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華為「叛將」今安在?

0 1

原標題:華為「叛將」今安在?

華為「叛將」今安在?

手機行業被挖角的高發地帶有兩家企業,一是三星,二是華為。主要原因自然與它們各自取得的矚目成績有很大關係,業務的成功也進一步被理解為操盤手的成功。

華為手機高管近兩年一直是友商追逐的目標。其中一批在華為立下過汗馬功勞的將才轉投他人麾下。這其中,有技術方面的大牛,有營銷方面的高手,更有精通技術、營銷、供應鏈和渠道的全才。這些將才在不同的時期,憑藉業績都獲得了國內手機市場行業的認可,可謂碩果累累。

細數這些離開華為的將才,不管是由於心高氣傲、另某高就、懷才不遇或是心生怨念,離開華為時都是躊躇滿志,希望另開一番天地。但是詭異的是,幾乎無一例外,在新的職場他們多是鬱郁不得志,或者黯然離場。為何這些有資歷、有能力的「叛將」結果相近,答案或許很簡單。

一個優秀的平台能夠成功,並非是一個人的豐功偉績,這背後有平台無數資源和時間的累積。一家企業希望依靠挖角讓業務「事半功倍」,需要更大的資源和支持力度,如果「叛將」被挖來的使命是雪中送炭、平地摳餅,那成功的幾率更是極低。

為什麼華為成了被選中的「蘋果」?

華為「叛將」今安在?

縱觀手機行業,近兩年堪稱黃埔的廠家華為,已經以1.08億和1.39億的出貨量連續兩年佔據國內手機行業頭把交椅。

9月7日, 市場調研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發布數據報告顯示,華為智能手機出貨量在今年6月、7月,連續兩個月超過蘋果,成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廠商。時移世易,華為的市場表現讓它取代了越來越多國際廠商的位置。

在眾多國內同行看來,想要在智能手機市場爭取更多的市場份額和話語權,學習華為是一種捷徑。而最快的方式,無疑就是通過挖掘華為手機的關鍵將才,以圖將華為的優勢複製過來。

然而,現實並不一定都是美麗的,甚至骨感的殘酷。

逃兵劉江峰,折戟酷派,二度退出手機行業

華為「叛將」今安在?

8月31日,劉江峰在朋友圈發布「收山之作,敬請光臨」的消息。隨後,酷派集團發布公告證實了劉江峰從酷派離職的消息,「劉江峰因希望投入更多時間於彼之其他個人事務上而於當日辭任首席執行官。同時,公司委任執行董事兼副主席蔣超出任CEO。」

劉江峰在酷派擔任CEO共計380天,最終沒能帶領酷派重回手機行業第一梯隊,而它的抱負也隨著離開化為泡影。他給酷派最後的祝福只有6個字,「盡人事聽天命」。

酷派的失敗經歷幾乎抹平了劉江峰過去在華為的種種功績,儘管外界一致認為是樂視的資金鏈問題導致酷派的失利。

事實上,至今圈內一些老媒體提及劉江峰,都對他在華為網際網路渠道上的開拓能力暗挑拇指。2013年前後,小米的網際網路模式將國內手機行業攪得天翻地覆,幾乎衝擊了所有廠商。為了應對小米的網際網路品牌,華為成立了獨立品牌榮耀,2014年1月4日,劉江峰正式出任華為榮耀事業部總裁。

一年左右的時間,小米在2014年折桂國內手機市場,而榮耀手機也在這一年時間內將銷量做到2000萬台,銷售額從1億美元飆升到20多億美元。劉江峰的戰績,沒有人會不承認。

但轉年後,劉江峰做了一個讓很多人不理解的決定,退出手機行業,創辦電商平台。當時劉江峰在華為供職已有20年左右。2015年4月11日,劉江峰發表了《時間未老 理想還在》的辭職信,留給手機江湖一個詩意的背影。4月28日,劉江峰的「多點」上線。

一年後,多點業績平平,而劉江峰卻傳出負氣出走的消息。此時,賈躍亭第一時間遞來了橄欖枝。

樂視的生態布局讓劉江峰為之動容。當時的酷派已是危如累卵,而劉江峰對此頗為興奮,他一直在等待一個沒有資源背景的平台可以讓他證明自己的實力。2016年8月16日,劉江峰的「機會」來了,在賈躍亭的支持下「劉將軍」開始掌管酷派。

當時的劉江峰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一年後的酷派狀況會更加糟糕。2016年度公司虧損42.1億港元,截至2017年7月31日,營業額只剩27.16億港元,同比下滑約52%,負債壓力加大。在劉江峰的掌管下,酷派病入膏肓。

而這一次,劉江峰沒有了一年前的豪情,他選擇放棄酷派,安然「逃離」手機行業。

墨客楊柘,離開TCL,魅族的起點並不寫意

華為「叛將」今安在?

在風雲變幻的手機行業,速度、複製成了手機廠商爭奪的關鍵,很少有人在意文化這類慢思維。而楊柘就是一個熱愛中華傳統文化的人,他的出裝標配是對襟盤扣的傳統中國服飾。正是這位儒雅的墨客,讓華為有了如今Mate系列和P系列的高端形象。

2014年前後,華為意圖轉變自身形象,一洗低端國產機的負面印象。華為重金從三星挖來了楊柘,由他主抓Mate高端機型。而他的一系列表現,讓華為看到了高端轉型的成功曙光越來越近,他的價格甚至超出了為華為創造價值。

隨後的兩年,楊柘在華為主導的P6、P7、P8、Mate7以及Mate S等一眾機型均獲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從P7的君子如蘭、P8的似水流年到Mate7的爵士人生,華為一系列slogan讓人印象深刻。其中Mate7更是成為華為上探高端市場的一個關鍵轉折,將華為品牌形象推到從未觸及過的高度。

因為理念的衝突和「第三者」的出現,楊柘離開華為加盟了TCL通訊。2015年10月,楊柘出任TCL通訊中國區總裁,TCL董事長李東生希望楊柘能夠快速改變TCL手機業務在國內市場孱弱的表現。楊柘身負重任。

掌舵TCL後,楊柘發布了宛若生活的slogan,TCL在他手裡變得有了調性。只不過,一年時間太短,楊柘的文氣還沒來得及融入TCL手機,就被突出起來的財報重重打了一拳。

在TCL集團發布2016年財報之前,楊柘在2月離開了TCL,理由是沒有完成李東生給的任務。在4月發布的TCL財報中也可以看到,集團整體業務都取得了增長,只有通訊業務有明顯下降。TCL集團財報顯示,TCL通訊銷售通訊設備及其他產品6876.6萬台,同比下降17.7%。

在某種意義上,楊柘失敗了,就此被掃地出門。

然而,魅族已經等待多時,5月終於得償所願,楊柘出任魅族科技高級副總裁兼魅族公司總參謀,負責魅族事業部市場營銷相關業務及團隊管理。加入魅族後,楊柘操盤了魅族Pro7,「雙瞳如小窗,佳景收歷歷」的廣告語一改魅族常態,「畫屏」的出現也在目前的國內手機市場上獨樹一幟。

現在談楊柘在魅族的成績還為時尚早,但他在TCL的失意並沒有影響他對文化與產品的結合理念。在他看來,文化仍是手機最重要的部分,而他現在正在改造魅族。

猛將李開新,出身榮耀,被囿於360手機的低端夢魘

華為「叛將」今安在?

8月31日,360手機發布新品vizza,主打百元機市場。李開新在360手機,肩上扛著「性價比」的大旗。而坊間「呼喚歸來」的周鴻禕,幾乎沒有看到再對手機業務「站台」,也不再吵著要超越蘋果。

2016年5月,李開新以執行副總裁的身份正式加盟360手機,並於同年12月升任360手機公司總裁,全面負責360手機的運營。老周對李開新十分信任,在他掌管360手機業務後,基本沒有再插手產品的事。

在老周看來,華為有經驗的中層人才,一定會帶來值得學習的東西,讓360手機快速成長。事實上有一部分確實如此,在2016年,360手機銷量突破了500萬台,是360的最高紀錄。因此,李開新定下了2017年1000萬台的銷售目標。不過,這個目標對於360來說,並不容易做到。

現在看起來,李開新已經改變了360手機的思維,雖然目標不小,但360不再高喊著要革誰的命,而是更加務實。

李開新與劉江峰曾經是老搭檔,是有著十幾年經驗的華為元老。他在1996年加入華為,2005年開始擔任華為中國區手機銷售副總裁,2013年底進入榮耀。榮耀的成功,同樣離不開李開新。

然而,李開新加入360手機已經一年零四個月,2017年已經過去8個月,戰績並不理想。資金、人才、營銷手段,新平台都不缺乏。但是360手機至今推出了為數不多的幾款低端機型(僅供網路渠道銷售),銷售情況並不理想。

有行業分析師這樣表示,360手機看似另闢蹊徑,在其他手機廠商紛紛上探中高端的時候專註低端,但是實際上李開新已經被囿於低端市場,而且很難逃離。

目前來看,李開新的1000萬台(2017年)銷售目標,能夠實現的可能性並不大。

改變者吳德周,脫胎榮耀,帶領鎚子取得另一種成功

華為「叛將」今安在?

接任錢晨,出任鎚子科技CTO,吳德周成了羅永浩另一種成功背後的男人。這種成功不是老羅追求的,卻是他必然要妥協的,就是銷量。

眾所周知,老羅對做手機是認真的,他對喬布斯的信仰使他對產品幾近變態的苛刻。Smartisan T1和T2滿足了老羅的追求,卻失去了市場。T1和T2從產品設計上來看,直到今天依然是可圈可點,但良品率問題導致供應鏈產能有限,市場供應不足,老羅連著吃了兩次自己的虧。

在前任CTO錢晨離開之後,老羅將吳德周遊說成功。老羅曾透露,他跟吳德周相識於2015年11月,對他的實力非常認可,但那時候吳德周已經將自己的住所從北京搬至上海。為了邀請吳德周加盟,老羅多次登門拜訪,喝酒吃飯拉家常,前後花費了將近7個月的時間。

交心深談後,吳德周在2016年5月4日正式赴老羅之約,加入了鎚子科技。上任後,鎚子發布了兩款產品,Smartisan M1/M1L和堅果Pro,徹底改變了鎚子做手機的套路,也讓老羅看到了希望。鎚子這兩款產品每個幾十萬的銷量,吳德周功不可沒。

吳德周加入鎚子後,不僅擴建了硬體研發團隊,還將項目驅動型的鎚子,重建為一家有產品線概念的智能硬體公司。目前鎚子的產品線分為主打高端極致的T系列、主流市場潮流的中高端M系列以及科技年輕范兒的堅果系列。

其實,吳德周也是土生土長的華為人,2001年大學畢業之後加入華為,2004年成為華為手機業務的第一批員工。華為的一款手機、第一款滑蓋機、第一款觸摸屏手機、第一款智能機、第一代榮耀等等機型的背後,幾乎都有吳德周的身影。

在擔任榮耀產品線副總裁期間,吳德周帶領團隊成功地研發了榮耀3C、榮耀3X、榮耀4X、榮耀6、榮耀6 plus以及榮耀7等一眾機型。15年的華為任職經驗,成為吳德周改變鎚子原有產品理念的底氣。

雖然,吳德周的加盟沒有起到立竿見影的作用,但從Smartisan M1和堅果Pro目前的市場表現來看,吳德周一年多的運營算得上成功的。至少,他改變了老羅。

人是關鍵,但平台是土壤

華為「叛將」今安在?

僅從上述這幾位前華為中高管的履歷來看,每一位都稱得上手機行業的大佬,但為什麼離開華為之後,他們卻很難再取得往日的輝煌成就?

實際上,在每一個個體成功的背後,都離不開他當時所在的企業。平台為人提供了可以成長、進步的土壤,可以相得益彰;而一旦脫離了平台,個人的能力會被削弱,即便能力再強大的人,也不可能單打獨鬥。

就像手機江湖的傳奇人物劉江峰,做到過一年將全新品牌售出2000萬台的成績,他的能力沒人否認,但前提是他所處的是華為的平台。這就是為什麼在酷派的環境下,劉江峰提出五年銷售過億都會讓人為之擔憂的原因。如今,酷派成了「無主之城」前途未卜,劉江峰也落荒而逃轉型做投資。

這些瘋狂從華為挖角的手機廠商都忽略了一點,現在這個行業比拼的不僅僅是高管的個人能力,還包括企業的整體技術積累、資金實力、人才儲備和企業文化等等。就算這些從華為出來的大佬全部聚在一起,讓他們將十年前的華為在一兩年內打造成今天的體量,也無異於痴人說夢。

手機行業走馬換將是很常見的事情,挖角也是一種捷徑,但企業需要清楚的是,自身能給這些「將才」提供什麼樣的土壤。如果個人能力與平台實力難以匹配,挖角的結果,很有可能就是失敗。

——————————————————————————————————

微信關注公眾號「懂懂筆記」每天第一時間為您奉上最新最熱的科技圈資訊~

多年財經媒體經歷,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眾多,資訊豐富,觀點獨到。

發布各大自媒體平台,覆蓋百萬讀者。

《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