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蘋果、谷歌都有一個AR平台夢,但小算盤裡卻大有不同

「AR平台爭奪戰打響!」 這是國外科技媒體今天都在說的一句話。而爭奪戰的主角——谷歌和蘋果最近在AR領域,尤其是在手機端AR平台方面,還真較起了勁兒。

29日,谷歌對外發布了一個名為ARCore的AR應用開發工具,此舉一出就被外界普遍解讀為是對蘋果六月份發布的ARKit的正面回應。

谷歌ARCore:讓1億人拿起手機玩AR

ARCore將允許開發人員為數百萬種安卓智能設備製作增強現實(AR)應用程序,目前可以在Google Pixel和Samsung Galaxy 8手機上使用。谷歌希望在ARCore試用結束前,就在1億設備上運行增強現實應用。

據谷歌描述,ARCore有三個基本組件。第一是運動跟蹤,它基於內部感測器和視頻素材來估計手機的相對位置,因此用戶可以將對象固定在一個位置並圍繞它們移動。第二是環境理解,它使用相機來檢測平面,因此在現實環境中放置的虛擬物體不會出現類似懸空或者斜面上依然處於水平的狀態。第三是光源感知,虛擬道具能夠根據光源在相應方位投下影子,從而增加其在現實世界里的真實度。

蘋果、谷歌都有一個AR平台夢,但小算盤裡卻大有不同

虛擬人物都能投影,效果可以說是相當驚艷了。

谷歌在發布的Demo視頻里還展示了一些半互動技巧。比如用戶可以在虛擬樹林中放置一個小小的Android吉祥物,當你把手機貼近它的臉部時它會做出回應。而在一本名為Oz的AR動畫書里,如果你把燈熄滅,虛擬的小獅子會害怕。

蘋果、谷歌都有一個AR平台夢,但小算盤裡卻大有不同

ARCore Oz

谷歌也試圖讓開發者更容易地通過ARCore來創造AR內容。經驗豐富的開發人員可以使用Java / OpenGL,Unity和Unreal來渲染(這點跟蘋果的 ARKit 非常相似),而新的3D設計人員可以從谷歌的Tilt Brush VR繪畫應用程序或谷歌上個月推出的VR建模工具塊導出ARCore對象。

事實上,谷歌此前一直在投資增強現實平台Tango,但該平台需要在智能手機上安裝特殊的硬體和感測器才能實現AR功能。谷歌隨後也發布了幾個應用Tango的消費類產品(比如幾個星期前出現的華碩ZenFone AR),但都不具備主流吸引力。而現在,ARCore可以讓谷歌在現有的安卓手機上就能運行增強現實應用程序。

而此次新發布的ARCore可以看做是Tango深度感測功能推向手機端的一次嘗試。谷歌AR/VR主管Clay Bavor就將ARCore描述為Tango長期成長的產物:「我認為Tango正退向幕後,成為更有創造力的技術。」這樣看來,谷歌應該會繼續推出基於Tango的新技術,比如深度感測器,但這些將作為ARCore的一個元素添加到手機里,而不是作為一個獨立的功能存在。

蘋果ARKit:出幾個APP為iOS11預熱

谷歌絕對是智能手機AR熱潮的開始,Tango平台自2014年推出以來就一直受到公眾的關注。但蘋果ARKit的發布確實點燃了開發者在iOS上製作AR應用的熱情。鑒於蘋果在智能設備領域的巨大用戶規模以及完整的硬軟體控制體系,谷歌在移動輕量版AR領域面臨的壓力著實不小。

如今臨近iOS11發布,蘋果在智能手機AR應用的開發上也有了新動態。據科技網站The Verge報道,六名應用程序開發人員昨天聚集在了加利福尼亞州庫比蒂諾的蘋果園區,演示了他們即將推出的AR應用程序,並談論了開發流程。這些開發人員來自瑞典家居公司宜家,美食廣播網(Food Network),AMC電視,Gif搜索引擎Giphy等大品牌。36氪簡單梳理了一下現場演示的APP內容:

宜家與Ikea Place

蘋果、谷歌都有一個AR平台夢,但小算盤裡卻大有不同

用戶可以從 iPhone上打開Ikea Place,使用手機相機測量周圍的空間,並將Ikea傢具放到眼前。用戶可以了解物品的大小,查看其材質及紋理。在未來的應用版本中,用戶甚至可以點擊虛擬沙發來查看它的擴展程度,比如把它變成一張沙發床。

Ikea負責數字化轉型的主管Michael Valdsgaard表示,在開發新的ARKit應用程序之前,該公司已經在2D AR功能上研發了近五年的時間。他說:「但因為蘋果覆蓋的用戶更多,所以又參與開發了Ikea Place。」

AMC與《行屍走肉》AR遊戲

蘋果、谷歌都有一個AR平台夢,但小算盤裡卻大有不同

A new Walking Dead AR app, called Our World Apple, Inc.

AMC的」The Walking Dead」AR應用程序被稱為「我們的世界」,由芬蘭的遊戲工作室Next Games開發。該遊戲應用了ARKit的一個功能ARPointCloud,可讓開發人員隱藏AR環境中的物品並能讓它們從固定位置浮現出來,形成殭屍每隔一段時間就從玩家周圍的角落出現的效果。

AMC 負責遊戲和娛樂應用的副總裁Clayton Neuman說,「《行屍走肉》這部劇很受歡迎,傳播也很廣泛,觀眾總會一遍遍會問自己,如果是我的話會怎麼做?」因此他們決定製作一款AR遊戲,未來的應用程序還將包含多人協作功能。也就是說,你可以邀請你的朋友一起來「我們的世界」殺殭屍了。

AR遊戲Arise

蘋果、谷歌都有一個AR平台夢,但小算盤裡卻大有不同

Climax Studios開發了一款新的AR遊戲Arise,想要遊戲人物抵爬到島的頂端並獲得信物就要傾斜iPhone或iPad,光和角度是控制人物的唯一途徑。Climax Studios在AR領域探索了很久,也曾為Tango平台製作過一個名為Towers for Tango的遊戲,還與微軟的Hololens合作過,但是並沒有發布產品。

Climax Studios的首席執行官Simon Gardner說,其他平台與iOS之間最大的區別就是用戶的規模。「數以億計的設備有可能在遊戲上線的第一天就完成安裝。」

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Giphy World

其他ARKit應用程序可能會更簡單,如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和Giphy World AR應用程序。前者能讓一條毛毛蟲在你的投喂之後變成蝴蝶,後者則是能讓使用者在現實世界溝通的時候加上GIF圖。

蘋果、谷歌都有一個AR平台夢,但小算盤裡卻大有不同

都有AR平台夢,谷歌蘋果優劣幾何?

蘋果擁有的最大優勢在於, AR應用程序可以在任何兼容A9處理器和運行iOS 11軟體的設備上運行,儘管ARKit軟體目前仍處於測試階段。這意味著任何iPhone 6S或更高版本以及任何iPad Pro都將支持這些AR應用程序的運行。

此外,蘋果還擁有從iOS軟體到每個硬體的所有內容的控制權,可以監測AR應用程序在其不同產品設備上的運行體驗。

儘管谷歌的Android系統應用在各種規格的智能設備上,顯得非常破碎,但是伴隨ARCore的發布以及Google Pixel和Samsung Galaxy 8等智能手機對ARCore的支持,谷歌 AR應用的社區也會得到很大的擴展。並且結合Verge記者Adi Robertson對ARCore演示的評價,谷歌ARCore創造了「手機AR之間的最佳體驗之一」。

而且谷歌還推出了兩個實驗性的AR Web瀏覽器,一個在Android上運行並支持ARCore,一個將在iOS上運行並支持ARKit。

Techcrunch則分析稱,谷歌在AR領域最大的優勢在於機器學習和AR技術的結合,比如Google Lens將實時計算機視覺技術帶入了AR窗口中。

在今年6月發布ARKit時,蘋果高級副總裁Craig Federighi曾宣稱這將是全球最大的AR平台,因為市面上iPhone和iPad的數量已經非常可觀。但是現在,鑒於安卓系統的市場佔有率,谷歌ARCore勢必將挑戰蘋果在AR界第一的位置。

矽谷巨頭們的AR算盤大不同

不過,大舉投資AR領域並進行軟體研發的科技巨頭也不只是谷歌和蘋果,Facebook的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今年4月舉行的F8開發者大會上就曾表示,「增強現實(AR)是Facebook要做的下一件大事」。

AR這塊蛋糕的確很大。騰訊科技旗下公號VR次元去年發布了全球首份綜合性AR報告,其中提到了一個預測數據:到2017年,AR市場將增長至52億美元,年增長率逼近100%。市場調研公司Digi-Capital的數據顯示:到2020年,AR的市場規模將達到1200億美元,遠高於VR市場的300億美元。

不過,不同的科技巨頭對AR應用的終端的想法是不同的。比如人稱微軟MR混合現實之父的Alex Kipman(亞歷克斯·基普曼)就明確押寶AR頭盔:「智能手機已死,未來將是頭盔的天下。」但是微軟的Hololens還是比較昂貴的,手機端AR應用看上去簡單也實用多了。

扎克伯格認為,AR的最終目標是在現實世界中顯示虛擬對象的輕量級眼鏡。他的願景是:「我們不需要一台實體電視機。我們可以買一個1美元的『電視』應用,然後用AR眼鏡把它放到客廳牆上看。甚至智能手機、智能手錶、平板電腦等都可以。」

如果用一句話總結的話,大概是:在矽谷,有操作系統的就去開發手機AR了,沒有的就去研究頭盔和眼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