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起訴自媒體:8家企業索賠超3千萬,有話語權也不能任性了

導讀

種種跡象表明,自媒體更新迭代的浪潮已經襲來,有話語權的自媒體也不能任性了。

刺蝟公社丨石燦

8月22日,百度起訴自媒體「酷玩實驗室」 索賠500萬的消息在網路上炸開了鍋。

8月16日,「酷玩實驗室」針對「作業幫誣陷小猿搜題涉黃事件」推送了題為《百度命令員工侮辱地震災民,向兒童傳播色情資訊,為了錢還要什麼做不出來的?》一文。

百度起訴自媒體也不是第一次了,7月,百度曾以侵犯名譽權的由頭起訴了企業自媒體「GQ實驗室」,索賠500萬。

7月14日,「GQ實驗室」發布了一篇題為《鑒於百度導航會把你帶到莆田系醫院,請你來參加<百度一下,你就_____>創作大賽| GQ Daily》的文章。

該文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百度一下,你就完了》。除了「百度一下,你就完了」這樣的字眼,GQ還在文中調侃了百度的「死亡檢索」。

百度認為,該文缺乏客觀事實依據,標題及內容包含如「我們的答案是《百度一下,你就完了》」等虛假事實,並帶有極大的貶損性,該文章被使用者大量閱讀、評論,對原告公司商譽及百度地圖產品的美譽均造成了嚴重損害。

百度起訴自媒體的並不是孤立事件。在這之前,諸多企業都曾將自媒體告上法院,這個名單包括了阿里、京東、美團等網際網路企業,也包括萬達、康師傅、農夫山泉等傳統企業。

據不完全統計,起訴自媒體或社交平台上因自媒體而惹出的事件,光在7月就發生了4起,全年在12件以上。

起訴自媒體:8家企業索賠超3千萬,有話語權也不能任性了

摩拜三度起訴

7月27日,摩拜把一家名為「磐石之心」的自媒體給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後者侵犯了前者的名譽權,索賠120萬元。

據了解,「磐石之心」是網際網路行業研究者王某的自媒體平台名稱,王某在微信公眾平台、百度百家號等多個內容分發平台上都開設有分發渠道。

今年6月份,摩拜單車宣布完成6億美元E輪融資,這也被外界定義為「創下共享單車行業單筆融資最高紀錄」。

融資消息傳出後,以「磐石之心」為名的自媒體上出現了一篇名為《摩拜融資6億美元仍是「水蛭」的命,一旦投資斷檔立即死掉》的文章。

截至7月27日,上述文章的總閱讀量已經超過17萬次。摩拜認為,王某是為了吸引公眾眼球、貶低摩拜社會評價和企業形象、藉此牟取自身不正當利益。

文章標題使用了「水蛭」一詞,摩拜解讀為「是一種形象醜陋噁心、引人厭惡的吸血害蟲」。並表示,這是對摩拜的公然醜化。

除此以外,還有讓摩拜感到不爽的地方,比如,王某稱摩拜是「騙子」公司、通過「欺騙公眾」的手段「讓自己的品牌形象不那麼的Low」、「遮蓋自己的Low」;再比如,王某說摩拜「只有靠輸血才能活著的企業,依附在騰訊身上的『水蛭』」。摩拜表示自己忍無可忍,最後以侵犯名譽權的名義告上了法院。

當晚,王某立即做出回應,撰寫了一篇名為《磐石之心回應摩拜惡意起訴:心胸決定企業高度,請停止發黑稿》的文章,並在各大內容分發平台上進行推送。

王某稱:「對於摩拜的指控,我感覺很受傷,也對摩拜這家公司的未來表示擔憂。在這個言論自由的時代,一家號稱是網際網路先鋒的企業卻容不下半點不同意見。」

他特別對「水蛭」一詞的使用做了回應:用在此文中「摩拜融資6億美元仍是「水蛭」的命」應該算是形容詞,並無褒貶。

此事發生之後,他發現網路上出現了大量類似於《磐石之心王斌發黑稿被起訴!自媒體人竟系公關公司!》的文章。

「我正收集證據準備反訴發稿者侵犯個人名譽權。」他撰文說。

摩拜今年已經起訴了包括知乎、自媒體「磐石之心」、「中國IT研究中心」和「中國軟體資訊網」在內的4家自媒體或資訊及內容平台。

刺蝟公社統計發現,摩拜是今年以來,起訴自媒體或網路資訊平台最多的一家新興企業,緊隨其後的是滴滴和瓜子二手車,均將兩家自媒體告上法院。

8家企業索賠金額超3千萬

淘寶打響了2017年起訴自媒體的第一槍。

今年1月份,淘寶將自媒體人馮東陽告上了法庭,索賠1000萬元。3月份開庭,馮東陽從河南鄭州只身前往浙江杭州應訴。在庭上,馮東陽與淘寶方面達成和解。馮東陽要公開道歉,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連續道歉十日。

3月份,美團點評起訴自媒體「網際網路分析師于斌」,後者在微信公眾號、新浪網、百度百家等平台上發表的《美團王興夫妻兩派疑內訌,投資人稱上市計劃再延期》一文,美團點評認為嚴重與事實不符,侵犯了美團點評的名譽權,要求對方立即停止侵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並索賠人民幣1000萬元。

5月份,滴滴將自媒體「海松ta說」送上被告席,該自媒體在去年發布了標題為《滴滴已死》《再談<滴滴已死>:沒有歷史觀,程維們走不到最後!》的兩篇文章,作者在文章中,對滴滴的公司運營現狀、成本與價格、管理與服務等方面發表見解。

滴滴認為,諸多內容「嚴重失實」,「海松ta說」的運營者還使用主觀色彩強烈的語言侮辱滴滴。滴滴以侵犯名譽權為由頭,向「海松ta說」的運營者索賠165萬元。

6月,二手車交易平台瓜子二手車起訴「無冕財經」,瓜子二手車訴稱,微信公眾號「無冕財經」於2017年6月1日發表的《瓜子二手車傭金翻倍意味著什麼?資本退燒,行業模式還有戲嗎? 》關於瓜子二手車的文章內容與事實嚴重不符,嚴重誤導公眾,對瓜子二手車的聲譽造成惡劣影響。

7月,另外一起涉及瓜子二手車起訴自媒體「網際網路一些事」的案件落幕,法院判決書顯示,今年2月27日,楊世界撰寫在微信號「網際網路一些事」 和深喉網發布的稿件《二手車電商熱戰背後的冷思考》一文,多處存在針對瓜子二手車帶有強烈的誤導性及貶損性語言,並且此文在網際網路廣泛傳播,影響惡劣。

法院判令作者楊世界和楊世界所在的北京知為思科技有限公司承擔侵權賠償責任,停止侵權,向瓜子二手車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

8月,阿里巴巴起訴自媒體「金融街偵探」,後者於8月9日發布《阿里式投資:鎚子僥倖生還,無界難逃一死,還有多少創業公司入了這個坑?》一文,阿里方面稱,通篇充斥臆測虛構,以新聞之名行攻擊之實。阿里要求「金融街偵探」賠償損失人民幣100萬元。

刺蝟公社對今年以來發生的8起企業起訴自媒體的事件進行了統計,發現,截至8月26日,總索賠金額達到了3400萬元。在12起企業起訴自媒體和資訊平台的案件中,起訴由頭均為「侵犯名譽權」。

在11起案件中,目前只有兩起案件得到了宣判,最快的是淘寶起訴馮東陽案,從開始到結束,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另一起宣判的案件是瓜子二手車起訴「網際網路一些事」涉嫌侵犯名譽權。

知名新媒體觀察人士魏武揮就對此撰文認為:「自媒體說話蠻煩是可能的,公司企業為了維護自身名譽商譽訴諸法律也是它的合法權利。」他還認為原告是有理有據的,並非無理取鬧。

魏武揮的父親,中國傳媒大學特聘博士生導師、著名傳媒法研究專家魏永征也撰文認為:「自媒體說話冒犯是可能的,公司企業為了維護自身名譽商譽訴諸法律也是它的合法權利。」

為什麼企業起訴索賠金額往往巨大?魏永征也在文中提到:「在眼下的告自媒體案子中,我想原告公司也是必定知道被告自媒體哪怕當了褲子也拿不出100萬、1000萬的;而且我也相信原告公司也必定是知道即使取得法院支持,也無論怎麼不行能判賠100萬或1000萬的。但是自媒體被告在應訴時首先面臨一項支付:律師費。按照大城市標準,訴訟標的1000萬元的律師費為42萬元,對於個人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畢業才兩年的年輕人、月光族可能也得當褲子。原告當然懂得這一點,對被告以示薄懲吧。」

也就是說,即使法院不會支持原告訴求,光律師費都得讓自媒體人「大出血」,以起到震懾效果。

自媒體有話語權也不能任性

起訴媒體還是起訴自媒體,社會輿論的方向完全不一樣。

2006年富士康以「名譽侵權」向《第一財經日報》兩名記者提出總額人民幣3000萬元索賠,並要求法院查封凍結了兩名記者的個人資產。富士康此舉在當年幾乎遭到全國媒體一致「群毆」,最終不了了之。

但現在不一樣了,傳統媒體的話語權在衰落,自媒體快速崛起,它們越來越多成為了被訴對象。

但自媒體被訴,卻很難再贏得同情,甚至很難贏得來自自媒體同行的同情。

從「酷玩實驗室」發表上述文章的文本分析來看,自媒體人三表就認為「最大的問題就是『事實判斷』失准。」他覺得,「百度命令員工侮辱地震災民」這樣的結論需要證據和推導,「整篇文章梳理了一下事件原委,說兩句噴話,就沒了。」

自媒體「萬能的大熊」創始人宗寧覺得,寫批評稿件需要注意分寸,說百度命令員工去侮辱災民,其實都是為了傳播和抓眼球,赤裸裸的造謠。不能因為百度有一些自己的問題,就把什麼屎盆子都往上面扣,評論和批評都還要公正客觀一些。

事實是媒體的生命線,連最基本的事實都出現了誤差,那就很危險了。

有輿論判斷,如果百度勝訴,那麼將會提升非理性內容生產的違法成本。

在光微信公眾號都超過2000萬個的時代,自媒體未免魚龍混雜,但一方面,今年6月份,有超過60個娛樂自媒體賬號被封,說明了政策管理上的收緊,另一方面,企業在法律層面的行動,也讓自媒體靠野蠻生長和不擇手段吸睛受到鉗制。

自媒體更新迭代的浪潮已經襲來,有話語權的自媒體也不能任性了。

石 燦

關注資訊社交平台、泛媒體領域

微信號:S1468002343

合作、轉載事宜請聯繫微信號yunlug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