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ICO:有項目和團隊均造假 投資者賭新手接盤

一個顏值鏈ICO項目網頁。

起底ICO:有項目和團隊均造假 投資者賭新手接盤

原標題:失控ICO:項目造假,投資者賭新手接盤

8月13日,64歲的薛蠻子有點興奮,他將與一幫年輕人一起動身前往俄羅斯參加聖彼得堡區塊鏈與ICO論壇。

臨行前,他在擁有1100多萬粉絲的微博上發了一張照片,身著紅白黑格子襯衫,面色紅潤,一頭白髮加上標誌性的開懷大笑,顯得輕鬆有活力。

當下瘋狂的ICO是他的一門新生意。今年7月,他找到“比特幣首富”李笑來了解區塊鏈和ICO,李笑來也是EOS、PressOne項目的ICO發起人。

此後,薛蠻子正式邁入ICO領域,截至8月20日,40多天他投資了20家ICO項目。“因為沒有監管,目前市場上90%的ICO項目不靠譜。”但他也直言,ICO質量魚龍混雜,生拉硬扯,把一個原本沒有融資能力的項目加一個區塊鏈的外衣來圈錢或蒙錢。“這很值得警惕”。

一夜暴漲數倍甚至30倍的造富神話,正吸引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進場,同時,也面臨著破發、暴跌、損失慘重等風險。

無引力ICO基金創始人孫澤宇在一次路演中稱:“很多項目沒有落地,拿著白皮書就融到錢了,而且融得很好,這在業內很常見。”

記者調查發現,有的ICO項目白皮書中宣稱與星巴克、亞馬遜等巨頭有合作,但均遭否認。團隊成員宣稱有騰訊專家級工程師,卻查無此人。而不少投資者並不在意項目內容,只關心是否有大V站台,明知90%的項目不靠譜也要加入這場投機遊戲中,等著嫩韭菜接盤。

[李笑來的“空氣”項目]

  項目書都沒有就融了1億美元

一家剛成立的創業公司連募資白皮書都懶得寫,開口就要募集2億美元,這對於初創企業,在VC、創投都是不可能的事,更不用說在A股排隊IPO的企業。但只需大V站台,ICO就可輕鬆實現。自稱擁有6位數比特幣的“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已經做到了。

ICO正在書寫融資神話。

作為幣圈教父級的意見領袖,不少投資者表示曾是李笑來的粉絲,甚至把他當成老師。但在李笑來發動第一個EOS區塊鏈、PressOne的ICO之後,李笑來由尊敬的老師,到被聲討的“騙子”、“非法集資者”、“拿空氣融資”。

6月底,他的第一個ICO項目EOS白皮書問世。儘管面臨種種質疑,但EOS短短五天內融到了1.85億美元。2017年7月2日,EOS的整體市值達到了近50億美元。有人稱之為“價值50億美元的空氣”。

投資者Rain在一家風險投資機構工作,也是李笑來的粉絲,自2014年開始投資比特幣,2017年投資了4個ICO。

“出於對李笑來的信任,在7月3日看到EOS漲幅不錯跟著投資了50萬,接下來EOS代幣開始下跌,兩天虧了20%,就賣出了。”Rain說。

投資者H在EOS代幣上線交易兩日後高位拋盤,獲益近5倍。事實證明了H判斷的正確,7月4日之後EOS持續多日下跌,到8月23日,EOS代幣價格9元左右,不足最高價36.58元的1/4。

大跌之後,投資者質疑李笑來“圈錢”的聲音越來越多,他們開始在群里聲討李笑來,甚至揚言舉報,建議限制出境等。而李笑來並沒有停止ICO的腳步。7月10日,他宣布了另一個更具爭議的ICO項目:PressOne。

相比EOS,PressOne更讓人難以理解,因為這一次根本沒有白皮書,僅在官網有幾百字的介紹。項目方給出的理由是“不提供那個,即使提供了也沒多少人看得懂,甚至沒幾個人看的東西。”

官網介紹稱,“一個基於EOS區塊鏈基礎設施的內容分發公鏈,人們可以在這裡創建各種各樣基於內容的去中心化應用。”PressOne官網放出發售通知,發售220億代幣,其中100億枚PRS通過眾籌完成,價值2億美元。

“一個不知所云的項目,連白皮書都懶得寫,竟然想募集2億美元,太荒謬了。我從信任李笑來到不再相信。”投資者S對新京報記者說。

在投資EOS之後,Rain認為,李笑來從可敬的老師變為騙子。他發現EOS是BLOCK.ONE公司旗下的一個產品,而李笑來等人是BLOCK.ONE公司的團隊成員。同時,李笑來是雲幣網的股東,“利用雲幣網平台做交易為EOS眾籌,相當於把雲幣網客戶的錢,變成自己口袋裡的錢。”他認為。

投資者M也提出了質疑。M是李笑來多年的粉絲,也是一位專業機構人士,今年7月投資了EOS項目出現了虧損。

他分析道,PressOne號稱要做去中心化的內容分發,現在做內容分發的“獨角獸”今日頭條,成立半年拿到幾百萬美元天使投資,成立1.5年拿到幾千萬美元A輪融資,成立2.5年拿到1億美元B輪融資,直到今年才拿到10億美元和20億美元的C輪和D輪融資,也就是說它在2017年之前拿到的所有錢都不如PressOne想要的多。

“難道PressOne天生神力?供給、輸出等什麼都沒運轉的情況下就快成獨角獸公司了?”M說,同樣是新東方老師出身的羅永浩,鎚子手機至今融資加起來不足2億美元,PressOne什麼都沒做就要2億美元。“簡直是最容易的融資。”

投資者C算不上李笑來的資深粉絲,今年在EOS、PressOne進行ICO時,因看不懂而沒有投資。“EOS項目ICO時,不知道項目到底要幹嗎,簡直就是空氣。而到了PressOne,連白皮書都不給,美其名曰韭菜們不懂也不看。懂不懂、看不看是韭菜們的問題,做不做是李笑來的態度問題。幾百個文字畫個餅,一波人來吹捧,就圈了幾億美元。”

M拿擬在創業板IPO的山科智能對比,該公司計劃募集2億人民幣。“而一個自然人,突然宣布募集2億美元,相當於7個創業板公司的募集額。”

根據ICO募幣平台ICOINFO披露的數據,PressOne目前募資已經結束,共募集5848.897個比特幣,106270個以太幣,3020.38個EOS,根據7月中旬的行價計算,累計募集資金價值約1.25億美元,距離2億美元有差距。

李笑來拒絕了新京報記者的採訪。他在6月18日的微博中表示,“三年前融資3億美元的BitPay估計現在活得並不怎麼樣。我自己也做ICO,但理應嚴肅提醒風險”。

對於李笑來ICO募資頻遭質疑,紙貴科技副總裁、墨鏈聯合發起人翟紅遠對新京報記者表示,ICO項目是7月份募集,目前僅僅過了一個多月,整個事情的發生時間比較短,因此,還沒法判斷靠不靠譜,要看1-2年內該項目是否按照規劃開發出成果,李笑來團隊能夠做出產品來,並實時披露所募資金的用途,沒有私吞,那就是靠譜的。

  [星巴克亞馬遜等否認]

  ICO團隊和項目合作均造假

李笑來的項目被投資者指為“空氣”,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不靠譜的項目有很多,有的白皮書中宣稱的合作方和團隊均有造假存在。

8月的中關村創業大街,悶熱卻依然吸引各類熱情的路演。這一次,區塊鏈、ICO的海報成了主角,掛在咖啡館外牆的顯眼位置。活動行的數據顯示,8月份,基本每兩天就有一場ICO路演,周邊咖啡館是他們的主要活動場地。

投資者林華告訴記者,一場路演中,PPT是“主角”、白皮書是關鍵,如果白皮書看得過去,他就會小投一筆。“不過,現在能看的白皮書越來越少了。”

8月23日是競技幣眾籌的最後一天,競技幣項目白皮書顯示:競技幣-世界首個運動競技區塊鏈代幣落地應用。“與亞洲區體育賽事舉辦協會達成共識,未來將會有一條龍服務使用競技幣作為消費代幣,包含線上訂票、規劃行程、機票、酒店、食宿以及接駁。”

記者在搜索網站上未能檢索到“亞洲區體育賽事舉辦協會”的信息,在體育總局下屬協會中也未能找到該協會信息。一位體育從業人士告訴記者,國外協會相當於社團,註冊沒有限制,這類協會基本無從查證。

競技幣白皮書宣稱:“於2016年獲得了AsiaPac亞斯、寶悍運動平台、智林運動行銷、展翼運動技研有限公司等股東的聯合投資。”

寶悍運動平台負責人回復稱:“沒有投資,不知道競技幣項目。”在搜索中,記者沒有找到展翼運動技研、AsiaPac亞斯的信息。截至發稿,記者未能與智林運動行銷取得聯繫。

在“6-1競技幣的優勢”段落中:“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給予認可。”記者查詢“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官網,在組織架構中並未查到“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這一職務。公開欄目中也沒有關於數字貨幣、比特幣、代幣的行業標準與部門意見。

對於上述問題,競技幣官方沒有回復。

此外,白皮書中,競技幣沒有披露項目組織者的名字、經歷。白皮書稱:“主要創始人曾經成功網際網路創業,擁有金融投資行業數年高管經歷,也有曾任國內大型體育行銷公司高管。”記者追問項目負責人名字,競技幣官方稱,“競技幣是所有合作夥伴共同建立的區塊鏈代幣,此次眾籌為所有廠商一致認同的基礎,眾籌結束即在社區投票選出競技幣經營團隊以及成員。”

另一個ICO項目,“自由行-區塊鏈消費應用生態”也存在相似問題。

自由行白皮書宣稱已與阿聯酋航空、國泰航空達成初步合作意向,與迪拜帆船酒店、以色列ORCHID Lilat、寶麗來國際酒店達成合作備忘,與家樂福、亞馬遜達成合作意向,與星巴克達成落地應用。

昨日,星巴克回復記者稱:“星巴克中國沒有與自由行項目有任何合作。”亞馬遜也表示:“沒有與自由行項目有任何合作。”據一位接近家樂福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沒有聽說這件事。

一位投資者在微信群中要求項目組織者出具與迪拜帆船酒店、寶麗來酒店的“合作備忘”。項目負責人萬軍沒有出示,改口稱:“和很多公司有合作意向。”

自由行白皮書稱,項目團隊核心成員“Antoine Ajaka,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區塊鏈開發工程師。”“Eric Mansdorf,希伯來大學畢業,微軟高級工程師。”記者未能在谷歌、Facebook、Twitter上檢索到兩人信息。萬軍稱:“Eric 9月將在深圳露面答疑。”

另一位核心成員、TFT首席技術官孫祥峰為“騰訊專家級工程師,騰訊財付通移動支付架構師”。8月24日,騰訊回復記者稱:“查無此人。”騰訊財付通方面也表示沒有這個人。對於孫祥峰此前是否在財付通就職,財付通方面稱很難查到,“尤其是老早之前的很難查到,問了一個12年的員工,不認識。”

上述兩份路演白皮書中,沒有資金使用規劃、免責聲明以及風險提示內容,也沒有項目實施的時間表和規劃。

兩份白皮書顯示,自由行項目募資金額5000萬元,競技幣項目募資金額3000萬元。

紙貴科技CEO、墨鏈總發起人唐凌介紹,目前很多項目ICO時所發的白皮書沒有監管,最容易出現團隊造假、項目造假、技術造假等問題。很多項目甚至從別的項目拷貝人物頭像,臨時拼湊團隊。

在自由行ICO項目的官方微信群中,有一位投資者質疑項目內容造假,另一位投資者在微信群中直言,現在90%的ICO項目都是騙錢的,“我們不關心項目,只關心上市后3到5倍收益。”

在競技幣官方群中,一位投資者質疑競技幣白皮書存在漏洞,另一位則說該投資者“只適合把錢存銀行里”。

“市場的賺錢效應讓人忽略了風險,買了就能賺到3倍以上的收益,這種市場你是參與還是不參與?”林華表示。

  [暴漲背後]

  博傻遊戲,入局者期待嫩韭菜接盤

“現階段就是博傻遊戲,大家都知道很多項目沒有價值,或者說就是圈錢的,但只要這種代幣能夠到交易所交易,ICO的投資者就能夠通過炒作賺錢,很多路演現場,投資者關心的不是項目,而是這個代幣上哪些交易平台交易,項目負責人有沒有炒作幣值的計劃。”林華說。

記者走訪兩個路演現場發現,ICO參與人群以85后、90后的年輕人為主,也有部分中年投資者。

較為優質的路演項目會邀請幣圈知名人士“站台”,內容多以看好、買入、幣值上升前景可期為主,項目負責人會介紹ICO項目的產品內容、未來規劃等等。較“次”的路演活動則更像“推銷活動”,項目負責人會著力強調數倍收益,同時模糊項目本身。

“我知道他們是圈錢,但我還是願意投幾個幣進去搏一搏,賠了,倉位小,沒有多大影響,賺了就是高額回報,何況市場是牛市,買了多數都能賺。”林華年初通過炒作代幣,以8萬元的本金在一個月的時間裡,賺到了200餘萬。

這只是過去半年,暴富市場中一個普通案例,事實上,代幣市場的瘋狂遠超局外人的想象。

以林華投資過的小蟻股為例,這款幣在今年3月份的時候單價在3元左右。“兩三天,我賺了40%撤出來了,沒想到後來這麼瘋狂。”目前,小蟻股單價為230元,而上市之初,該幣的單價尚不足1元。小蟻股在3個月的時間內,升值超百倍。

“這樣的狂熱像極了股票牛市時打新”,投資者K表示,發現自己錯過低點的投資者,把狂熱投向了下一輪的ICO項目。

根據ICO的要求,普通投資者不能直接用人民幣參與兌換代幣,而要用以太坊和比特幣。於是,新入幣圈的投資者開始一波購買以太坊和比特幣的熱潮,推動已經在上漲的價格進一步提高。

熱潮之下,ICO募資時間,從5天、數個小時、半小時縮短到十幾秒甚至1秒。

5月,號稱要“與世界各地的黃金存儲機構達成合作,對每一克黃金進行實名確權”的黃金鏈開始ICO,在工作日下午的半小時之內被搶完。六月之後,在幣久和其他平台上的ICO項目,在幾分鐘或幾秒鐘內就會被搶完。號稱要做“以太坊上的微信”新加坡項目SNT在上線后一秒,因為湧入人群過多導致幣久網卡死。

為什麼代幣市場暴漲如此瘋狂?一位幣圈投資人認為,代幣市場一直有“炒新”的習慣,一個新幣上市,有90%的概率幣值會被炒到3到5倍。這其中,基本上沒有玩家關心這個代幣依附的項目怎樣,是否有可行性和前景。如果這個“項目”相對靠譜,或者有幣圈“大佬”站台,那麼炒作上漲的空間就大。

神州數字CEO、天使投資人孫江濤認為,之前那些ICO的“造富神話”讓太多的投機者想從中撈一筆。“現在市場太熱了,技術又太晦澀難懂,對於現在ICO的玩家,不管是ICO項目從業者還是投資人,相當一部分人抱著賭徒的心態來參與其中,只關心代幣的漲跌,不關注項目本身的價值。”

孫江濤說,發展至今,ICO本來的面目有些被扭曲,已從早期極客們的理想,變成了投機者的遊戲。

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認為,目前ICO是博傻的末期,不適合投資者介入。

“都是一條船上的,現在應該唱多,好有嫩韭菜接盤,讓我們跑。”投資者K在元界的一個460多人的群里鼓舞沮喪的群友們。

記者加入的一個ICO項目群,8月23日將白皮書初稿發至群內后,多個投資者表示“沒有乾貨”。他們並不關心項目本身,而是更加關注有無著名天使投資人站台、有無知名合作方等。

多位投資者表示,6月份之後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湧入,白皮書變得不那麼重要了。大家心知肚明,都希望意見領袖站台後吸引更多的投資者買入,不斷有人接盤,自己獲利出逃。

金沙江創投合伙人羅斌稱,目前數字資產市場已經產生“鬱金香效應”,市場進入博傻階段,投資者應重視項目,而非跟風炒作。孫江濤認為,不管是從業者,還是投資者,看待ICO,更應該關注的是項目本身的價值,而不是代幣的價格。只有價值的提升才能帶動價格的上漲。

“只有這樣,ICO才有真正的價值,也只有這樣,才能通過ICO的方式,來推動區塊鏈行業的健康發展,未來監管機構才能給予ICO以生存、生長的空間。”孫江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