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被指像樂視模式 科大訊飛被撕逼的背後:造血能力不強

0 2

  來源:AI星球

  整理 | 都保傑

  炒作概念?資本遊戲?烙大餅?在過去的一周時間裡,中國人工智慧領域的當紅企業科大訊飛陷入一場質疑風波,甚至其募資擴張的方式被指很像賈躍亭搞的樂視模式,什麼情況?

  受益於AI概念的持續火爆,自今年5月份以來,科大訊飛一路狂飆突進,漲幅超105%,市值超過800億元,在投資界人送外號:人工智慧第一股,然而這第一股的交椅還沒坐穩,就遭遇了一次暴跌,8月28日,科大訊飛股價毫無徵兆地出現閃崩跳水跡象,兩天時間內科大訊飛市值迅速蒸發了80億元。

  對於科大訊飛的股價變動,長江商學院終身教授、長江商學院創辦副院長薛雲奎在智慧財報上發文稱:科大訊飛風險巨大。他指出,科大訊飛的市值目前已超過800億接近900億,算是今年表現最搶眼的一家高科技概念公司,「在其光鮮的增長背後,其實隱含了巨大的風險。」於是一場質疑與撕逼的故事開始了······

  人工智慧概念這麼火,資本捧得熱火朝天,科大訊飛恰恰是一家站在國內人工智慧大潮的風口浪尖上的公司,有什麼「巨大」風險?薛雲奎認為,科大訊飛是股市上的大公司,財報上的小公司;善於吹捧概念,但轉化存疑;財務業績表面光鮮,含金量低;管理團隊擅長要錢,不擅長賺錢。

  薛雲奎分析指出,科大訊飛成立於1999年,2008年在中小企業板上市,上市當年拿到募集資金之後資產規模便達到5.97億,現如今,這家公司的資產規模已然擴張到了104.14億。擴張的資金從何而來?科大訊飛分別於2011、2013、2015、2016、2017連續五年定向募集50億,2016年,又向銀行申請長期和短期借款6.76億,而公司在過去10年的累計盈利不過22.67億,累計現金分紅6.76億。

  「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股東伸手,而且是定向伸手,這就是它的秘籍,兩相比較,公司向股東和銀行要錢的能力要遠勝於其賺錢的能力。」薛雲奎這樣的觀點一掃科大訊飛頭頂的AI光環。

  對於利潤的下滑,科大訊飛相關負責人稱,一方面是公司在人工智慧重點應用領域持續加大核心技術研發、渠道建設和產業布局,費用增加總計達3.6億元,超過新增毛利3.28億元;另一方面公司2016年收購參股公司訊飛皆成部分股權,在合併報表中按財務準則實現投資收益1.17億元,該部分收益導致2017年科大訊飛非經常性收益比2016年同期大幅減少。

  據了解,目前中文語音市場中,科大訊飛大約已經佔據了70%的市場份額,技術公司加大研發力度可以理解,但關於科大訊飛背後的的布局與收購一直以來都挺低調的,不妨藉機嘮一嘮盈利和股價下跌的背後情況。

  「科大訊飛的收入大部分來自國內,且其中不乏有較大力度的政府補貼,其收入構成大部分也基於傳統業務,創新型的如大數據廣告平台及智能硬體收入雖有較快增長卻佔比極低。此外公司的銷售收入增長有部分是通過過去幾年不斷的收購買來的,並非是其內生變化帶來了增長,因而公司的收入和利潤含金量都不高。」薛雲奎在文中犀利的揭穿。

  據了解,科大訊飛系合肥市高新區重點企業,佔地面積廣闊,目前多座高樓仍在動工修建,公司高管和當地政府人士關係密切,政府每年都會給予資金、政策上的很多扶持。

被指像樂視模式 科大訊飛被撕逼的背後:造血能力不強

  作為資本和政府的寵兒,近幾年,科大訊飛在投資併購上是比較生猛的。2013年,科大訊飛出資4.8億收購啟明科技100%股權;2014年,再次出手,以2.16億拿下上海瑞元100%股權;2015年,科大訊飛腳步不停,用5220萬將啟明玩具60%股權和安徽信投18.6%的股權收入囊中。

  據天眼查收錄的科大訊飛工商資料顯示,科大訊飛近年來投資了超50家企業,涉及教育、旅遊、金融、工程機械、人工智慧等多個領域。科大訊飛通過的投資併購,鋪設了一個以人工智慧語音技術為核心,業務布局五花八門的大攤子。

  伴隨著持續併購,科大訊飛規模迅速擴張。2008年底,公司資產總額僅為5.97億元,截至2016年底,資產總額達到104億元,員工總數也從2015年的2982人增至2016年的5940人,據2016年報披露,光公司董監高薪酬合計1685.2萬元。

被指像樂視模式 科大訊飛被撕逼的背後:造血能力不強

  與此同時,科大訊飛的盈利能力卻在下滑,以最新的2017年半年報為例,科大訊飛營業收入21.02億元,同比增加43.79%,凈利潤1.07億元,同比下降58.11%,從凈利潤增速來看,2013-2016年,其主營業務凈利潤在逐年下降。

  投資布局的諸多產業怎麼樣?在其龐大的旗下資產中,數據公開可查的多家公司經營狀況並不理想。溢價九倍併購的樂知行盈利羸弱,2014年、2015年凈利率遠低於同等同行業上市公司凈利率平均值。2016年,科大訊飛對訊飛愛途的投資損益為-55萬元,2017年上半年為-14萬元,甚至科大系的部分企業在登記住所「查無蹤跡」;據悉,科大訊飛還對一家子公司武漢啟明失去了控制權,幕後原因不明。

  面對不配800億元估值的外界質疑,科大訊飛對薛雲奎的言論作出的回應是,按照這樣的想法就不會有像亞馬遜、特斯拉、京東等這樣的企業了,以亞馬遜為例,其虧損近20年估值卻達4800億美元,就是其廣大投資者對其戰略和落地執行能力的認可。然而,科大訊飛與亞馬遜沒有什麼可比性啊,況且事實上,亞馬遜2016年度實現稅後凈利潤23.71億美元,較上年5.96億美元增長297.82%。而在過去10年,亞馬遜有8年盈利,只有2012年和2014年兩年虧損,其餘年份皆為盈利。

  很顯然,科大訊飛此次給出的緊急回應卻並不理想,尤其是其強調凈利潤增長並非公司第一目標,避重就輕的談「機遇當前要敢於投入」,很難讓外界信服。

  另外,風險也在於內部的股權分散,據了解作為實際控制人的劉慶峰加上其他13名自然人股東以及同盟中科大的股權,股權也不到20%,好的時候大家都好,一旦創業者與資本發生對公司的控制權、管理權衝突,這個形勢就不看好了。

被指像樂視模式 科大訊飛被撕逼的背後:造血能力不強

  「科大訊飛過去10年通過股東及銀行募資的金額遠超其盈利能力,導致了公司股權資本佔比過高,股東權益報酬率卻一路走低,並且在公司快速增長的資產中商譽和無形資產佔比都很高,而其各項資產的周轉率卻遠小於十年前,因而其僅僅是一家擴張很快卻不懂得管理的公司。」

  主營業務造血能力不強,投資的產業也多有虧損,但擴張卻沒有止步,科大訊飛利用資本運作的方式下的這盤棋,讓我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樂視的生態化反,從起高樓到樓塌了的教訓不能不銘記,如此操作,就像畫了一張很大的餅,如何把餅落到實處,烙好,才是正經問題,火過熱了,餅烤糊了,就只能自食苦味了。

  不過話說回來,科大訊飛股價跳水蒸發80億元掀起的一波輿論戰,或許也有個大好處,那就是讓業界再次警醒:人工智慧領域前景雖好,但轉化期道阻且長,越是如此越應該腳踏實地,不能舉著大旗瞎鼓搗泡沫。 前插行後插行刪除複製剪切

如果你發現文中有任何錯誤內容,請不吝發送通知讓我們知道並修改。『選取錯誤的文字片段後使按下Ctrl+Enter即可發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pelling error report

The following text will be sent to our edi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