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真相:99%的中國企業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價值觀

真相:99%的中國企業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價值觀

編者按:本文作者 Elliott Zaagman 是一名培訓師、組織變革管理諮詢師,專註於幫助中國企業走向全球化。通過採用全方位四維的模型,他幫助企業從內到外、充分的做好全球化的組織文化準備工作。想要聯繫他的,敬請查看他的Linkedin,或加他的微信(Id:ezaagman)溝通。

企業價值觀:企業的「DNA」

價值觀好比源程式碼,是一個企業的DNA。價值觀比任何東西都更能影響一家企業的文化,而文化又影響著企業生產的產品和提供的服務,最終也正是這些產品和服務定義了品牌。許多公司雖然偶爾有一兩個好想法,也還是會逐漸衰落。只有明確一致的價值觀才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並與員工和客戶建立良好的信任關係。

「企業價值觀」在中國:說不清道不明

我發現,在中國確實很難對企業價值觀展開討論。當初研究這個問題時,我在微信發帖尋求有明確價值觀並成功執行的企業範例。最後收到了30份回復(基本上都推薦阿里巴巴,聯想,或者華為)。但每當我跟進某個案例時,發現很少有人能清楚的把自己公司價值觀表述出來,也很少有人了解價值觀如何影響員工行為和公司運作。

我的微信朋友圈裡有很多年輕的城市職場人士,他們中有很多人在中國科技公司或者跨國公司的人力部門或公關部門任職。以前我給很多傳統型企業做過員工培訓,每次我問學員如何定義自己公司的價值觀時,培訓室里總是鴉雀無聲,我能感覺得到領導的不悅。有的時候,我問他們公司的價值觀是什麼,他們總是這樣回答:「我們公司是一家全國前十的公司」,或者是「我們的目標是領先××市場」。這些回答把企業價值觀和地位混為一談,根本沒有指出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東西。還有很多人說:「我們富有激情,工作勤勉」,其實也和我的問題沾不上邊。

中國企業的價值觀困境

那麼,為什麼中國很多員工沒辦法清楚地說明自己公司的價值觀呢?我詢問了6位不同的中國職場人士,最後得到了相似的答案:

1. 概念誤解

其中一個最簡單的原因就是他們根本不了解企業價值觀。和我聊過的很多中國職場人士似乎都不知道價值觀是什麼,只把它看做某種理想主義或不切實際的概念。有位商業記者還說,「中國商界非常殘酷,競爭激烈,要想成功就不能擁有價值觀」。有這種想法的人肯定完全沒有搞清楚價值觀的真正定義。其實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價值觀,有的人或企業的價值觀卓有成效,有的卻腐敗消極。說某家公司或某個人「沒有價值觀」就好比說一個人沒有DNA。

2. 權力結構

一家跨國公司的中國高管和我說,「比起其他國家,中國的組織獎懲制度更多是由位高權重的人決定。如果一家公司非常有原則的話,很少會出現制度向掌權的個人低頭的現象。」

3. 錢與權

有個中國的商界人士更憤世嫉俗地向我解釋了中國的企業文化,不過首先我得聲明我個人並不贊同他的說法。「在中國,強權即公理,有錢能使鬼推磨。除了錢和權,什麼都沒用。錢和權就像胡蘿蔔加大棒:有權你能驅使人辦事,有錢你能花錢僱人辦事。」

4. 溝通方式

東西方交流方式的差異也讓我大受啟發。一位住在加拿大的中國公民告訴我:「東方人的交流方式往往比較含蓄,西方人則更坦率,他們會把所有事情大聲說出來,但在東方,有些事情不說出來但大家都懂,通常讓人覺得更舒服。」

「龐氏騙局」vs「價值投資」:企業文化的兩個極端

且不管原因,作為僱主和消費者品牌,如果一家公司對價值觀及其作用沒有明晰的概念,最後很可能會釀成人們通常所說的「企業文化龐氏騙局」。這時候,企業的賣點就會變成「我們是一家成功的公司,快來買我們的產品/成為我們的一員吧。」呃……那你為什麼能賺這麼多錢呢?「因為我們是一家成功的公司。」最近我在和一個在某家近日快速擴張,引起了很多人關注的中國企業任職的宣傳人士聊天時也有同樣的經歷。我們是用英語聊的,對方曾經在國外留學,所以語言不成問題。我問她,「你怎麼描述你們公司的品牌呢?」她說,「我們是一家全國前×的公司。」我又問她,「沒了么?」她沉默了。

文化上和金融上的龐氏騙局都只能維繫成功的表象,不能形成支撐的系統,而價值投資卻能從內而外的建構完善。換句話說,價值觀創造價值。

跨國企業如何確立價值觀——以Facebook、聯想和阿里巴巴為例

如果國內公司的價值觀很重要,那在國際上肯定也必不可少。在國內,雖然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文化情景和價值體系是先入為主的,但它們確實在支配我們的行為。很多時候,我們甚至根本無法想象價值觀到底怎樣影響著我們。它們深深體現在我們的思維和行為方式中,我們甚至意識不到它們的存在。

企業向海外擴張時,原本的價值觀和企業文化很容易與海外員工和消費者發生衝突。如果不仔細反省自己的價值觀,不了解這種價值觀會吸引哪類人,就會給自己造成很多不必要的矛盾。

趨勢表明,企業成功的關鍵,是專註於客戶,至少在消費品和服務領域是這樣。亞馬遜的每次例會都會在長桌的上首空出一把椅子,意在凸顯對公司來說最重要的人:客戶。在知識領域,成功越來越取決於員工的參與,人力資源部門要想辦得好,一定要多多關注員工。

1. Facebook:培養一種「文化敏感性」

對於跨國公司來說,這就意味著他們的言行要與國際公認的價值準則一致,這一要求比企業本國的企業文化更為嚴格。扎克伯格在談到Facebook的全球化時說的非常到位,「我沒打算讓Facebook成為一家典型美國企業,我也沒打算借Facebook向全世界宣揚美國的價值觀……我只是想變得具有文化敏感性,能理解別人的思維方式。」

真相:99%的中國企業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價值觀

我們可以在過去的這一年裡通過Facebook解決泰國市場的方式看出他們的成功和挑戰。去年十月,泰國人民愛戴的國王去世了,Facebook遵循當地習俗,在哀悼期間取消了網頁上的所有廣告。剛過去的五月,Facebook也曾面臨過更複雜的窘境,泰國政府強迫他們刪除一段被認為冒犯現任領導人的熱門影片。他們不得不在言論自由和對當地法律和風俗的敏感度之間做出抉擇,隨後還是選擇了後者並刪除了影片。

2. 聯想:落到實處的價值觀

遵照條條框框的國際公認價值觀辦事雖然不太輕鬆,但對國際組織創造基礎「源程式碼」來說非常重要。其實也沒必要制定太複雜和太理想主義的價值觀,簡潔實用反而最有效。例如,聯想的基本原則就是「說到做到,盡心儘力」,簡單直白,卻清清楚楚地展現了驅動其企業文化發展的交流和責任原則。

真相:99%的中國企業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價值觀

我欣賞這個原則,還因為它以行動為導向,而不僅僅是個抽象的術語。很多公司都用「精益求精」,「誠信」或「創新」這類辭彙作為價值觀,但除非他們用明確的行為來證明,否則都只是空洞無物的,而且還會造成不同文化間的迷惑。打個比方,「誠實(honesty)」的概念在交流方式直接坦率的丹麥和在含蓄內斂的日本可能有著很大的不同。

3. 阿里巴巴:以「德」服天下

除了聯想,阿里巴巴似乎也因其全球化的企業價值觀形成了堅實基礎。幾個月前,一個童年時代就認識的朋友給我分享了一段Facebook上馬雲公開談論創辦阿里巴巴前的失敗經歷的影片,據我所知這位朋友從未去過中國。馬雲流利的英語就是他與全球觀眾產生共鳴的基礎,而且他一直試著傳達他們公司的核心:企業家的道德。我個人非常欣賞這點,不管你是哪個國家的人,肯定都很容易買他的賬。我也由此想到了我的父親,祖父,甚至每一個中小企業家,我知道就算是在非洲,在拉美或者印度,這一點對於經營企業來說都非常重要。

阿里巴巴把道德的價值觀體現得淋漓盡致,所以後來才能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馬雲和中國手鐲企業家以及美國櫻桃農場主等多位中小企業家代表,共同做出了一項大膽明確的聲明:「我們因一位中小企業家而萌芽,因許多中小企業家而成長,未來也將因堅信企業家的價值觀而繼續成功。」

「醜陋」的跨國企業

作為一名出國遊客,在海外旅遊最粗魯的行為,莫過於褻瀆當地國家的宗教制度和機構,很多人甚至都沒意識到它們的存在。不管是政治實體、宗教還是歷史紀念碑,一旦無視他們的存在,違反相關的習俗和規定,後果往往會很嚴重。

遊客出國要講素質,公司「走出去」更應檢點。幾十年之前,外國公司剛剛進入中國,很多公司不懂尊重中國的政治制度而屢屢碰壁。儘管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宗教制度和機構,但是不尊重這些制度和機構,公司就一定會損失慘重。

關鍵是要清楚每個國家的神聖制度和機構有哪些,以及有哪些不可碰觸的底線。比如,在泰國,這條「底線」就是佛教和皇家;在巴西,就是關注神學和自由解放的天主教堂以及強調生活和工作協調的工會,後者的這種理念常常和中國公司一直以來的運營方式發生衝突。

在許多國家,媒體自由已成為一種制度,在這方面做得比中國好得多。因此,如果在國外用對待中國媒體的傳統方式和西方媒體打交道,可能適得其反。一位居住在國外的中國公關專家說:「在中國,我們經常出錢收買媒體,非常奏效。但在國外,你如果這麼做,人們就會認為你有腐敗嫌疑,結果可能會引火燒身。」

嚴格的法律體系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在西方尤是如此。如果中國公司按照在中國的司法習慣去對待西方的法律,結果往往會招致司法審查。當地司法專家也會認為中國公司是在要求他們拋棄自己的職業道德。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某中國企業美國分公司法務執行官說:「我必須辭職,我別無選擇。如果我按他們的意思做,我一定會臭名遠揚,以後本地的公司都不會僱用我。」

題外話:說說「醜陋的美國人」和「醜陋的中國人」

我20歲的時候通過我們大學的一個項目去了趟歐洲。除了之前去加拿大和加勒比海度過幾次假,那是我第一次出國。在離開美國之前,我記得那位教授叮囑我:「無論你做什麼,都別做『醜陋的美國人』。」「醜陋的美國人」這個詞起源於二戰後,當時世界各國正從戰後復甦,而美國的政治和經濟實力蒸蒸日上,國力強盛。「醜陋的美國人」指的是當時仗著美國國富民強到國外旅行的時候說話大聲、盛氣凌人、舉止輕浮、傲慢無禮、充滿種族優越感的美國人。教授提醒我要意識到這些對美國人的成見,要求我們出國的時候一定要舉止文雅,三思後行。

現在,中國遊客在世界各國眼中的形象如出一轍。或許最過分最令人震驚的行為要數2013年一位中國年輕遊客在古埃及神廟的藝術品上塗鴉刻字了。

去年春天,有人拍到中國赴日遊客手握自拍桿,爬上櫻花樹自拍,把櫻花弄得七零八落,日本國內一片嘩然。很多人開始提議設立「僅限中國人」的專區,減少對樹木的破壞。針對中國遊客的無禮舉動,日本北海道政府、泰國政府以及新華社頒布旅行指南,希望中國遊客在國外旅行時注意自己的行為。

中國遊客這些令人瞠目結舌的行為我也有所耳聞。當我到斯里蘭卡、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和其他國家旅遊的時候,我告訴當地人我現在居住在中國,這時候他們常常會向我抱怨中國人盜走珍稀珊瑚,破壞當地自然環境或者言語粗魯等。儘管「遊客禮儀指南」可以提醒遊客要注意些什麼,但是很多事情其實取決於遊客如何看待旅行的目的。如果你是出於好奇,想看看世界的樣子,把旅行當做學習的機會,那你就會舉止得體,遵守規則;如果你是把自己當成消費者,花錢出國度假想著就是為了「把本兒撈回來」,那你自然就會無所顧忌,為所欲為。

有一點我要說清楚,根據我個人經驗,我遇到的大多數中國遊客都為人善良、彬彬有禮、尊重他人,而且我經常和中國朋友到國外旅行。但有時候往往一隻老鼠壞了一鍋湯,一個人的行為在國外很容易被解讀成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共性。

華為:實力雖強,企業觀有待完善

我在中國為中國企業工作了7年,人們最怨聲載道的一家公司就是華為。不管仍然在職或者已經離職,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他們都抱怨華為幾近瘋狂的工作熱情和活力,有些人說在華為人人都拚命往上爬,公司到處都是偏執狂。

Glassdoor.com上一份針對中國科技公司的報告顯示,華為的評分一直很低,這在其他公司從沒見過。員工認為華為存在種族歧視、不遵守當地法律、非中國籍員工缺乏上升機會以及對人權缺乏尊重等問題。他們的海外公關似乎也做得很差,華為給人的印象一直是一個與外媒打交道時尷尬不斷的神秘組織。

所以我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華為在管理外國員工和與外國媒體打交道上做得那麼糟糕?華為已經是中國最佳之一甚至是最佳的跨國公司了嗎?我認為這和價值觀有關係。華為的價值觀在所有中國企業中恐怕是最清晰的了:他們關注客戶,要求員工竭盡全力,以比競爭對手更快的速度,更低的價格滿足客戶需求。

這就意味著華為經常忽略企業「以人為本」的精神。一位資深的人力諮詢師告訴我:「華為的人力資源只是運營的一種手段。華為只知道實現想要的結果,只關注盈利,對員工的關懷做得很差,但是他們毫不在意。」

我和在華為效力多年的員工交談過,無論他們現在還在華為還是已經離職,上述這種情況在我和他們的談話中都有所體現。他們當中很多人都公開表示對文化敏感態度表示反對。有一個人說文化敏感讓人分心,另一個人說全球化組織中的文化包容理念只是「西方的神話」。

因此我感到非常矛盾。我個人願意在華為工作嗎?絕不。但同時我很尊重他們。他們能夠認清自己,完成所有項目,給客戶提供優質服務。公司上下,里裡外外都堅持這種風格,而且行之有效。

最後的反思

要意識到並深刻反思你的價值觀。價值觀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而是體現在公司本質的方方面面。你要思考什麼東西對管理很重要?具有什麼特質的員工契合公司文化?

用行動定義你的價值觀。不同的人對「創新」、「誠信」、「執行」等價值觀有不同的理解,但是,當你用行動踐行你的價值觀時,一切就不言自明了。

創造一套全球通用的價值體系。所謂「物以類聚,鳥以群分」,人們總是習慣根據國家或者文化把自己同別人區別開來。但是這種做法在跨國公司是不可取的。要改善這一狀況,就要強調互相理解和全球化的包容性價值觀。

不要像醜陋的遊客一樣行事。進入市場之前,要對目標客戶和員工充滿興趣和好奇,要主動學習而非一心想著操控他們。

避免公司文化的龐氏騙局。要志存高遠,不要拘泥於現狀。無論多麼不起眼,篤信一切你相信的東西,並且一以貫之。要記住:價值觀創造價值。

編譯組出品。譯者:李娉婷,林澤勛;編輯:郝鵬程,Ed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