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雲網(微信號:ilieyun)】5月5日報道 (編譯:Denny)

俄勒岡州的一條跑道上,一架微型飛機正進行試飛。其重量約為650磅,體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既不是玩具,也不能搭載飛行員。

這是一架名為ArcticShark的無人機,不需要飛行員。由美國太平洋西北國家實驗室的能源科學家設計,能飛越阿拉斯加北坡,在北極的氣候中獲取數據。飛行速度為每小時75英里。無人機將測量收集大氣顆粒大小、紅外輻射量、濕度、風向等數據,這將有助於科學家了解基本大氣信息,比如雲是如何形成的,並最終應用於氣候模式中。太平洋西北國家實驗室負責該項目的大氣科學家Beat Schmid說:「我們並沒有很好地了解大氣的真正發展方式。」

但是ArcticShark並非脫胎於俄勒岡州的大氣科學家,它最早服役於美國中東戰爭。

無人機由Navmar應用科學公司研發,後者是1977年成立的國防承包商,早期專註於反潛技術。大約十五年前,Navmar開始受國防部委命製造無人機。美軍早在2000年就已開始使用無人機,首先進行監視,然後進行有針對性的作戰。國防部呼籲Navmar公司開發更多不同功能的無人機。Navmar表示可以研發攜帶特定攝像機設備的無人機。他們在2003年建成了首個模型,被稱為Mako。Navmar的業務發展總監TJ Fenerty說:「ArcticShark的類似機型正式從那個時候開始研發。」

兩年後,Mako升級為TigerShark。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使用TigerShark來偵測被稱為即興爆炸裝置的路邊炸彈,該炸彈是2013年造成阿富汗平民死亡的首要原因。因為Navmar建造的無人機上並沒有任何專業設備,他們沒有對TigerShark如何發現炸彈做出評論。不過Navmar的財務運營總監Ken Lewko表示,無人機的有效載荷在抵消這種威脅上幫助很大。

但軍方對新無人機的興趣並沒有持續。奧巴馬在2011年開始將武裝從阿富汗撤出之後,Navmar的軍事合同開始減少。

所以Navmar決定擴大客戶對象。該公司將眼光瞄準了大氣科學家,他們使用無人機已長達20餘年,能夠對建立準確的氣候模式和預測做出必要的測量。雖然他們仍與國防部維持合同關係,但在過去一年半中,Fenerty已經將Navmar引導向了更多樣化的客戶群體,例如與喬治亞理工研究院合作等。 Fenerty表示他們正在努力在這之間保持平衡。

一年多以前,他們競標了太平洋西北國家實驗室的一項合同,研發一款能夠攜帶70磅科學儀器和配備足夠電力進行操作的無人機。 「電力真正將TigerShark進行了分化,」Schmid說。最後Navmar以80萬美元贏得了合同,對於無人機來說,80萬美元很合理。

ArcticShark基本上與TigerShark是同款無人機,但存在一些關鍵的修改。由於阿拉斯加不是阿富汗,Navmar的工程師不得不重新設計無人機的某些細節。在阿拉斯加的氣候下,ArcticShark的機械部件需要特殊的潤滑脂,以在較低的溫度下凍結。此外,飛機需要使用加熱器來防止冰冷凝到無人機上,這可能會導致其下降並墜毀。當無人機於明年5月在阿拉斯加起飛時,受過訓練的操作人員將對其軌跡進行預編程並監視其從地面飛行。它將攜帶約70磅的設備和足夠的燃料進行長達8小時的飛行。

Navmar並不是唯一一家為科學家提供無人機的防務承包商。波音公司旗下的Insitu ScanEagle同樣是大氣測量領域一款受歡迎的無人機,早先被軍方用於在伊拉克戰爭中監視戰場。國家海洋和大氣協會實驗室也使用了一款小型軍用無人機Manta,用以測量2015年挪威的大氣。

Fidelty說:「我們經常抱怨國家在國防上投入過多,起初我們認為這是用於製造子彈、炸彈,但實際上很多錢花在了有雙重用途的技術上,例如GPS、第一個互聯網協議、對講機、超級膠水等。」

事實上,軍事技術往往最終服務於科學。NOAA太平洋海洋環境實驗室工程總監Chris Meinig曾為在挪威部署的科學無人機工作,他坦言:「用於科學的確是後來的想法。」回想到六十年代,當時美國發射了GPS的第一顆衛星來定位跟蹤他們的核潛艇。而二十年後地球科學家才意識到可以利用它們來檢測地震。

目前,Navmar公司主要集中在業務發展上。由於國防合同起落不定,Fenerty希望公司能夠吸引更多的科學客戶,並進一步向商業市場進軍。 「我們想進入農業和應急管理領域。「他說,「有很多很多領域可以從無人機中獲益。無人機並不總是涉及戰爭,它畢竟有能力為人服務。」

本文來自獵雲網,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306166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過氣「老兵」轉型成功!戰時軍用無人機ArcticShark「退伍」轉行監測大氣數據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