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你還沒有注意到,即使是在中高檔酒店,他們的客房面積也在悄悄縮水,反倒是大堂越來越多花樣了。這是怎麼回事?

大部分人生活在數字世界里,人們需要被重新引入公共場合。

阿姆斯特丹爵士酒店的 CEO  Lionel Ohayon 表示這樣的設計旨在幫助旅客擺脫手機和其他電子設備的束縛。這家酒店的客房不到 15 平方米,但大堂卻格外明亮寬敞,這裡設置了鞦韆椅、吧台和類似於影院布局的階梯型座位。

(圖片來自:QZ

希爾頓的一份調查指出,很多客人即使並不需要去公共空間與他人交流,他們還是想要有更大的社交空間。希爾頓新的中端品牌 Tru 的市場總監 Alexandra Jaritz 將這種現象稱為「socially alone」——獨自社交。而這種獨自一人、渴望社交又不想刻意與人交流的狀態,正是如今的「空巢青年」們普遍的心理。

事實上,與我們遍認為的空巢青年多是御宅族的固有印象不同,這部分人群一方面享受著獨居生活的自由,一方面又無法抗拒人群的吸引力,他們其實比誰都更願意積极參加社交活動,以排解孤獨感。

「好奇心日報」曾做過一份調查,發現很多空巢青年愛往圖書館、商場這些人多的地方跑,甚至覺得「上班都還不錯,至少有人說話」,即使下了班也情願在辦公室待著——這樣的人在愛范兒的辦公室就比比皆是。

(圖片來自:MEL Magazine

自打「空巢青年」這個概念誕生后,就催生出了相關的「空巢青年經濟」,或者說單身經濟——雖然這兩個概念嚴格意義上來講是不等同的。然而,商家們推出一人份食品、各種小號用品、單身公寓等,滿足空巢青年的物質需求時,卻無法幫助他們擺脫揮之不去的孤獨感。

酒店大概是最先發現空巢青年這一社交需求的行業之一。

過去,物美價廉的青旅一直被視為是年輕的背包客在旅行中擴展社交關係的平台,但如今像萬豪、希爾頓這樣的中高端酒店集團也樂於為年輕的住客創造共處的空間,大堂里擺上了舒適的太空椅和卡座沙發,為是的就是吸引住客多作停留而不是匆匆路過。

(圖片來自:QZ

不過,與豪華的大堂和工作區相比,酒店開始在房間面積和設施上縮減開支。萬豪旗下的 Moxy 酒店客房平均面積只有約 17 平方米,為該集團平均水平的一半。 希爾頓新推出的 Tru 酒店,其客房面積約為 21 平方米,而與它價格接近的 Hampton Inn,客房的平均面積約卻 30 平方米。

房間內的設施也被一一精減,比如著名的精品酒店 Schrager 就在客房內改用了更小尺寸的書桌,而在公共區域提供了寬大的工作區,為的是讓住客可以帶著電腦走出房間來到大堂辦公。

(圖片來自:QZ

想必在這樣的酒店裡,像愛范兒著名空巢青年劉學文遭遇到的一個人在偌大的行政套房裡寫稿,上個洗手間還要跨越大半個客廳的尷尬,就不會出現了吧。

希爾頓美國高級運營副總裁蘭迪·蓋恩斯(Randy Gaines)認為:

越來越多的客人獨自享受「獨自社交」,他們更喜歡在公共空間而不是在房間里工作。

為此,希爾頓的不少酒店在公共區域和酒吧配置了插座,以方便人們使用筆記本工作。

當然,能夠讓酒店業如此大費周章作出改變,說明空巢青年顯然已經不是個別現象了。

調查機構 IORMA 在 2016 年的報告顯示,在全球 20 億家庭中,獨居人口的比例接近 15%,約為 3 億,比 2001 年增加了 50%,這一趨勢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有所體現。

除去我們所熟悉的「空巢老人」外,獨居的人群中年輕人的比例也在上升。前不久阿里發布的《中國空巢青年圖監》顯示,中國的空巢青年人數達到了 5800 萬。

阿里在報告提到空巢青年經常使用諸如到府清潔、果蔬購買、按摩推拿等到家服務,除了懶癌發作外外,大概也是希望家中多一點人氣吧。

(圖片來自:搜狐

能夠讓空巢青年感到治癒的還有便利店。畢竟除了能夠解決吃飯問題外,店裡的就餐區也讓空巢青年多少獲得一些安慰:大家都是孤身一人,沒什麼好尷尬的,好歹也算有人「陪」著吃飯了。很多空巢青年經常會一個人去電影院,大抵也是出於類似的心理。

類似的還有眾多鼓勵「一個人吃飯」的餐廳。這種餐廳又分為兩種:一種設有單人座位或隔板,可以讓你安靜地在個人空間里不受打擾地品嘗美食;另一種則是類似日本居酒屋的設計,方便顧客在吧台與其他客人交流,廚師和服務員通常也比較熱情,嗯對,說的就是《深夜食堂》那樣的餐廳。

說起來,在如何避免讓一個人在外感到尷尬這件事上,日本人確實比較在行。由於該國的老齡化和少子化,年輕人獨居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日語里有一個與「空巢青年」定義接近的詞語叫「一匹狼(いっぴきおおかみ)」。

(圖片來自:Scoopnest.com

日本社會對這類人群還是很關照的,因此催生出了諸如一人烤肉店、一人唱 K 店、一人旅遊套餐等「一人經濟」,甚至還有利用 VR 技術讓你在吃飯時得到家人陪伴這種操作。

「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聽上去未免有些心酸,但其實也沒必要過分誇大這種寂寞,況且現如今這個社會上已經對空巢青年們友好了許多,起碼商家們開始為諸位創造這種可以體驗熱鬧的地方了。

最後,也祝願那些還在感嘆著「無人與我立黃昏,無人問我粥可溫」的人,能夠早日切換成「願與執手立黃昏,願與品茗粥尚溫」的模式。

題圖來自:The Conversation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關愛空巢青年,從酒店的客房面積縮水開始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