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付費江湖「口水戰」再起 內容創業者迎迷茫時代

放大圖

  來源:北京晨報 

  300個自媒體大V的「轉會」,讓知識付費平台這片紅海的慘烈生態再度浮出水面。一邊是用金錢換時間的土豪式打法,一邊是堅持了多年「知識是無價的」小清新式的清高。左手金錢,右手內容,平台上的作者陷入搖擺;前有強敵,後有追兵,急於在混戰中脫穎而出的平台內心更加焦灼。這會是內容創業者的最好時代嗎?還是被強大資本力量和巨頭的再一次綁架?

  3天了,頭條和知乎的「口水戰」還沒結束

  不知不覺間,頭條和知乎的口水戰已經打了3天,大有從「微電影」變成「肥皂劇」的趨勢。

  8月29日晚間,一張名為來自惡魔奶爸、主要提供英語和職場攻略的自媒體作者的朋友圈截圖開啟了知識付費平台之間的口水戰。截圖顯示:「今日頭條今年一口氣簽了300多個知乎大V,剛把我也簽了,而且是給錢的,年收入比普通白領高。簽完以後所有內容不可以再發知乎。優質的內容創作者被搶完了,所以知乎的質量每況愈下。」

  知乎聯合創始人張亮也加入了這場戰鬥,他在個人朋友圈表示:「太好了,趕緊讓他走。他以為中國就300個寫作的人?」隨後,張亮在知乎最近上線的新功能「想法」中表示,高質量的分享無法被流水線化定價,好的對話氛圍更不可能被粗暴遷移。

  在意外點燃戰火之後,惡魔奶爸在30日又表示:「選擇今日頭條不僅僅是為了稿費,我不認為靠知識賺錢是罪惡的。」挖人事件的主角、今日頭條旗下悟空問答市場總監劉晨也表示,其平台簽約答主不止300人,但從未禁止任何人在其他平台發佈內容。

  昨天,一篇名為《悟空問答的反對和歡迎》的文章再度刷屏朋友圈。「我們希望用技術幫助每個人,發現和參與對自己有用的討論。因此,悟空生來開放,生來包容,天生與『小眾』、『鄙視鏈』、『優越感』不兼容。」用詞輕鬆,但寸步不讓。

  知識付費引發爭議,最好的時代來了嗎?

  內容創業者與金錢保持什麼樣的距離才能既體面又理性?

  「我覺得這個行業現在情況並不好。而且說得誇張一點,這個行業其實在走向一個並不健康的趨勢。」在昨天召開的第二屆「騰訊創業節」上,騰訊內容平台部副總經理陳鵬表示,行業裏面有大量的搬運內容或侵權內容,就算原創作者能夠輸出好的內容,賺到錢的也還是極少數。或許正因為如此,靠寫字、販賣知識掙錢的作者也常常因為該選擇什麼樣的平台而陷入迷茫。

  正因為平台最初的受眾群體和價值觀不同,當平台經過高速發展,用戶越來越多,對商業化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時,這種衝突就顯得更加激烈。因此,面對大V出走,知乎一邊強調「真正有價值的內容產生背後,是深度的思考,是經年累月專業實踐的積累,是同行交流的彼此啟發。這是無法簡單粗暴的批量生產、批量計價的」,一邊也不忘明示還留下的作者不會窮困潦倒,「目前知乎Live講者超過2000人,講者平均時薪過萬,出版也為諸多用戶帶來超過30萬的版稅收入。」

  但這套說法,不少自媒體人並不買賬。在著名自媒體人葛甲看來,那些認為「鑽錢眼的ID就是開啟了死亡之路,沒鑽錢眼就是純潔無瑕」的觀點其實忽略了一件事,如果內容創作者提供的勞動被那些情懷泛濫的平台拿去充估值,讓創始團隊財務自由,這些勞動者的權益誰來保護落實呢?

  戰爭背後:

  騰訊入場,內容創業平台迎大考

  昨天,「騰訊文創基地」在北京騰訊眾創空間正式掛牌,並啟動線上「企鵝號城市新星」評選和線下「企鵝號城市計劃」,全方位聚焦內容創業。騰訊表示將持續助力文創產業創業者,聚焦優質內容生產,實現商業變現破局。騰訊內容平台部總經理侯曉楠表示,企鵝號計劃將再次開啟「內容生態」新的元年,內容將成為騰訊確立開放策略之後的第三戰。

  其實,BAT的任何一家都沒有放棄過對內容創業的扶持。為了刺激作者,不差錢的平台往往會慷慨地向內容創業者發出紅包。無論是阿里巴巴旗下UC大魚號的量子計劃,還是百度百家號對作者的補貼,到今天騰訊以全平台流量之力對作者的支持,鬥爭激烈程度可見一斑。

  但一個慘烈的真相是,在競爭激烈的內容創業市場,面對有限的優質作者和急迫的時間,留給各家平檯布局的時間都不多了。

  葛甲表示,「新的TMD(今日頭條、美團、滴滴)和老BAT上位的風格與手法有很大不同,現在空間不大,TMD必須以明搶其他平台利益的方式佔得上風,造成的結果是今日頭條和美團目前四處樹敵,人人喊打。但其實更大規模的圍剿還在後面。」

  北京晨報記者  韓元佳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