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中國也要建世界級的矽谷——這是從6月20日粵港澳大灣區高峰論壇傳出的消息,這個矽谷的名字叫粵港澳大灣區。

這次粵港澳大灣區高峰論壇現場來了兩個非常低調的人,一個是大疆的汪滔,一個是順豐的王衛,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微博)說,「大家知道他是一個極其低調的人,我是花了很大精力才把他請來的,因為他一直都比較低調。對於順豐來說,超過20年的發展過程,完全見證了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的成長曆程,我說你是典型代表,不來不行。」「大疆的汪滔也是一個特別低調的人,堅持不發言,但是他願意參加一個發布儀式。」

低調的汪滔確實沒有發言,保持住了低調的招牌,但王衛自稱「我的低調牌坊真正就沒有了。」

首屆粵港澳大灣區高峰論壇可謂星光熠熠,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朗潤資深講席教授周其仁,香港科技大學電子與電腦工程學系教授李澤湘,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磊,大疆科技創始人、首席執行官汪滔,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順豐董事長王衛等政、商、學、研等各界人士都出席此次論壇,共議中國世界級灣區大計。

【馬化騰】灣區這鍋湯怎樣才能煮熟

粵港澳大灣區高峰論壇,各位大咖紛紛把灣區建設比作「一鍋湯」,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其實是吸納了各方最優質的材料,一起來打造饕餮盛筵,究竟這樣的盛筵如何打造?上午的論壇中,主持人把第一個問題拋給了馬化騰,「很多人關注到大灣區,也許除了粵港澳地區之外的其他人關注,可能來自於您的那份兩會期間的議案,在後來的政府工作報告當中也看到了打造世界城市群的概念,我們看到了很多的共鳴,想知道對馬化騰先生個人而言,最初是因為什麼樣的事或者時間節點觸動了你對於大灣區的關注?」

對此,馬化騰回答說,真正有這個概念是去年的時候,比較密集的,比如說我參加HKX的平台(大疆科技董事長、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和紅杉資本的沈南鵬創立的「Hong Kong X創業計劃」),我們也搞了幾次活動,做了很多研討會,也向特首去溝通建言,這個過程中還包括很多人溝通,包括董先生很多的溝通,吸收到了很多他的想法。我覺得都非常貼切,和我們要面臨的問題非常準確,騰訊在香港上市,所以有很多的同事、很多的員工是香港人,他們經常往來,所以說裡面的很多「痛點」我們是比較了解的。因此在今年兩會,當時團隊在準備提案素材的時候,我說這個挺重要的,我要提,其實團隊當時還不覺得這個特別重要,我說越來越有這個感覺了,這個應該要提出來。馬化騰在之前的演講中開頭就提到,「我要特別感謝的是董建華主席的蒞臨,我從董先生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在最近幾次的溝通,我「偷師」了很多靈感,我對粵港澳大灣區的一些想法,可以說從董先生身上受益良多。」

論壇現場,大家離不開一個吃字,馬化騰說,「在香港,我印象最深的是來到香港,發現最大的改變就是吃的東西變好了。 」主持人附和說:「湯特別美味。」

「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我們這個灣區和其他灣區很大的不同,可能是因為之前有上百年的隔離,帶來了一些文化差異,現在還在不斷的融合過程中。但還有很多和其他灣區不同,難度很大。」馬化騰說:「我們現在感覺到的問題是,不同的「料」之間目前還不熟,還是生的,還得慢慢調,所以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年輕人之間未必能互相熟悉彼此,整個灣區之間的市場,包括對對方市場,你們進展到什麼程度,有什麼機會,還是比較割裂的。甚至很多人還有抵觸情緒,不願意敞開心扉擁抱。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在這方面多做工作,否則講破天,他們根本不知道,不去看,也不去融合,沒有用的。最終你還是要靠年輕人,特別是港澳本地的大量的年輕人,如果他們不理解這種大灣區的這些機會,他能做什麼事情?你一味的從外面引入人才,還是有很多的矛盾,他覺得本地的工作機會給外來人搶走了,矛盾更大。這是要重視的問題,我們希望建立青年營,鼓勵港澳的年輕人和珠三角的年輕人能夠融合,他們生活在一塊兒,我們會編隊讓他們融合在一塊生活,希望更多的企業像我們一樣,每年夏天、冬天的夏令營、冬令營組織很多活動,這鍋湯才能慢慢融合,才能煮熟。」

【汪滔】 創業奇迹希望被複制

神秘低調的汪滔雖然在論壇現場並沒有發言,但他的名字一再被提到。

「更多是希望複製澤湘教授還有汪滔的奇迹,但是我們知道你打算去複製往往不一定得章法。」馬化騰在下午的論壇上提到了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學的老師李澤湘教授的「HongKong X計劃」,他說,「我們希望通過這個過程,培養學生敢想敢試。他的一些點子,如果有一些初創的想法,哪怕幾千塊錢,一兩萬塊錢,他能夠去走這個過程,試著研發,和同學們碰撞出點子,對他以後走向社會,未必立刻創業,可能加入一些大的公司,但是在內部組成團隊的時候,他的意識和沒有經歷過這些是完全不一樣的。其實回想起來,我大學的時候,很喜歡去看一些畢業設計或者是師兄有什麼項目,或者是朋友有項目,我根本不用考慮說有報酬,我就願意從頭到尾跟一下,就是一種模擬創業,但是會學到很多經驗。我覺得這對人才的培養是非常重要的,等你出來在社會上適當的機會,你的能力或者在大的企業能夠獨當一面,成為一個項目的領軍人物。剛才董明珠大姐也講到,你們企業看人才是不是要看激情?激情就是把企業的事當做自己的事,很著急,動手能力很強,這個能力培養非常重要。所以這個平台其實不是說很功利地看有什麼東西出來了,投資他來賺錢,其實更關注的是長遠的培養。」

馬化騰提到的董明珠在下午論壇中短暫發言,她說,「到了今天在這個互聯網時代,格力已經是一個多元化的企業,它知道科技對一個企業發展的生命力和持續發展的重要性,所以格力一直不斷挑戰自己。我們有一個萬人研發隊伍,作為一個製造業來講,萬人研發隊伍在別人想象當中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們願意做這樣的投入,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我們要儘可能讓科研成果轉化成為生產力,對社會作出快速貢獻。格力認為在這個互聯網時代,我們已經進入大數據時代,僅僅做空調已經不能夠主宰,更不能說未來智能家裝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用什麼東西支撐它,所以我們認為效率是更重要的,於是我們有了自己的機器人、數控機床、模具等等,這些都是支撐工業發展的重要工具。」

董明珠說,「剛才在台下跟馬化騰講,我們有更多的合作,因為從他的優勢和我的優勢,如果我們強強聯合,我們就節約了很多的時間和浪費,在這個過程我們可以做得更大,不僅是為中國,我認為是在為全世界做貢獻。」

【王衛】低調牌坊真正就沒有了

低調的汪滔繼續低調,王衛則自稱「我的低調牌坊真正就沒有了。」

王衛出現在下午以創新為主題的論壇中,接過主持人的問題,他談了10分鐘左右,頻閃金句,「先感謝馬同學、馬主席,沒有馬主席盛情邀請,我恐怕也很難想參加今天這麼高調的活動。今天那麼多媒體,我的低調牌坊真正就沒有了,所以感謝馬主席這次給我這個機會。這次也很感謝一次性看到這麼多媒體,等下經過媒體,媒體請第一個問題不要問我家裡有多少個廁所,這個最近講了很多。非常感謝!」

「我認為今天講了很多環境、很多人才、很多大灣區裡面需要的條件。我想用另外一個角度看大灣區和創新這部分,在於一個『念』,『一念』,我們經常講有好的科技需要好的人才,好的人才需要好的生態環境,好的生態環境需要文化,但是我仍然認為每個環境當中,作為一把手,其實一把手的一念之間的差別會很大。

王衛說,舉個例子,我這一念裡面決定開放的程度,這一念之差可能在短時間大家看不出這個差別,10年以後看到這個差別是非常、非常大。舉個例子,11年前,當時我理解騰訊就是一個QQ,我認為這個東西沒有什麼。10年、11年下來,為什麼差別那麼大呢?其實這10年我一路在馬總身上尋找答案,我近期才尋找出來這個答案,一念之差。我這一念是在於打造自己內部的一個生態的環境,專註自己做自己的產品。其實馬總除了打造自己的內部環境以外,還打造外部的整個生態環境,而這種更開放的模式,包括不同的合作夥伴,贏得更多的機會。這很不一樣。我自己認為很厲害,很牛,其實我自己只是把內部產品做好就好了,最終下來就是兩千億跟兩萬億的區別。」

「我想告訴大家,念頭的區別很重要,念頭的開放與保守,會產生很大的差別,如果今天我們做老闆的還是固步自封,自己認為自己很了不得,然後不跟人家合作,不跟人家互相交流,我認為未來的時代,這個企業肯定是被邊緣化。所以我更認為,大灣區是互贏、互通、互聯,不同角色之間進行分工,贏家是整個大灣區裡面的所有參與者。所以我認為應該是有這個理念,而這個理念是來自於所有在大灣區裡面的企業應該有這個理念。學校有這個理念,政府有這個理念,所以我也建議,我們定期跟學校有很多共同的合作,做很多的項目,跟政府也互相之間人員交流一下,我們讓政府的人來做一做企業,我們也去政府交流。或者我去騰訊管一管,你來順豐管一管,這是開玩笑。我覺得CXO真的很有意思。」

「我覺得每個企業開一個X部門,這個X部門專門是跟每個企業互相對接的頭腦部門,這些人可以去騰訊那邊,跟X部門互相之間開會,甚至這些員工可以去那邊上上班,你那邊來順豐上上班,去董總那邊上上班,董總那邊的人去派派件。這就是最好的組合,讓我們知道這個方向是對的,怎麼做到?就是來自於我們跟大學的合作項目,跟企業之間合作,在大灣區裡面,所有的企業共同搭建這種X部門,一起可以把所有的優勢結合起來,用頭腦風暴的方式做出產品和服務,讓整個大灣區可以創造出更創新的產品和服務出來,這是我的建議,謝謝。」

在主持人說他的想法「很有創意」時,王衛回了一句:「我昨天晚上沒睡,練到現在。」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順豐董事長王衛砸了「低調」牌坊:不要問我家有幾個廁所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