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新喜

日前,一篇聯想內部微信帖流出,在聯想中國戰略與文化全體管理幹部溝通會上,離開兩年再度回歸的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劉軍主持了這次會議,劉軍以「輕裝上陣,為復興而戰」的主題向外界傳達了聯想的新謀局。

過去不久,在聯想的全球創新科技大會Tech World上,劉軍表示人工智慧將引發一場前所未有的效率革命。而在目前的合肥峰會上,劉軍表示,聯想還要搭建一個智能硬體生態。

聯想搶灘打造智能硬體生態,能否引領行業變革?

智能硬體生態是聯想AI戰略水到渠成的戰略延伸

「從PC跳到PC+,我們從PC到智能設備,從PC硬體到智能硬體家庭端的變形,在這個方向上投資了很多年。」劉軍在合肥峰會上表示,在消費者業務層面,聯想的智能硬體要做雲+端,搭一個生態,所有的應用都需要生態,在智能生態裡面,智慧聯想應用是重要的一環。

聯想為何要搶灘打造智能硬體生態?一方面,我們看到,智能硬體市場在發展了這麼多年之後,市場蛋糕與產業規模逐漸起來了。根據去年發改委、工信部正式印發《智能硬體產業創新發展專項行動(2016-2018年)》中指出,預測到2018年我國智能硬體全球市場佔有率超過30%,產業規模超過5000億元。

其次如劉軍所說,聯想在智能硬體領域投資布局已久,當下時機已經成熟。聯想目前已經是一個集PC、手機、平板、電視、智能硬體等多種設備形態的巨頭,有自身的工廠與供應鏈,比如說,聯寶作為聯想在智能製造領域的示範基地,日產PC5萬多台,平均不到1秒就有一台筆記本下線,自動化率高達75%。

聯想搶灘打造智能硬體生態,能否引領行業變革?

再次,聯想目前已經All in人工智慧,而智能硬體生態的布局就是人工智慧的落地的載體。智能硬體的規模越大,聯想的AI能力連接的產品與場景越多。加之,目前聯想在工作、家庭、社會等場景中均有諸多AI產品和戰略布局,搭建智能硬體生態可以看成是聯想AI戰略水到渠成的戰略延伸。

智能硬體生態是創業者與硬體廠商的利好

聯想不是第一個舉起智能硬體生態大旗的巨頭,前兩年京東曾宣布「JD+」計劃,百度也曾推出了智能硬體合作計劃 Baidu Inside,騰訊曾推出TOS+」智能硬體開放平台。在矽谷,微軟、Google、亞馬遜等都開始向雲服務、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方向重點落子,並推出了相關智能硬體產品。

一方面從未來萬物互聯趨勢來看,超級APP入口效應會逐步消失,智能終端入口的爭奪將更加激烈,與BAT等巨頭聚焦軟體層面的優勢相比,當前的聯想更大的優勢是具備軟硬體雙向融合的能力,而這一點,讓其對第三方合作者的吸引力更大。

劉軍接受採訪時提到一個點是,聯想搭建成一個智能平台,讓第三方的合作夥伴接入,同時聯寶也會成為第三方硬體的生產製造商,希望能夠承載更多的新的AOT和智能設備上的開發和生產製造。

這對於硬體廠商重構自身的技術與創新力來說,無疑是一大利好。

在物聯網時代智能硬體熱潮的興起,多數玩家沒有品質化的硬體製造能力,在過去兩年,許多粗製濫造的智能硬體產品流入市場導致整個市場從風口滑入冰點。本質上源於,我國的智能硬體企業多集中在產業鏈的下游,尚處於摸索階段,一方面是產品本身的體驗並不過關,其次是成本高於同樣功能的非智能單品。

網際網路巨頭搭建的智能硬體平台多半只是搭建一個平台開放APP介面,本質上還是一種搶入口的流量思維模式,但難以解決其硬體層面的品質提升與創新問題。許多創業者也找不到優質的代工廠來提升產品的品質與創新能力,更沒有平台化布局能力,資金、品牌、供應鏈支持、售後服務等等都是難以逾越的高峰。

在筆者看來,聯想開放自身的智能化生產能力與AI能力做智能硬體生態,首先是開放了聯寶代工智能製造能力,其次開放其基石業務、渠道與AI能力,通過「設備+雲」與「基礎設施+雲」模式賦能產業和行業。

聯想搶灘打造智能硬體生態,能否引領行業變革?

這也意味著聯想的戰略是想通過完成自身的智能化轉型,再帶動整個行業的轉型升級,軟硬體廠商與開發者也因此獲得了AI能力與硬體製造、渠道等能力的新機會與紅利窗口。

智能硬體是聯想新零售戰略的重要一環,線下體系業務是助推新零售的底氣

聯想在中國有超過1萬家的聯想專賣店,可以說聯想在線下紮根很深,而對於BAT網際網路巨頭以及小米等新興廠商來說,要布局新零售業務,整個線下體系需要從頭開始搭建。

比如阿里開始投建無人超市,小米目標是年內開啟200家體驗店,三年內開啟1000家線下體驗店,即便三年後實現目標,與聯想的體量規模也不在同一個層級。因此,多年來在線下體系的積累優勢正成為聯想智能硬體的業務的基石。而劉軍在採訪中也透露,要快速的搭建新官網,同時也搭建一套體系,通過線上線下的融合體系來對接客戶。

過去,智能硬體線上火熱,但在線下缺乏實體與應用場景線上和線下渠道呈現出強烈反差,普通用戶還沒有建立起對智能硬體產品的認知,劉軍的戰略是通過擴充硬體品類將線下的專賣店體系激活,形成連接線下海量用戶的節點,並打造高頻次的購物場景,改善用戶認知與教育市場。

聯想成熟的線下體系業務是構建新零售的底氣,而智能硬體生態是聯想新零售戰略的重要一環。如何激活聯想的專賣店體系,使其成為聯想展示最新黑科技、智能產品體驗的新零售生態體驗場景,將是聯想智能硬體生態體驗的關鍵。

自營+開放戰略 重構智能硬體產業鏈模式

從目前看出,聯想的智能硬體生態分成兩部分,一方面是自營,一方面是開放,而開放模式,如劉軍所說,通過將實驗室、工廠、供應鏈、銷售渠道等技術與資源開放,硬體廠商可以合作接入。目前已經與海爾、飛利浦、三星、愛奇藝、百視通、喜馬拉雅等品牌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

而在這些合作當中,聯想正在打造新的產業鏈創新合作模式,一是設定產品服務與技術標準,當前已推出了智能家庭技術和服務白皮書。其次是把用戶、設備、服務三者有機整合,根據用戶日常的家庭需求把相應的技術、產品服務融入進來,通過優勢互補共同推進服務。

劉軍在合肥峰會中也特別提到,聯寶為美的冰箱生產一款觸摸屏中控設備,冰箱可以因此接入物聯網實現一屏多端的功能,某種程度上推動產品實現了更強的柔性創新能力與產品服務能力。最後是打造智能化生產體系,聯寶融入AI技術優化整個智能化生產與創新流程。

本質上,這是聯想將自身核心技術與資源開放出來,降低了外部智能硬體生產者的創新成本與生產成本,通過與外部合作夥伴優勢互補形成合力,與合作者一起完善智能硬體的產品創新、服務標準、渠道、流程與商業模式,與產業鏈上下游共同打造智能硬體的開放生態,通過AI技術加持連接家庭等場景,重構產業鏈模式。

打造智能硬體生態戰略:站在產業鏈的上游來引領整個行業的變革

從未來看,純粹的網際網路公司或者硬體公司難以與軟硬體融合的生態型公司競爭,這也是聯想復興的關鍵的環節與核心能力。本質上,這也是聯想早前給自己的定位:要做這一輪「智能變革」的推動者和賦能者。

總的來看,聯想正在打破網際網路巨頭販賣流量的模式,用技術驅動與產業鏈聯動合作,賦能開發者與合作者,形成的新的具備連接萬物的能力的新平台。

前面提到,當前中國智能硬體產業鏈尚處於下游,可以說,聯想當前戰略布局比較深遠、觸及並連接到了智能硬體產業鏈的核心薄弱環節,如果生態型平台一旦成型,它有望驅動整個行業向上游產業鏈延伸。

綜上可知,闊別兩年的劉軍回歸之後,對聯想的反思更加全面和深刻,包括對聯想過去五年所走過的彎路和挫折的反思都直指痛點,無論是炮轟中間管理層的「唯上文化」,強調「客戶滿意超越重於老闆滿意」,要求團隊重拾「雙手沾泥、熱血拚搏」的創業精神,還是提出「嚴懲腐敗,構建防腐防線」均可看出如今的劉軍和聯想中國管理團隊對改革與求變之心的堅決。

劉軍復興聯想的本質,是通過挖掘聯想自有業務優勢重新有機組合併開放出來,並通過合縱連橫,布局新業務釋放新的能量,為聯想打造新的想象空間。

與此同時,聯想當前打造智能硬體生態戰略是想要站在產業鏈的上游來引領整個行業的變革,也在為聯想自身注入新的變革力量,搭建智能硬體生態當前聯想的戰略謀划是很清晰的,關鍵看執行層面如何將開放合作戰略如何更好的落地,這也是聯想復興頗為關鍵的一步。

作者:王新喜 TMT資深評論人 本文未經許可謝絕轉載 我的微信公眾號:熱點微評(redianwei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