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

作者:魏曉

來源:藍媒匯

周鴻禕,還是忍不住發聲。

他轉發了一則360公司的招聘信息,並表示,我們仍然需要大量人才加入,技術人才和其他人才都需要,順帶diss了相關傳聞。

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

周鴻禕質疑道,「媒體發新聞是不是應該尊重點事實?什麼時候匿名八卦也成為新聞依據了?」

雖然不爽,但語氣並沒太強烈的火藥味。

一來,周鴻禕果然是脫離了網際網路的低級趣味,思想覺悟有了大幅度提高——國家安全怎麼能交給天天撕逼的人。人民再想念他,但周鴻禕更是國家的。

二來,在於周鴻禕沒底氣。360或許不裁員,且正是用人之際,但北京時間的裁員已成既定之事實。周鴻禕質疑並diss的相關傳聞,很多都是成立的。

即便周鴻禕聲稱,技術人才和其他人才都需要,這個「其他」,很大概率上可能不再包括文字編輯層面。

多處消息證實,北京時間正在裁員,涉及多個部門,有的部門甚至整個都被砍掉。

對此,藍媒匯也獲得了北京時間的官方回應,回應稱,目前北京時間正在進行業務調整和團隊優化,聚焦泛資訊短視頻,加強智能推薦。公司原有的部分業務線不再保留,部分內容運營人員轉崗短視頻製作,部分產品技術人員轉入360集團。

簡單來說,北京時間放棄了成為類似今日頭條、一點資訊的視頻、圖文等全內容分發平台,而是專註於泛資訊的短視頻平台,同時更多依賴機器演演算法,而取消一些人工編輯。

這同樣意味著,360入局內容分發的野心,算是遭遇了極大的挫折。

強勢入局

移動內容分發的風口依舊強勁。

資本熱捧下,在今日頭條、一點資訊以及各大門戶、BAT等等紛紛入局內容分發,呈紅海廝殺之勢,耐不住寂寞的周鴻禕同樣也要摻上一腳。

更關鍵的是,360同樣是個流量大戶,需要卡位搶入口,以及導流變現。很自然入局內容分發,做新媒體平台,都就成為了360的一大布局。

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

周鴻禕曾表態,到了移動網際網路時代,360也越來越意識到在手機上僅僅給用戶提供安全的工具是不夠的,因為用戶經常在手機上花費的時間越來越多的是投給了各種內容,而各種工具的產品即使非常重要,即使是剛性需求,它在用戶手機上佔用的時間比例是不高的。所以360必須在安全的基礎之上,在移動的內容上有所投資、有所突破。

他希望,未來在用戶的手機裡面也有360的一些內容軟體,能夠讓用戶每天花40分鐘到一個小時的時間。

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

於是便有了與北京電視台合資的北京時間。在成立當日,新華社記者出身的,360總裁齊向東難掩激動,並稱被激活內心積攢了17年的新聞夢、新聞情結。

用齊向東的話來說,北京時間讓360在面對網路媒體競爭中有了「英雄用武之地」。

可見戰略地位以及份量。

一方面是自高層號召媒介融合打造有實力有影響力有公信力的新媒體集團后,很多地方媒體集團的行動,另一方面也是網際網路資本在搶佔移動內容分發的入口,兩者加持下,相對於市場上其他自媒體平台,北京時間即根正苗子紅,又有著相當的資本實力,背景並不弱,其第一階段投資金額約為10億元,在去年成立之初,估值在25-30億元人民幣。

從資本角度來看,北京時間即佔了新媒體的風口、也佔了視頻直播的風口,做大了,也能達到百億美元的估值級別。

名氣很小

周鴻禕以及齊向東想要重新塑造一個新的媒體,在文字加圖片模式趨於飽和的當下,北京時間欲做成視頻版的今日頭條。

視頻、直播+今日頭條。這很電視台,也是廣電系對全內容分發的擴張。

所以可以看到,北京時間不僅推薦大量的資訊視頻、新聞直播等內容,同樣生產並推薦圖文信息,甚至在頭條號、一點號能移動分發布局自媒體平台的趨勢下,亦投入大量精力,組建時間號。

這很吃力,且並不是北京時間所擅長的。要知道,組建自媒體內容生態,今日頭條、UC、騰訊等等都曾先後表態,拿出數億重金扶持。

360完成私有化回歸A股上市,尚需一段時間時日,周鴻禕變成國內最大「負翁」,很難說能拿出雄厚的真金白銀給北京時間添足彈藥。

360能給的扶持是流量,還更多是PC端的。

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

北京時間副總裁王星不久前公開表示,依靠360的強大導流能力,北京時間現在是在PC端上流量第二的新聞門戶網站,第一是騰訊,第二是就是北京時間。

據了解,360搜索頁、導航頁的新聞推薦位,便完全給了北京時間。

但即便拿到了流量第二的排名,但實際上無論從業內反響,還是公眾對其的評價,北京時間從上線至今,辨識度和影響力並不算太高。

王星自己也承認「說起來名氣很小」。

流量再多,也比不上真金白銀的直接,更何況還是價值正在縮水的PC端流量,相較於其他移動內容分發平台,北京時間的流量優勢沒那麼明顯,短板卻又那麼突出。

一個很清晰的事實是,在當下內容分發平台都在砸重金扶持創作者、吸引入駐的背景下,北京時間並沒有公開的大動作。

全領域的移動內容分發,對於北京時間來說,走起來非常困難。

據北京時間內部員工了解,由於做新聞壓力大,今日頭條、天天快報、一點資訊還有門戶等在新聞戰線上持續發力,使得北京時間的團隊備感壓力。

且或由於對北京時間的發展方向存在分歧,很長時間內,北京時間一直處於人事動蕩。一年內,魏成、楊福、陳征宇等北京時間最初組建團隊中多人均已離職,同時,還有多位副總編及記者團隊負責人也相繼離職。

轉型瘦身

齊向東曾經是新華社最年輕的廳級幹部,不止一次的在各個場合透露出,其依舊有滿腔的新聞理想。

或許由於新華社出身,他主導下的北京時間,偏新聞客戶端式的全內容分發。但實踐證明,這並不適合北京時間。

轉變,先從上層開始。

在去年七八月的時候,市場上便有聲音稱,齊向東或已將北京時間「轉手」給了周鴻禕,後者要親自掛帥,齊向東專註負責安全業務。

而周鴻禕心目中的媒體,一直是偏視頻的。之前的花椒直播,便是一例。

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

在花椒直播成立之初,周鴻禕曾不竭餘力的在微博為其造勢、宣傳,彼時的花椒直播要做國內的Periscope,後者就是一款實況直播的流媒體應用。凱特王妃生產、希拉里競選等,特別是一些突發性事件,Periscope的媒體傳播能力都表現突出,甚至超過Twitter或instagram。

最初,周鴻禕理想中的花椒直播,就是要做新聞流。但即便周鴻禕賣力吆喝,花椒直播這條路並沒有走下去,而是轉型主打美女主播的秀場。因此,周鴻禕想做的Periscope便寄托在北京時間上。

隨之而來的便是瘦身,戰線精簡,聚焦泛資訊短視頻,北京時間的裁員其實是從今年年初開始的。

正如北京時間官方回應「部分業務線不再保留,部分內容運營人員轉崗短視頻製作」所說,砍掉內容審核部門、垂直頻道發稿編輯(科技軍事等)、還有部分時事要聞發稿編輯等,並進一步擴張視頻中心。

對於北京時間來說,這未必是件壞事。

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

畢竟,由於背靠北京電視台,北京時間在做泛資訊類的視頻上是有著天然內容優勢的,更關鍵一點在於,北京時間擁有新聞牌照,能做視頻新聞,能做原創,具備有權利播放其他平台無法播放的能力。

這一點如何利害。邱兵的梨視頻,就因為沒有新聞牌照,而從時政及突發新聞轉型為專註於年輕人的生活、思想、感情等方方面面。

只是不知,在北京時間的此輪轉型調整中,從今年年初加入北京時間,任職360公司副總裁、北京時間聯席總裁的陳朝華,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陳朝華的目標是將北京時間打造成一個融媒體平台,不過從北京時間現在向短視頻、直播傾斜的動作看,更遠了,還是更近了。可能每個人的見解都不一樣。

報警|這一次是殺程序員,下一次暴風會不會殺了老闆馮鑫

百度下作,你就可以更無恥了嗎?

裁員、轉型,北京時間,走著走著就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