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西部爭奪戰:京東無人機的隱喻

王如晨 / 文

西部爭奪戰:京東無人機的隱喻

起初以為只是普通無人機落地項目,接到邀請時,內心還曾嘲笑京東PR,用得著勞師動眾拉媒體跑西安幫襯嘛。

由於前幾天馬雲剛去過首屆西商大會,發表了演講,最後還留下在西安設立阿里西部總部的消息,引發媒體追蹤。所以,一度覺得,兩家公司到底還是有差異,京東似乎老把事的格局往「小」里做。

不過,29日早晨,當我得知劉強東將與陝西省常務副省長梁桂、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以及諸多政商領導集體現身下午發布會時,突然意識到,京東借無人機切入西部的戰略價值。目前階段,它可能是撬動西安乃至西部基礎設施市場的核心利器。看上去事小,實際上是一種平台經濟,路徑更務實、有效。此外,同樣具有差異化競爭的魅力。

為什麼這麼說呢?回答之前,先用幾個要素烘托一下網際網路巨頭「長安行」的背景。

一、西安是中國西部、內陸腹地的象徵,代表著新的空間競爭。

網際網路落地中國20多年來,更多解決了一些「軟柿子」問題,尤其城市市場、沿海區域的有效覆蓋。但在更廣闊的內陸,還有很多空白。京東、阿里重兵布陣西安,表面是落戶城市,其實面向整合西部內部,包括更深的大陸腹地。

二、西安是中國大陸地標,一種隱喻。它不僅是個古都、絲綢之路起點、「一帶一路」戰略關鍵樞紐城市,更是紅色革命、紅色中國的印記。目前,它正在落實一場全新產業升級轉型,其中隱含著重大商業機遇。

另外,還有太多超越商業的不言自明的優勢,這個自己好好琢磨就行啦。

為什麼說京東無人機切入西安代表的內陸腹地,會更務實、有效?那是因為:

一、中國內陸地理複雜,尤其是陝西境內。它對網際網路業滲透形成的最大阻力,主要在於基礎設施方面,尤其物流部分。

京東集團副總裁、X事業部總裁肖軍舉了個例子。陝西許多高原、山區,一個看上去幾米寬的「坑」,車子過不去,如果繞路,可能繞出200公里。對於無人機來說,不過就是幾米的距離。

西部爭奪戰:京東無人機的隱喻

確實如此。這種複雜的地理形態,也是中國信息化建設的壁壘之一。舉例來說。過去幾年西部通信之所以更多採用衛星覆蓋,那是因為,面對這種地理形態,結合人口分布,其他基礎設施既缺乏技術成效,也不具有經濟效益。而衛星覆蓋,則帶有普適性。

在我看來,無人機在西部滲透、覆蓋,同樣具有巨大的成本、經濟效益、普適性價值。它能讓更多無法大規模、高頻接觸網際網路服務的人們,最有效率地打開一個新世界,消除數字鴻溝。

如果發展順利,可以說功莫大焉。

二、京東的路徑,契合了陝西西安及毗鄰區域的產業結構,迎合了它的升級訴求。

要知道,西安可是中國民用航天重鎮,擁有中國最大的「國家民用航天產業基地」、中國首個「軍民融合型新型工業化產業示範基地」、中國唯一航天特色的「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

體會一下味道:京東以無人機路徑落地西安,不但符合自身利益,也契合西安優勢產業轉型升級。可以說是天作之合。它意味著,西安、西部,不僅是京東無人機落地的市場,還是它的技術、研發、商業化支撐的土壤。要知道,西安高校也很牛逼。

透露一個細節。29日發布會舉行現場,被稱為「京東大樓」,其實就是京東西北總部。這棟樓本是航天產業基地管委會大樓,剛剛建好沒多久,三樓以上都還沒裝修,就轉交給京東使用了。

西部爭奪戰:京東無人機的隱喻

如果西安市政府乃至陝西省政府對京東沒有高度期待,怎麼可能呢。

發布會現場,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的發言,誠懇到讓人覺得,這還是一方大員嗎?他們對產業升級的關注,以及吸引省外重大項目,不遺餘力。

京東無人機項目落戶西安,不但可以化解網際網路服務中基礎設施的難題,更是可以幫助陝西航天產業實現戰略升級,創造更多技術輸出的通路與應用場景。另外,國家正在倡導軍民融合轉型路徑,京東無人機項目的到來,有望加快推進速度。以後,京東本身也是「軍民融合」概念股了呵呵。

可以這麼說,你在其他行業很難找到一個如此體量、聚焦發展無人機、應用場景豐富的巨頭,來扮演陝西航天產業轉型的推手。

所以,當我看到副省長(本來省長出席)、西安市委書記、航天部門的高層與劉強東現身時,確實體會到,這背後隱含著重大的發展機遇。

西安市委書記說,未來,這部分每年產值期望達到1000億。我相信,京東的圖謀肯定不局限於一個數字,西安、西部對它來說,實在是一個更為豐富的隱喻。

前天在朋友圈,我說京東無人機不是終端概念,它也是一種平台經濟模式。它落戶西安,不僅僅是一種業務形態,也有更大的產業效應,京東無人機大會,其實一個展會的舞台。我覺得這個舞台,未來可能會像618在京東乃至電商年度營銷盛典中的地位,會成為它匯聚產業鏈的舞台。而它當然也是一種獨特的展會經濟模式,能觸達B、C兩端。

三、西安、西部代表的內陸,既是京東下一輪競爭的市場,也是沉澱技術、數據、商業實踐乃止第四次零售革命深入的巨大試驗場。

肖軍在採訪時透露,目前,京東無人機有兩大試驗性運營基地,一個在江蘇宿遷,一個就在西安。而他強調,西部的地理與市場特點,能為京東無人機事業提供非常複雜物流實踐機會,未來,一旦運營成熟,會向更多區域快速複製。

聽到了么?這個隱含的用心,就遠遠超過了無人機本身。因為,這種複雜的試驗,一定是諸多技術的融合,它不同於普通的車聯網,更不同於普通的移動終端,無人機對於技術、數據、供應鏈、運營的穩定與安全,有更高也更苛刻的要求,它可以看作京東未來一個周期技術升級的象徵。

我說京東無人機路徑切入西部,務實、實用,意思還有一層,那就是,你很難再找到一個跟具體業務結合更緊的其他路徑了。它從一開始就有實際的應用場景作為支撐,背後是京東電商平台服務西部腹地。這可不是純粹的技術探索。

如此,京東無人機事業,也就成了一個同樣巨大的平台經濟模式。它背後含括的價值鏈很長,不同於我們出門旅遊帶著的無人機玩具。它對於京東的未來,是一個技術、場景雙輪驅動的模式,有望彌合京東過往物流基礎設施的不足。

京東無人機戰略落戶,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或者說,商業化成效會有幾分?要知道,這個領域目前遭受著很多質疑。

現場,我看到了京東X事業部的戰略構想,以及它作為京東物流乃至京東集團未來戰略構成的核心地位。我不懷疑這家公司發展無人機的強烈意志。

事實上,29日發布會,已是2017年京東第三次與西安、陝西省簽約重要合作,舉辦大型活動。此前的2月21日,京東集團和陝西政府簽約戰略合作協議,加快建立京東物流中心;5月22日,京東集團與航天基地簽署合作協議,京東三大總部正式落戶西安,京東與西安航天基地管委會合作共建334工程。

我不太懂無人機涉及的種種技術,很難直接感受到京東無人機優勢。但我看到了X事業部不僅包括無人機終端,更是覆蓋智慧物流全部流程的配套解決方案,形成了許多軟硬體一體的自動化設備等。官方表示,所有核心部分都是自主研發,足見京東野心。

肖軍介紹說,京東在陝西的落地分為四個方面:

西部爭奪戰:京東無人機的隱喻

1、打造無人機加通航全域空中物流網路;

2、建立兩個研發中心(北京、西安)。目前,西安研發中心入職人員34名,年底達到100名。

3、三級物流網路,即幹線、支線、末端網路。2017年有一個關鍵進展,小型無人機在四川和陝西正式運營。目前,每天有多架次飛機參與到正式定單的配送中。

4、四省運營,打造以陝西為代表的運營試點,四省運營,逐步推廣。

截至目前,京東無人機累計飛行820架次,實際運送3859單,累計飛行4860公里,累計飛行時長14586分鐘。今年雙11,京東將會推出500公斤的支線無人機、800公斤的支線無人機。肖軍透露,在全球實際運用中,也是一個比較領先的數據。

「這個只是我們的開始,我們要做的是它的10倍、100倍。」他說,京東具體目標是,先從末端物流積累運營數據和經驗,逐步覆蓋全球農村地區的關鍵地域,逐步建立幹線和支線物流網路,最終構建天地一體化的智慧物流網路。

姑且信服京東無人機戰略可行性。不過,我們更關注政策面。雖然京東已經獲得多個區域的批文,但目前每次飛行前都需要報備、審批,流程繁瑣。肖軍強調,報備是必需的流程,這是合規合法的要求。但京東早已在軟體系統方面做出創新,可以通過系統自動快速申報,而軍管方面也有對應的系統,流程並沒有影響效率。

寫到這裡,有必要回到文章開頭。再看看,為什麼相比阿里,京東的落地要更快一些。

兩家公司圍繞西安的西部爭奪戰,可謂如火如荼。

前幾天,西安舉行了首屆西商大會。據說,為請到馬雲並演講,主辦方為此調整過大會時間。馬雲最後也給了面子,不但出席,還講了半小時。他不斷誇西安,誇西安市領導尤其那個「永康書記」(來自浙江麗水),還誇陝西省政府。最後,他還留下一個話題,說阿里西部總部會落地西安,媒體立馬炒個不停。

但就目前來說,阿里在西安乃至陝西的布局,短期恐難深入。它的主體模式較輕。除了新零售的線下形態、菜鳥倉,其他業務很難像在杭州、北京、上海那種重資產布局。

馬雲在上次的演講中,倒是提到阿里會幫西安提升城市競爭力。這個很可能是它比較出色的阿里雲滲透智慧城市項目。

而早在4年前,京東就在當地成立了分公司,持續運營。京東的物流形態,對於它的落地,確實發揮了關鍵作用,顯得比阿里更具有現實意義。畢竟,地方政府拉你過來,它需要你解決就業、拉動GDP、推動產業升級,過輕的商業模式很難持續吸引他們。

不過,西部的競爭,不會是純粹的產業面博弈。它從一開始就註定伴隨著複雜的維度,尤其宏觀政經面。現有的博弈還只是剛剛開始。巨頭的博弈,最後會呈現為盤根錯節的生態博弈,最後比拼的還是綜合性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