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被迫洗牌,網紅失業,直播平台或進入瘋狂跑路周期!

剛不久,六大億級直播平台的陌陌發布了財報。財報顯示,二季度陌陌凈利潤環比下降超過18.6%,在2017年,陌陌凈利潤都出現了增長已顯示出疲態。而在公布財報的當日,陌陌股價狂跌了20%。

在直播領域,巨頭化格局已經形成,六家直播平台安卓下載量過億,虎牙、一直播、陌陌等巨頭平台已經形成壁壘。

被迫洗牌,網紅失業,直播平台或進入瘋狂跑路周期!

顯然,巨頭一打噴嚏,行業的風向就已經來了。只不過,這恐怕是洗牌的風向。在這種風向之下,直播平台如何活下去,網紅直播們又如何規劃自己的職業?

監管的緊箍咒,終會收緊

直播行業在經歷了「元年」 無序野蠻的瘋狂後,在監管的「緊箍咒」下逐漸回歸理性。

去年9月9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關於加強網路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重申相關規定,要求網路視聽節目直播機構依法開展直播服務。也就是業界所言的直播機構需要「持證上崗」。網信辦於同年11月發布《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對網路主播實行「實名制+黑名單」制度;同年12月,文化部印發《網路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重拳整治網路直播生態。

被迫洗牌,網紅失業,直播平台或進入瘋狂跑路周期!

今年5月24日,文化部宣布關停10家網路表演平台,行政處罰48家網路表演經營單位,關閉直播間30235間。

三大部門聯合發力,接下來,馬上就是「持證上崗」令出一周年,監管機構必須交出一份成績單,這個成績單的背後,就是那些不規範直播平台的頭停。

在政策的監管之下,之前瘋狂的資本遊戲也許就要進入下半場。

資本的大遊戲,終會理性

據直播天下統計,截至2017年6月30日,在線運營的直播平台約為270家,其中新增41家,關閉6家。從時間上看,對比報告監測的276家平台的上線年份,2016年因行業快速興起形成了入局高峰,上線平台多達45%,而2017年新上線平台僅佔19%。

國內股權投資研究機構「清科研究中心」向騰訊財經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在2015年,直播領域融資從此前的年均數起,突然陡升至50餘起,2016年也有約40起。由於大批直播公司規模太小,與實際相比,這些統計數據可能還偏少。

被迫洗牌,網紅失業,直播平台或進入瘋狂跑路周期!

儘管VC基金的規模越來越大,但就標的估值而言,目前一般VC大多也就在小几億美金,而當前頭部直播項目估值幾乎都超過了這一規模。

資本催生了這一輪直播風口,卻也很快將其逼到了盡頭。

看似亮眼的估值,卻成為一個「致命陷阱」,這或許是不少創業者未曾預料的。下一輪融資的估值該定多少?如果不「流血融資」,還能去找誰?

直播的新鮮感,終會逝去

截止到2017年6月,網路直播使用者共3.43億,佔網民總體的45.6%。根據部分直播平台顯示的主播數量,直播使用者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申請過直播功能。

統計數據顯示,在收入前50強的主播當中,男主播仍然是主力選手,半數以上的的上榜主播均為男性主播,並且排名靠前的女性主播,也大多擺脫掉了「花瓶」的標籤,用才藝與實力贏得粉絲與觀眾的青睞。

被迫洗牌,網紅失業,直播平台或進入瘋狂跑路周期!

“正經的直播”到了下半場,美女秀場還在”春風吹又生”。但對於已經失去新鮮感的網紅直播們而言,它們的明天都在哪兒?同理,200多家直播平台,沒人資本的支持,沒有持續的收入,沒有合法的外衣,又能堅持多久。也許有點危言聳聽,直播平台的跑路潮即將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