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網易雲音樂陷版權糾紛:難逃利用網路盜版音樂籠絡用戶之嫌?

0 1

原標題:網易雲音樂陷版權糾紛:難逃利用網路盜版音樂籠絡使用者之嫌?

網易雲音樂陷版權糾紛:難逃利用網路盜版音樂籠絡使用者之嫌?

文/李俊慧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之所以沒有,是因為製作午餐需要材料費和人工費。如今,網易雲音樂面臨的音樂作品侵權之訴,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

據媒體報道,繼8月8日因未經許可提供吳亦凡最新專輯《6》的在線播放涉嫌侵權被騰訊訴至法院後,8月17日網易雲音樂相關運營主體廣州網易電腦系統有限公司、杭州樂讀科技有限公司、杭州網易雲音樂科技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又因未經許可提供200多首華語樂壇知名歌手暢銷歌曲的在線播放,被騰訊訴至法院。

短短9天之內,網易雲音樂先後兩次被騰訊訴至法院,這似乎與網易雲音樂8月10日第一次就被訴侵權時的反應略有出入。

當時,網易雲音樂對外發布《關於版權,我有一些話想跟大家說……》的回應,一方面,表明自己不差錢,另一方面,聲稱正積極與騰訊洽談許可授權合作。

顯然,騰訊既然在不到10天之內,提起第二輪侵權訴訟,說明雙方在關於涉案作品的許可授權談判尚未達成一致。

而作為涉案音樂作品的被許可對象,網易雲音樂既未能積極與騰訊達成許可授權,又在繼續使用相關音樂作品為自己聚攏使用者。

爭議焦點:只有尊重知識產權,才能讓原創音樂煥發活力

網易雲音樂陷版權糾紛:難逃利用網路盜版音樂籠絡使用者之嫌?

在網際網路起步之初,網上到處是可免費下載、播放的音樂,這種網路盜版行為不僅給傳統唱片帶來巨大衝擊,也給包括作詞、作曲及演唱在內的音樂產業鏈帶來致命傷害。

因為當音樂產業鏈條中的作者(作詞、作曲及演唱)原創勞動無法獲得合理商業回報的話,自然會制約作者的原創投入以及作者規模的擴大,其結果是整個音樂產業都陷入浩劫。

曾幾何時,音樂產業對網際網路視為「洪水猛獸」,並多有微詞,究其根源在於早期網際網路音樂免費模式,既侵害了版權人的合法權益,也損害了音樂產業相關鏈條的合法利益。

事實上,網際網路技術的普及,讓音樂作品的傳播和使用,突破了傳統隨身聽、唱片機和CD機的設備限制,使得電腦、手機、電視、智能音響等各類終端都可以成為音樂作品的播放工具。

雖然在此過程中,傳統音樂播放設備及相應產業受到重創,但是,優秀音樂作品的傳播路徑和範圍更廣,相應的音樂作品版權人的收益並未受到音樂播放設備變遷的衝擊,而是煥發出了全新的活力。

究其根源在於在音樂播放設備變遷過程中,更多的音樂版權運營機構介入其中,既保證了上游音樂產業鏈條的收益,又通過許可合作或分銷,解決了自身盈利的難題。

法律底線:無許可不下載,無授權不播放屬於最低要求

網易雲音樂陷版權糾紛:難逃利用網路盜版音樂籠絡使用者之嫌?

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包括資訊網路傳播權等在內的十三項著作權可以許可使用或轉讓。

根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將他人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製品通過資訊網路向公眾提供,應當取得權利人許可,並支付報酬。

因此,一首音樂作品至少包含兩個層次的權利人,其一是原創者,包括作詞人、作曲人及表演者,其二是許可授權或轉讓的對象。

網路音樂平台未獲得許可或未支付費用,就提供相關音樂作品的在線播放或下載,可能涉嫌侵權上述兩類群體的相應合法權益。

在網易雲音樂與騰訊的音樂版權糾紛中,如果涉案作品的資訊網路傳播權已經獨家轉讓給騰訊,那麼,網音雲音樂未經許可提供涉案音樂作品的下載或播放服務,就屬於「網路盜版」行為,涉嫌侵犯騰訊享有的合法權益。

尤其是騰訊等音樂播放平台合法取得涉案音樂作品的資訊網路傳播權許可授權或所有權時,其必然向上游版權人支付了相應的對價,如果其他音樂下載或播放平台,可以不經許可、不支付費用,提供下載或播放服務,不僅會侵害其享有的涉案作品資訊網路傳播權,也侵害了其許可他人使用音樂作品的收益權。

事實上,在許可授權合作到期後,或就新的音樂作品未達成許可授權前,網易雲音樂平台允許此類作品其平台上供使用者播放或下載,難逃利用網路盜版音樂不當聚攏或吸引使用者的嫌疑。

糾紛出路:形成自有音樂權利庫,實現交叉許可才是正途

網易雲音樂陷版權糾紛:難逃利用網路盜版音樂籠絡使用者之嫌?

以騰訊與網易雲音樂為例,自2015年開始,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就與網易雲音樂達成版權戰略合作,例如環球音樂、索尼音樂和華納唱片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環球詞曲等全球四大詞曲版權公司,以及傑威爾音樂等公司旗下的大量優質音樂版權內容,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均已經轉授給網易雲音樂。

簡單說,雖然雙方當前糾紛不斷,但是並非沒有合作基礎。

對於雙方的糾紛,儘快達成許可授權合作才是出路。當然,在許可合作談判過程中,還要看雙方之間有無交叉許可合作的基礎。

簡單說,在許可合作談判過程中,「光腳不怕穿鞋」的思想是不值得鼓勵的,如果雙方都有一定規模的音樂作品授權,可以在此基礎上達成交叉許可授權。

但是,不能僅僅因為雖未達成協議但已正在談判中,就可以未經許可或不支付費用提供其他音樂平台享有相應權利音樂作品的播放或下載服務。

因為助長「不勞而獲」思想的後果必將會給音樂產業帶來更大的創傷。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長期關注網際網路、知識產權及電子商務等相關政策、法律及監管問題。信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號:lijunhui0602,微信公號:lijunhui0507)

如果你發現文中有任何錯誤內容,請不吝發送通知讓我們知道並修改。『選取錯誤的文字片段後使按下Ctrl+Enter即可發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pelling error report

The following text will be sent to our edi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