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雲業務跳級 戰略地位僅次於三大BG

放大圖

  李娜

  從宣布成立到二級部再到一級部門,華為雲業務在半年內完成了「跳級」,成為了華為集團最重要的產品線。從某種意義上看,戰略地位僅次於華為三大BG(運營商業務BG、企業業務BG以及消費者業務BG)。

  8月28日,華為內部發文,表示為了支撐業務發展,雲BU遷移至華為集團下,成為一層組織,華為官方對第一財經記者確認了此消息。而據華為雲業務內部人士向記者介紹,雲業務將成為華為近年來最重要的戰略布局,為此公司將做持續投入。

  在今年三月份,華為正式宣布成立CloudBU,並計劃新增2000人專門進行業務擴展。華為輪值CEO徐直軍在第14屆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做出了這樣的表態:在公有雲領域,華為一定會堅定地走下去,雲是核心之核心。他表示,公有雲就是未來基本的商業模式,在5年時間內,以此為契機,完成華為的數字化轉型。

  事實上,隨著ICT整合時代的到來,雲計算領域早已成為科技巨頭們爭奪未來機會的戰略點,一些領域已經開始硝煙瀰漫。

  今年年初,低調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開始越來越多地成為各省領導的座上賓,而從與各省簽約的內容來看,雲計算、大數據和智慧城市建設成為華為與各省政府生意的重點。在此之前,阿里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浪潮董事長孫丕恕也在不同場合為各自的雲業務進行「代言」。

  來自IDC的一位分析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華為是雲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的最大受益者之一,過去是,現在是,將來是不是,要看任正非能否帶領華為贏得雲市場話語權,這在華為內外部都是巨大的挑戰。

  從發展的角度,華為的決心不言而喻,但晚到的華為如何和AWS、微軟Azure還有阿里雲競爭?

  「華為公有雲策略是,首先有自己的公有雲業務,另一個是和全球運營商合作的公有雲,攜手運營商和商業合作夥伴打造生態,實現行業雲化,這就是華為CloudFamily戰略,是區別其他公司的不同的公有雲發展之路。」徐直軍說,希望外部競爭更為激烈一些,推動運營商加速雲業務的轉型。

  和目前國內雲計算市場的競爭對手相比,徐直軍認為,華為的最大優勢是運營商的夥伴關係和線下服務行業企業的能力。

  例如德國電信T-Systems、中國電信等運用華為雲技術構建了雲平台,通過共享統一的技術和生態,它們也是華為全球公有雲服務能力的一部分。此外在線下服務方面,華為還將提供雲遷移諮詢和服務支持。華為CloudBu總裁鄭葉來強調,華為全球超過12000家合作夥伴,華為也將利用生態優勢發揮在雲生態系統中的價值。

  而事實上,華為也在各個行業推進雲業務的發展。華為雲近期在廣州舉行了「華為廣東工業雲平台生態聯盟」啟動儀式,結盟如中軟國際、深圳美雲智數、金蝶軟體、廣州明珞等十余家合作夥伴,瞄準工業物聯網。

  鄭葉來表示,製造企業上雲與製造雲並不相同,製造雲與智慧製造雲也有所不同,這分屬製造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三個階段,需因地制宜地助力企業上雲。他表示,華為開放自己30年在ICT和高科技製造行業積累的能力,包括研發設計、生產製造、經營管理、供應鏈物流等整個製造業流程中的能力,根據客戶不同發展階段提供華為雲解決方案,賦能產業新價值,讓製造更智慧。

  事實上,從目前雲市場的機會來看,主要集中在四類企業上,一類是中小企業和創新型企業,價格敏感,忠誠度低,業務簡單,即開即用。第二類是政府,投資長,回報大,關係複雜,技術門檻高,強調運營和服務,最近又有PPP模式進入,如1分錢中標。第三類是大企業,混合雲是常態,技術優先,安全第一。第四類是一般企業用戶,有場景和行業背景需求,對技術依賴。

  而據華為介紹,華為目前可以提供基礎設施、設備、運營和運維和服務等一整套解決方案。

  但從體量上看,華為三年內趕超競爭對手的內部目標依然挑戰巨大。國際研究機構IDC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公有雲IaaS基礎架構即服務市場總容量為100億元人民幣,阿里雲以40億元的收入拿下了近四成份額,而華為則未進入前五。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