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9日下午,朋友圈傳出一張截圖,稱今日頭條一口氣簽了300多個知乎大V,有消息稱每個大V的價格是一年20萬。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消息一出,有人艷羨,有人吐槽,還有人開始撕逼……不過,比起處在風口浪尖的今日頭條和知乎,近段時間以來,公眾號最近也在潛移默化中給自己加了不少「戲」。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用戶陸續破百萬,

這些公眾號「幹了票大的」

其實,當大家都在說公眾號難做的時候,部分賬號漲粉和閱讀並沒有下滑,反而在緩慢增長。

最近的例子,是今天宣布用戶數破一百萬的「我要WhatYouNeed」。而8月16日時,「我要WhatYouNeed」宣布獲得 600 萬元人民幣天使輪投資,估值 4000 萬。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無獨有偶,8月26日,成立於2015年1月7日的「一個人聽」在公眾號上推文表示公眾號粉絲破500萬大關,並表示正式更名為「1分之二」。

除了大號養成記,專註人物報道的公眾號「人物」在七夕前夕有兩篇系列漫畫《他們談愛時不講道理》、《他們不談愛時講了一堆道理》刷屏,不少用戶拍手稱讚。據刺蝟公社報道,截止七夕當晚9點,這兩篇推文上獲得近400萬的閱讀量,漲粉數達25萬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在大家對公眾號逐漸失去信心的時候,這些數字顯得特別有力。大浪淘沙,堅持做內容的號才有活下去的希望,且活得更好。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公眾號遷移潮,從個體到平台的轉變

自2月28日公眾號遷移功能上線以來,果醬妹關注的約一千個公眾號里收到了不少遷移通知,其中不乏一些大號。

8月3日中午,papi醬在其公眾號發消息稱,「papi」公眾號要進行賬號遷移,方便公眾號認證,並於8月7號準時更新。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新的賬號主體為徐州自由自在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據了解,該公司主體的法定代表人為papi醬的好友楊銘。今年3月14日,papi醬的公司春雨聽雷已被併入另一公司泰洋川禾,泰洋川禾CEO楊銘正是papi醬的創業合伙人。

事實上,從2016年4月22日拍賣了的2200萬的貼片廣告之後,拿到第一輪融資(2016年底羅胖撤資)的papi醬就有意從個體往平台發展,成立了papitube視頻內容平台。綜合其近段時間的種種表現,代言廣告、入駐付費社區、「Papitube福利社」有贊店……papi醬要做平台的決心越來越明顯,賬號遷移只是其中的一步。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同段時間遷移的還有「我走路帶風」,8月13日,果醬妹收到了該賬號的遷移通知,「我走路帶風」也正式由個人主體變成了企業主體。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去年10月微果醬採訪「我走路帶風」時,這個由97年小女生運營的公眾號,7個月漲粉70多萬,同年12月27日,該賬號用戶數破一百萬。也是去年年底,「我走路帶風」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書,在商業化的道路越走越遠。

此外,近來不少公眾號也通過改名來完成品牌升級:

•5月12日,「蛙哥漫畫」改名「兔姐漫畫」,6月23日再次更名為「少女兔」;

•7月20日,千萬大號「微信路況」改名為「微路況」;

•8月9日,「小密圈」改名為「知識星球」,其App也改名為「知識星球」;

自7月24日公眾號支持一年修改一次微信號以來,周沖的影像聲色、星座不求人、十點夜聽也從減少粉絲流失、內容轉型等角度考慮,重新修改了自己的公眾號ID。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公眾號關聯小程序成為一道「風景線」

小程序上線至今已有8個月,公眾號關聯小程序的次數也一個比一個多。據果醬妹觀察,關聯的小程序中,主要有以下這類:

| 電商賣貨

公眾號代表:科技每日推送、K董、小小包麻麻、兔姐漫畫、我要WhatYouNeed、42章經、企鵝吃喝玩樂、末那大叔、鈦媒體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小小包麻麻」的電商小程序

大部分這些小程序都是由第三方小程序模板(比如拼一點商城模板)生成的,從目前小程序不慍不火的狀態來看,電商似乎也是最直接的變現方式。

| 付費訂閱

公眾號代表:書單、餐飲老闆內參、羅輯思維、吳曉波頻道、插坐學院、饅頭商學院

這裡說的付費訂閱不是指小程序支持虛擬付費產品,而是指把一個課程當做商品放上去賣,用戶購買后回到公眾號或其他鏈接使用,實際上也是電商的一種。通常是一些原本有在做內容付費的公眾號會開發,或者接入一些內容付費平台直接生成這類小程序。

| 資訊、內容類

公眾號代表:人民日報、羊城晚報、Sir電影(毒舌電影)、二更

拿「毒舌電影社區」小程序來說,這些內容類的小程序一般包含點贊、評論等互動功能,更像「濃縮版」的公眾號,提供給用戶除公眾號外的交流社區。

此外,一些公眾號甚至開始做小程序矩陣,「拾文化」就上線了「守藝人」系列小程序。小程序也逐漸成為新媒體廣告的重要載體,此前果醬妹曾報道過「群Play」小程序接到了號稱「史上第一個小程序廣告」

可以看到,近段時間公眾號改名潮、遷移潮、關聯小程序潮不斷,從長遠來看,這些都是公眾號媒體產業向上的狀態。不可忽視的,還有「大號開小號」潮。

8月10日,「咪蒙」宣布自己新開了個小號叫「好疼的咪蒙」,用來更新日常段子。此前,「咪蒙」曾於6月6日因違規被禁言一個月,7月5日回歸。被關過小黑屋后,咪蒙也怕「疼」了吧。

看完這1000個公眾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號不賺錢……

在微果醬公眾號五周年的採訪中,三表曾說過,「現在的公眾號屬於三分天下的狀態,頭部已超越公眾號的概念,中間層還在吸收廣告紅利,底層開始轉向。」也就是說,大號忙著賺大錢的同時,中小部賬號可能還在等流量主結算,不肯花心思打磨內容的,不是被淘汰就是夾著尾巴轉去做別的了。

而上面提到的公眾號動態,正悄悄地改變著微信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