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情侶酒店的市場需求處於上升階段,而情侶酒店產品仍然參差不齊。

羞答答的情侶酒店,羞答答地開

臨近七夕的前幾日,在線平台預訂酒店搶紅包、入住送香水禮物、優惠券各種促銷手段撲面而來,各大網路預訂平台的酒店預訂也隨之飈紅。北京、上海、南京、廣州、杭州、西安、武漢等地的酒店行情明顯看漲,城市裡充滿粉色的躁動。

途牛旅遊網的七夕消費報告顯示,不少主打“愛情”的特色酒店人氣鼎旺,這些酒店的名字包括什麼“水晶情侶”、“愛舍”、“熱帶雨林”、“天使戀人”、“愛情鳥”……在美團點評App上的酒店業,專門開闢出“情侶酒店”版塊,臨時推出的比拼點擊速度獲得酒店抵用券的小遊戲,沒多久就被告知已經發放完畢。

杭州情詩酒店的七夕當天入住客房在10天前已經訂完。這家酒店開業剛一個月,是情趣電商春水堂投資的第一家高端情侶酒店,33間房間布局在9000平方米靠近西湖的園林里。

此前幾年,春水堂花了100萬元做國內情侶酒店市場的調研,發現2014年中國酒店業總交易額3090億元中,有30%是男女型消費,也就是說,以男女型消費為細分目標人群的情侶酒店市場,容量可以達930億元。而2014年國內情侶酒店的實際市場規模僅為194億元,預計2018年將超過250億元,遠未達到細分市場容量的天花板。

據調查,明確稱自己為情侶酒店的,目前在國內酒店市場中的佔比小於5%,業內對於這種酒店類型也還沒有清晰的定義,比較普遍的說法是,情侶酒店是主要服務於情侶、夫妻,提供浪漫氛圍,甚至有為情侶提供的設備設施的主題酒店。這些情侶酒店普遍規模較小,分佈零散,檔次分低中高等,集中在經濟型酒店檔次的居多。

洛桑酒店管理公司首席顧問夏子帆認為,雖然國內的情侶酒店發展目前還處於瓶頸期,但隨著時代變化,按照市場發展,加上節日營銷,情侶酒店會具有一定的發展前景。

細分市場的需求

萬愛情侶酒店創始人孫同敏的微信簽名是“情侶酒店創造者”,他告訴界面新聞,雖然他不是最早做情侶酒店的人,但國內的“情侶酒店”這四個字是他給捏到一起的。

孫同敏之前從事過IT和媒體行業,2010年前後,他看到快捷連鎖酒店發展得如火如荼,考慮進入酒店行業二次創業。不過他覺得,快捷連鎖酒店的複製、擴張像是做流水線,大家忙著跑馬圈地,有朝一日會因為同質化的競爭產生價格戰,降低利潤,他想做更有生命力的酒店產品,最後選擇了情侶酒店。

事實上酒店業的發展正如孫同敏預期,部分快捷連鎖酒店品牌的加盟商之間出現激烈價格競爭,物業、人員成本逐年上升,快捷連鎖酒店行業利潤下降。另外,高星酒店需要高額投入,入住率水平較低,投資回報期長。隨著人們消費水平提高,中端酒店、有特色的主題酒店、非標住宿開始興起。

據多名業內人士回憶,國內在2008年之前,在沿海一線城市就出現了情侶酒店,多以酒店中一種客房類型出現,隱蔽經營,大約七八年前,情侶酒店開始走進公眾視野。

情侶酒店這種業態最早來自日本,後來也影響到中國台灣。資料顯示,日本的現代情侶酒店興起於1950年代晚期;至70年代,一些酒店開始提供四周環繞鏡子的房間,SM主題的房間等等;到80年代,日本情侶酒店數量達到3萬家;1985年日本法律改變后情侶酒店數量減少。

日本情侶酒店的龐大客源,一部分來自色情業,一部分來自住宅面積狹小的日本夫妻,還有成年後尚沒有獨立住房經濟能力的年輕人。媒體報道稱,日本每年情侶酒店產業的營業額是豐田汽車公司營業額的4倍,日本有一半的性行為發生在情侶酒店。

日本的情侶酒店更確切地可以稱為“情趣酒店”,房客出入可以做到自動化,在自動入住機辦理入住,在自動販賣機購買商品和特殊用品,全程不需要見到人,房間風格也大膽創新。

相比而言,國內大部分情侶酒店還是圓床、粉紗的固定搭配,並且人們出入酒店也小心翼翼,為保護隱私擔心。

萬愛情侶酒店孫同敏希望把他的情侶酒店做成一種“陽光”且浪漫的產品,與觸及國內法律敏感地帶的“情趣”概念劃清關係,不在房間里擺放任何情趣用品,設計風格有點像酒店婚房。

在中國20多家已經開業的萬愛情侶酒店裡,每天有20%的客房訂單是慶祝紀念日或求婚的人群,萬愛的店員也承接房間浪漫布置的工作。去年萬愛酒店900萬元的流水,有10%的收入來自客房個性化布置和紅酒代銷。

孫同敏的運營理念比較特別,會利用訂房數據替換掉不受歡迎的房型,分別給酒店前台和店長提供客人五折和免單的權利,在酒店提供冬夏飲品和水果,把各地的特產小吃相互寄送給不同的酒店等等。

萬愛的房價相當於同區域四五星酒店的水平,高出經濟型酒店1.5至2倍,而每間房成本比經濟型酒店高出15%至20%,客房量在30至50間,物業選在城市裡年輕人匯聚、鬧中取靜的地方,22至35歲的消費者佔到其客源的六成以上。截至目前,萬愛成為罕見的多個城市發展的情侶酒店,包括北京、南京、昆明、天津、武漢、廣州等地,加上正在籌建的酒店數量,已經有40家左右的物業,一半自營一半加盟,單月入住率常常破百。

敏感的“情侶”概念

就萬愛這個品牌來說,在任何宣傳文字中都小心避免了與“情色”有關的聯想。這也是使得國內情侶酒店從業者與投資人始終不大敢放開手腳的敏感點。

“國內情侶住宿的需求還處於羞澀期,目前來說住情侶酒店也容易讓人有所聯想。”在重慶從事酒店投資、管理、教學的酒店業者趙潤生評價稱。他表示,情侶酒店在重慶這個活躍的酒店市場中仍然很小眾。

洛桑酒店管理公司首席顧問夏子帆告訴界面新聞,在歐美日韓等國,情侶酒店設置情趣椅等設施是正常行為,然而在國內的一些大城市,比如世博會期間的上海、杭州等地,對於此類酒店會被相關部門責令撤走各種設施及用品。

在幾年前的東莞,酒店常常成為色情行業的寄生地,在國內各地酒店,也不乏有塞小卡片的情形出現,對於治安管理部門,情侶酒店容易成為檢查的重點。情侶酒店業者需要格外謹慎避開紅線。

“日本情侶酒店發展的其中一個基礎是其色情業,在日本區域性合法,而在國內,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一二十年,情侶酒店都不可能建立在國內色情業開放的基礎上,它的生存空間在於滿足一些社會青年追求時尚和新奇體驗的需求。”酒店產權網創始人Galen Moore對界面新聞分析稱。

Galen Moore認為,國內情侶酒店的消費群體偏窄:“首先商旅客人肯定是住不了情趣酒店的,就是住了情趣酒店回去也不好意思報銷;其次在很多人眼中,去住情趣酒店就是有不軌行為;第三,現在很多酒店會建立客戶檔案,為了維護客戶,會採集你的入住習慣、消費習慣等等信息,如果住了情趣酒店並且有一天信息泄露了,就麻煩大了。”

酒店投資人Frank告訴界面新聞,作為投資人他會首先考慮標準化的酒店投資,“情侶酒店客群略單一,不像標準化酒店,情侶和商務客人都可以來。情侶酒店這種風格直接把商務客人隔絕了。”不過他也補充說,目前傳統酒店在成本壓力下盈利空間縮小,像情侶酒店這種跨界、主題型的酒店確實能有更高的定價和利潤。

另外,Galen Moore分析稱,日本情侶酒店市場廣泛的另一個特殊原因,是日本家庭平均住房面積較小,房價高,情侶酒店也能滿足家庭需求;而在中國,各地酒店價格並不算高,酒店類型豐富,對情侶來說,不管是旅遊還是小聚,總能找到性價比高,服務標準統一的酒店來滿足需求。

這也導致國內尚未出現做出連鎖情侶酒店的大集團、大資本。“很多投資情侶酒店的,預算很緊。國內不少情侶酒店會在住宅、寫字樓、商住樓上做酒店,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有消防等問題,有的沒有窗戶。國內情侶酒店的服務品質無法預期,限制了這個市場的發展,需要有領頭羊來做這個事。”趙潤生說道。

剛工作兩年、常駐北京的李粒(化名)還記得,自己唯一一次體驗情侶酒店是在大學時代,與男友選擇了學校附近的一家300元左右的情侶酒店,但印象不佳。

“那個酒店房間里是鋪著紅色床單的圓床,整體風格很香艷,衛生不是特別好,衛生間馬賽克地板的角落臟髒的,讓人比在白床單的酒店房間還難受。”她說。半年前她又嘗試搜索了情侶酒店,發現很多大紅大紫的裝潢,在審美上不能接受。李粒說,此後凡是住酒店,都會選擇標準化的品牌酒店,“跟戀人開房的話,還是要選比較能信任的,不會貿然去選別的。”

在武漢讀書、工作的岳歆(化名)也表示,相比設計獨特的情侶酒店,會更看重舒適度和衛生,“如果要找新鮮感,我會去Airbnb找有趣的小房子,或者有口碑的度假酒店。”

快捷酒店搶生意

萬愛情侶酒店創始人孫同敏認為,情侶酒店市場需求在國內是客觀存在的,問題關鍵還是缺少經營出眾的企業。

“國內快捷連鎖酒店的大床房比例越來越高,現在甚至達到一半,而其中有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大床房預訂需求來自情侶、愛人。”孫同敏分析道。

作為主題酒店中的一個細分,情侶酒店本身是種能產生溢價和更高利潤的產品模式。酒店產權網創始人Galen Moore告訴界面新聞,國內大部分情侶酒店的每間房成本與同檔次的酒店相差不多,而房價能高出30%至40%,相對應的,利潤能提高20%至30%。不過每間房成本也取決於酒店定位和檔次。

作為一家為房間設計付出了100萬元和部分股權的高檔情侶酒店,情詩酒店創始人藺德剛告訴界面新聞,情詩酒店的租金水平與二線城市五星酒店的租金水平類似,而作為精品酒店,其平均客單價比五星級酒店高出了80%,客房定價在800元至1500元之間,且入住率也明顯高於五星酒店平均水平。開業一個月,情詩酒店的周末入住率達到90%以上,平時則在70%以上。

洛桑酒店管理公司首席顧問夏子帆認為,國內的情侶酒店發展目前處於瓶頸,主要原因在於:市場上大多數的情侶酒店僅僅是在裝飾上改變,而實質的功能與人性需求欠缺考慮,思維固化導致產品落後於歐美日韓;另外在經營思路與操作手法上,大多數的情侶酒店選擇等客上門,在宣傳上遮遮掩掩,很難擺脫觀念談產品,因此導致多數情侶酒店經營現狀不盡人意。另外,能否找准市場進行投資也決定了情侶酒店經營的成敗。

“舉例來說,長沙作為娛樂之都,在行為觀念上領先中國,加上娛樂消費刺激,衍生情侶酒店的空間比其他城市多。再就是一線城市酒吧、Ktv聚集的地方,情侶酒店市場比較火爆,大多數年輕一族喜歡玩樂,通過密集的娛樂商圈,自動傳播,引客上門。當然,這種地方也容易吸引一些非情侶的違法犯罪人員入住,投資者需要權衡。”夏子帆分析道。

根據藝龍旅行網提供的數據,在情人節、七夕、聖誕節等與浪漫有關的日子,北上廣深、成都、武漢、杭州等城市住宿需求大,昆明、西安、武漢等城市的酒店預訂增幅高。從酒店預訂類型看,預訂情侶主題酒店和鐘點房酒店最多的前十個城市是:北京、上海、成都、重慶、瀋陽、鄭州、長沙、合肥、東莞、西安。

春水堂的情詩酒店在北京、上海、深圳沒有找到兼具獨特風景與性價比的物業之後,最終將第一家酒店開在杭州這座消費水平較高的愛情之城。100萬元的設計費體現在獨特的格局和設施上:

酒店的15棟別墅分上下兩層,通向二層的樓梯被改造到屋外,前往二層的住客不需要與一層的人碰面;整個物業除了建築,七分之六是園林,七塊分建區路線分散,想要到園林里溜達的住客也很少會碰面;房間隔音採用了專門技術,房間安裝單向頭飾玻璃,裝有地暖和智能中控設備,可以用手機調節燈光和窗帘;酒店沒有公共餐廳,採取點餐、送餐的方式;任何客房服務都是被動提供,避免打擾住客。藺德剛說,希望打造以女性視角出發的“情侶相處空間”。

夏子帆談到,“目前國外情侶酒店的打造已經趨向奢華,投資成本與銷售價格同步增高,依然有市場。情侶酒店不再是鮮艷的色彩,圓形的水床等基本配套,而是從私密空間,雙方活動的特點加以改進,比如設置獨立的泳池,按摩池等高端配套,情侶酒店走出激情的老套路,奢華、個性、空間功能成為新一代情侶酒店的特徵。”

藺德剛認為,日本市場由於老齡化、女性獨立、情侶酒店的高度競爭,甚至男性的中性化潮流,情侶酒店的平均收益正在下滑,而在中國情侶酒店市場仍處於上升趨勢。

重慶酒店業者趙潤生也對情侶酒店市場的前景持樂觀看法:“90后、00后信息獲取渠道越來越廣泛,對非標產品的好奇心增強,對體驗感的要求越來越多樣,情侶酒店的發展有它存在的客觀市場價值。而中國倫理觀念的更新一直在發生,大家的羞澀感會改變。不過情侶酒店產品在服務品質和體驗上需要更新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