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禍起家族企業傳承 韓式繼承者李在鎔陷困境

0 2
禍起家族企業傳承 韓式繼承者李在鎔陷困境

  韓國最大企業三星掌門人李在鎔被判入獄五年——

  8月底,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對包括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在內的三星集團五名高管進行最終宣判,李在鎔因為五項罪名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自今年2月28日開始,這場歷時178天的「世紀審判」終於告一段落。

  像極了韓劇《繼承者們》中的豪門子弟,身為韓國最大企業三星集團的第三代掌門人,李在鎔也沒能逃脫這樣的宿命——韓國財閥中鬧出醜聞而被判刑者甚眾,他們的違法行為也大多與家族企業的繼承有關。這些有著光鮮亮麗身份的「繼承者」,人生的大起大落也早已埋下伏筆……

  作為韓國時任總統朴槿惠「親信干政」事件的焦點,韓國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的行賄醜聞震動了韓國政界和企業界。這起案件不僅導致朴槿惠被彈劾,也讓自己身陷囹圄之災。李在鎔被控向時任韓國總統朴槿惠及其「親信」崔順實行賄,8月25日被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一審判處5年有期徒刑。

  強行軍

  四個月進行53次審判

  韓國法院2月17日簽發對李在鎔的逮捕證,讓三星集團自成立以來第一次有掌門人被批捕,這起涉及到韓國總統的行賄案就成為了世界媒體的關注焦點。有媒體統計,針對李在鎔的正式審判自4月7日開始,到8月7日的終審判決為止,一共進行53次審判。這意味著從第一次公審開始,包括周末在內,平均2到3天就會進行一次審判。在此期間還傳喚了60個證人,除了朴槿惠以健康為由予以拒絕之外,其他證人都悉數到場。

  與通常的審判相比,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進度。媒體認為,韓國法院為了迅速結案,以集中審理的方式進行「強行軍」。雖然在庭審過程中,三星集團配備了強大的律師陣容,信誓旦旦要為李在鎔「討回公道」,但最終也沒能阻止。在最後一次庭審中,當檢方提出判處12年監禁時,一向表現自信沉穩的李在鎔也忍不住當場落淚。

  定罪名

  量刑卻適用最輕處分

  在正式審判之前,韓國檢方已經花費了幾個月時間來對李在鎔涉嫌行賄立案。韓國檢方指控,李在鎔為順利接班三星經營權,涉嫌向朴槿惠及其「親信」崔順實行賄,行賄金額高達433億韓元(摺合人民幣約2.49億元)。

  李在鎔被指控的五項罪名,包括行賄、貪污、向海外轉移資產、隱瞞犯罪所得以及作偽證等。其中,行賄罪是核心。法院判定,三星集團贊助崔順實之女提供馬術訓練及贊助崔順實實際控制的韓國冬季體育英才中心,構成行賄事實。雖然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認定檢方對李在鎔的五項指控全部有罪,但是量刑適用最輕處分。法院表示,該事件的本質是政商勾結,極大地損害了國民的信任。

  鑄大錯

  為接班換取政府支持

  法院認為,李在鎔為在繼承三星集團的經營權的過程中獲取朴槿惠的幫助,以贊助其「親信」崔順實為名行賄,李在鎔此舉旨在換取韓國政府對三星集團旗下兩家子公司在2015年合併的支持。

  當年,在巨大的爭議聲中,李在鎔強推三星集團旗下的三星物產和第一毛織合併,成立了新的三星物產,而他自己則以16.5%的持股比例成為新三星物產的第一大股東。鑒於新公司在三星集團股權控制結構中的重要地位,可以認為,這次合併對李在鎔的接班起到決定性作用。然而這場合併卻持續遭到非議,因為外界一直質疑三星集團刻意低估三星物產的價值。果不其然,在朴槿惠「親信干政」事件曝光後,三星物產的大股東——韓國政府控制的國民年金批准這一合併交易的事實也隨之浮出水面。

  李在鎔Lee Jae Yong

  含著「金湯匙」出生

  從小被認為是接班人

  1968年出生的李在鎔,是韓國首富、三星集團第二代掌門人李健熙的獨子,因此從小就被認為是三星集團的未來接班人——李在鎔在2010年11月出任三星電子的社長,2012年12月出任三星電子副會長。2016年9月22日,知名財經媒體彭博社發布全球50大最具影響力人物排行榜,李在鎔排第18名。

  作為家裡的獨子,李在鎔從小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李在鎔的母親是韓國《中央日報》會長的女兒洪羅喜。得益於母親的天生麗質,李在鎔和三個妹妹都「顏值」超高,而天資聰穎的他也沒有辜負家族的期望。

  1991年,當時還未從首爾大學畢業的李在鎔就進入了三星。隨後,在父親李健熙的安排下,他先赴日本留學,之後又在美國哈佛商學院留學五年,讀完了博士課程。2001年,留學歸國的李在鎔又再次回歸三星。在之後的十幾年裡,他行事低調,總是跟隨在父親的身後虛心學習,鮮少在媒體上曝光。有人評價說,與父親李健熙的「帝王范兒」不同,李在鎔性格溫和,平易近人,有著不錯的公眾形象,是不錯的接班人人選。

禍起家族企業傳承 韓式繼承者李在鎔陷困境
禍起家族企業傳承 韓式繼承者李在鎔陷困境

  三星也有「黑歷史」

  為何父子面臨「牢獄之災」?

  《華盛頓郵報》曾經把韓國稱作「三星共和國」,稱韓國人一生無法避免三樣東西:死亡、稅收和三星——這也難怪,三星集團年銷售額佔到韓國GDP的五分之一,旗下上市公司占韓國股市總市值的三成以上,對韓國經濟以及韓國人的日常生活的影響毋庸置疑。

  然而,諸如三星這類的大企業,憑藉經營範圍之廣、員工總數以及掌握的社會資源之多,往往在一些行業形成壟斷態勢,社會影響不容小覷,從而使政府不得不與其構建利益共同體,這也是民眾詬病之所在。

  李氏父子都有犯罪史

  三星集團是由李秉哲在1938年創辦的企業,1987年,李秉哲三子李健熙成為第二代董事長。然而,李健熙也曾被指控犯罪。

  1996年,李健熙因行賄被判2年緩刑,1997年被豁免。2008年,他又因臭名昭著的賄賂基金醜聞被檢舉——當時,三星前首席法律顧問金永哲聲稱,三星擁有一個預算為兩億美元的賄賂基金,用於疏通檢舉官員和政客,並讓他們對三星的非法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李健熙雖然辭去了三星集團的職務,但還是因逃稅和侵佔公款被定罪——檢舉人員要求判處李健熙七年有期徒刑並罰款3.5億美元,但李健熙最終只被判三年緩刑和1億美元罰款,這對他來說只是個零頭。

  數月之後,時任韓國總統李明博更是赦免了李健熙,以「助韓國申辦2018年冬季奧運會」的名義。獲得特赦三個多月後,李健熙就恢復了公司職務,重新成為三星集團的掌舵人。那時的李健熙被美國《新聞周刊》評價為韓國的「幕後帝王」。

  為家族企業傳承避稅

  雖然三星集團如日中天,但是2014年末,李健熙被爆出罹患心臟病無法辦公之後,李在鎔被迫接過「接力棒」上位,成為第三代掌門人。外界曾一度期待,深受西方現代企業管理理念熏陶的李在鎔,或將革除父親時代慣有的政商勾結、秘密資金、內幕交易等弊病,引領三星走上更健康的成長軌道。然而,父親的突然倒下,使得李在鎔要在倉促之間完成接班「大計」,他不僅沒能與舊式「財閥」弊病一刀兩斷,反而為了接班不惜「鋌而走險」。

  要理解李在鎔的行賄動機,就必須理解韓國「財閥」的組織結構和運作機制。其實,李健熙、李在鎔父子二人以身涉險都是進行股權傳承時,家族為了確保對三星集團的控制權所做的努力。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李在鎔「鋌而走險」,就是為了避免繳納可能高達6萬億韓元的遺產稅,儘快實現對三星的控制。為此,他最終選擇進行非法交易,向總統「親信」行賄,侵害公眾和股東利益,企圖繼續通過持有少數股份便輕而易舉地實現對一個龐大財閥帝國的控制。

  避稅方法

  複雜持股讓渡控股權

  根據韓國法律,超過一定金額的繼承與贈與均需納稅,而這必然將使家族所持有的股份被日益稀釋——韓國遺產稅實行10%~50%的階梯稅率,超過30億韓元的部分,稅率高達50%。如果李氏家族照章繳納50%的遺產稅,家族將面臨喪失控制權的危險。「三星集團自1994年就開始秘密啟動了經營權繼承計劃,李在鎔當時只有26歲,這個計劃最重要的目標就是用最少的資金、繳最低的稅,將股權從李健熙手中轉移到李在鎔手上,」知情人士說。

  1994年,李在鎔從父親李健熙手裡獲得61億韓元的起始資金,僅支付了16億韓元的財產贈與稅。然而利用這61億韓元,李在鎔先後購入三星多家子公司的股票,獲得數倍甚至十倍的增值後,進行控股權的轉移,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三星集團的控股公司——三星愛寶樂園。

  1996年,李在鎔以96.2億韓元的價格購入了125萬股「私人配售可轉換債券」,隨即將其轉為愛寶樂園31.9%的股權。1997年,李在鎔低價購入三星電子可轉換債券,由此持有三星電子0.6%的股權。1998年,三星愛寶樂園通過購買三星管理人員手中的股票,對三星生命保險的股權增加到20.7%。最後,李在鎔購入230億韓元的三星SDS附認證股權債券,並在第二年使用認股權,將其持有的三星集團股權增加到25.1%。

  持股企業之間內部交易

  由於韓國允許企業之間交叉持股,以及建立金字塔式的層級股權控制模式,這為「財閥」家族以較少的持股額層層「撬動」巨大規模的資產創造了條件——降低成本的辦法是在交叉持股企業之間進行「交易」,通過形式上的併購交易或者企業拆分實現控股權的讓渡。

  以三星財閥為例,理論上其三大核心子公司三星電子(總資產約262萬億韓元)、三星生命保險(總資產約224.5萬億韓元)和三星物產(總資產約23.4萬億韓元)都屬於業務獨立的上市企業,並不存在一個至高無上的「總公司」。

  雖然李健熙和李在鎔在三星電子的直接股份僅為5%左右,有55%的股權掌握在美國資本集團、黑石顧問等海外投資者之手,但李氏父子同時又是三星電子的最大單一股東三星生命保險的實際控制者,並通過家族旗下的三星愛寶樂園持有三星保險19.3%的股份,而愛寶樂園又是三星電子旗下信用卡公司的第二大單一股東,如此形成了一個自上而下、環環相扣的交叉持股網路。通過三星愛寶樂園—三星保險—三星電子這個三層金字塔架構,李氏父子在直接持股較少的情況下實現對企業的長期控制。

禍起家族企業傳承 韓式繼承者李在鎔陷困境

  太有錢的瘋子?韓國「財閥」故事多

  有種說法是,英國看王室,韓國看「財閥」。上世紀60年代,為了發展國家工業,韓國政府曾重點扶持了部分大型企業,而這些由家族企業發展起來的大型集團公司,韓國人習慣稱之為「財閥」,典型的如韓國三星集團、現代集團、LG集團以及韓進集團等耳熟能詳的企業。它們既迷戀製造業,又熱衷多元擴張,還擅長跨國經營。然而在財富急劇擴張、影響力與日俱增的同時,「財閥」家族成員越權專橫行為屢見不鮮,有韓國人揶揄,財閥家族是「太有錢的瘋子」。

  飛揚跋扈

  堅果門

  趙顯娥,韓國「堅果門」事件核心人物、韓進集團及下屬大韓航空會長趙亮鎬的長女。2014年12月,她乘坐從美國紐約飛往韓國仁川的大韓航空班機頭等艙,因乘務員給她提供的堅果沒有按規定放在盤中,她一怒之下要求飛機掉頭開回登機口並勒令乘務長下機,導致航班延誤11分鐘。事件曝光後,在韓國激起民憤。

  離婚門

  韓國第三大財閥家族企業SK集團會長崔泰源2015年12月29日公開承認與婚外情人育有一女,暗示將與前總統盧泰愚之女盧素英離婚,被韓國媒體稱為「世紀離婚案」。不過,事情卻在12月31日峰迴路轉,有知情人士稱崔泰源目的並非離婚。

  經濟犯罪

  大宇集團騙取銀行貸款

  2006年,大宇集團創始人金宇中因涉嫌做巨額假賬及騙取銀行貸款一審被檢方求判15年徒刑和追繳犯罪所得23萬億韓元。法院最後判處金宇中10年徒刑、罰金21萬億韓元,但由於當時金宇中年邁健康不佳,未被當庭逮捕。

  據悉,金宇中的父親是韓國前統治者朴正熙的老師,因而在財務和經商上屢受照顧。1967年創辦大宇實業後,經過20多年的擴張,公司總資產高達80億美元,堪稱韓國經濟發展史上的一個奇迹。然而,大宇快速的擴張過於依賴銀行貸款,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後集團受到重大打擊,1999年在650億美元的債務重壓下倒閉。

  現代集團挪用資金謀利

  2007年6月,韓國檢察機關要求法庭判處韓國現代汽車集團會長鄭夢九6年監禁,最終法院認定鄭夢九4項罪名成立,判處他3年有期徒刑,鄭夢九隨後獲得保釋。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指控鄭夢九參與非法籌集秘密資金,以個人名義將其中部分資金用於購買海外基金並獲得巨利,侵吞集團資金900億韓元,使集糰子公司蒙受2100億韓元的巨額損失。

  鄭夢九出生於1938年,是已故現代集團創始人鄭周永的兒子。2001年,前現代集團解體,鄭夢九領導的現代汽車公司獨立經營。此後,鄭夢九兼并起亞汽車公司,擔任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會長。

  韓國經濟

  成也「財閥」

  敗也「財閥」?

  有媒體評論說,如果不是三星的繼承者,李在鎔或許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商人或者有口皆碑的學者。然而,當他背負了整個家族的責任時,李在鎔似乎難以擺脫財閥家族的宿命。

  從某種意義上講,李在鎔的悲劇,正是韓式財閥繼承者困境的一個縮影。不菲的繼承稅和贈與稅是橫亘在財閥繼承者面前的「一座大山」。近年來,財閥家族為以「較小代價」實現經營權的交接,往往採取非常規方式,內幕交易、低價收購、偷稅逃稅等不法現象屢見不鮮,越來越招致輿論和民眾的不滿。

  2003年的SK國際財務欺詐案,2006年的現代Glovis醜聞,還有2008年導致李健熙被判緩刑的三星特檢案,其根源都是為了保住家族經營權和為下一代接手鋪路。李在鎔被推上審判台,對他個人來說,是人生中的一劫,但對三星以及其他韓國「財閥」來說,或許是個難得的契機。

  不可否認,在韓國實現經濟騰飛的「漢江奇迹」中,「財閥」發揮著中流砥柱的作用。但這種「小國家、大企業」的經濟發展模式存在著天然弊端——當財閥已經龐大到不能倒時,實際上等於綁架了國家經濟。

  對於「財閥」體制的弊端,韓國政府早有所認識。特別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總統金大中、盧武鉉等都曾嘗試打破財閥壟斷,但成效不大。

  有越來越多的聲音認為,財閥家族僅持有少數股份,卻通過複雜的股權結構實現對龐大企業集團無孔不入的控制和對企業領導職務世襲罔替式的佔有,這種管理模式已嚴重落後於時代,也違背民主原則和商業精神。

  未來,韓國財閥改進公司治理、增強透明度乃是大勢所趨,而繼承者們的接班之路也必將越來越坎坷。韓國經濟目前面臨的難題,可謂成也「財閥」,敗也「財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