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游科技27億收購背後:魏建平突擊入股標的

放大圖

  每經記者 賈麗娟 每經編輯 張海妮

  迅游科技(300467,SZ)欲27億元收購軟體公司成都獅之吼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獅之吼),引發關注。

  8月15日,迅游科技就重組一事收到證監會出具的一次反饋意見通知書,被要求在30個工作日內回復意見。此時距離今年初停牌開始謀划重大資產重組已大半年時間。收購的交易報告書也經過兩次修訂,但在這場交易中,除此前外界非常關注的迅游科技實控人等提前入股標的外,一些耐人尋味的細節正逐漸浮出水面。

  ●迅游科技停牌前1個月入股標的

  在迅游科技發佈收購方案后,標的獅之吼此前的兩次股權變更引發外界關注。

  今年6月6日,迅游科技發佈了《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以下簡稱《草案》),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向魯錦等11名自然人股東及天宇投資、天成投資等17名機構股東購買獅之吼100%股權,標的作價27億元。

  魯錦為獅之吼實控人,其被熟知的身份是軟體「優化大師」、「魯大師」的作者。

  在迅游科技發佈重組公告前的半年中,獅之吼的股權結構變更了兩次。

  2016年12月,獅之吼股東劉鵬娟、周江、信元欣悅投資將其持有的股權轉讓給魏建平、殷曉娟、朱維、眉山鼎祥、上海擎承、益啟信元。2017年5月,獅之吼一眾股東將持有的部分股權轉讓給天宇投資、天成投資、錢沛投資、北辰投資、優達投資。其中,天成投資系迅游科技實控人之一袁旭控制和新設的投資公司。

  迅游科技表示,2017年5月的股權變動,主要是為了減少募集配套資金的規模,以及儘快鎖定此次交易。

  迅游科技實控人等通過一些投資公司提前入股標的,引起外界不少關注。但實際上,獅之吼去年12月的這次股權變動更值得關注,因為其發生的時間是在迅游科技今年1月宣布停牌之前的1個月。

  2016年12月,獅之吼股東劉鵬娟、周江、信元欣悅投資將其持有的股權轉讓給魏建平、殷曉娟、朱維、眉山鼎祥、上海擎承、益啟信元。其中,魏建平受讓的股權最多,轉讓價款達3823.3萬元。受讓完成後,魏建平持有獅之吼2.94%的股份。

  對去年12月獅之吼的股權變動,迅游科技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中表示,魏建平等受讓方作為財務投資人,看好標的公司未來的業務發展和市場前景,故擬對標的公司進行財務投資。而轉讓方轉讓的原因為資金需求。該次股權轉讓與交易(迅游科技收購獅之吼)無關。

  不過,這次股權交易背後,魏建平為何能與其他個人或投資公司先入股獅之吼?今年1月初,迅游科技宣布停牌,后公佈交易標的為獅子吼。時間相近,是否僅僅是巧合?記者注意到,不論是對迅游科技還是對獅之吼,魏建平都算是「老朋友」了。

  ●收購雙方的「熟人」

  據《草案》披露,魏建平是1964年生人,住所為上海市長寧區。其最近三年的任職單位有:上海融璽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融璽投資)、上海亞商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都亞商富易投資有限公司、成都亞商新興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商創投)等公司。

  魏建平早年擔任過四川上市公司國騰電子(300101,SZ,現更名為振芯科技)、衛士通(002268,SZ)兩家公司的董事一職,在兩家公司的年報中都曾披露過其詳細資料。2012年11月,衛士通公告稱,董事魏建平提交辭職報告,其因個人原因辭職。2013年3月,國騰電子公告,魏建平因個人工作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董事職務。

  魏建平從2009年至今擔任亞商創投董事兼總經理,而亞商創投是迅游科技改制設立時的創始股東之一,上市前持股比例為6.72%,直到去年解禁后減持,並從上市公司前十大股東名單中消失。

  對於獅之吼,魏建平除2016年12月直接入股外,其關聯公司融璽投資在2016年4月以增資形式成為獅之吼的股東,當時持股0.8%。

  迅游科技還披露,魏建平自2009年7月至今擔任融璽投資的投資顧問,並與其存在「產權關係」。且融璽投資、魏建平均為多家公司的合伙人或股東,因此二者構成一致行動關係。最新公告顯示,8月融璽投資股權變更后,魏建平持股16.59%。

  此外,去年12月,與魏建平一同入股獅子吼的還有私募基金上海擎承。目前,融璽投資、迅游科技都為上海擎承的合伙人股東之一。融璽投資擔任基金普通合伙人。

  魏建平與獅之吼的交集還有2016年11月。彼時,獅之吼與魏建平等合夥成立了「鼎獅投資」,獅之吼出資佔比30%,魏建平佔比20%,而融璽投資佔比10%。

  值得注意的是,在獅之吼之外,魏建平還出現在了迅游科技近期其他投資對象的股東名單中。

  2017年1月24日,迅游科技簽署了一項股權轉讓協議,擬以2.17億元的價格,向西藏雨樂、西藏力行收購雨墨科技13.4%的股權。公告顯示,雨墨科技的股東名單中,有上海利旭投資中心(持有雨墨科技16.15%的股份),以及上海擎承(持有雨墨科技7.7%的股份)。啟信寶數據顯示,上海利旭正是由魏建平等人出資,魏建平出資佔比69.17%。

  魏建平為何頻頻與迅游科技產生交集?迅游科技一位內部人士對記者分析稱,作為一個投資人,魏建平當然會儘力去尋找好的標的,而好標的眼下並不那麼容易找。對於魏建平來說,迅游是一個好標的,獅之吼也是一個好標的,因此會出現這種「熟面孔」的情況。獅之吼方面則對記者表示,不方便發表評論。

  不過,獅之吼的一位內部人士私下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魏建平等人屢次踩准節奏,確實是很多人的疑問。

  深圳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對記者分析稱,類似於迅游科技和魏建平這種情況,從法律上來看應該不存在什麼問題,但在背後,魏建平大概率與上市公司交情匪淺,甚至於能夠影響交易標的的選擇。至於能在上市公司收購前突擊入股、隨後明顯能獲利的投資,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魏建平和關聯方「踩點」入股有望大賺

  且不論魏建平在此次迅游科技擬收購獅之吼的交易中扮演怎樣的角色,但其入股獅子吼已浮盈不少。

  魏建平2016年12月以3823.3萬元獲得獅之吼2.94%股權后,在今年5月獅之吼股權變更時,魏建平以2717.98萬元的價格轉讓了自己持有的部分股權,轉讓后持股比例降至1.93%。若前後對比算來,魏建平僅花費1100餘萬元,便持有了獅之吼1.93%的股權。而按照27億元的對價計算,這部分股權的價值為5211萬元。

  若迅游科技收購獅子吼交易完成,魏建平此筆投資將賺錢不少。況且,在此期間的2017年3月2日,獅之吼股東會還作出決議,將2016年度可分配利潤中的9540萬元按照各股東持股比例進行了分紅。

  上海擎承也是贏家之一。其在2016年12月以1000萬元的價格受讓了1.2萬元的出資額,到2017年5月轉給天成投資,價格就變為了2076.92萬元,短短五個月收益翻番,且已落袋為安。

  股東短時間入股轉讓獲利頗豐的原因,是獅之吼估值的暴增(半年時間內從13億元增至27億元)。深交所問詢函也對此表示了疑問。迅游科技的解釋是,獅之吼業績上漲,且管理團隊增加了業績承諾等。迅游科技董秘康荔也對記者強調了這一點。

  7月初,迅游科技總裁袁旭在重組說明會上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獅之吼未來的價值遠不止此。

  但魏建平為何能準確「踩點」入股獅之吼,是巧合還是另有原因?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撥打了魏建平旗下多個公司的電話試圖向其了解情況,但均被拒。通過相關工商登記地址,記者輾轉找到了亞商創投的辦公地點。在說明來意后,亞商創投一位工作人員稱,魏總出差去了,也不方便提供其聯繫方式,只留下了記者的名片。但截至發稿,記者未能獲得其回復。

  康荔稱,就她了解,魏建平與公司高管之間沒有特殊關係,且獅之吼的估值變動源自自身業績增長。至於上海擎承的退出,是因為監管層要求不能循環持股(迅游科技是上海擎承的股東,若對應收購上海擎承原持有獅子吼股份,迅游科技需向上海擎承發行股份,則構成循環持股),因此在收購前必須退出。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