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這屆公關不行,首先是因為這屆山西老闆不行

這屆公關不行,首先是因為這屆山西老闆不行

△中國網際網路江湖的山西四大天王

文/方浩

這兩天的朋友圈被兩家公司刷了屏:海底撈和暴風影音。

海底撈一紙中規中矩的聲明,既迎來了一片叫好聲,也招致了一片罵聲。不承認錯誤是錯,承認錯誤也是錯;高逼格地承認錯誤是錯,很Low地承認錯誤也是錯,怎麼都是錯。因為你確實錯了。

暴風影音則是把一個適合在朋友圈當段子看的內容,發到了應用商店上。郭德綱在德雲社講什麼段子都行,但在人民大會堂講就是三俗的,甚至是違法的,吃瓜群眾都看不下去。

除了事件本身,這兩家公司被噴還與它們一直以來的過度營銷有關。海底撈就不多說了,關於這家火鍋店的營銷書籍,就已經支撐起了中國各路商學院、創業營的半邊天,什麼煎餅果子肉夾饃,按套路來說都是海底撈的徒子徒孫。

暴風影音算不上網際網路領域的海底撈,畢竟馮鑫不是雷軍,但至少是沙縣小吃。幾年前暴風啟動IPO,電梯里的分眾廣告一下子被「暴風是老二」霸屏了。那時快播還沒倒,王欣還沒進去;山西大哥還沒出事,山西老鄉賈布斯還沒去國外就醫,同為山西老鄉的馮鑫居然自認暴風是影片行業老二,很多人都驚了。

後來山西老鄉終於回國了。樂視做硬體,暴風也做硬體;樂視做體育,暴風也做體育;樂視搞分拆,暴風也搞分拆;賈躍亭抵押股權,馮鑫也抵押股權;賈躍亭唱《野子》,馮鑫也唱《野子》……在帝都廣袤的土地上,東四環的樂視生態與北三環的暴風生態,交相輝映。

去年樂視如日中天的時候,樂視公關一度被認為是繼阿里公關之後中國網際網路崛起的一支新軍,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樂視的新聞稿。去年10月份樂視在舊金山搞發布會,能請到的國內媒體基本都請到了,阿里上市都沒去這麼多記者。

但不到半年,樂視公關成了網際網路圈被黑的最慘的一支新軍,好像樂視走到今天完全是公關的失敗,就好像歷屆百度公關一直在背鍋一樣。

公關本質上是術,戰略才是道。BAT為什麼會形成今天這種不同的發展格局,根本原始是各家的風水不一樣。什麼是風水?就是核心業務、就是戰略方向。

PC時代騰訊搞社交強,這就奠定了它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做出微信的基礎;阿里PC時代玩電商強,這就決定了它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做大做強電商的基礎。移動網際網路時代搜索的作用減弱了,所以百度公關的權重就加大了。微信啥時需要搞好媒體關係了?哪個媒體敢搞微信?帶人民字樣的不算。

某種程度上,老闆就是帶路黨。你把公司帶到什麼樣的發展軌道上,貴司在外界就是什麼樣子。東方紅號火車頭適合拉車皮,綠皮電動火車頭適合上山下鄉,和諧號適合京滬線,復興號適合一帶一路。和諧號、復興號上的服務員跟空姐一樣漂亮,樂視、百度的公關跟東方紅號上的鏟煤大叔一樣苦逼。這都是火車司機決定的。

路帶偏了,跟老闆好壞沒關係。認識很多樂視的朋友,拋開公司發展基本面不談,他們都認為老賈是個好老闆,沒架子、重情義。不能認為人家公司一時沒搞好,就黑人家帶小姨子跑路了,這是兩碼事。不過他現任老婆確實挺漂亮的。

馮鑫也是,總是一副憨厚大叔的面貌示人,絲毫看不出年輕時賣過三株口服液的樣子。但馮鑫錯就錯在跟著賈躍亭唱《野子》。你說賈躍亭都是中國二代喬布斯了,你還跟在他後面有樣學樣,你必須應該唱《Are you ok?》啊。

相對來講,另一個山西老鄉李彥宏同志的歌單就大氣得多,《男兒當自強》、《三百六十五里路》,這是年到中年的海歸精英的望穿秋水、洗盡鉛華,不像賈躍亭、馮鑫口中的《野子》,一股小鎮青年的煙煤味兒。

但廠長的歌聲再美,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這些年,歷屆百度公關都不好乾。從當年的MP3版權問題,到後來的莆田醫院事件,再到最近跟友商的小學生題庫涉黃圖片,百度公關一直在擦屁股,都已經擦出手藝來了,但不好乾就是不好乾。

好在百度找到了新的方向:人工智慧。這才是風水。Robin帥蜀黎就是搞這個出身的,早就應該干這個,之前多餘搞什麼O2O,和諧號老司機非要體驗一下東方紅號火車頭,不被嗆到才怪。

百度把人工智慧搞好,將來首先把自己的公關部人工智慧化,一定比現在單純靠人工靠譜。然後再把公關部的兄弟們放到投資部。這些年百度投中的好項目沒幾個,反倒是一直和公關部打交道的友商都成了超級獨角獸,比如美團、今日頭條,說明公關部的兄弟們才最了解一線。人盡其才嘛。

賈躍亭那次從國外休假回來,成就了樂視的總爆發;巧合的是,暴風從拆VIE到登陸A股再到市值瘋漲,也是源於馮鑫的一次閉關。百度這次在人工智慧領域的All in,也與前兩年廠長表面上做甩手掌柜有關,一看不靠譜,立馬自己坐上無人駕駛汽車駛上五環。說明山西老闆懂得反思,儘管有時是被動地反思。這一點另一個山西老鄉陳年同志深有體會。

過去兩年,陳年經常時不時地出來反思一下,惹得很多朋友圈評論人士很反感,說凡客都這樣了還天天反思什麼?其實我覺得陳年倒挺誠懇的。

首先陳年在凡客遇到這麼大的麻煩之後,沒有撂挑子。不要說投資人不讓他撂,這個事兒歸根到底還是陳年自己能決定的。至少他完全可以像馮鑫那樣,找個有山有水的地方休息一年,讀讀《尤利西斯》或者《約翰·克里斯朵夫》,但文學中年陳年並沒有。

其次陳年把之前凡客欠的錢都還清了,據說幾十億,這是傳統晉商的范兒。但勢比人強,凡客體再好,也得在風口之下認栽。你說韓寒照片旁邊那密密麻麻的一大堆字就比「拍人更美」四個字更能直擊人心?我不信。

凡客確實成就了不少公關營銷人才,但到後來都說自己才是凡客體的操盤手,估計連陳年都搞不清楚了,就像他搞不清楚倉庫里的拖把是誰入庫的一樣。

賈老闆平時在美國,最近應該輕鬆了不少,有時間他應該拉個群,把山西老鄉新的帶頭大哥孫宏斌介紹給大家,我覺得孫老闆一定會通過馮鑫的好友請求的。

【接招微信公眾號:itake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