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興說美團不設邊界,估計他的福建老鄉張一鳴也是這麼認為的。

8月29日,社交網路流傳出一則截圖,大意是今日頭條簽約了300多個知乎大V,簽約后將內容獨家供應給頭條旗下的悟空問答,且不可以在知乎上繼續發內容。莫非,繼西瓜懟秒拍、火山懟快手、微頭條懟微博后,頭條又要開闢新戰場懟知乎了?

對於頭條的這一動作,外界的聲音主要為兩種,一種是頭條這是在挖知乎牆角,另一種是「大V走了正好還知乎一個清靜」。後者代表了一種被不少人認可的觀點,即這部分被撬走的所謂大V,並沒有太高的知識含量。走了也罷。晚一些時候,知乎團隊的張亮在知乎新進推出的「想法」版塊上作出了回應。

張亮的言外之意是:知乎是一個高質量的內容平台,與頭條產品存在差異,這300個大V的流失對知乎影響不大。

其實結合頭條、知乎以及其他類似的內容型產品的情況來看,這其實並不是孤立事件。今年以來,知乎、微博、頭條的一系列產品改動,與其說在探索邊界,不如說都是在互相越界。

微博頭條化:弱化時間軸,首頁添加熱門內容


今年早些時候,微博改版在首頁加入了熱門內容,不再是單一的用戶關注內容,熱門內容還可以根據類型進行篩選,妥妥的一個新聞客戶端的形象。除此之外,微博的第三幀發現頁,上拉之後完全跟今日頭條第二幀一個模樣,近期改版后的手機百度也是這個樣子。簡而言之,目前的微博就是資訊+視頻+微弱的社交關係,與頭條越來越趨同。

頭條知乎化:強化問答內容,並上線獨立App


從去年開始,問答類內容越來越多地呈現在頭條的首頁信息流中,之前我認為頭條這一行為並不是挖知乎牆角,更多是在補足UGC層面的內容。在一些時效性、碎片化的新聞事件中,對於用戶回答內容的聚合,閱讀體驗可能好於讓自媒體寫一篇文章。而且目前來看,頭條問答的內容也缺乏深度基因,更像是一個大眾平民版的知乎。而今年頭條將問答板塊更名為悟空問答,並上線獨立App,並挖了一批知乎大V,說明問答內容的重要性在提升。

知乎微博化:推出「想法」,深度內容輕量化


8月份,知乎推出「想法」功能,置於客戶端的第二幀,僅次於第一幀的問答信息流。而「想法」這個功能從形式上看非常像早期的Twitter和微博,知乎產品團隊認為在知乎上存在即時、輕量的分校需求,且這樣的需求能產生優質的內容。那麼,輕量與優質是否矛盾呢?畢竟這對內容的知識密度要求太高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功能至少承載了大V碎片化分享的功能,這有點像早期KOL暢所欲言的微博,而不是目前營銷號遍布的微博。

有沒有發現,這就是一個三角循環,各家好像都在互相越界。

而回到頭條,對於問答功能的發力,我認為還是基於內容和社交關係兩個方面的考量,包括抖音、火山、微頭條,都是如此。

內容角度看,UGC以及偏PGC的問答內容對於長篇資訊是一個很好的補充,結合之前推出的微頭條,其實其目前已經形成了基礎內容、問答、微頭條這三種分層次的內容形式,再輔之以對應的視頻(註:悟空問答也有視頻類內容),其實頭條已經將內容各個死角都填滿了。

社交角度看,頭條在內容分發環節已經做到了極致,但如果能補足欠缺的社交關係一環,那估值可能還會更上一層樓。微頭條構建的是明星大V與粉絲的網狀輻射關係,火山則是草根達人與粉絲的輻射關係,抖音則二者兼而有之。悟空問答其實也是,這部分所謂大V其實都是一些草根KOL。此外,頭條目前還在內測一款類似於Snapchat的產品,名叫快拍。頭條在逐漸強化其社交一環。

也就是說,拋開挖知乎牆角,頭條發力悟空問答有其內在邏輯。但這會對知乎造成負面影響嗎?我覺得暫時不會。目前來看,知乎與頭條的盈利模式決定了其要求的作者大V其實是兩種人。

知乎目前對於大V的訴求,一方面是要求其原創優質內容,形成沉澱,供用戶長期搜索使用,另一方面則是對於頂級頭部大V包裝變現,進行一些內容付費的嘗試。而頭條簽約的恰恰是其中下級別的大V,或者叫中小V更合適,這部分用戶供應的內容尚沒有直接變現的可能。

頭條對於這些問答作者的訴求,仍然是夯實內容類型,用問答內容補足豐富頭條主App上的信息,獲取流量,最後走廣告變現的路子。下了一個悟空問答,諸如「PG One為什麼說GAI是個大混子」、「內蒙古的羊肉真的美味嗎」等類似這樣的問題,無論是問題以及底下的回答,都十分「接地氣」,回答也偏主觀。與其說像知乎,其實更像百度知道。

這麼看來,頭條最近的一系列動作,很像百度當年對貼吧、知道等UGC內容產品的扶持,或許這是頭條另類的中間頁策略。互相越界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當下還無法完全下判斷,但流量黑洞都有一顆做超級App的心。