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0 1

原標題: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書單」(ID:BookSelection),原文標題「為什麼你還不夠牛逼?就差在這一點」,36額經授權發布。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是怎麼造成的?

這是書單君最喜歡思考的事情之一。過去我也和大家分享過一些答案,比如「人與人最大的差別在於認知」、「深度思考能力決定人生高度」、「格局即結局」。

不過「認知」、「深度思考」、「格局」這樣的詞都有點抽象了,不太接地氣。所以我一直想找一個更直觀的答案,便於「書米」們更好地理解。

最近,我就在一本名為《學會提問》的書上看到一個特別的觀點——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起初看到這句話,書單君是懷疑的。因為以前做記者,工作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提問,我覺得這不過是記者的職業技能而已。

但這本書的作者,日本知名企業高管教練粟津恭一郎的論述,卻給了我完全不一樣的答案。

1

先來做一個實驗,觀看一個視頻。

實驗的問題是——「白衣隊總共傳了多少次球?」

你全心全意地數著,視頻放完,就會看到正確答案。但緊接著,實驗第二個問題出現了——

「你看見黑猩猩了嗎?」

很多人馬上懵了:「什麼?哪裡來的黑猩猩?」

原來,就在視頻中間,有個穿黑猩猩玩偶服的傢伙,從右側進入鏡頭,大搖大擺走到在中間,擺了個姿勢,然後從左側走出鏡頭。

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按說如此大隻的黑猩猩,沒有理由看不到。

但研究者發現,大約有50%的人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白衣隊總共傳了多少次球」這個問題上,忽視了其他信息,進入一種「目盲狀態」。

即使換一撥人,換個新地方,實驗的結果仍然不變。

而當實驗者把第一個問題改為「傳球的共有多少人」,或者「傳球的男女各有多少人」時,參與者才會輕而易舉發現亂入的黑猩猩。因為這時,他們的注意力在人數上。

通過這個「選擇性注意力實驗」,你會發現,原來提問一直都在默默支配著我們的注意力。它就像一束光,打到哪裡,你的思考才跟到哪裡,之後,行動才有可能到達。

不信,回想一下——

當你很喪的時候,腦海里十有八九是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我總是這麼慘」、「為什麼老闆總是罵我」、「為什麼辦公室總有人跟我過不去」。

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這些問題將注意力聚焦在負面情緒上,累積到一定程度,很可能讓你陷入無休止的自我懷疑和攻擊,嚴重的,就發展成抑鬱。

假如你換一種方式,問問自己「該做些什麼才能感覺好點呢」,就有可能將負面情緒清掃出去。

同理,每天醒來,問自己「早餐吃什麼」的人,會開啟閑適慵懶的一天;而問「今天要做哪些事」的人,這一天很可能是高效且有執行力的。

如果你每天問的都是同樣的問題,那麼,你在過著相同的日子;相反,如果你每天問的問題不同,那你的生活也會充滿新意。

可以說,你問什麼樣的問題,就過著什麼樣的人生。

那麼,我們該向自己提怎樣的問題呢?

日常生活中的提問,大致可分為四種:

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第一種,輕鬆提問。比如,「你吃了嗎」、「現在幾點了」。

第二種,劣質提問。比如,七大姑八大姨會問的,「你怎麼還不結婚」。

這兩種提問,都沒什麼啟發價值。

第三種,沉重提問。比如,「你有哪些從未向別人提起、但是知道錯在自己的事情」。這種問題雖然有啟發性,但我們往往傾向於迴避。

我們真正應該多做的,是第四種,優質提問——

比如,「怎樣通過閱讀睡前讀物培養孩子的想象力」、「假如你手中有1個億,你想怎麼花」。這種問題我們既樂意回答,又有啟發性。

來看看優質提問是如何改變人生的:

1992年,四十多歲的美國人尼爾,正陷入深深的絕望中,因為他經歷了一個男人所能歷經的幾乎所有失敗。

尼爾生在美國中部一個小鎮,一路升級打怪,巔峰時期做過報社主編、教育局官員、公關公司老總。然而,命運似乎不待見這位勤勤懇懇的中產階級。

就在生意蒸蒸日上的時候,尼爾遭遇了一場車禍,脖子骨折,等到一年後康復,他的公司已經倒閉。沒有收入,他的生活質量嚴重下滑,幾個月後,第四任妻子也和他離婚了。

曾經的尼爾鮮衣怒馬,此時的他,卻連一套小型公寓的租金都付不起,只能在溫泉公園露宿,靠簡易拉罐換來的錢和好心路人的施捨過日子。

在生活到了最低谷時,他決心寫信發泄。書寫的對象,正是那個他認為接二連三將厄運帶給他的「上帝」。他憤怒地質問——「我究竟做錯了什麼,該受這麼多罪?」

這本是個劣質提問,既不容易回答,又不會有什麼啟發。但尼爾如有神助,緊接著又問了自己第二個問題——「你真的想要知道答案,還是只是發泄而已?」

這是一個直面困境的優質提問。

他繼續寫道,「我是在發泄,不過如果這些問題有答案,我特么很樂意知道。」

就這樣,一個優質提問,打開了尼爾思考的閘門。他的提問越來越多:問天,問地,問自己,問眾人;回答也越來越深入:前半生的經歷、感悟、思索,像河流一樣,汩汩而出。

三年後,他將自己的思考整理成為《與神對話》一書,在沒有任何宣傳的情況下,就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在榜時間長達兩年半,迄今銷量已過千萬。

不止尼爾,善用優質提問,製造啟發,聚集有限的注意力和意志力,幾乎是優秀人的共性。

7-11創始人鈴木敏文時常自問,「該如何滿足顧客千變萬化的需求?」他將觀察視角深入日常生活,才一次又一次地革新了便利店的業態。

《學會提問》的作者粟津恭一郎會常自省,「如何才能成為一名好的提問力教練?」

馬雲在多年前問出,「阿里巴巴該怎麼在大體量的前提下保持高增長」,隨後便積極布局金融、物流、雲計算、文娛等多個領域,梯隊發展,交替發力,才有了今日的超高市值,受到全世界投資者的追捧。

3

那怎樣才能提出優質問題呢?

要做到其實並不難。《學會提問》中有三條建議:

1. 抽時間自問;

2. 圍繞心中的理想和價值觀來提問;

3. 定期提問,不斷優化問題。

從這三條出發,你很容易就能提出一個優質問題,比如,「如何解決沒時間讀書的問題」,比如,「如何在兩年內升職」……

不過僅僅提出問題,還不夠。如果你不能將優質問題內化於心,這個問題的意義就非常有限。

我有個91年出生的朋友小L,他是個學習狂人:

早上一邊刷牙,一邊聽喜馬拉雅的古典音樂付費課程;

坐著地鐵,也得看幾篇乾貨類的公號文章,或者刷幾個知乎高贊回答;

一天忙完了,聽完訂閱的五個知識付費專欄,才肯睡覺……

我問他:「為什麼每天這麼忙?」

「現在知識進化速度多快啊,我想多學點,爭取兩年內升職。」

「你這樣學了多久?」

「兩年。」

「升職了嗎?」

「……還沒。不過可能是因為,這種學習是長期的,我再堅持堅持,就行了。」

我看,即使再堅持一段時間,也收效不大——小L的學習,太零散了,今天知道個「自滿階級」,明天知道個「複利效應」,後天聽段莫扎特的故事,應付聊天還行,但真要用他們分析問題、解決問題,恐怕還不夠。

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小L有自己的優質提問——如何利用業餘時間提升自己,以便在兩年內升職——你問他,他也能答出來。

但問題在於,他沒能將優質提問內化於心。

內化於心,便會經常想起,經常思考,便會形成一種目標感,知道該去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小L在訂閱一大堆無關緊要的專欄時,他並沒有思考,這些專欄能不能幫助他實現目標;花費大量時間吸收各種概念時,他也沒去想,還有沒有別的更好的方法。

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會陷入小L式的問題——知道心中的渴望,卻在做時,偏離核心,陷入茫然,就像寓言中撿芝麻、丟西瓜的小孩。如果不檢省,行動便會失焦下去。

如果你也有這樣的苦惱,我的建議是,不妨給自己建立一棵問題樹——圍繞母問題,提齣子問題,子問題下還有子問題。

比如,有人給自己提了一個問題:如何成為一個優秀的職業經理人?

那麼在這個母題之下,還有「職業經理人的職責是什麼」、「職業經理人需要哪些技能」、「普通和優秀的職業經理人具體有什麼差別」等等子問題。就「職業經理人需要哪些技能」這個子問題,還有「怎樣提升團隊工作效率」、「怎樣進行情緒管理」等分支問題。

問題越具體,代表著你的思考越深入,掌控力也越細微。

讀書 | 提問的差距,造成人生的差距

《學會提問》中還有個有意思的觀點:人們談論目標的頻率越高,越能記住目標,並正在為達成目標而行動。

就像我們經常說,「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而提問就是「產生迴響」的第一步。

問題,就像一束探照燈,照到哪兒,我們的行動才跟到哪兒。它的門檻不高,提得好,卻能為你的人生帶來前所未有的改變。

優秀的人,已經懂得將優質提問內化於心,而多數人,還沒能有意識地運用它。

如果你也想讓自己的生活狀態有所改變,不妨先問問自己——

「最近,你在思考什麼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