲客成本、運營成本、風險成本、資金成本這四種。

獲客方式略有不同。做電商時,由於陳瑞貴自己有業務資源(曾投過電商廣告平台),因此可以迅速鋪開。而跨入更多的零售行業時,他則需要深入園區,一步步壯大。

隨著接入的資金端越來越多,銀行倒逼元寶鋪趟出一條新業務。

數貸引擎FIDE系統

今年8月21日,元寶鋪舉辦火眼智能風控系統發布會。而其中的數貸引擎產品的誕生要追溯到一年前。

「或許我們可以談談。」雲淡風輕的幾個字在陳瑞貴心中掀起波瀾,發來消息的是某商業銀行的相關負責人。

過去兩年,陳瑞貴一直在和該商業銀行接觸,對方卻一直按兵不動。幾番攀談無果後,陳瑞貴沒有選擇強攻。在他看來,與其說服別人,不如對方自己開竅。

該銀行顯然蓄勢已久,「一步到位,走到最前面」,對方語氣堅定,野心勃勃。銀行口中的一步到位是想讓陳瑞貴打磨一個解決方案。該方案包括金融產品定製、系統定製、數據定製、風控定製、營銷定製五個部分,「貸前、貸中、貸後都覆蓋了」。

陳瑞貴迅速反應過來,這顯然不是一家銀行的需求,「各個銀行都需要這樣的系統來提高效率」。彼時,銀行要迭代一款產品最長T1時間。但是銀行內部要排期,要科技部門落實,時間周期會變得很長。而網際網路打的就是時間戰,因此雙方敲定合作在預料之中。

具體而言,元寶鋪設置40個規則,銀行可以選擇合適的規則構建產品。這樣的方式讓銀行長則3個月短則1個月內便可以搭建好一款金融產品,節約50萬~100萬元開發成本,提升30~100倍效率。

而40個規則裡面涵蓋了海量數據。目前,元寶鋪已接入20家銀行的數據源,「一個銀行有10萬個樣本,20個就是200萬」。源源不斷的豐富數據不斷驗證元寶鋪的數據模型。

此外,該系統也解決了小微企業最關係的核心問題——速度。陳瑞貴表示:從小B提交申請到最後拿到貸款,只需要半個小時。如今,已有十幾家銀行使用數貸引擎系統。

盈利模式方面,陳瑞貴表示:數貸引擎免費給銀行使用,元寶鋪按照授信額度收取提成。

/The End/

編輯 付文學 校對 吳澤騫

如需轉載文章請聯繫鉛筆道微信客服號鉛筆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獲取授權資質,否則我們將依法追究相關責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