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在矽谷,性別歧視被炒得沸沸揚揚,日前爆出的Google男性工程師發文稱:「女性由於生物差異不適合編程」,更是讓性別歧視門再度升級。然而,除了性別歧視,在矽谷還有另外一種更嚴重的歧視現象,讓人不得不關注,那就是年齡歧視

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華爾街見聞曾報道,對於平均年齡只有二三十歲的網際網路公司來說,大多數人可能還沒有考慮過職業危機。但對大齡人士而言,就職網際網路公司確實存在挑戰。

彭博一篇文章曾講述了矽谷的40歲危機,其中提到,年過四旬後你可能會發現自己在矽谷的求職過程中不再那麼順利。儘管美國勞動人口的年齡中位數是42歲,但是蘋果的僱員年齡中位數只有31歲,谷歌和特斯拉是30歲,FaceBook和LinkedIn只有29歲。

根據僱員薪酬與相關數據的提供商PayScale,美國科技公司的員工年齡中位數是32歲,不同企業差別較大。下面是一些例子:

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年輕化所帶來的結果就是,年齡稍長的人士如果想要在這些科技公司就職,可能不得不竭力適應上司比自己年齡小一輪的尷尬。

40年的「豐富經驗「是障礙不是強項

據FT中文網報道,鮑勃·克拉姆(Bob Crum)在科技行業摸爬滾打了40年,曾經效力於惠普(Hewlett-Packard)、太陽微系統(Sun Microsystems)和思科(Cisco)等矽谷企業。

而去年,他終於無奈離開。在思科的合同期結束之後,他也曾試著另尋職位,然後在尋找過程中卻是屢屢碰壁。他很快發現,在如今的科技行業,62歲的他的「豐富經驗」被視為障礙,而不是強項。

「我聽到的是『我們決定把這份工作給處在職業生涯較早期的人,你的經驗是很久以前的』。對於一個完全合格的人來說,這些話太傷人了,」他說。

「在為了回到科技行業而嘗試了幾個月後,我認輸了,在心裡告訴自己,我該從高科技行業退休了,然後翻開新的一頁,去做更大更美好的事情。」

克拉姆如今在一家非盈利性機構工作,同時準備開一家工藝釀酒廠。但他仍然怨恨那個沉迷於年輕人的行業對待他的方式——以及該行業顯然不受年齡歧視法律約束的事實。

看英雄電影和卡戴珊八卦,想做「姐姐」不是「媽媽」

據TechWeb報道,在那年秋季失去工作後,Andrea Rodriguez收起了套裝。不是因為她不打算繼續工作,只是不得不顯得更年輕。

以前她在Cupertino的SugarCRM公司上班,這是一家市場營銷和客戶服務軟體公司,她是一名成功的銷售培訓師。突然之間,她要在矽谷找一份工作,而人已年逾五旬。她回憶說,在最初的求職過程中,一位求職經理告訴她,「我們團隊成員的年齡差距很大,既有剛從大學畢業的小青年,也有48歲的人。」她喘了一口氣。

因此,當Andrea再去參加面試時,她沒有穿那制服,代之以顏色鮮艷的毛衣或夾克裙。她開始定期瀏覽Reddit、Yelp、IMDB和MSNBC網站,在Urban Dictionary上查找不認識的字,以便談論超級英雄電影、金州勇士隊和卡戴珊姐妹。她在LinkedIn上加了500個好友,開通了Twitter、Pinterest和Snapchat,並開始寫blog。

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惠普企業旗下的無線設備製造商Aruba公司的求職經理讀了她的博客,熬過五個月沒有薪水的日子,Andrea又得到了一份銷售培訓工作。

為了讓20、30歲的同事把自己當成姐姐,而不是媽媽,她改變在休息室或公司活動中與人交往的辦法,這時候Reddit和IMDB派上了用場。「如果聊到《音樂之聲》中的朱麗·安德魯斯,所有談話都會停止,你會被看作是局外人。」

年齡歧視違法,但有人並不在乎

「TECH2IPO創見」曾報道,在網際網路泡沫崩潰十幾年後的今天,在矽谷當中存在著對老員工顯而易見的偏見,注意了,這裡所指的「老員工」是指所有年齡大於30歲的人,他們受到了矽谷年輕人們的無情嘲諷。

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在別的地方年屆50或許新的職業生涯才剛剛開始,但是對於科技行業來說,唯一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人到中年職業生命就該終止了,趕緊收拾鋪蓋走人吧。

這一論調也是科技行業當中頂尖CEO們的一貫想法。當馬克·扎克伯格只有22歲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讓人銘記的話——年輕人就是更聰明

這位打造了Facebook的神童在2007年於斯坦福大學舉辦的YC大會上對於聽眾直言不諱自己對於年輕人的偏愛。如果說在當時的矽谷年輕就是一種可炫耀的資本的話,而如今這已經變成了鐵律。

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根據美國1967在聯邦就業法案中的規定,這種職場上的年齡歧視是違法的,如果因為員工年紀大了就將不讓其晉陞或者是將其開除,都會觸犯法律。不過這一法案可不會難倒科技公司的高管們,在這些高管們中達成的共識就是不要雇傭任何超過30歲的人(當然更不能超過 40 歲),這些赤裸裸的年齡歧視就在科技媒體的眼皮底下進行著。

這種狀況並不奇怪,因為那些所謂的第四階級、被譽為公眾生活看門人也戴著同樣的有色眼鏡。在那些新媒體如Valleywag與Techcrunch中工作的新聞工作者與他們所報道的科技公司從業者一樣年輕。

在 2013 年,BuzzFeed上出現了一篇文章題目為《作為BuzzFeed最老的員工是一種什麼體驗》,這篇文章出自一名53歲的BuzzFeed編輯之手,他自稱「老的已經足以成為所有編輯部同事們的父親」(編輯們的平均年齡才20多歲)。

這篇文章讀起來簡直就像是中國特殊年代里被批鬥的地主脖子上掛著的寫滿罪狀的悔過書——「這些聰明絕頂的年輕人讓我每天都在受挫,在BuzzFeed的總部裡面我無時不刻都處於困惑當中,在我的人生中還從未感到如此挫敗。」

幾個月之後,寫作此文的老兄被他的老闆解僱了(老闆比他年輕15歲)。「這與你的工作水平和你寫的東西無關,讓我們這樣說吧,這其實是因為你與年輕同事創造力上的差距。」

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矽谷的大公司們當然注意到了自己站在了違反聯邦勞動法的那一邊,不過他們不在乎。

據報道,谷歌在2011年花費數百萬美元與電腦科學家Brian Reid達成了和解,谷歌公司在2004年時將這位54歲的員工解僱了。Reid聲稱谷歌的同事們對於自己的年齡冷嘲熱諷,說他是「過時」、「精力匱乏」的「老古董」,他提出來的意見也被同事譏笑為「落後於時代」。而另一些公司,比如蘋果、臉書以及雅虎同樣也在求職新人的時候引起爭議。在2013年臉書就因為一份新人求職崗位名單惹上了官司,因為其中特別註明「2007年或2008年入學者更佳」。

因為這些官司與處罰帶給科技公司的只是無關痛癢的小小教訓,因此矽谷當中那種推崇年輕人的風氣依然愈演愈烈。

年輕人=薪水低,能加班

大型科技公司並不想要人人都知道他們沒有雇傭中年人。關於公司員工年齡的數據都有意無意地被忽略不提,而這些公司在對外報告中一再強調自己對於提升公司員工多樣性做出了不懈努力。

其實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出發點很好理解:年輕員工就意味著對於薪水要求更低、擁有更高可塑性且時間安排更靈活(他們願意一直加班)。蘋果公司與臉書已經開始為女性員工提供冷凍卵子的福利,這樣他們的女員工就可以將20多歲到30多歲的大好青春都奉獻給公司,推遲自己當母親的年紀。

如果你搜索一遍在線求職廣告,就會發現這個骯髒的秘密其實人人都心知肚明。許多科技公司在發布新職位的時候都會強調只求職應屆生,經過這一條件篩選,進入候選人名單的大多都是20出頭的年輕人。

矽谷用人潛規則: 30歲有點老,40歲非常老?

「什麼時代都不缺少年齡歧視。」 加州大學的電腦科學教授Norm Matloff對於軟體開發行業中針對大齡程式員的歧視表示無奈。

對於出生於60-70年代的那一群人事情就更加諷刺了:在今日他們因為年紀大遭遇了來自年輕人的歧視,而在他們當年初入職場的時候又因為年紀小而被嬰兒潮一代的老前輩們歧視。曾經年輕就意味著嘴上無毛辦事不牢,而如今年紀大就活該被解僱。

並不是所有老員工都會悄悄離開

據TechWeb報道,從2008到2015年,在加利福尼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門的檔案中,登記著矽谷150大科技公司的226起年齡歧視訴訟案,比種族歧視案件高出28%,比性別歧視投訴高出9%。

2016年,原先惠普公司的老員工就曾起訴分拆後的惠普企業和惠普,聲稱他們由於年齡偏大,成為一波大型裁員潮的犧牲品。(原告之一是一位效率專家,剛剛贏得惠普的最高績效評價;在50000名員工中,只有250人獲此殊榮。)

原告們尋求集體訴訟,代表著一批40歲和40歲以上的工人,他們被解僱,取而代之的是更年輕的員工。

訴訟往往是昂貴的,並且使勞資關係一發不可收拾。許多老技術工人都會加倍努力,以便讓自己在比他們孩子更小的未來老闆面前顯得年輕一些。

除了標準的面試前技巧,例如只在履歷上羅列最近的工作,更新網上履歷照片等,求職者還花錢參加培訓,討好潛在僱主,並從各個方面改變外貌,包括整容。

作者: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