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作者丨Julie Bort

翻譯顧浩鑫

編者按:拿著高薪公司可以不用幹活,這是怎樣的職業存在?想想很美好的事情,事實是否真的如此?

  • 矽谷最公開的秘密被稱為 「休養生息者」(resters and vesters),或者 「航游者」(coasters),指的是這樣一群工程師,他們拿著高薪但並不需要做太多的工作,等待他們的是股票的合法授予。

  • 我們和 「休養生息」 世界的工程師進行了一場對話,他們介紹了這是如何發生的,以及他們是如何消磨這種日子的。

  • 雖然聽起來很輕鬆,但 「休養生息」 存在真正的職業風險和陷阱。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一個陽光明媚的夏日早晨,一位 Facebook 的工程師醒來準備去上班,但身體突然感到不適,他跑去衛生間吐了起來。「我想我是生病了」,工程師回憶說。

當然,這位工程師既沒有感染病毒也不是食物中毒。這種情況僅僅是他不想去上班的不良反應而已。

這位工程師年薪 100 萬美元,大部分是股票收入,管理著一個接近 30 人的團隊。但在 Facebook 工作幾年後,他已經到了筋疲力盡的狀態。他正在管理的項目夾雜著太多的政治因素,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使它更為成功,同時確保工作人員不會由於項目的問題而失去工作。

這名工程師儘管已經累成狗,但沒辦法就這樣直接辭職不幹。畢竟他需要每個月的工資來支付由於擁有的股票所產生的稅費。

但在病情越來越嚴重後,他決定不去工作了。不止請假一天,而是以後都不去了。而且他知道自己不會被辭退。

畢竟不去工作的建議來自他的經理。

其實就在前一天,工程師已經和他的經理溝通過,他計劃在距離現在六個月後的年底辭職。這位工程師希望在今年剩下的時間裡完成手上的項目但不再著手新的項目,而是等著年底的股票兌現,並用每個月的工資來支付所需的稅費。

「我以前和經理有過多次這種對話,在是否辭職這個事情上猶豫過很多次」,工程師說,「但這次是真的。等到這些項目步入正軌就是我離開的時候,這種感覺不錯。但接著經理告訴我不用來上班了」。

工程師嚇了一跳,以為經理要立刻辭退他,不過緊接著經理做了解釋,根本不是工程師所想的那樣。「你只是不用來上班」,經理解釋道,「工作已經把你折磨得筋疲力盡,你所需要的是休息。不要和別人透漏這件事情,同事們會以為你只是換了個團隊工作而已」。

經理的建議並沒有立即得到工程師的肯定。「我很生氣,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工程師說,「那時我想要立刻換個團隊。不過第二天我醒來我就開始嘔吐了」。

一向工作刻苦,認真負責的一個人,就這樣懷著緊張興奮的心情加入了矽谷眾所周知的秘密俱樂部-「休養生息」。

矽谷眾所周知的秘密俱樂部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休養生息」 是指僱員,通常是工程師,工作很輕鬆(幾乎沒有任何工作量),但享受著公司全職的薪水和股票。對於高級工程師而言,股票相比工資而言,通常是他們的主要收入。

一旦工程師進入「休養生息」模式,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參加技術會議,給自己的寵物寫寫程式碼,和朋友在網路上聊聊天,並且規劃下自己的下一份工作。

這位工程師後來意識到,經理之所以讓他 「休養生息」,是想給他一個軟著陸,讓他有時間去進行下一份職業規劃,最終避免他對項目存在的問題的喋喋不休的抱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個大嘴巴,會把項目的問題到處說」,工程師說。「經理想明白了,『嗯,讓他好好休息六個月並不會造成任何損失』」。

商業內幕採訪了大約六個對 「休養生息」 文化有切身體會的人。有些本身就是處於 「休養生息」 模式下的「有錢人」,有些是試圖讓這些人重返充滿生產力狀態的求職經理。很多人承認,「休養生息」 是他們公司一種常見的極為秘密的存在。在內部,這些人通常被稱為「航游者」。

他們的生活和技術圈很多其他人背道而馳,這些人為了公司毫無保留的作出奉獻,承擔著長時間的工作和壓力。

「我的一天從上午11點開始,然後我會花很長時間享受午餐」

工程師們的 「休養生息」 生活模式多種多樣。

Manny Medina,西雅圖快速增長的初創公司 Outreach 的 CEO,早已進入「休養生息」模式。他自己曾經短暫的成為過 「航游者」,他說在為微軟巨頭工作時,他看到了微軟如何使用它。他還試圖吸引一些處於 「休養生息」 模式中的工程師來他的初創公司上班。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Manny Medina

Medina 說在職業生涯的早期,當他還是研究生院的一名軟體工程師時,他經歷過拿著高薪而不用工作的狀態。他提前幾個月完成了項目,並告知公司他將在畢業後辭職。

剩下的幾個月里,公司讓他交接他寫的軟體,但不需要他參加新的編碼項目。Medina 回憶說,在那幾個月,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辦公室閑逛,寫寫文檔,隨時準備回答別人的問題。

「我的一天從上午11點開始,然後我會花很長時間享受午餐」,Medina 笑道,「公司不希望你再編寫任何程式碼,因為任何你編寫的程式碼都需要由別人來維護的。但當其他人在努力工作時,你需要在辦公室準備好回答他們的問題」。

幾年後,他進入微軟,看到微軟無論在工程部門,還是它的研發部門微軟研究院,都在戰略性的使用高薪工作崗位。他說,該公司會搶奪在諸如人工智慧,機器人技術,自然語言,量子計算等新興領域中難得的專家,通常允許他們在學校擔任教授或者研究員的同時還可以拿著微軟的工資。

「你留住工程師人才,同時也防止競爭對手挖到這些人,這非常有價值」,他說,「這是一個防守策略」。

當然,微軟研究院的使命是進行有助於微軟產品的相關研究。該公司表示,他們還通過和頂尖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合作,涉及包括從健康到經濟領域等多方面的合作。

另一個人也告訴我們,「這是微軟研究院的整體模式」。

30 多歲年薪 7 位數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在其他公司,關於「休養生息」模式,防止人才被挖走的動機要弱一些, 更多時候這已經成為公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比如在 Facebook,有一個獎金相當高的獎項,稱為「自由股權」(DE),得到這個獎項的前 Facebook 工程師說。

DE 是指公司給工程師一大筆額外的限制性股票,價值幾萬到幾十萬美元。這是對出色工作的獎勵。它也有助於防止工程師跳槽,因為 DE 的解鎖是有時間要求的。這些獎金的發放是由公司高管簽署的,有時甚至是 CEO 馬克·扎克伯格本人。

「在 Facebook,OG 可以得到 DE」,這位前 Facebook 工程師說道,其中 OG 指的是公司上市前就已經在公司工作的老員工。「他們持有的 Facebook 股票翻了四倍,他們不會離開公司」,這位前工程師說,「他們是很優秀的工程師,真的是不可或缺的。然後他們就這樣開始朝九晚五的日子」。

雖然 Facebook 拒絕發表評論,但有幾位工程師告訴我們,Facebook 素來以要求工程師長時間工作而聞名。

這些 DE 獎金並不是專門為 「休養生息」 模式而設計的,但它們確實為這種模式的滋生髮揮著作用。那些擁有 DE 股票包的人,常常自帶成功光環。他們為高層管理者所認識,所選擇的項目能夠獲得大量的資源,這意味著他們可以更少地工作,但卻獲得好的結果,這位 Facebook 工程師說。

「這些都是很聰明的人,他們不會離開公司」,他說,「他們 30 多歲年薪 7 位數,而且不需要努力工作,我們說他們只是在航行旅遊」。

10x 工程師

「休養生息」 的另一種類型是矽谷中被稱為 「10x 工程師」 群體中的一部分人,「10x 工程師」 這個術語用於描述開發效率是普通工程師 10 倍的工程師。

相傳 10x 工程師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完成其他人需要十個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這其中,有些人是純粹的才華橫溢,有些人不一定很聰明,但知道關鍵系統中的每一個細節。

「當人們在一個職位上已經有足夠長的時間,他們帶來的價值常常是不容易被看到的。他們可能知道某些項目中的隱藏問題,在最後關頭被請來修復 bug,或者能夠解決項目的痛點」,前 Facebook 「休養生息」 工程師這樣說。

「一個在 Facebook 工作 的傢伙看起來似乎不怎麼工作,但是當網站崩潰時,他總是能夠發現其他人發現不了的問題」 工程師說。

Google 和 「休養生息」 的笑話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休養生息」 模式的其他成員被稱為航海旅遊者(coasters),他們長期為公司服務,已經達到了頂級工程師級別,不需要努力工作就可以一直待在公司。

他們可能不是 10x 工程師,但他們是老員工,知道如何做事就可以在年底績效考核時獲得好成績,同時拿到下一批股票激勵。

從我們採訪的所有人口中得知,Google 公司這種類型的 「休養生息」 者最多。

「我很多在 Google 的朋友一天工作 4 個小時」,一個工程師說,「他們是高級工程師,不需要很努力的工作。他們了解 Google 系統,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加把勁,什麼時候可以休息休息。他們是工程師,所以他們會優化自己工作的績效周期」。

一位最近離開 Google 公司的經理同意這種說法。「公司有很多 「航游者」 達到了一定的級別,不想再努力工作」,她說。「他們只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不想通過努力工作得到提拔或者晉陞。如果所在部門不喜歡他們,待個一兩年他們可以轉到其他部門」。

「矽谷」 這部電視劇甚至拿 「休養生息」 這個術語來調侃 Google。在這部熱門的 HBO 情景喜劇中,Josh Brener 扮演的 Nelson Bighetti 在虛擬的科技巨頭公司 Hooli 中升職了,該公司以 Google 作為原型。Bighetti 沒有被分配到任何項目中,相反,他和其他同樣沒有被分配項目的員工組成小團體,成天在公司的屋頂揮霍日子。

「真的不少人,包括今天 Google X 的一個員工,發給我他們自己在屋頂的照片,無所事事並給自己打上 『未分配』 或者 『休養生息』 的標籤。這種事情真的在發生,而且很顯然,並不少見。」 Brener 在去年跟商業內幕的 Melia Robinson 這樣說。

雖然這些照片很有可能是 「矽谷」 這部電視劇的粉絲當作玩笑發給 Brener 的,但 Google 的幾個員工告訴我們,當非常資深的工程師圓滿結束一個大項目時,可能發現自己有一段時間不會被分配到其他項目,而是直接向 Google 聯合創始人 Larry Page 彙報,直到他們決定接下來要做什麼,和 「矽谷」 這部劇中 Hooli 公司那群人不一樣。

「生活是美好的,你最大限度的給自己放假 – 我想回來的時候自然會回來」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有幾個人告訴我們,由 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管理的登月研究實驗室名為 X,以其 「休養生息」工作模式聞名矽谷。

就任於 X 的一位工程師說,由於 X 超長遠的目標,加上經常動不動就取消項目,是這一現象背後的主要原因。

「在 X,我們不存在明確的預算問題,」,這位工程師說,「工程師能拿到 250000 美元到 600000 美元不等,但工作沒有緊迫感。它像一個創業公司,但又不是,它就像一個有無限資金投入的創業公司」。

Alphabet 的 CFO,Ruth Porat,華爾街資深人士,據說正在遏制公司內類似對 X 實驗室這樣無限投入資金的問題。

Google 內部人士說,除了雲計算之外,她的辦公室每天都在審查新員工的求職情況,雲計算業務向 Diane Greene 彙報。(我們聽說雲計算髮展很快,Google 正在加大投資,瘋狂的求職)。

即便如此,X 實驗室具有能夠使得員工進入 「航行旅遊」 工作模式的基因,這位工程師說。

其他科技公司將產品的發布時間死死印入工程師的腦海中,使得工程師們沒日沒夜的工作以滿足交付日期,「但在 X,人們會想,『如果我的項目被取消了,那好,我就找下一個項目就行』」,他說。

「在 Google 當你達到某個層級時,你的工資會很高,以至於你沒有理由再努力工作。生活是美好的,你最大限度的給自己放假 – 我想回來的時候自然會回來。」,這位 X 工程師說,估計非常資深的工程師職位可以要到年薪 60 萬美元,包括獎金和股票期權。

「當你的工資達到 500000 美元,而且沒有更多上升空間時,你還有什麼動力去努力工作呢?」,這位工程師說。

Google 拒絕予以評論,但一個 X 實驗室的代表完全反對這種描述。

「我們在這裡有一個補償計劃,旨在鼓勵團隊的學術誠信」,X 女發言人 Courtney Hohne 告訴我們。「所以我們開發了這個程式來減少那些每天無所事事只等著遙遠發薪日的企圖」。

每天上班就是玩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無論是長期的 「航行旅遊」,短期未分配項目,還是因為其他原因進入 「休養生息」 模式,這些工程師通常每天都需要到辦公室,一位前 Google 經理這樣跟商業內幕說。

「你人必須到現場」,這個經理說,「但是在 Google 內部有那麼多娛樂設施,因此雖然人來公司上班,但你仍然可以花幾個小時時間去玩耍」。

「你想要在一個可愛的咖啡館吃午餐,或者參加一個技術講座,或者上課,或者你想下午 6 點去參加健身課程,或者去位於另外一個園區的 Slice Cafe 買果汁。所以你最終只工作了六個小時。有時你得在晚上或者周末加班,但總的來說,這家公司太大了,而且這麼有錢,因此你可以少工作。」 這位經理告訴我們。

Google 當然不是唯一一家提供類似娛樂設施的技術公司。Facebook 為員工提供各種課程,木材店和電子遊戲室。Oracle 有一個沙灘排球場和一個游泳池。Microsoft 有一個足球和板球運動場,大量的 Xbox 遊戲機和一個現場的日間水療中心。我們被告知在所有這些公司都能找到處於 「休養生息」 模式的工程師。

從輕鬆走向末路

那些年薪百萬工程師錢多事少的日常

這聽起來像是一個夢想中的工作情況,其實它也有黑暗的一面:「休養生息」 的生活也可能是一個職業殺手。

在一個崇拜工作狂和下一個重大產品的行業,野心勃勃的工程師希望自己的履歷上充滿著被百萬人使用的產品。

但 「休養生息」 工程師可能花幾年時間「都沒有任何產出」,X 工程師說。對於在像微軟研究院這樣的長期研究機構來說,這一點尤為正確,因為學術研究成果不容易很快應用到商業產品,或者像在 X 中,它的項目常常由於設計原因而被取消。

「他們知道待在 X 可能是一個職業死侍」,這位 X 工程師說。

Hohne,X 的女發言人說,對 X 的批評不在點子上。

「X 不是用來打磨現有產品或者優化支持數百萬使用者的系統的」,Hohne 說,「它是一個作出早期原型以便消除風險的地方。不同的工程師(和商人)喜歡創新過程的不同階段,這本身沒什麼問題。」

然而,Medina,前 「航游者」 和傑出 CEO,認為如果長期處於 「休養生息」 模式對自身的職業生涯是很危險的。

「這些工程師的收入很高很高,但沒有其他公司願意接受他們」,他說。

如果這些工程師願意降低他們的薪資期望,並再次擼起袖子加油干,那麼像 Medina 這樣的創業公司願意為他們提供工作。

「最終,他們累了,想要獲得真正的工作」,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