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矽谷頂級VC本·霍洛維茨:欲創造文化,先開啟革命

0 0

原標題:矽谷頂級VC本·霍洛維茨:欲創造文化,先開啟革命

作者:倪雲華

本·霍洛維茨是矽谷的頂級VC,也是著名創業書籍《創業維艱》的作者。他在Startup Grind Global的一次活動上談及創業公司的文化建設,引用了Toussaint(拉丁美洲獨立運動領袖,海地共和國國父)的例子。Toussains改變了他身邊的文化打敗了英國人、法國人和西班牙人,並在美國廢除奴隸制六十五年前就廢除海地的奴隸制度,其四個關鍵方式是什麼?而那些相同的規則又如何適用於今天的創業公司?

矽谷頂級VC本·霍洛維茨:欲創造文化,先開啟革命

1.保持有效方式

霍洛維茨(風險投資家)分享說:Toussaint以歌謠的方式創建了一個使得他的小型奴隸軍團獲勝的通訊系統。這個系統是什麼?Toussaint將女工安置在營地外,他們將以歌曲的方式演唱他們的戰略性策略,這是一種只有他那小而緊密的組織才能理解的語言程式碼。

「保持有效方式」規則的現代實踐者-史蒂夫·喬布斯,他在回歸蘋果時將公司恢復到原有的垂直整合文化,以此反抗由於微軟的市場影響而形成的抄襲文化。結果就是蘋果公司成功推出了一系列的Mac電腦,佔市場主導地位的iPhone,以及出貨量巨大的突破性產品iPad。

2.制定可怕的規則

Toussaint關心建立誠信的文化。他擁有的可怕規則是:「官員不能出軌」。由於流行的征服做法是通過允許士兵強姦和搶劫來獎勵勝利,因此Toussaint向他的官員發出挑戰去表現的不一樣,並且重新思考忠誠的本性和重要性。他認為如果官員不能在婚姻關係里守信用,那麼也不能在別的方面守信用。

霍洛維茨引用了Toussaint的觀點:「 如果我不能遵守諾言,我寧願放棄我的指揮權。」 今天關於創業者如何為人們創造一個條件去相信一個令人震驚的規則存在是很重要的例子是Facebook的馬克·扎克伯格。他的規則是:「快速行動,打破常規」。

霍洛維茨認為這對工程師來說可能是如此反直覺—他們通常是為了搞定事物為導向的,對吧?—以至於他們更加努力地解決問題並快速傳達出去。此外,如果扎克伯格簡單地說他的創業公司是「創新」的,那麼Facebook就不會創造出其著名的快速迭代和試驗性文化。

矽谷頂級VC本·霍洛維茨:欲創造文化,先開啟革命

3.結合其他文化

對於一個海地奴隸來說,Toussaint的獨特之處在於:由於擁有閱讀能力,他閱覽了凱撒的全部歷史,從他的勝利中學習而不是殺死被征服的人民的領導人,凱撒繼續保持他們的權力位置,因為他們了解他們的土地文化以及如何更好的統治人民。他們可以在凱撒不在時治理國家。

有了這個認識,Toussaint常採用別人的文化觀念。Google是最好的現代例子:霍洛維茨記得那時,Google在企業軟體服務方面沒有經驗。然而Larry Page(谷歌創始人之一)能夠說服Alphabet(谷歌創立的新公司)的董事會成員之一黛安·格林(Diane Greene)傳授企業軟體的文化知識,並且使其成為向Sundar Pichai(谷歌CEO)報告的業務部門的領導。

4. 做出顯示優先順序的決定

Toussaint在勝利後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不處罰前奴隸主。他認為:他們是發展未來經濟所必需的,所以允許他們留在海地-不是作為奴隸主,而是作為僱員。霍洛維茨拿出了一張合作夥伴Marc Andreessen(電腦專家)與Netflix首席執行官Reed Hastings談話的照片作為他最後一個例子。

Hastings是一個領導者,他對公司的優先事項作出了艱難的決定:在租賃到流媒體過渡期間,Hastings已經決定在執行官會議中刪除負責生成所有收入的團隊—Netflix著名的郵寄租賃團隊。他很久以前就決定改變Netflix的模式,這次移除向公司其他部門發出了明確的資訊:未來是在線流媒體的時代,我們不會為今天的收入犧牲未來;

「文化聽起來很抽象,但沒有什麼比文化更重要了。」 霍洛維茨的例子說明了對於創始人來說更為深刻和更有意義的事情:在他最重要的幻燈片中,他寫道:奴隸文化是贏得革命的有害因素。這個資訊是這樣的:為了取得成功,我們的創始人也需要放手我們的團隊去冒險、負責任、不斷學習和分享知識以及培養更好的團隊合作精神。

 倪雲華,資深企業管理顧問,多家創業公司管理顧問。財經科技媒體專欄作家。著有《共享經濟大趨勢》。

  了解更多創業管理知識,關注微信公眾號「倪雲華新知」 。

矽谷頂級VC本·霍洛維茨:欲創造文化,先開啟革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