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2016年,O V在中國手機市場累計出貨量斬落蘋果,把小米、華為狠狠甩在身後,成為全球手機行業又一巨頭。而很多人不知道,Oppo和Vivo背後的男人也曾是步步高的掌舵人。

學霸變身打工皇帝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1977年,16歲的段永平考上了浙江大學無線電系,學成畢業後被分配到了一家大型國企——北京電子管廠。可是別人削尖腦袋想進的企業,段永平偏偏不稀罕。

19893月,不顧爸媽的反對,段永平放棄北京戶口南下廣東,進入了一家小型電子音響生產企業,一切從0開始。

不久,段永平就被提拔到了廠長的位置,還背上了工廠200萬負債的爛攤子。

當時的200萬可是巨款,愁得段永平寢食難安。但他並沒有盲目追隨市場,什麼暢銷賣什麼,而是一門心思想搗鼓出自己的品牌。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內部不乏質疑聲,但段永平堅信:」只有做出自己的品牌,才對市場有穿透力,消費者認可我們的質量,自然會像身邊人推薦,這是雙贏的局面。「

一段時間後,段永平攜」小霸王「歸來,加上40萬央視宣傳的大膽投入,使其在遊戲機市場上所向披靡。僅僅三年時間就使工廠扭虧為盈,產值一度飆升至一個億。

說起來,小霸王真正發跡還是在1993年,彼時「小霸王學習機「橫空出世,迅速佔領市場,成為行業當之無愧的」霸王「,到1995年,這家曾經負債的小廠產值更是破了十億大關。當時,段永平給工人們的年底分紅都是用報紙包現金,光報紙就用了十幾摞。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小霸王到底火到什麼程度?

有報道這樣描述:大年三十那天工人們加班加到凌晨三點,可訂單量還差很大一截,全國各地來拉貨的車隊在大路上排了一公里,等個幾天照樣拿不到貨也是常事。

步步高創立,成就商業傳奇

就在小霸王遍地開花時,一場新的危機撲面而來。由於段永平當時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國有企業,無論掙多少他和開發團隊分到的利潤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期間,他幾次向公司提出分股,但是得到了公司的拒絕。

1995年的某天晚上,段永平輾轉反側無法入眠,最終下定決心忍痛割愛。放棄小霸王,開創自己的事業,也是在這一刻他終於摘掉了」打工皇帝「的稱號。

這一消息瞬時引發全國商界的熱議,段永平和老東家定下了一個口頭協議:一年之內不與小霸王同行業競爭。時任集團總經理的陳建仁親自為他開了一個歡送會,並送了段永平一輛賓士車。雖然段永平後來賺了大把的錢,可始終還是開著那輛賓士,一邊和老東家廝殺,打的前老闆頭皮發麻,一邊還開著老領導送的賓士,念著老闆的好。這種心情恐怕只有段永平自己懂。

陳老總待我不薄,對我有知遇之恩。多年後,段永平回憶說。

步步高成功之道

19959月,放手小霸王的段永平在東莞成立了步步高電子有限公司,隨他出走的還有之前公司打拚的6個員工,OppoCEO陳明永、Vivo的總裁沈煒都在其中。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辭職之前,段永平就已經萌生了創業的念頭,手裡握著大把的資源,自己創業遊刃有餘。因為曾深受股權分配的苦惱,他在步步高創辦之初就實行股份制度,中層管理人員可以入股,代理商也可以入股,甚至基層員工也可以向段永平借錢入股,再以分紅和股息來還。

在這套制度下,段永平最開始只持有17%的股份,換來的則是全體員工全力以赴的戰鬥熱情。

因為和老東家有約定,一年之內不與其同行業競爭,所以段永平轉行做學生電腦和電話機,依靠資源和渠道的優勢,段永平的新產品也迅速做大。

這一次,他在推廣產品的渠道上再次使用了「大規模殺傷秘密武器」——電視廣告。

1996年,在央視競標會上更是砸出8000萬,拿下新聞聯播後5秒標版。19992000年,步步高又連續成為央視天氣預報前「標王」。此後步步高的產品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點讀機、音樂手機家喻戶曉,藍光DVD在美國一度超過索尼、松下屹立潮頭,穩居第一。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哪裡不會點哪裡,so easy!

為愛情奔赴美國,造就中國式巴菲特

1998年,段永平如日中天,那一年他認識了美國《棕櫚灘郵報》(The Palm Beach Post)的首席攝影記者劉昕。僅僅相識兩個月,兩人迅速閃婚。段永平曾向這位在美國5年換了不下7座城市、喜歡自由的女記者承諾:將步步高推上一個新台階後,一定到美國和你會合。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1999年,段永平將步步高拆分成三家獨立公司,分權給黃一禾、陳明永、沈煒。

2001年,斥資3000萬成立OPPO後,段永平兌現諾言移居美國,他對此解釋道:結婚前承諾了去美國安家,綠卡辦下來了,不去不行。

雖然事業蒸蒸日上,但41歲的段永平不戀權財,只求履行自己的承諾,去大洋彼岸經營他的愛情與生活,從此開啟人生的另一個傳奇。

初到美國時,段永平不僅要面對陌生的環境,還要克服語言不通的障礙。那時他也很迷茫:將來我要在這裡生活,能幹什麼呢?也不能整天待在家裡啊。

那段日子確實很清閑,段永平在逛書店時發現了《巴菲特談投資》,對於巴菲特提出買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於在買這家公司,買它的一部分或者全部」的觀點極為認同。

其實在看巴菲特之前,這些理念就已經在我腦子裡,只是看到巴菲特也這麼想這麼做,而且靠這個投資理念成為世界第二富豪,我突然很有信心。」那一刻,段永平決定從企業家轉變為投資人,並很快有了日後被人津津樂道的拯救網易

丁磊:對我影響最大的人就是段永平

2000629日,網易成功登陸納斯達克,一上市就遭遇網際網路泡沫破滅,納斯達克指數從最高點5048點一路狂跌至1114點,跌幅達78%,網易也難以倖免。

雪上加霜的是,當年第二季度網易被查出涉嫌會計造假,過半收入不翼而飛。網易股價暴跌至0.64美元, 94日納斯達克宣布暫停網易股票交易,行業專家當時分析稱:被暫停交易只是開始,後面會有更多的醜聞。

當時的丁磊手足無措,最大的心愿可能就是賣掉網易了,可賣也賣不掉怎麼辦,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於是他情急之下找到師兄段永平救急。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段永平回憶稱:「當時的丁磊說,網易要集中精力進軍網路遊戲,遊戲產業是你的老本行。」段永平深知這個市場的廣闊前景,當即決定投資:把手裡的200萬美金全砸了進去。

不久之後,網易開始強勁反彈,一路飆升,復權以後近100美元。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當年的納斯達克指數走勢,紅圈對應的時刻為網易上市。

面對100多倍的利潤,段永平仍未拋售,依然選擇持有,繼續增持至205萬股,佔網易總股本6.8%,正是這筆1億美元的巨額收益投資回報, 書寫了「段菲特「的佳話。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網易股價逐年走高,圖表來自三線數據實驗室。

另外,段永平還是蘋果等明星公司的長期投資人,他曾透露:投資比我做10年實業賺的錢還要多。

段永平:投資是我的愛好 慈善才是我的工作

為人低調的段永平不僅是成功的實業家,還是相當厲害的投資人和慈善家。

2000年開始,股神巴菲特就開始在全世界範圍內拍賣與他共進午餐的權利——「巴菲特午餐約會。競拍開始當晚,當一名網名叫fast is slow的人拍出62.01萬美元的價格後競拍結束了,很快就有人發現fast is slow正是步步高創始人段永平。而巴菲特這筆拍賣所得將全部捐給舊金山的慈善組織格萊德基金會。算下來,段永平是第6巴菲特午餐約會的勝出者。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當段永平被問到為什麼取名為fast is slow

段永平答道: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欲速不達,那是我做事最基本的哲學,就是說,不求快,求安全。

事後在談到這頓午餐時,段永平說,有很多人說你花了這麼多錢划不划算……我一聽這話就知道和這人談不下去了。我又不是把跟巴菲特吃飯這事當成生意。我就是想給他老人家捧個場,告訴世人他的東西確實有價值。他不是缺這個錢,我也不是為了吃這頓飯,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我為了去他那兒討一個秘方、錦囊妙計,哪天掏出來一看,就能發大財。這都是胡扯。我就是覺得好玩。Just for fun

Just for fun,段永平從這個階段開始真正享受人生

享受生活才是人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這是段永平的心聲,也是他人生的真實寫照。

為此,他和妻子劉昕於2005年成立了家庭慈善基金Enlight Foundation,基金的主要慈善方向是教育領域。

雖然段永平將巴菲特的很多投資理論當做指南,但在慈善這方面,段永平認為自己看的更深刻。他曾對媒體說,我很多年前就在思考這件事並且也一直在做,只是國內慈善事業的環境有限。從年齡的比例來看,在我這個年齡,我遠比巴菲特捐得多,甚至高過比爾·蓋茨,我不想到70多歲才開始思考並投入到這個事業中。這是其一;其二,其實我一直在投入慈善事業,只是沒怎麼說而已。

超華為,壓小米,國產手機第一人竟是中國版「巴菲特」!

2006年9月,段永平向浙江大學捐資3000萬美元,支持教育事業。

2006年,段永平以62.01萬美元在網上拍得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

2008年5月14日,段永平為四川汶川地震災區捐款 300萬元美金。

2009年12月,段永平校友再次向母校浙江大學捐贈人民幣7600791元。

2010年2月,段永平夫婦向中國人民大學捐贈3000萬美元。

2010年4月,段永平校友再次向母校捐款350萬元人民幣。

2011年1月,「2011大學校友捐贈排行榜」發布,浙江大學、中國人民大學「雙料校友」以4.47億捐贈額問鼎榜首。

對於慈善,段永平說,我覺得做慈善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就是想解決自己的問題,要說什麼偉大的貢獻、榜樣,純屬胡扯,我從來沒想過要給誰做榜樣。

在段永平看來,錢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快樂,因此他和妻子劉昕達成共識——一定不能給孩子留很多錢,我人生的快樂很多都來自於獲取財富的過程中,不能剝奪孩子的這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