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羅永浩犀利評價蘋果近年表現: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

0 1

原標題:羅永浩犀利評價蘋果近年表現: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

羅永浩犀利評價蘋果近年表現: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

鈦媒體註:鎚子科技近來動作頻頻,包括獲得成都東方廣益投資的6億元投資、和阿里YunOS深度整合以及推出銀魂定製版堅果Pro手機等等。今日,鎚子科技CEO羅永浩又在企鵝問答上發文,對一些使用者關心的問題作出回答。

關於如何吸引使用者從iPhone換成鎚子,羅永浩認為:「iPhone 使用者是全世界使用者里最難轉化的……我們有一天比 iPhone 好 50%、60%、70% 都不足以改變命運,要比它好 300% 才行。」羅永浩同時表示,鎚子手機正在向手機觸控交互超過iPhone 300% 的方向努力,「要在下一代平台顛覆和轉換的時期搶先勝出才可以。」

就使用者關於鎚子手機Smartisan OS的設計理念的疑惑,羅永浩這樣回答:鎚子手機「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的系統,這個大的原則從來都沒有變化過。」只是初期由於對消費者的接受程度缺乏經驗,而做了一些個性化的東西,到中後期則是想做一些可以提高效率的東西,比如「大爆炸」、「一步」和「閃念膠囊」。

羅永浩還在回答中犀利評價了蘋果近幾年的表現: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他這樣說:

「從這個(創新)角度來講,我覺得(蘋果)基本上沒有什麼進步,是非常讓人失望的……我們過去對這個產品的信任,是基於它每次發布新的都會給我們帶來驚喜,從這個角度去看的話,這幾年是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的。

最後,羅永浩還在回答中表示,鎚子手機有信心在下一代計算平台取代平板電腦和手機前的8到10年內,做出高度差異化和創新的產品,從而獲取特別大的市場份額。

以下為羅永浩在企鵝問答的回答原文:

@品科技 想問問羅永浩,如何能吸引我從iPhone換成鎚子?

這也是過程,我們內部並不禁止用別家手機,我們公司同事差不多有20%、30%是用別家的手機,iPhone 為主,這個我們並不攔阻。因為計算平台的遷移對一個人是成本很高的事情,比如說我從中國人都不怎麼知道喬布斯的時候就是果粉了,我在延邊讀中學的時候學校里就有蘋果,但是我個人把我的 PC 轉成 MAC 是在 2009 年,有差不多長達一年的時間才做了這個事,計算平台的遷移是傷筋動骨的事情,非常麻煩。

我們發展到今天,作為品牌在資本市場上看好我們的地方是,我們的使用者人群跟 iPhone 的使用者人群高度重疊,我們旗艦機很大比例上轉化的是 iPhone 的使用者,這是我們有價值的地方。同時也是我們倒霉的地方。iPhone 使用者是全世界使用者里最難轉化的,原因是他用慣了之後,只要不犯什麼大毛病,不做砸就一直能穩定賣出來。

手機沒有那麼艱難,但是試用期怎麼也得兩三個星期,所以我們選了一條最難的路,事實上也是因為我們只擅長朝這條路上做,還有一個就是儘管我們的操作系統,你如果看各項指標,300 項、400 項,以專業角度和使用者角度去測,超過 60%、70% 都是碾壓 iPhone 的,我們的軟體操作系統做得這麼好,但是實際在使用者那兒,在賣場給你看一下,你摸一下就決定轉到這個來,這個很難實現,只是實現了以後使用者黏度會比較高。

不過這個我們在心理上有充分的準備,我們也在自責,因為你知道蘋果不是發明智能手機的公司,2007年iPhone推出的時候世界手機巨頭都在做智能手機,有Windows系統的、塞班系統的等,都在做,但是 iPhone 為什麼勝出呢?因為它比競爭對手好 300%、500%,這才能改變本質,我們有一天比 iPhone 好 50%、60%、70% 都不足以改變命運,要比它好 300% 才行。有沒有可能在手機觸控交互上比它好 300% 呢?我們不確定,在朝這個方向努力,但是要想成為更偉大的企業,要在下一代平台顛覆和轉換的時期搶先勝出才可以,否則你永遠是老二。如果有一天我們把所有的手機都做得比 iPhone 好 200%,仍然可能對這個世界而言你只是個小蘋果,我們必須到下一代計算平台的時候才有希望,這個道理像在 PC 和 MAC 的戰爭中,蘋果輸給了微軟,喬布斯一直到死沒有一天不努力,MAC 就是打不過PC,輸了就是輸了,平台競爭就是非常殘酷,這一代輸了只能到下一代平台上試圖再勝,是這樣一個東西,對我們來講,做手機的心態是非常好的,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投資者起初認為我們是因為無知進入這麼一個競爭的紅海,但是交流發現我們想得很遠了之後才知道了我們的邏輯。

@眼眼眼眼 從「大爆炸」、「一步」到「閃念膠囊」,Smartisan OS還是挺讓人驚喜的。它的設計理念是什麼?

我們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的系統,這個大的原則從來都沒有變化過。只是在初期的時候,因為你做的是大眾消費品,不是小眾的,所以針對市場上的消費者和使用者對於有可能更好,但高度差異化東西的接受程度,由於經驗的缺乏所以計算得不是特別準確,所以我們做了一些個性化的東西。

今天我們會把個性化的東西保留在設置里,如果打開會有變化,如果不打開從別的機器上轉過來也沒有太多的學習成本。

到了中後期,我們做了一些比如「大爆炸」、「閃念膠囊」、「一步」這樣的功能,其實是漸漸意識到,做一些提高效率的東西會比提高愉悅感受的東西有時候更重要,因為提高愉悅的感受可能一部分特別敏感,另外一部分無感。但提高效率這個事兒無論任何人都是敏感的。

整個三個不同的時期我們本質上還是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最漂亮的OS系統,做到今天我認為,事實上我們也已經做到了。我相信只要我埋頭把產品做好,有一天使用者不喜歡也會用的。

@世道必進、後勝於今 之前看過您的書,也在網上聽過您的演講,還記得您曾經做過一系列「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創業故事」的主題演講,我也覺得理想對於一個人來說特別重要,現在我想問的問題是:你怎麼看待做企業也要講理想這件事?

我是覺得做企業它的價值不僅僅是體現在一定是真金白銀的盈利。我舉個例子,如果亞馬遜還能以今天的速度持續發展,然後全程都是每一個季度財報都是微虧的,你說這個企業有沒有價值?我覺得非常有價值,因為它在過程中解決了無數的問題,無窮無盡的好問題,都是對社會有益的。

那如果企業只是單純追求利潤,那比如說以我們做產品的企業為例,現在最成功的假使是五個巨頭,五個巨頭全是搞渠道出身,沒有搞產品出身,全是渠道巨頭。那你爭來爭去,這個起來那個下去,那個起來這個下去,對這個世界是零和遊戲,它沒有價值。所以我自己是會覺得,為什麼我們這個企業掙錢以後也是要始終要講理想主義,要有追求,就是說我理解的好企業是要有在金錢之上的更高的追求,但不是說放棄金錢,金錢始終是個基礎。如果我放權找一個接班人的話,我希望是這個樣子,而不是說他是個職業經理人,變現能力比我強六倍就可以了。

@靜子 蘋果 12 號就要發布新款 iPhone 了,想問下羅總怎麼評價蘋果最近幾年的表現?相比喬布斯時代,近幾年蘋果的表現如何?

這幾年,蘋果產品一直在進步,生意越來越好,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產品的進步都體現在那些質量上的進步,比如說電池比過去更大了,一會兒拉長了,一會兒拉寬了,一會兒壓扁了等等。

但是你去看它賴以成功的是創新的,是不一樣的,是差異化的這些東西,從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基本上沒有什麼進步,是非常讓人失望的。所以我們自己團隊里,像產品經理,仍然用蘋果的也有不少,就是兩部手機的這種也不少。但是我們對每一代產品更新都會買的那些同事去溝通了解看,也是認為考慮到我們過去對這個產品的信任,是基於它每次發布新的都會給我們帶來驚喜,從這個角度去看的話,這幾年是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的。

比如去年新發布的筆記本,居然把那個帶磁的充電線給去掉了,現在弄成一個 USB 線插。為什麼呢?因為今天做決策的是一個設計師,當年做決策的是一個產品經理,這就是區別。一個設計師會認為把那四個孔全去掉才好看呢,全部無線傳輸算了,他甚至可能有這樣的衝動。可是一個產品經理會定義一個產品的時候,既要考慮設計上的美觀,也要考慮產品的實用性。如果我們在實用性方面,比如說犧牲了十分,是不是在其他地方加了三十分,導致加的三十分減了這個之後還剩二十分是正的,他要去考慮這些東西。

但是如果是一個設計師做決策,他肯定恨不得希望這個機器從頭到腳一個孔都沒有才漂亮呢,他肯定是這樣一個衝動。所以我覺得這些是很典型的。再比如說 Mac Pro,所有的 Pro 機型都是給專業人士用的,專業人士工作需求里至關重要的一個就是可擴展性,結果他做了一個Pro機型,做得像一個精緻的一個小藝術品,放在家裡,像一個小花盆,一個小垃圾桶,做成這個樣子。那帶來的問題是擴展性方面,基於蘋果電腦平台去工作的專業人士來講,這就是一個災難性的後果。像這些都顯然是一個業餘的產品經理定義產品才能做成這樣。

就像是你的前任給你打造了一個豐厚家底,你可以這麼走下去,在出現拐點之前,大家還是會盲目地崇尚強者,說你厲害。這個是今天蘋果和這個社會跟它的關係之間的一個現狀吧。

@鑫哥 手機行業重新洗牌,你有什麼技術或者獨具一格的地方可以繼續生存下去?

差異性的追求是人類永恆的追求。所以我們的定位就是,要做跟這個行業不一樣,創新的東西,這個東西在任何時代都是有需求的。

沒有意外的話,在下一代計算平台取代平板電腦和手機之前,會有大概8到10年,整體上創新乏力的這麼一個時期。在這個時期,如果我們能把差異化的東西比今天做得更好,我們當然沒認為自己做得足夠好。只是說如果做得更好,做出高度差異化和創新的東西,我們有希望在這兒弄出一個特別大的一個份額來,這個是很有信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