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美媒看衰Uber:即使新CEO上任也無法拯救它

TechWeb 8月29日報道 文/小狐狸

儘管在線旅遊公司Expedia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沙希(Dara Khosrowshahi)已經被選中為Uber的新任領導人,但他成功的幾率仍然不高,因為他面臨著一系列挑戰。

美媒看衰Uber:即使新CEO上任也無法拯救它

以下是他面臨的部分挑戰:修復一種充斥著性騷擾的文化;恢復公眾對公司的看法;團結分裂的董事會;解決大量的法律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涉及公司最大的投資者;為一些員工和投資者尋找短期流動性;雇傭一個有能力,成熟的管理團隊;抵擋來自競爭對手Lyft日益增長的挑戰;面臨來自Uber前任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的潛在壓力。

Uber面臨最艱巨的根本挑戰:證明Uber是一個真正的企業

然而最艱巨的是最根本的挑戰,即證明Uber是一個真正的企業。

由於Uber有能力通過其應用程式提供按需服務,因此被廣泛讚譽為是一家創新、顛覆性的企業,但沒有證據支持這一想法。

相反,基於該公司所提供的有限的財務數據,再加上一些泄露的報告,Uber似乎只是一個規模較大的補貼計程車服務。在一個被廣泛引用的分析中,2015年乘客只支付了41%的乘車費用。

當然,Uber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這一點,並表示希望以低價來主導市場,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提高價格。

問題是,目前還不清楚Uber在何種情況下能有效做到這一點。

隨著Lyft的復甦,它似乎還遠未能在任何可以讓它設定價格的地方佔據主導地位。

除了引人注目的爭議和可能存在缺陷的核心概念之外,有充分的證據表明Uber管理不善。

據報道,該公司正試圖出售其汽車租賃業務,因為它每輛車虧損達9000美元,而不是500美元。

最近,該公司證實,它正打算以1.23億美元的價格出售兩年前購買的奧克蘭市中心建築。

美媒看衰Uber:即使新CEO上任也無法拯救它

Uber兩年前購買的奧克蘭市中心建築

新CEO還將繼承該公司與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達成的一項隱私和解協議,此前,該公司由於客戶數據處理不當而面臨FTC的隱私審核。

有報道稱,Uber的預訂量和收入在今年第二季度繼續上升,這為Uber緩解了一些壓力。

儘管該公司仍然保持著巨大的虧損,但它的虧損減少了,這一季度的損失為6.45億美元。

由於手頭有超過60億美元的現金,該公司可以在這個水平上運營幾年,而不需要籌集更多的資金。

但投資者急於看到某種形式的IPO退出,目前還不清楚他們是否願意等待3年。

雪上加霜的是,華爾街已經越來越清楚地表明,它不願意支持那些沒有明確路徑的大型、虧損的初創公司進行IPO。

Uber自動駕駛汽車部署進展緩慢,且會增加新成本

Uber的支持者似乎相信自動駕駛汽車將為這一混亂提供一個神奇的解決方案。一旦公司不再需要付費給那些討厭的司機,該公司糟糕的財務狀況才會有所緩解。然而,這在很多層面上都是妄想性的思維。

讓我們假設Uber擺脫了法律糾紛(此前Uber被指控其收購的無人駕駛卡車初創企業Otto實際上竊取了谷歌的無人駕駛技術)。事實上,任何意義上的自動駕駛汽車要成為現實還需要數年的時間。技術和法規的限制意味著自動駕駛汽車的部署將繼續進展緩慢。

但展望未來幾年,即使是卡蘭尼克也承認,Uber充其量也只是人類和自動駕駛服務的混合體。

而且,當Uber部署自動駕駛汽車時,它將為自己創造大量的新成本,比如為了擁有車隊而購買汽車的成本,要支付維護它們的費用,以及在不使用時儲存汽車的地方也需要付費。

就像它的核心業務一樣,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自動駕駛汽車會改變Uber的經濟狀況。

對於Kberrowshahi來說,解決Uber核心模式的最明顯的策略是大規模削減開支。該公司在2016年與中國當地領先者滴滴出行達成協議,退出了中國。今年早些時候,通過與俄羅斯Yandex的交易,實現了類似目的。

很可能還有其他一些地區的巨額資金被浪費,新CEO可能會相對迅速地放棄,專註於關鍵市場,這可能會讓Uber走上盈利之路。當然,隨著辦公室被關閉,可能導致裁員。

在「放血」之後,「病人」病情被穩定下來,Khosrowshahi可以開始審慎擴張,但要一個市場一個市場的進行,以防止進入新市場而帶來損失,同時合理地平衡其他地方的利潤(假設其他地方也有利潤)。

但壓制野心不太可能取悅所有人,也不可能幫助Uber證明其估值是基於它明天征服世界得出的。緩慢而簡單並不是矽谷的方式。

Khosrowshahi顯然是董事會認為能夠克服這些挑戰並能幫助Uber從混亂中恢復秩序的的人。該公司指望他能挽救矽谷最受資助的初創公司之一,並證明他們不是愚蠢的人,他們未曾屈服於傲慢以及創業騙子的催眠承諾。他們想要的似乎不僅僅是一個奇迹,他們想要的或許是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