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里「蹦」出來的「新零售」

張勇對《財經天下》周刊記者回憶說:「去年10月,我與馬老師(馬雲)聊天,聊著聊著,馬老師就蹦出了『新零售』這個詞。」

 

在張勇眼中,馬雲對未來有很多暢想,擅長總結,擅於將未來的趨勢和業務的發展高度總結起來,新零售一詞的出現就是如此。

 

實際上,馬雲做出純電商時代行將結束的判斷背後,有著一番深思熟慮。電子商務目前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5%,對於企業而言,未來的商機不是簡單地把電商比例變成20%或30%,而是應該用長遠的目光看,站在消費者的視角上,把剩下的80%多的生意,全部數字化。

與「資深吃貨」碰撞出的盒馬鮮生

2015年初,物流行業的「老炮兒」侯毅回到了上海老家。一天,他與老鄉張勇相約在咖啡館見面,兩人相談甚歡。

 

張勇告訴侯毅,想要探索一種線上線下一體化的新零售模式。作為一名資深吃貨、有著20年物流經驗的程序員,侯毅稍加思索,就認定可以從生鮮品類突破,並且要從線下開始做,然後通過數據將線上和線下打通。

 

侯毅選中的生鮮品類,被譽為電商領域最後一塊難啃的骨頭。各大電商公司此前向這個領域不斷挺進,但最終由於物流成本高均鎩羽而歸。侯毅的想法算是另闢蹊徑,如果模式跑通,意義巨大。張勇聽完后,當場就決定支持他。

 

「當天碰撞出原型后,我們談了很多剛性標準,要做到這樣必須要實現這幾個東西。」張勇回憶,這幾個剛性標準主要涉及4個方面:第一是線上交易要大於線下;第二是線上每天的單店訂單量要做到5000單以上;第三是App不需要其他流量支持,能夠獨立生存;第四是在冷鏈物流成本可控的背景下,實現可控範圍內30分鐘送達。

 

商定之後,侯毅便回去招兵買馬組建團隊,2015年3月,盒馬鮮生正式成立。一開始團隊只有7人,隨後增加到18人。這不僅與阿里巴巴初期的「十八羅漢」故事相呼應,而且,盒馬鮮生還沿用了阿里巴巴的花名文化,張勇就習慣叫侯毅的花名「老菜」。

 

此後的半年時間裡,張勇與侯毅經常見面,平均每個月都會見上一兩次,深度探討項目的進展,調整發展策略。

 

在張勇與侯毅的多次碰撞中,盒馬鮮生的發展標準變得越來越清晰,比如要做到5個方面的統一:統一會員、統一庫存、統一價格、統一銷售、統一結算。然後,再按照這些標準去設立具體的運營流程。

 

實現5個統一,需要強有力的技術支撐。好在侯毅本身是軟體工程師出身,又有多年的物流經驗,外加有阿里巴巴的系統研發團隊做支持,盒馬鮮生的地基——線上線下一體化系統,終於在9個月之後做出來了。

 

「跑通全流程后,很令人震撼。別人想打造這套系統,至少要花兩年時間。」侯毅說。

「3公里30分鐘」的由來

張勇表示,盒馬鮮生推出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數據驅動,完成線上線下與現代物流技術的完美融合,從而帶來生鮮商品3公里30分鐘快遞到家的極致服務體驗。

 

3公里30分鐘,這兩個數字背後,經過了嚴格的測算。侯毅說,30分鐘是一個人生活當中隨機時間的極限。消費者購物后,多數希望在30分鐘內拿到貨。距離門店3公里以內的消費者在App下單后,盒馬鮮生會運用大數據、移動互聯、智能物聯網、自動化等技術,實現「人、貨、場」三者之間的最優匹配,大大提高了物流效率。

 

設置3公里的範圍限制,除了時間方面的考慮外,還有成本控制方面的因素。眾所周知,生鮮電商難就難在需要構建冷鏈物流配送體系,如果沒有,商品的損耗會很高,但是採用了,配送成本又會上升。而3公里的範圍,可以用常溫配送替代冷鏈物流配送,大大降低了物流成本。

重構銀泰的法寶

數字化,是阿里巴巴重構銀泰的法寶,也是銀泰新零售改造的主線。銀泰最先完成的是會員的數字化,截至目前,其會員體系已與天貓、淘寶進行打通,能夠做到對消費者的可觸達、可識別、可運營,接下來還將與支付寶進行打通。

 

「會員數字化后可以做很多事情。」陳曉東介紹說,第一,原來百貨店都是單向傳播,現在可以與每一個顧客互動;第二,通過精準畫像,百貨店可以了解顧客過去的購物喜好,找准他還需要什麼樣的商品和服務;第三,可以把顧客分層,更精準、更有效地傳遞信息。

 

完成會員的數字化后,目前銀泰正在進行商品的數字化,以便通過對貨的洞察,完成人貨的自動匹配,提高運營效率。

 

「百貨店商品的數字化是最難的。」陳曉東直言。因為不同於超市只有幾千個SKU,百貨店一個季度就有幾千萬個SKU,如果每個商品都按照拍照、修圖、上傳、分類,搬到網上,按照一個10元計算,成本驚人。目前銀泰正在加班加點想辦法,完成商品的數字化。

最令服裝業頭疼的庫存問題,新零售有辦法?

阿里巴巴內部最早試驗新零售的品類,是服裝。阿里天貓服飾事業部總經理周文芳表示,與其他行業不同,服裝行業的季節性很強,行業最大的困擾是庫存。如果衣服當季賣不掉就會產生庫存,積壓現金流,新零售就是要設法解決這一難題。

 

周文芳透露,為了解決服裝行業的庫存問題,阿里巴巴投入很多技術和精力,以打通品牌商線上與線下的庫存、門店與倉庫的庫存以及門店與線上的庫存。

 

據了解,過去服裝品牌商會在各地設置倉庫,但想要跨區調貨成本很高,時間也很長。如果某一個品牌線上的服裝賣完了,要補貨也很難。而阿里巴巴通過技術支持,可以實現庫存共享,線上下單可通過當地門店就近配送,大幅節省了物流成本。

 

周文芳告訴《財經天下》周刊,不少品牌商運用阿里巴巴的技術,實現線上和線下的融合發展,最終拉動店鋪銷售翻倍增長,最關鍵的是可以降低庫存。一些合作的品牌,商品售罄率從原來的50%上升到90%,商品流轉速度大大提高。

 

優衣庫是與阿里巴巴合作最為典型的服裝品牌。2009年入駐天貓后,優衣庫與阿里巴巴達成戰略合作關係,後者幫其提供分單系統、庫存管理系統、門店管理系統等全方位的技術支持,實現了商品通,最終縮短了線上購物所需等待的物流時間,給優衣庫帶來很大增量。

 

近幾年,優衣庫已多次奪得「雙十一購物狂歡節」服裝品類商家冠軍。此外,天貓大數據選址技術還將指導優衣庫2020年布局1000家門店的計劃。

除上述領域之外,文章中還提到了新零售的另一個重要方向——無人店,文章提到,200平米的「淘咖啡」在短短5天時間,就取得了6千人進入無人店「淘咖啡」體驗、產生7千筆訂單的成績。張勇認為,無人店長期看,會給用戶體驗帶來變化,自助是其中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一個「場」的重構。

 

當前,無人店項目團隊已經納入「天貓新零售戰略大圖」,並低調進駐阿里巴巴「新零售技術實驗室」,研究更大客流量、更複雜的無人零售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